每當悲劇發生,我們總會問: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然而不管我們問了多少次,這些事件似乎仍一再重複發生。

兒童性侵害事件中的受害者數量,往往比我們能想像、預期的,還要多出許多,顯示這些場域所發生的性侵事件,並非個別機構之單一事件,還常常牽涉體制對於加害之嚴重包庇。

監察院歷年之校園性侵害調查報告即可知悉,學校及機構常常隱匿未通報、包庇犯罪行為人,擴大傷害。如果只調查個案、懲處個案加害人,顯然無法真正解決結構性問題,無法根絕兒童性侵害事件的發生,更遑論積極預防兒童性侵害之發生。

【他山之石,可以借鑑】

澳洲政府回應國內多年來的呼籲,於2012年依法組成「機構對兒童性侵害事件回應皇家調查委員會」,調查兒童相關組織(如,學校、宗教機構、育幼院、青年感化院、運動俱樂部等)如何處理兒童性侵事件。歷經五年的調查,於2017年12月發表最終調查報告,其中包含各類數據及分析,並提出409項建議,讓所有不同類型兒童機構可以更有效預防、辨認、處理及舉報兒童性侵害。

這些數據和分析透露了加害者犯罪的軌跡,他們如何挑選受害者、如何找到場域的陰暗縫隙下手;也透露了什麼樣的因素會讓兒童置於險境,而我們又能如何改善、填補這些漏洞。

以下文章是由《蝴蝶朵朵》作者徐思寧,從澳洲政府的調查報告中,翻譯並整理出來的第一手資料。當我們閱讀這些過去未曾被正視的傷害,也可同時思考,我們是否能夠、也應該在台灣,聆聽那些因為我們的疏忽而受害的聲音?

歷時多年、規模龐大的全國性調查,該從什麼地方開始?如何保密?有什麼面向是容易疏漏的?
在澳洲的調查報告中,可以發現許多環境的不安全因素,以及加害者的幾種常見手法。
如果我們能盡量了解,就有可能盡早介入。
透過對澳洲皇家調查報告的研究和分析,調查委員會歸納了幾項建議。
這些建議也可以做為借鑑,讓我們思考:台灣還能再為孩子做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