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構中,哪裡容易發生兒童性侵?如何避免?

文︱徐思寧、陳潔晧     圖︱Photo by FLYD on Unsplash
機構中,哪裡容易發生兒童性侵?如何避免?

專欄/看見兒童性侵

兒童性侵長久存在於世界每一個角落。性侵受害者的傷痛已經持續太久,但只有少數人能理解。受害者的痛苦需要被看見,未來的傷害需要被阻止。我們尋找世界各地的光,照耀這個黑暗的角落。我們討論性侵害,讓這傷害不再是隱藏的傷痛。我們要讓受害者知道,我們在意,我們相信,我們願意改變。在這裡,我們一起努力開創一個沒有兒童性侵的未來。

—札記專欄【萬千視野照見兒童性侵】

在澳洲一個聖公會營地裡,一名牧師把男孩帶到一個廢棄的廚房。牧師把褲子脫下,要求男孩為他口交。牧師然後把男孩抱起,使他臉朝下的趴在廚房的工作臺上,強暴了他。(註一)

澳洲一名女學生十四歲時,參加了為期三週的學校旅行。學校一位男老師在旅行剛開始時便積極花很多時間跟這位女學生相處。例如男老師在校車上會主動坐在她旁邊,會主動找機會跟她談天並觸碰她。老師之後表示愛上了這位女學生。在學校旅行的第一個晚上,學校安排所有學生在星空下露營和觀星。這位老師撫摸並擁抱了這位女學生。在之後的晚上,這位男老師的行為繼續升級,並強暴了這位女學生。女學生回述這段經歷時,表示自己當時感到十分無力與孤單。她無法回家,也不認識其他老師。她覺得自己什麼都做不到。(註二)

上述的兒童性侵案件中,性侵加害者利用環境隱閉的特點,在無人監管的空間對兒童進行性侵。如何減少甚至阻斷加害者犯案的機會,成為預防兒童性侵其中一個重要策略。

根據「情景犯罪預防」(Situational Crime Prevention, SCP)的觀點,為了有效防範這類需要透過接觸來犯案的行為,我們可以透過有系統的操控潛在加害者及潛在受害者的周邊環境,增加犯案的難度以及提升犯罪被發現的機會,以降低兒童性侵發生的風險。

然而在思考如何改變環境以減少犯罪機會之前,我們需要先理解兒童性侵到底在哪裡發生,才能整理出更有效的保護策略。

機構兒童性侵發生的地點

澳洲皇家調查委員會(The 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ual Abuse)針對在學校、家外安置機構、宗教團體、體育訓練中心、青年感化院等機構發生的兒童性侵進行全國調查。根據性侵受害者的親身敘述及機構個案調查,皇家調查委員會嘗試整理出機構兒童性侵發生的地點。

澳洲皇家調查委員會的調查發現,不論任何類型的兒童機構,兒童常常在隔離或無人監管的地點遭到性侵。這些地點通常是黑暗、隱藏、僻靜或偏僻的空間。

性侵的地點大多是加害者熟悉,而且不容易被發現的地方。性侵害的歷程可以是非常突然,有學者指出通常是歷時5-15分鐘。

在不同類型的兒童機構發生的兒童性侵事件,也因為機構服務的性質,使兒童性侵發生的地點,呈現不一樣傾向。

■ 學校

在校園發生的兒童性侵事件,地點包括學校的教室、廁所、更衣室、校長及教師的辦公室、圖書館、儲存室、操場、田徑場、校外活動的相關場地例如宿營的營地、校車、老師的私人汽車、老師及受害者的家中。

性侵加害者常常利用學校內沒有窗戶、可從內部反鎖的房間,使性侵發生時沒有任何目擊者。

一位受害學生表示教師會帶他到學校的音樂室。音樂室的窗是磨砂玻璃,外面看不到音樂室內的情況。教師會把門鎖起來,然後侵犯他。

有學生在學校的體育用品儲存室,被老師用手撫摸陰莖,直至射精。老師更強迫學生自慰,以及為老師口交。

■ 寄宿學校、兒少安置機構、育幼院

在寄宿學校、兒少安置機構、育幼院等場域,小孩住宿的型態會因機構類型有很大差異。小孩可能與多位同儕住在同一房間,也有機構會讓小孩住在獨立的房間。這些住宿型的機構,通常會有舍監及其他工作人員照顧孩子的生活及管理宿舍的運作。

很多受害者表示他們在自己私人的空間,例如在自己的睡房遇到性侵。澳洲一所寄宿學校的老師,晚上會走進小孩的臥室,在小孩的床上性侵他們。

另一所寄宿學校的男老師,在晚上把小孩帶到自己的臥室,說:「要教關於『性』的 事情」。這位教師在房間把褲子脫下,要求孩子跪下。教師手握鉛筆,指著自己勃起的陰莖,跟學生說:「把它放進嘴巴裡,舔它,慢慢繼續嘗試。」這位老師更會帶學生到學校的儲存室,要求受害學生與另外一位學生脫下所有衣服,躺在桌子上,互相口交。

更有加害者利用兒童之家保安的漏洞,在晚上透過避難通道進入兒童之家,性侵機構內的孩子。

■ 青少年拘留所

在青少年拘留所等住宿型照護機構的生活安排若缺乏隱私,也會衍生不安全的環境條件。

澳洲一所「監管」行為問題的女子家外安置機構,女孩的廁所及淋浴間皆沒有門。女孩洗澡時,男性工作人員會在浴室看著她們,女孩不可轉身背對工作人員。這為加害者提供性侵的機會。

■  校外活動:郊遊、露營、夜宿

除了機構內的空間,兒童性侵也會發生在機構舉行活動的校外場所,例如運動訓練、宗教服務、露營營地、遠足、音樂劇和戲劇表演的場地。

澳洲有學校的戲劇表演排練期間,老師要求一位男學生穿成女生模樣,並親吻老師,然而這段戲並沒有出現在最後的演出中。

兒童需要離開父母及主要照顧者獨自在外過夜時,是其中一個兒童遭遇性侵的高風險時刻。不少兒童在參加宿營活動、遊學、學校旅行、代表學校出外比賽需要夜宿時,遇到性侵。基於活動二十四小時的性質,教師或工作人員難以時時刻刻在活動現場。而學生在睡覺或洗澡時,也可能會散佈在廣大的區域或多個房間中,使老師難以在夜宿的活動中,對兒童進行持續及適當的看管及保護。

澳洲一名九歲的男孩Toby,參加了學校的宿營活動。老師安排他與另外兩位曾有暴力行為紀錄的學生同房,擔任他們之間的緩衝。營地規定學生在下午四點半至五點半期間,需要留在房間內洗澡,並告知學生不能在這段時間離開房間,要不然會把他們立即送回家。Toby在這段時間被那兩位有暴力紀錄的男同學拉進廁所,門被反鎖,Toby的衣服被脫下。Toby回家後跟媽媽說,這兩位男同學「把他們的陰莖放進我的屁股。」當時其他同房的男同學嘗試救Toby,但他們無法打開廁所的門,也不敢離開自己的房間。

■ 教職員的住處及汽車

機構兒童性侵也可能發生在機構教職員相關的設施,例如校車、工作人員的汽車、教師及學生的住所。

澳洲皇家調查報告發現不少受害者是在校車上遭遇性侵。司機通常是校車上唯一的成年人,因此可以在沒有其他成人監督的狀況下,與一群兒童互動。若是校車的接送路線線較長,或是不定時接送學生的話,會增加兒童在車上遇到性侵的風險,因為學生可能會與司機共處在車上一段不短的時間,也無法干預司機把校車開到什麼地方。

澳洲一所特教學校的校車司機,把一名學生帶到自己家中,給他看色情刊物。這位校車司機之後把學生載到另一名男性的家中。他們把學生的衣服脫掉,並性侵了他。

■ 公開的空間

雖然大部分兒童性侵發生在僻靜及無人監管的空間,也有受害者在有其他成人及兒童在場的環境中遇到性侵。

例如澳洲一名國小老師會在課堂期間,要求學生坐到自己腿上,然後撫摸小孩的性器官,並把小孩的手放到自己的陰莖上。

有老師在課堂要求女學生坐到自己旁邊或腿上,以教師桌作為掩護,對學生進行指侵。

有老師會以協助學生整理衣著為理由,叫學生站到教室的台前,把手伸進學生的褲子內,撫摸學生的性器官。受害學生表示他當時六歲,侵害行為持續了三年。班上多位學生也有同樣的遭遇。

所以即使教室內有其他學生在場,性侵也有可能發生。

機構兒童性侵的環境風險

澳洲皇家調查委員會的調查報告指出,學校及兒童機構的不安全環境助長了兒童性侵的發生。

如果機構的環境允許加害者可以隔離兒童,或允許加害者在沒有其他人監視的情況下與兒童互動,那麼兒童在機構環境中遭受性侵的風險就會增加。

兒童性侵加害者除了會利用機構的環境去接觸兒童,他們更會花力氣營造這種有利他們性侵兒童的環境,以減低被發現的風險。

澳洲一所學校的輔導員辦公室外,設有紅燈和綠燈。紅燈亮起時,禁止所有人進入房間內。只有綠燈亮起時,學生才可以進入房間。房間沒有任何對外的窗戶,在外面看不到房間內的情況。輔導室設有兩個出入口。一個門口通往生涯諮商室,另一個門口通往走廊。所有學生皆是從生涯諮商室等待,當綠燈亮起時,才能進入輔導室,再由另一個通往走廊的門口離開。準備進去輔導室的學生,看不到房間內有誰,也不知道誰離開了輔導室。兩個門口皆設有門鎖和對講機。最少有八位學生遭到該校一位輔導員的性侵。

機構兒童性侵的情境風險

學校及兒童機構的物理環境、線上環境(online environment)及活動性質,構成了兒童性侵的「情境風險」(situational risk)。「情境風險」是指由環境引起的性侵機會。當環境帶來的風險越高,性侵發生的機會越大。

兒童性侵的「情境風險」,與以下兩項條件有緊密關連:

  1. 加害者能與兒童獨處,且沒有人監管或看見。

單獨相處讓成人更容易對兒童進行性誘騙,取得孩子的信任,並漸漸從二人正常的互動,升級至性侵害而不被發現。

所以當機構環境允許教職員與兒童獨處,學校對成人與兒童之間的身體互動又缺乏監管,或是兒童離家在外夜宿等狀況,都會增加性侵發生的風險。

若兒童活動的空間缺乏成人監管的話,則會增加兒童與兒童之間發生性侵害的風險。

  1. 成人能與兒童建立牽涉身體接觸或情感連結的關係

這因素讓成人有機會逾越專業界線允許的教育及照護行為,使互動有機會升級至性侵的犯行。例如特教學校的教職員,因為照顧身體障礙的兒童,在學校的日常生活會有很多身體接觸的機會。加害者便有機會以「照顧」之名,做侵犯之實。學校的輔導員因為輔導工作的需要,會與兒童建立信任關係與情感連結,很容易打破兒童的心防與警戒心。

條件一與條件二會互相連結。若機構內教職員只有機會與兒童單獨相處,卻沒有機會跟兒童建立親密關係的話,孩子對不親近的成人之身體接觸會較敏感和抗拒,成人便很難把互動行為升級至具有性意涵的身體接觸和互動。

反之,若成人有機會與兒童身體接觸或建立有情感連結的關係,但沒有機會與孩子獨處,成人便很難有機會對兒童進行性侵犯。

透過改變機構環境,減少兒童性侵發生的風險

安全的兒童機構,需要盡可能在合理可行的範圍內,避免及減少「情境風險」,將兒童遭遇性侵的風險降至最低。

為了減少兒童性侵發生的風險,我們可以:

  1. 改善機構的環境設計,提高兒童活動地點的能見度

學校及兒童機構,需要理解什麼條件會增加兒童遭遇性侵風險,透過改變機構的環境設計和調整機構的物理環境,減少兒童遇到性侵的機會,並增加發現犯罪者的可能,以提高機構的安全性。例如學校所有的教室及房間應設有對外窗,讓在教室外的人可看見室內的情況。

  1. 機構需要規範員工、志工及任何成人與兒童之間的互動

學校及兒童機構可以透過限制或盡可能避免成人與兒童獨處的機會。例如教職員應避免與兒童在廁所、更衣室、儲物室及臥室獨處。教職員也應該避免與兒童在房間中獨處時,把門關上及遮蓋窗戶。

一個兒童安全的空間,更需要在環境的能見度及兒童的隱私之間取得平衡。兒童在廁所、洗澡及更衣的地方需保有隱私。學校的教職員應該避免進入兒童洗澡及更衣的地方。

  1. 理解兒童想法

機構需要諮詢兒童對環境空間的想法,以及理解兒童如何感到安全。

澳洲皇家調查委員會委託研究者諮詢兒童及青少年對安全環境的想法。兒童及青少年認為安全環境是有秩序的、對兒童友善的、可預期的,且安全的空間會有值得信賴的成人和其他兒童在現場。他們也重視柵欄、閉路電視和鎖等有助於將不安全人士拒於門外的設施,並且表示他們會觀察其他兒童的行為,作為判斷環境是否安全的一項關鍵策略。

盡力減少可避免的風險

機構的環境風險及情境風險,有些是可避免的,有些則是不可避免的。

可避免的風險,是指透過人為的努力便可減低性侵發生的風險。例如在所有房間的門增加對外窗。設立教職員與學生獨處、外出及夜宿的規範政策,也能大量減少不必要的風險。重視兒童安全的學校及機構,應盡可能調整環境的條件,擬訂成人及兒童相處的規範,降低兒童性侵發生的情境風險。

不可避免的風險通常是指兒童參與的活動性質,有機會讓加害者與兒童獨處。例如寄養家庭提供的服務是讓兒童在一個貼近家庭互動的環境中成長,照顧者與兒童獨處是家庭生活中很難避免的事。當兒童身處的環境牽涉不可避免的風險時,教職員的挑選、成人及兒童的教育培訓、兒童的申訴及求救機制,便成為重要的保護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