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知曉的傷痛:國家如何聆聽性侵受害者

文︱徐思寧、陳潔晧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圖片作者︱Norbert Eder
 

我從來沒有跟任何靈魂說過。我的成長歷程充滿了籠罩著我的恐懼,我不明白為什麼。要不是皇家調查委員會,我們所有人都會帶著伴隨恐懼的回憶,步入墳墓而從來沒人知曉。我覺得這真的是一個奇蹟。我想不到其他詞彙可以形容。所有擁有這些回憶的人,將會得到釋放。

── Marlene

Marlene是一名童年性侵受害者。她出席了澳洲皇家調查委員會(Royal Commission)於2012年展開的全國兒童機構性侵調查。她在「保密面談」(Private Sessions)中說出了自己五十年前在機構遇到性侵的經歷。這次分享的經歷對她意義重大,性侵帶來的痛苦終於有機會得到理解和釋放。

澳洲政府如何聆聽受害者的聲音

對性侵受害者而言,揭露創傷經歷可以是一件非常創傷性的事情。Marlene參與的澳洲皇家調查委員會,深刻理解到敘述性侵對受害者可能帶來的衝擊。他們特別立法設立「保密面談」的機制,讓性侵受害者及倖存者可以在私密及支持的環境,安心說出自己的經歷。(註二)

澳洲皇家調查委員會邀請全國的機構兒童性侵受害者,出席「保密面談」說出受害的經歷。「保密面談」是澳洲皇家調查委員會聆聽受害者經歷的主要途徑。除了透過「保密面談」理解受害者的經歷,澳洲皇家調查還舉辦公開聽證會(public hearing)、圓桌會議(roundtables)、社區論壇(community forums)、以及委託學者進行大量相關研究。

如何進行會談

澳洲皇家調查委員會理解童年的性侵經歷,為受害者帶來巨大且持續蔓延的影響,並理解到受害者說出受害經歷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所以會談的所有程序和安排,均謹慎依據創傷知情的模式(trauma-informed approach)設計和進行。(註三)

皇家調查委員會向很多性侵倖存者、性侵倖存者支持團體、倡議者和社區組織請教。為了讓倖存者感到安心和信任,「保密面談」的形式謹守尊重和透明的原則,並積極回應受害者的需求和感受。「保密面談」同時力求避免任何可能增加創傷的互動,在互動中注意肯定倖存者的生命經驗。

保密面談的程序如下:

  • 提出申請出席「保密面談」

受害者可以選擇透過電話、電子郵件或信件,與皇家委員會進行初步聯絡。(註四)所有電話會由曾接受培訓的諮商師接聽。原住民可以要求由相同文化背景的諮商師接聽。接聽電話的工作人員會先收集倖存者的基本資料,理解他們現在的處境和經歷。若對方符合皇家調查的調查範圍,工作人員便會為他們登記,並盡快為他們安排出席「保密面談」。

  • 等待與保持聯繫

由於申請出席「保密面談」的人數眾多,大部分人需要等待超過一年。皇家調查委員會為了讓倖存者放心,在等待期間會持續聯繫倖存者,讓他們知道自己沒有被遺忘。

登記出席「保密面談」後約一個月,申請者會收到皇家調查委員會寄來的書信。這信件會確認他們的登記,解釋需要等待的原因。信件也提供在等待期間如何聯絡諮商師及其他支持服務的方法。

當等待的時間過了一半左右,工作人員會透過電話聯繫倖存者,告知最新的等待時程、可申請的支持服務等。

距離出席「保密面談」三週前,工作人員會再次以電話聯繫倖存者,確定可行的日期、時間和地點。工作人員還會詢問倖存者有關交通、住宿、溝通及其他支持服務的需求,以便作出最適合的安排。例如倖存者可申請在會談期間得到情緒支援犬(support dog)的陪伴。

  • 準備出席「保密面談」

申請人之後會收到皇家調查委員會寄來的行前確認信。信件會描述確認的見面日期、時間和地點。信件同時會包括清晰的交通指示、停車指示、計程車待用券、預訂之航班或住宿等資訊。

連同行前確認信,倖存者會收到《說出你的故事:你的保密面談小冊子》(Sharing Your Story: A Guide to Your Private Session)。這小冊子共十六頁,內容介紹了「保密面談」的過程、支持服務的聯絡、以及一系列的提問協助倖存者準備敘說經歷。倖存者不用回答所有的提問,也不需要記得所有事情,重點是倖存者可以向皇家調查委員會說任何他們覺得重要的事情。

  • 「保密面談」的進行

皇家調查委員會每星期約舉辦三場「保密面談」。每場「保密面談」由一名或以上的調查專員(Commissioners)主持,以及一名調查官員(officer)協助。(註五)「保密面談」通常進行約一小時。倖存者在面談前一天會收到工作人員寄來的電話簡訊,提醒有關會面的安排。

為了保護倖存者的隱私及提供安全的空間,只有調查專員授權的人員才可出席面談。倖存者可以選擇由一位朋友、家人、諮商師或醫生陪同出席。如倖存者早前有申請情緒支援犬(support dog)的服務,這時受過訓練的狗狗便會陪伴倖存者出席面談。

調查專員在面談前先閱讀倖存者較早前提供的資料,盡可能先熟悉倖存者的情況、經歷、以及所牽涉機構之相關訊息。

面談開始時會進行錄音,但所有錄音檔案、倖存者的資訊及經歷會得到保密。在得到倖存者的同意下,倖存者的故事才會以匿名的方式出現在報告中。

倖存者會主導分享的內容、方向和節奏。他們可以選擇如何敘述,也可以決定描述多少性侵經歷的細節。除了創傷的經歷,倖存者也可以分享他們向他人揭露性侵時的經歷、虐待發生當下對他們的影響、創傷如何影響他們的生活。

倖存者可以在面談期間向調查專員呈交相關的文件,以及有關他們的性侵經歷的書面資料。

談話的內容除了關注倖存者的性侵和創傷經歷。很多倖存者也就將來如何更好地保護兒童提出建議。很多倖存者表示,能保護兒童免於性侵的傷害,是他們挺身而出說出受害經歷的主要原因。

對話的過程中,倖存者也分享很多關於希望、幽默和韌性的思考。這些力量,支撐了受害者面對生命中的難關,也保護他們減少因為敘述創傷而可能遭受的二次傷害。

  • 會談結束後

面談結束後,倖存者立即可以跟一位諮商師對話,舒緩與整理內心各種感受。倖存者也可以享用一些點心,慢慢休息。

一周之內,同一位諮商師會以電話聯絡。倖存者可以談論他們在會後的感受,討論任何身心感覺。若有需要時,諮商師會為他們轉介至當地的服務,提供受害者持續的支持。

倖存者之後會收到一張由皇家調查委員會主席和保密面談主持人簽署的個人感謝卡。他們也會收到一本小冊子《說出你的故事之後》(After Sharing Your Story)。這小冊子共十二頁,內容描述了倖存者出席保密面談後的幾個星期及幾個月內,可能會經歷的感受,並提出了處理憤怒或沮喪情緒的策略。

小冊子還描述了皇家調查委員會將如何使用倖存者提供的個人資訊,並說明如何將資料進行匿名處理。小冊子也告知倖存者,諮商師將會在幾週內再與他們聯繫。倖存者可以在小冊子中找到緊急聯絡與其他支持服務的聯繫方式。這些資訊是為了讓倖存者知道自己的感覺是正常的。若倖存者感到自己快要被情緒淹沒時,隨時可以找到協助。小冊子另有原住民版本,提供回應原住民需求的內容與支持服務。

  • 回應倖存者的需求

「保密面談」的形式強調要靈活回應受害者多元的需求,人性化的處理每一個細節與互動,以確保所有人都有平等的機會講述自己的故事。

為了提供最安全,最合適的環境,皇家調查委員在「保密面談」舉行前多次接觸倖存者,理解並確認他們的需求,作出必要及細緻的安排。例如:

倖存者可以申請由特定調查專員或特定性別的調查專員進行會談。

倖存者可以要求會談期間不讓特定性別的人在場。

除了親自出席會談外,倖存者可以選擇透過電話或視像會議進行保密面談。在整個調查中,有5.1%的會談是透過電話進行。另外,倖存者也可透過文字陳述他們的經歷。皇家調查委員會提供非常清晰的指引,引導倖存者如何透過文字紀錄他們的故事。

若倖存者因為年老、健康出現嚴重狀況,想在去世前進行會談,或者打算搬到海外等原因,工作人員會盡量提前會談的日期。

十一至十七歲的兒童及青少年也可以出席保密面談。工作人員會為他們進行安全及身心健康的評估,確保他們理解並同意參與,而且參與不會影響他們的健康與福祉。面談的過程會以符合兒童的年齡及發展程度的對話方式進行會談。

為了減少倖存者的交通時間,面談在每個州的首府和多個不同地區舉行。選擇的場地以倖存者的隱私和舒適度為最主要考量。

調查專員會到不同地區的監獄,聆聽服刑中的受害者說出他們的經歷。

政府會支付倖存者及陪同出席者因為出席會談而衍生的交通及住宿費用。

倖存者可以申請與互相認識的朋友或家人(例如手足)舉辦團體保密面談(group private sessions)。

倖存者可以在最後一分鐘申請更改面談的日期。倖存者取消面談的比例約8%。不少倖存者有多次取消面談的經歷。

倖存者的資料與故事會得到非常嚴謹的匿名處理,倖存者也可以要求自己的故事不會出現在任何報告中。

調查委員會備有申訴機制,倖存者可以就調查及會談等事情作出申訴。

成為你的陪伴

澳洲政府花費澳幣1949萬元(約台幣三億六千九百萬)聘請團隊提供獨立的諮商服務。(註六)倖存者在出席面談前、期間和會談結束後,均可申請諮商與支持服務。這些專業的支持,是為了盡可能減低受害者因為敘述創傷經歷可能帶來的情緒困擾,協助倖存者面對創傷帶來的挑戰。諮商服務完全由政府支付。若倖存者在生活上遇到困難,皇家調查委員會提供多種支持,協助倖存者恢復日常生活。

澳洲政府另花費澳幣1921萬(約台幣三億六千四百萬)聘請獨立的法律團隊,為倖存者提供免費的法律諮詢服務。倖存者可以向法律團隊諮詢有關分享自身經歷所牽涉的相關法律問題。法律團隊會謹守保密原則,不會向第三者(包括皇家調查委員會)透露任何內容。這獨立的法律團隊成員包括具原住民背景的專家,為原住民提供服務。

珍重你的聲音

澳洲皇家調查委員會非常珍重每位倖存者交託給他們的親身經歷。調查委員會依據受害者的陳述,決定向哪些機構舉行公開聽證會,進行個案調查。因為倖存者的分享,皇家調查委員會在調查期間舉行了57場聽證會。

倖存者的經歷除了主導了調查的方向,皇家調查委員更從倖存者的故事中,提煉出非常紮實的分析及建議,成為了調查報告的基礎。皇家調查委員會在2017年發表的十七冊調查報告,內容大量引用受害者的經歷與敘述。調查報告的第五冊《保密面談》,長達四百五十八頁,內容細緻分析了倖存者在「保密面談」期間分享的經歷,及整理了倖存者提出的建議。

倖存者出席會談後,會收到參與《給澳洲的訊息》(Message to Australia)一書的邀請。倖存者可以寫下自己的經歷、對未來所有兒童更安全的希望、對保護兒童的建議。這書現存放在澳洲國家圖書館及每個州的圖書館,開放予公眾閱讀,並將會為澳洲的後代永久保存。

出席者的感想

在2013年五月至2017年十一月期間,澳洲皇家調查委員接到超過三萬九千七百通來電、二萬三千九百封書信、舉行了超過八千場保密面談。超過6875名性侵受害出席了「保密面談」。

對很多性侵倖存者而言,與調查專員的面談是他們人生中第一次揭露自己的受害經歷,或是第一次跟家人說出自己經歷的契機。不少出席「保密面談」的倖存者更指出這是富有療癒效果的經歷。

有倖存者表示:「我其實曾經跟其他人說過我的經歷,但這是我第一次被聽見。」

澳洲皇家調查委員會在澳洲有非常崇高的地位,得到大眾的信任。有倖存者形容皇家調查委員會為「國家的最高權力」。得到調查專員的聆聽,對倖存者意義重大,因為這是他們「第一次被擁有公權力的官員聆聽」。倖存者感到這次調查代表澳洲政府及澳洲民眾終於重視並嚴肅看待兒童性侵和他們的性侵經歷。

國家聆聽性侵受害者經驗的重要性

沒有任何事情可以取代受害者的親身說法。

聆聽童年性侵受害者的親身說法,是每個國家都必須要做的事情。因為只有聆聽受害者的經歷,我們才能理解當地兒童性侵事件的特質與規模、兒童性侵事情發生的條件、性侵對受害者生命的影響等議題,從而擬定更有效的兒童保護政策及為受害者提供適合的支援服務。

澳洲的全國機構兒童性侵調查,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典範。這調查讓我們理解到一個國家可以如何打破官僚機制,以創傷知情的原則進行調查,並取得倖存者的信任。


註一: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ual Abuse (2017). Final report:Volume 5, Private sessions. Sydney: Commonwealth of Australia. p. 34.

註二:過往澳洲皇家調查主要透過公開聽證會採證,然而公開聽證會的形式並不適合性侵受害者敘述個⼈且創傷性的經歷。澳洲政府在二○一三年修訂〈皇家調查法〉(The Royal Commissions Amendment Act 2013),新增「保密面談」的調查機制,讓受害者可自願的在不公開、不用宣誓、不用接受交叉詢問的環境下,向調查專員說出自己的故事。

註三:創傷知情的模式(trauma-informed approach)包括四個要素:理解創傷的訊號及症狀(realize)、辨認創傷所帶來的影響及復原路徑(recognize)、將創傷的知識融合在日常互動及機構運作中(respond)、以及防止再次創傷(resist re-traumatization)。

註四:除了性侵受害者外,「保密面談」的參與者也包括受害者的家人、朋友及性侵事件的舉報人。

註五:澳洲政府共委任六位不同領域的專家,包括法官、兒童心理學家、前任警察總監、前任參議員等擔任調查專員。

註六:獨立的諮商服務也包括電話服務中心(call centre)的接線服務及皇家調查委員會員工的心理諮詢服務。文中的台幣是以澳幣$1=台幣$19換算。

 

徐思寧、陳潔晧/《蝴蝶朵朵》繪者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371期

e人本之友會訊第6期

我們向文化部申請紓困計畫跟數位出版補助了。經費有沒有被核可還不知道。能夠得到多少補助也還不知道,但整個過程一邊想著『已有的累積』,一邊規畫著『前進的未來』,就這樣『高興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