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讓你重新展現教師價值的素養研習

素養是虛的,教法才是實在;其實,教法也是虛的,老師才是實在!

與其空洞而抽象地去界定各個素養名詞,不如直接思考如何「教出」那個素養;透過各種教法的對比與探究,想像中的、或模糊感覺到的那個素養,做為一個可以追求的目標,它的樣貌就會自然浮現了。(關於這一觀點的詳細論述,以及具體實例,請參閱附錄

在開宗明義的第一堂,預期能增進現場老師「理解『素養』的素養」,並透過具體實例的思辨,重新體會「教育即生活」的真義,掌握「教出素養」的基本方法和原則。

從前年開始,在森林小學奮鬥卅年之後,我們就展開了「分享森小系列」;現在又適逢教育界「素養來了」的焦慮,我們就想,應該辦「教出素養研習營」,把森小卅年來的教學方法分享出來,讓大家可以──可以帶一片森林回去!

語文領域

這兒的重點,當然是在「教出」二字,如前所述,並不在研究抽象的素養概念。然而,一旦鎖定教育的實務工作,就不能不考慮現實條件。以語文教學來說,森小可以從莊子到山海經,從芥川龍之介到契訶夫,上窮碧落下黃泉,摘用任何材料來「教出素養」;但對於很多老師來說,他們就只能被框在「課本」之中,無所遁逃於天地之外。所以,在「教出素養研習營」中要分享給大家的,主要是森小教康軒或南一版的方法──要從這一片森林中讓大家看到:即使是無聊的教材,也可以教得有意思;即使是充滿陳腐教訓的課文,也可以讓小孩在思想上有所啟發。 有人說,就算你們真能把「那種」課本教活,你們仍然不是我們,不能了解我們在學校遇到的困難(學生沒動機,行政不配合,家長找麻煩,等等);針對這些問題,「教出素養研習營」也有特別的設計:我們敦請多位在體制內任教的現職老師來現身說法,將他們多年來在自己班上酌情採用森小教學的心得分享給大家──這些位老師的班級,我們私下戲稱為「森小分班」:雖然並非隱身林中,但窗外早已佈滿翠綠的林蔭,開滿燦爛的花朵!

數學領域

至於數學方面呢?則委請在體制內採用「數學想想」的老師,針對小孩會感到困難或紛亂的部分,摘取數想中的相關內容,做成一個一個的簡短好用的「數想隨身包」;在「教出素養研習營」中,我們就來說明老師在教「課本」的時候,可以怎樣隨手取用這些能量小包,以豐富自己的教學內涵。當然,這是要藉著為小孩在數學上排難解紛的機會,讓老師可以透過數想的教學方法,間接逹成「教出素養」的目的;所以,不用說,這些絕不是什麼「讓你秒懂」的「懶人包」,只怕恰恰相反,得要是相當勤快的老師,才能享有隨手的方便、和樂趣!

生活、行為、規範

然而,我們念茲在茲的素養,絕不能僅限於數學或國語這些學科領域;在日常生活中,無論在家裡或學校,一個小孩要既能「獨立自主、批判思考」,又能「融入團體、遵守規範」,才算是有了「生而為人的素養」。這當然是更困難的事,特別是對於尚未成年的小孩;如何「教出」這樣的素養,則是教育上更大的挑戰。卅年來,森小在這方面做的更多,走的更遠,而知道的人更少;尤其是對於還陷在獎勵與懲罰泥沼裡的台灣社會,這可能更是難以想像的事。

在「教出素養研習營」裡,就像國語和數學領域一樣,我們要請森小和森小分班的老師們一塊兒,分享他們在這一方面的具體經驗;不是什麼空洞的原理與原則,也不講什麼抽象的人本主義,就直接告訴大家遇到小孩的什麼狀況,用了怎樣的方法,以及,得到的成功與失敗。每一個小孩,都是上天應允的一個許諾;他的未來,不由我們妄臆;然而,我們若以誠心與智慧待他,他必不使我們失悔。

結語

從一開始,我們就一直說:素養是虛的,教法才是實在;現在,我們要跟大家說:教法也是虛的,老師才是實在。各位城裡的、鄉村的、學校的、家裡的老師們啊,等你們來,來帶走一片森林,帶一片森林回去吧!

課程介紹

讀音和文字是人間的密碼,孩子學習發音或認字寫字,是深入從解碼到編碼的過程,可以多一些「自我覺察」,例如,發音不標準怎麼辦?可以多一些「美感體驗」,例如,這句話或這首詩要怎麼讀才好聽、更對味?也可以多一些「思考表達」,例如,書寫一個字所感受到的自由與秩序。

關於閱讀理解,我們將要分享與孩子工作所發現的眼界、想法、和說法;這是奠基在「語意和語境」的掌握,深入於「言外之意」的體會,和「後台意識」的解讀,最後企盼能培養小孩具主體性的讀寫能力。

透過分組的實做課,嘗試改變備課與教學的方向:從老師的直覺出發,先直面課文大膽提問,再順著其中關鍵的問題,往下探究,反覆解析文本,最後再以先前探究思索的結果,形成適當的教學流程。

預計分五組,從不同年級的國語課本中取材,例如二年級<踩影子>、六年級<空城計等等;更詳細地說,例如三年級<明天再寫>,老師們可能會發想、設定出這樣的問題來探究:「水蜜桃情境跟作業情境,哪裡能類比?哪裡並不相合?」而在課堂上也進行類似的討論,還可以帶小孩回歸文本,改寫另類結局:「假設文中小孩把這兩個情境想清楚了,猜想她會怎麼回應媽媽?」

由孩子自己出發,就不是從課本、或老師出發。

要學一個新的概念,從自己出發,最主要的方式就是讓小孩去面對一個意味深長、頗富挑戰的好問題──無論是出自生活情境,或學科知識的脈絡。在過程中,師生之間不斷對話,提升思考與理解的層面;孩子不斷受到鼓勵和協助,要盡量去發揮直覺、大膽猜測、不怕犯錯!

為了上述這培育素養的歷程,我們準備有實際的教學素材、和細緻的經驗分享,希望藉著具體的說明,協助老師們豐富教學內涵,不只為小孩排難解紛,還有機會深入數學的本質,享受學數學的樂趣。

從某一階段所學的深難觀念或常見疑惑出發,各組經過發想討論,包括轉化<數學想想>相關單元所提供的情境和教法,最後形成一個可以在領域課內實施的素養教學教案。

例1:為什麼要寫算式?=代表什麼?(一二年級)

例2:八和九的乘法,好難,怎麼背?(二年級)

例3:幾分之一,怎樣化錯誤為正確,學得更清楚?(三年級)

例4:看到除法問題,並不是去算大除小,那可以怎麼想?(四五年級)

例5:因數和倍數是怎麼牽在一起的?它們是出自什麼樣的問題?(五六年級)

在日常生活中,無論在家裡或學校,一個小孩要既能「獨立自主、批判思考」,又能「融入團體、遵守規範」,才算是有了「生而為人的素養」。這當然是更困難的事,特別是對於尚未成年的小孩;如何「教出」這樣的素養,則是教育上更大的挑戰。

森小和森小分班的老師們一塊兒,分享他們在這一方面的具體經驗;不是什麼空洞的原理與原則,也不講什麼抽象的人本主義,就直接告訴大家遇到小孩的什麼狀況,用了怎樣的方法,以及,得到的成功與失敗。

我們心中都有同一個問題,如何不讓孩子在經歷成長的困難是自我否定?孩子在校園中,已經在面對一個社會。那個孩子的社會,總是模仿著他們的父母以及我們這個大人的社會。甚至,那個小社會,比我們的大社會更容易失去分寸。

在這段時間將進行個案討論,區分「惹麻煩的小孩」「被欺負的小孩」「關在自己世界的小孩」等面向,共同討論如何對孩子伸出援手,帶他們理解社會中人際運作的光明與陰暗,期能營造一個溫柔體諒的小社會。

一位小學校長和森小主任,分別從他們自身歷練、以及和學校團隊共同成長的過程中,舉出實際例證,提供增進「老師的素養」的方向:「分享與愛的能力」「召喚過往的經驗、拆掉既有的束縛」「重新認識小孩」「重新安置重心」……

課程表

7/15(四)

14:00-16:00

教出素養金仕起

7/20(二)

13:30-17:00

掌握人間的密碼

-拼音認字造句

薛翔文、何淑真
小組實做討論(低中年級)薛翔文、何淑真、林青蘭

7/22(四)

13:30-17:00

由自己出發的數學薛文哲、邱曉芬
小組實做討論(低中年級)薛文哲、邱曉芬、周長誼

7/24(六)

9:30-11:30

解放老師的煎熬

-陪孩子成為他自己

黃毓杏、廖韋絜

7/29(四)

13:30-17:00

數學能力的提升周長誼、邱曉芬
小組實做討論(中高年級)周長誼、邱曉芬、薛文哲

8/3(二)

13:30-17:00

開啟心智的泉源

-閱讀理解與表達

吳仲堯、戴菀萱
小組實做討論(中高年級)吳仲堯、戴菀萱、何淑真

8/7(六)

9:00-12:30

帶領孩子脫困

-對成長的艱難伸出援手

林欣儒、謝淑美
個案討論黃毓杏、廖韋絜、謝淑美、林欣儒、薛翔文

8/8(日)

9:30-11:00

老師的素養薛文哲、林青蘭

*備註:課表可能依講師時間而有微調,請以行前通知為準。

講師群

行政資訊

【招生對象】

公私立小學老師,包含代課及代理教師(請註明目前任教學校)。

【名額】100人。
【日期】 2021年7月15日起~8月8日止共八門課,每門課1.5~3.5小時,建議全程參與,亦開放單選。7/15(四)下午、7/20(二)下午、7/22(四)下午、7/24(六)上午、7/29(四)下午、8/3(二)下午、8/7(六)上午、8/8(日)上午
【會議程式】Cisco Webex Meetings
【研習時數】 依實際參與時數發給

【補助單位】教育部國教署

【更多資訊】
聯絡人:02-23610151-688 陳小姐
或至FB人本教育學院私訊或留言詢問8

附錄

到底什麼是素養呢?各家論述汗牛充棟;總覽起來可以有一個結論:需要一種素養才能「理解素養」,而這恰好是教育界所欠缺的。何以見得果然是這樣呢?看大家只討論「學生」應該擁有哪些素養,卻總不肯面對「自己」在教學上怎麼落實,就可以知道了。

 

或曰:素養是目標,教學是手段;先釐清了目標,再來講究手段,也很合理。然而,這種目標與手段的二元論,只適用於某些單純的事情;例如,可以先確定目標是哪根釘子,再來考慮要用哪隻鎚子。而需要深度思考的情況則與此相反,目標和手段往往相互滲透,不能分開;例如,是否可以用非民主的手段維護民主,必然涉及民主這個目標的本質。

 

至於教育,手段和目標的關係又更複雜:很多目標,根本要透過手段來定義;不談手段,只談目標,就會淪為「作文比賽」。所謂素養,恰好就是這樣的一個東西;與其空洞而抽象地去介定其中各種名詞的意涵,不如直接思考如何「教出」那個素養——透過各種教法的對比與探究,想像中的、或模糊感覺到的那個素養,做為一個可以追求的目標,它的樣貌就會自然浮現了。

 

這其實是概念形成的正常過程:不是透過語言、或別人說過的語言去論述,而是透過實踐、或關於實踐的思考去形塑。

 

例如,在數學或科學領域中,不時提到「溝通互動」這項「素養」,對於很多人來說,這不過是在理科的「硬功夫」之外,硬加上一些花俏的表演罷了,以致於對於這項素養的說明,除了掌握「語言符號」、富有「同理心」外,竟然「淪落」到連「善用媒體」也要拿出來講。但如果我們從「怎麼教」的方向切入,事情就會完全兩樣:這不止是說要用溝通的方式(不能填鴨)教學而已(這是廢話),而是說,傳遞給學生的「硬知識」本身,就必須是「對話式」的(不僅是傳遞的過程必須通過對話)。

 

這是什麼意思呢?我們試著用具體的例子來說明:在關於「浮力」的教學中,可以首先帶領學生「反思」自己為什麼會覺得「比較深的水中浮力較大」,而不是「水比較多(在較大水域但深度相同)時浮力較大」。等到學生發現這和「把一個空瓶壓入水中時,沒入越深水的阻抗越大」的經驗有關,而這個經驗其實和池中或容器中的水深無關,就可以順利地把浮力和「排開水的多寡」聯繫起來,這樣,就和阿基米德原理「浮力等於排開水的重量」距離不遠了(後續的教學手法暫時略過)——這整個的教學過程,就是讓學生透過「和自己溝通」來掌握「硬知識」,而他所掌握到的硬知識,先天上就帶著強烈的「溝通互動」的本質;其實,這也就是伽里略在他的「兩個世界的對話」中所展現的科學精神:透過幾個不同角色的相互辯難,展現他的科學見解的思辯性——而不是權威性!

 

以上所描述的教學方法,在相當程度上「定義」了科學中所謂的「溝通」素養:如果不去改變科學思維的內涵,只是拿著制式的材料去和別人「善意溝通」,那充其量只是一種溝通技巧,不僅和科學搭不上,甚至也稱不上是一種「素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