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劃

造假教育何時休?——從論文抄襲事件談起

文︱編輯部

近日,中山大學以抄襲為由,撤銷了高雄市長參選人李眉蓁的學位。而她的回應是:「選舉已經結束,所有都該回歸正常。」

她口中的「正常」,顯然是對照於「選舉」的「非常」:因為選舉這一非常活動,她的抄襲行為才會被發現;選舉結束了,則此事也應放下了。

李既說要回歸選前,則我們可以來想想,此事在選前是什麼樣?

是政客可以靠假論文加強學歷光環;

是教授們可以接受九成以上抄襲的論文;

是大學可以不積極處理放水的教授,搞得一堆人覺得「很多大學是學店」…

這些當然不該被視為正常。然而,李卻想用話術帶過,試圖將「聲討造假是在搞政治鬥爭」的想法植入人心。但只要稍經思考,我們就會明白,這不只不是搞鬥爭,還是嚴肅的教育問題︱︱在學術殿堂之上的教授們不為學生的論文把關,實際上放任學生造假,當然是教育問題。

學術圈離您有點遠?那就設想:如果中小學充斥著各種造假…

比如老師對學生報告亂抄睜一眼閉一眼、老師大剌剌使用政令禁止的測驗卷、校長放任老師違法體罰…

您會說,這些事不是「如果」,而是日常。

這就是問題。

從國教到高教,教育界造假的事所在多有。也就是說,我們的下一代一路在造假的環境中受教,則他們想不習慣虛假,也不可能了。這還能算是教育嗎?

教改這麼多年,有多少人認真檢討各層級的教育造假、造假教育!?

有人要說我們可能誇大實情了。這是重要提醒。任何教育論述,總要基於對現場的堅實觀察。因此,本期特別企畫,我們採訪了幾位學生,請他們提供第一線的、對作弊、抄襲…等等造假的觀察。

再者,高教體系的造假者,當然遠不只李眉蓁,更不只指導她的林德昌。遍佈在各處的李與林們,究竟為何能毫無恥感、罪感地持續其虛偽作為?又,當這些行為,在教育界裡不停地以各種形式被演繹,究竟會對下一代造成什麼影響?針對這兩大問題,我們各有一篇專文分析之。

那麼,有志者該如何對抗這虛偽的教育界?本刊請教了幾位教授,以上述觀察與分析與他們相互琢磨,歸納出可行的方案,供教育工作者們參考。這些方案,我們不敢自珍,會在紙本札記出刊的同時,放上人本基金會官網,請讀者們指點。

願這個事件,能使人們看穿教育界的造假習氣,為下一代鋪出一條真實的教育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