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紅歸紅,小孩又愛它什麼?——潛伏、踏查、大蒐秘!

文︱李昀修      圖︱鍾沛娟

二○二○年初至今,《鬼滅之刃》拔地而起,小學生們在上美術課時指定要用黏土作鬼滅之刃的女主角禰豆子,在教室裡時則化身為斬鬼破邪的鬼殺隊劍士,學著主角們喊著「XX呼吸!壹之型!!」衝來衝去。當這一部以斬鬼為主題,飄散著紫藤花與血霧的少年熱血系作品風靡於眾家孩兒之間時,你可能也想問一件事情||

「啊他們到底喜歡這什麼?」

對啊,難道拿個武士刀就是帥嗎?打架時喊出招式名字就很煞氣嗎?雖然鬼滅之刃也不乏成人粉絲,但小孩們到底喜歡鬼滅之刃哪裡呢?

不過就算問了,小孩似乎也只會給出一些像是「時透無一郎很帥」、「禰豆子很可愛」、「甘露寺蜜璃很漂亮」、「緣一很帥」等等一概可以劃分為「XX很帥漂亮可愛強」一類的答案。孩子啊,你們就這麼單純嗎!?

不對,直覺告訴我,當大人以為小孩想得簡單時,他們就想得複雜。當以為小孩想得複雜時,他們就想得簡單。然而,要從小孩的片片段段的口語中探出他們複雜的真意卻絕不是件簡單的事情,你必須要有耐心、耐心、很多的耐心||但更重要的是對小孩子世界的強烈好奇心。

小孩在想什麼?小孩感受到什麼?小孩被觸動到了什麼?這難道不令人好奇嗎?

所以,我潛入了小孩子王國。

以下為你帶回來自小孩子王國的第一手調查實錄。

叩叩,小孩子王國請開門

只是事情總未必能順利進行。

在最初我嘗試詢問的孩子,要不是沒興趣,要不然就是沒看。要不是他們總會補上一句「啊,但我同學都在看喔。」,我簡直要懷疑「鬼滅之刃在小孩間很紅」這件事情根本是都市傳說。

然而,在我遇到越來越多小孩告訴我他有看。有些人跟念經一樣背誦主角的、配角的招式名稱給我聽,有人說他的同學們已經重複看了四次,還打算重複看到今年劇場版出來!甚至有人說連他幼稚園的弟弟都有在看的時候。我知道我已經踏在通往小孩子王國的大門口了。

接下來,最重要的第一個問題是,我該問他們什麼?

「你最喜歡誰啊?」

在最初階段,果然還是必須很俗套地問小孩各自喜歡什麼角色以及喜歡的原因是什麼。果不其然的出現了大量如上述所說「XX很帥、漂亮、可愛、強」等等的原因,當然也有人的理由是喜歡某某角色的配音員這類聽起來莫名專業的回答。然而這類答案顯然並不能讓人們更理解孩子們深層的感受,

但,當我開始沿著小孩各自喜歡角色的劇情來進行較為深入的追問時…

這一刻,孩子們的表現為之一變!!…好吧其實並沒有,畢竟讓小孩在下課時放棄跟同學玩耍的時間來陪大人聊天實在過於殘忍,但當大人願意多點心力去等待時,大多能聽到一些有趣的事情。

讓我們先從本作的魔王講起。

壞壞惹人愛,嗎?

「無慘,我喜歡無慘。」一位表情酷酷的小孩說自己喜歡作品中的大魔王,因為「很強、很帥」,然而,無慘這樣一個自私自利、任憑自己的好惡就隨意濫殺人類與下屬的正統反派魔王型角色,難道僅憑強大與帥氣的外型就能擄獲小孩的心嗎?

於是我們開始聊起無慘的故事。在前期,作者幾乎沒有給予無慘在情感面上的描寫,你只會知道無慘原先是人,後來瀕臨病死才被醫生注藥轉變為世上第一個鬼等等背景知識,一直到死前一刻,無慘他更深層的慾望才被揭露出來。

聊到這裡的時候,酷酷的小孩稍微點了一下頭:「其實我之前看的時候很好奇,就是無慘他為什麼會這樣的壞…但看到後面那一段,我好像比較理解了。」

或許,喜歡有時也可以作為好奇與感興趣的同義詞吧。但話說回來,比起反派角色,說自己喜歡正派角色的小孩仍然是占較多數的,有位小孩就告訴我自己喜歡討伐惡鬼的鬼殺隊中擔綱領頭的幾位高手之一「戀柱」。

anima

接受原本的自己

「因為她的聲優(配音員)是花澤香菜!」

除此之外別無理由!小孩的聲音在電話那頭是如此的直率而無須懷疑,這樣的話我還能夠跟他談角色的故事嗎…不由得這麼懷疑了起來,小孩子王國果然是深不可測。

但實際上與小孩聊起戀柱的劇情時,小孩可是連戀柱的戀愛對象所攜帶的寵物名字等等小事都一清二楚啊!說來,戀柱這個角色的設定本身就相當有趣,她天生體質異常,身具怪力的同時還是大食怪,所以在相親時必須把自己裝作纖弱無力並壓抑食量,因為真實的她總會把對象給嚇跑,是個在正常社會中遭到排斥的異類。

在我們聊到戀柱被鬼打至瀕死之際,回憶起自己在進入鬼殺隊後開始被承認、被接納、開始可以坦然地展現自己原本的模樣並救助他人時,小孩激動了起來。

 

「是因為覺得她跟自己和解,不用去否定原本的自己嗎?」我問。

「就覺得很~棒!」電話那頭,孩子的語音激動上揚著。

看起來沒在想的小孩意外的有在想

有幾位小孩說自己喜歡「霞柱」,但問到原因時,小孩說是「因為他跟鬼打的時候被切很多段還沒有死,很厲害欸!」而身旁一年級的小孩也跟著樂呵呵的傻笑說:「對啊,你不覺得被切很多段很厲害嗎!」的時候,我只感覺到他們在唬爛我。

雖然我能理解小孩會喜歡「霞柱」,畢竟他造型好看同時還是年幼的天才,但眼前的理由完全是我無法參透的境界。不過就在小孩通通跑出去玩躲貓貓之類的遊戲獨留我一個大人在教室裡內心大喊救命的時候,最初那位似乎只是附和著旁人的一年級的孩子玩累了跑回來吹冷氣,這時他突然幽幽的跟我說了一句:「我一開始覺得他還好,可是你知道霞柱有哥哥嗎?他替哥哥報仇的時候,我覺得他其實很重視家人。」

當他說的時候我才想起來,霞柱曾經有個滿口毒舌的哥哥,然而那個哥哥之所以毒舌,是因為他只知道用這種方法去阻止年幼的霞柱涉險。他們是一對拙於表達情感的兄弟。而我眼前的小孩是不是在外頭玩的時候,也一直想著這件事情呢?

悲劇mix反派,被小孩同情的鬼

與小孩聊他們喜歡的角色時,小孩給予的回饋似乎證實了最初的猜測:小孩喜歡鬼滅之刃的理由可能是複雜的。

那麼,似乎就可以嘗試從作品中某些特別的角色來試著與小孩討論,比如在鬼之中排名第三強的猗窩座就是一個相當適合的角色。畢竟在這部作品中,家破人亡並不是件罕見的事情,但猗窩座的遭遇說來也是悲慘的在這部作品中名列前茅。

「是個生無可戀的鬼呢。」小孩這麼說著。

而說來也確實如此,在還是人類的時候,他無法守護重病的父親,而當被師傅收留並負責照顧病弱的師傅之女後,他有了新的歸屬。但在他即將結婚並繼承道場時,師傅一家遭到其他道場的人毒殺。再度失去一切的他發狂後被無慘轉化為鬼,憎恨著不敢正面戰鬥的弱者並追求著強大的對手,最終卻在與主角的對決中落敗,無法觸及他所渴望的那份強大。

然而,小孩說的生無可戀卻不是指這個部分。

因為他們記得猗窩座還是人類,曾經有戀人的時候許下的那個承諾。

「要帶她去看煙火…」

然而猗窩座對著病重的戀人許下的,關於未來的承諾卻永遠無法實現了。兩度失去一切的他雖然成為了強大的鬼,但這又算得了什麼呢?

「他失去了活著的意義。」小孩這麼評論道。

早已失去生存意義的他,在數百年間連「自己早已失去生存意義」這件事情都忘卻,最終憶起一切的他選擇了自滅的方式來結束自己的悲劇。小孩用來描述猗窩座確實有某種程度上的精確性,他的「鬼生」既是無奈,亦有悲傷。

悲歡離合的世界

而不管是人是鬼,鬼滅之刃中花了相當大的篇幅在描寫各角色的個人故事。作者這麼做的理由是什麼呢?或許他早在前期就透過主角炭治郎的口中說出理由了。當鬼殺隊的前輩對著主角說:「無須同情吃了人的鬼,他們只是醜陋的怪物。」主角回答道:「但不可踐踏為自己所作所為而悔恨的鬼,因為鬼也曾是人類,和我一樣的人類,他並不是醜陋的怪物,鬼是空虛的生物,是悲傷的生物。」

這段話可以視為鬼滅之刃的世界中一切價值觀的根基。然而小孩能懂這些嗎?他們能看懂這個隱藏在劍影與血風底下,滿是悲傷的世界嗎?

有個小孩跟我提起一位名叫「伊之助」的角色,他的母親誤入邪教,在發現教祖是吃人的鬼之後抱著仍在襁褓中的伊之助逃跑,被追殺垂死之際為了讓伊之助免於受害而將他拋入河中。自此伊之助在山林中長大,受野豬扶養,成為了一名蠻不講理、橫衝直撞,不懂世事但對同伴總是誠心相待的鬼殺隊劍士。

小孩提到伊之助的母親如果沒有被殺的話,或許他會有一個平凡的人生:「如果沒有鬼的話,許多人雖然不會到鬼殺隊並且成為柱,但是可能也會有一個相對平穩的人生吧?入了鬼殺隊要拿命去跟鬼打,為了變強開紋又會早死,大家又背負各自的身世來到鬼殺隊,鱷魚老師(漫畫作者)真的蠻殘忍的。」

是啊,鬼滅之刃確實是一部殘忍的漫畫,然而小孩口中的殘忍指的並不是那些刀光劍影的畫面,而是故事中一個個人或鬼的人生。當他們口中說著「故事很殘忍」,那其實就是一種理解他人苦痛的溫柔。當孩子說他喜歡看這些角色的生命故事,覺得作者描寫的情感很貼近人心時,我想,故事中提供的那些鬼與人的悲歡離合,確實給予了小孩一點「什麼」。

鬼滅之刃究竟吸引小孩什麼?或許是我這次的潛入調查所查到的這些故事,也或許還遠不止這些。當我們疑惑於小孩為何著迷於某些看起來幼稚的故事時,那看似幼稚的故事可能確實滿足了他們內心某些深層的部分。

小孩需要故事,我想。但他們更需要的是那能夠觸動他們感情的好故事,讓這個盛滿著悲歡離合的世界得以在眼前,被展現。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374期

 

《人本教育札記》試圖用一種較寬廣的視野和角度來解讀「教育」。
每一期,我們都準備了特別企劃、親子教養、親師關係、教育時事評析等內容。期待為讀者帶來結合教育與家庭的人本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