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驚面面觀

文︱青悠

儘管西方醫學是現今醫療主流,我們也已經習慣遇到病症的時候,上醫院找醫生診療,然而在民間,仍然有許多民俗療法流傳著,生氣蓬勃。這些療法有時直指症狀本身,力求直接改善病痛,有時則是輔助性質,能讓身心舒緩下來。有些時候,那些流傳已久的偏方並不能改善症狀,還可能延誤治療,造成生命財產損失;但有時候,這些療法卻能處理西方醫學所不擅長的領域,成為有用的輔助療法。

有句話說:「沒收驚的囝仔飼未大漢」,在臺灣,最普遍的民俗醫療儀式,恐怕非「收驚」莫屬,許多受人信賴的大廟都有提供此類服務,而能執行收驚的神壇、道士、先生媽,更是不可勝數。人們難免會遇到受驚嚇後久久難平、心神浮動不安、自覺運勢不佳⋯等等狀況,由西方醫學的角度來看,這些人多半身體健康,沒有什麼需要治療的症狀,然而這些令人不快的心緒的確存在,並在在影響事主的生活品質,這時,「收驚」這項容易接觸、門檻又低的民俗醫療方法,常常便成為人們第一個想嘗試的選擇。

三魂七魄的靈魂觀

說到底,為什麼「收驚」會成為一種民俗療方呢?這可能得從民間流傳的靈魂觀談起。

以往的人們相信每個人身上都有「三魂七魄」,人活著的時候,這三魂七魄不只維持著一個人的生命活動,也同樣影響心神狀態及身體健康,要是三魂七魄被驚擾,出了問題,便會造成身心不適;如果三魂七魄離開了人體,人便會死亡。

而在民間觀念中,一個人便可能因為驚嚇或其他因素,丟失其中幾條魂魄。魂魄部分離體,人並不會因死馬上死亡,卻會陷入一些負面狀態,舉凡成人無故恐慌、易受驚嚇、注意力不集中、失眠多夢、幻覺幻聽、食欲不佳、氣鬱胸悶,或是小兒夜啼、兒童哭鬧不休卻又說不出原因⋯,總之外至身體不適內至心神不寧,種種症狀都可能歸咎於魂魄的失調。我們也常會用「魂不附體」、「魂飛魄散」來描述一個人受到極大驚嚇,心有餘悸,也用「失魂落魄」、「魂不守舍」等詞語來形容一個人精神恍惚,心情低落,可見「魂魄狀態影響身心靈平衡」這樣的概念,早就為一般人所熟悉。

魂魄的異常狀態若沒有即時處理,日積月累之下,人便會漸漸衰弱,最終無法自理生活。人們相信魂魄是否安好與一個人健康與否息息相關,因此,奠基在這樣的觀念之上,療癒、修復魂魄的狀態的「收驚」,便成了一種可行的醫療方式。

適用收驚療法的種種情形

即使依照信仰或流派分別,各家對於三魂七魄的解釋略有不同,收驚儀式的步驟也不盡一致,但背後的邏輯卻基本相通――都是要將失序、失常的靈魂重新安置,回歸正常的狀態。

最基本的收驚都是將受到驚嚇後,脫離身體游離在外的魂或魄喚回體內。脫離身體的魂魄可能還在當事人附近,此時使用較簡單的儀式就能將魂魄安放回去;有時候,魂魄卻可能還在當事人受驚嚇的地點徘迴而未跟隨著身體,這時就必須回到事發地點,才能將魂魄喚回;而有時,游離的魂魄甚至淪落到陰間去了,這時通常就必須執行複雜的儀式,才能將魂魄帶回陽間,還回人的身軀之內,而將魂魄招回人體後,有時也還必須進行安魂的儀式,使被驚擾的魂魄安定下來,不要再次輕易脫離而去。

有時,人在被驚嚇之後不只出現精神恍惚的狀況,親友可能還會覺得當事人性格劇變,行事風格也和以往大不相同,在民間觀念中,這可能是魂魄在受驚離體後,有不好的靈體趁虛而入,竊佔魂魄本來的位置了。而收驚療法便也必須負擔「除靈」的工作,驅逐不屬於當事人的外來靈體,而後才能迎回其原來的魂魄。

此外,在民間信仰的觀念中,人也會被環境裡其他能量干擾,例如,出席婚喪場合後感到身體不適,路過意外現場後心理不安,又或是停留在風水不良的場所過久而運勢低落,即是所謂「沖煞」。沖煞多半是在不對的時間身處不對的地方,因而被能量或氣影響了自身的平衡,而針對人的魂魄進行安撫的收驚儀式,當然也能處理這樣的狀況。透過特定的儀式,不好的能量能被排除,而人也能因此重新回復健康,復歸平穩的身心狀態。

儘管收驚是「三魂七魄」靈魂觀之下,針對魂魄失序的處理方法,不過綜觀來看,收驚所處理的標的,也不僅限於三魂七魄本身而已,而從中衍生出的許許多多功能,也算是是包山包海,應有盡有了。

收驚面面觀

五花八門的收驚流派

常見的收驚方法大致可區分為:利用米粒判別事由以及驅邪的「香米法」,以及利用符籙淨身的「符籙法」,兩者皆搭配特定的咒語與儀軌。即便提到收驚時,我們多半一時間認為這是道教的儀式,然而儘管如此,各家的收驚儀式作法其實相差甚鉅,並無一套放諸四海皆準的標準流程,細細探究這些不同的收驚法,便不難發現所謂「收驚」並非專屬於狹義道教的儀式。

有些人的生活圈之中,或許就有懂得收驚儀式的親戚、朋友、鄰居,甚至是雜貨店店主。這些儀式的執行者並非道士,也不一定是有特殊力量的靈媒,但他們能執行一些特定的儀式,為有需要的人收驚,常見的有經由米卦來判別欲收驚者受驚的原因,再使用特定的咒語、手勢來安撫魂魄,驅趕穢氣等。儀式並不是典型道教的科儀,而方法、咒語多半只在家族中流傳,不授予外人,頗具神秘色彩,更偏向原始信仰「巫醫不分」的民俗醫療形式。但只要有效,經由口耳相傳,仍然不乏求助者慕名而來。

另外還有神壇、廟宇的乩童與神職人員,也會執行收驚儀式,儀式施行者主要請求神壇或廟中神明相助,主要透過神明的力量來驅除邪祟,帶回迷走的魂魄。而由於民間信仰是儒、道、佛三家混雜的複合系統,乩童及神職人員祈請的對象也就五花八門,端看廟宇信仰主體而定,收驚的咒語以及儀式執行的方法、細節,也就都各不相同了。

至於道教,會由道士、法師來執行收驚的科儀。一般來說,收驚科儀多由民間稱呼為「紅頭師公」的道士執行,因派別不同實行方法也略有差別,但大致上都具有相似的程序||先驅逐外附的邪靈,再將不好的能量清除乾淨,接著才能將事主的魂魄安回其身,最後並再加上祭解、補運來修復當事人的氣場,從而完成一套完整的收驚流程。

特別的是,除了上述的分類之外,近年來亦有一些基督教教會也標榜能夠「收驚」。其實究其方法,無非是藉由禱告以及尋求上帝的幫助,來去除信徒心中的恐懼,算是因地制宜,借助民間對「收驚」方法的熟悉以及不排斥,以基督教自身的方式來救助有需要的人。因此,儘管基督教並不像民間信仰一樣相信三魂七魄的靈魂觀,但依然能給予信眾支持,撫平其不安失序的內在心靈。

收驚療法在現代

時至今日,在醫院塞滿因大小病痛求診的病患,人滿為患時,行天宮中庭裡排隊收驚的隊伍,人數也不遑多讓。許多來收驚民眾也並非真的受到驚嚇,而是希望收驚過後能舒緩緊繃的精神,使得心靈平靜,身保安康。對於相信三魂七魄靈魂觀的人來說,收驚無疑是有效且合理的治療手段,而對於篤信現代醫學的人來說,也不能否認它安撫心理的顯著功效。前幾年甚至有新聞報導,某家人帶著受驚亂吠的寵物前往廟宇收驚,廟方於是讓狗兒窩在主人懷中,而工作人員口念咒語,手舉線香在人與狗身邊比劃,和幫人類收驚的手續別無二致。

無論寵物狗能不能感受到收驚的效用,對主人來說,多少也能帶來安慰。或許,收驚已從醫治受驚嚇症狀的民俗醫學,轉化為撫慰心靈的心理慰藉方法之一了,而只要人們尚有這樣的需求,收驚這項民俗療法就會持續存在,不會輕易式微。收驚療法當然無法處理所有的病症,許多執行收驚儀式的工作人員,也會主動呼籲求助者先去尋求正規醫療的診治,切莫偏信收驚療法而延誤治療的時程;而相反地,不時也聽過一些案例,反而是醫生建議病人能嘗試收驚,希望能改善某些身心狀態。我想「收驚」這項技藝必定總能找到生存空間,並會一直在現代科學與社會之中運作著,持續生存演化下去吧。

青悠︱台北地方異聞工作室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374期

 

《人本教育札記》試圖用一種較寬廣的視野和角度來解讀「教育」。
每一期,我們都準備了特別企劃、親子教養、親師關係、教育時事評析等內容。期待為讀者帶來結合教育與家庭的人本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