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滋味

山林裡的竹筍炒肉絲

文︱黃惠貞      圖、烹、文︱陳燕琪

從容器變成食物的竹子

對漢人來說,特別嶺南以南的漢人,竹子是生活必須;用作住屋的建材、交通工具的竹筏、寫字紙的紙漿、穿著的鞋子、還有拿來食用的竹筍。對原住民來說,竹子也很重要,但卻不是用來吃的竹筍,而是用來防衛的刺竹林、用來盛裝外出狩獵時食材的容器。

台灣原生竹類僅有綠竹和刺竹兩種,今日常見的孟宗竹、桂竹、麻竹都是日治時期才引進的經濟作物。今日原住民風味餐常見的竹筒飯是日治時期將散生類的竹林視為經濟作物,引進原住民部落之後才出現的。特別是用桂竹容裝燒烤,軟糯的米飯凝結成團,被具有香氣的竹內膜包覆的款式,更是近年原鄉旅遊興盛之後才出現的(註一)。山中野菜餐廳常見的竹筍雞湯、竹筍炒肉絲則是山地資源融入漢族文化的菜式。現今原住民委員會羅列的民族菜餚裏就有竹筒飯(卑南族、鄒族都有)、花生竹筍、竹筒魚、落喬桂竹筍等竹林製品,而泰雅族主要居地的苗栗縣泰安鄉更是全國桂竹筍的最大生產地,這顯示經過百多年的生活變遷,竹子在原住民飲食和經濟生活中已經佔有相當的重要性。

一盤竹筍炒肉絲、一叢原鄉中的竹林產物是原住民被漢化的象徵啊!

外來政權對原住民族的「治理」

對原住民來說,和外來者的接觸多是慘痛的經驗。荷治、鄭氏治台時期,原住民都曾被大量殺戮,其遺下的村社土地便成為漢人先民「篳路藍縷,以啟山林」的基礎。清治時期則是漢人大量來台,促使台灣成為以漢文化為主流的轉化時期。期間,雖有依照大清律例規定,漢人墾戶與原住民村社頭人訂定合法契約、繳交租金(所謂的番大租)以取得村社公有土地開墾獲利的平和的土地轉移故事,但這並不是大宗,更多發生的是漢人對原住民的詐欺、驅趕、甚至是將之視為藥材、食物,獵殺後剝肉、剔骨製成「番膏」藥的駭人行徑(註二)。

延續著清政府積極進入台灣內山、後山征討不服統治的原住民的「開山撫番」策略,日本殖民政府也在平定漢人的抵抗後,先以長達數百公里的鐵絲網「隘勇線」圍堵原住民,再進一步為開採台灣的山地資源,以鎮壓討伐為主、威赫懷柔為輔,在原住民社會中展開同化和強制現代化的工作。戰後,接手統治的中華民國政府在原民的分類、政策、法規上多沿襲自日治時期,唯一的差異不過是從「日本化」的同化轉變為「中國化」。在官方思維裡,具有南島民族血統的原住民也是中華民族的一份子。整體來說,一百多年來官方的做法,對原住民而言,「現代化」意味著與傳統生活絕對割裂、否認自身的文化、甚至血緣。

被「現代化」的原住民

日治時期,殖民者將西方文化轉譯為日本人理解的方式引入台灣,受到影響的不只有被稱為「本島人」的漢人,原住民也受到現代文化的衝擊。在接受現代化知識的同時,原住民一方面被迫改變了個人的生活方式,也認知到自身族群的集體命運的變化。

瓦旦‧燮促是泰雅族的總頭目(註三),世居北部山區的泰雅族自清代以來就是被統治者「開山撫番」的對象,族系被迫從三峽大豹溪向桃園角板山撤退,在日治時期又遭逢殖民者「理蕃計畫」的軍事攻擊,最後不得不投降,並且將長子以人質身分交給日本官員撫養,唯一條件是讓這孩子受新式教育。因此,他的兒子樂信‧瓦旦改名為渡井三郎。一九二一年樂信從台灣總督府醫學專門學校(今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畢業成為台灣原住民第一位西醫,並回泰雅族部落為族人服務。因為現代化知識他成為日人和族人之間的協調者,並受到總督賞識而入贅愛媛縣望族日野家,再次更名為日野三郎。一九四○年,前往日本參加「開國二千六百年慶典」,是高砂族唯一代表。之後,更成為總督府評議會員,是日治時期極少數擁有全台知名度的原住民。戰後,他又當選為台灣省臨時省議會議員,且隨著政權轉移,他再更改漢名為林瑞昌──這是一九五四年時他被槍決時判決書上的名字。

另一位原住民菁英是出生在特富野部落的鄒族領袖高一生(註四),他的家族就是在日本殖民者「理蕃政策」中成長的「現代化」原住民。他的父親阿巴里是歸順殖民者、第一代接受日本教育的部落領袖之一。而高一生自己則是受過完整師範教育(相當於今日大學畢業)的高等知識份子,在達邦擔任蕃童教育所教師兼駐在所巡查(日人警察教師合一的治蕃模式),太平洋戰爭時期,擔任達邦青年團團長,領導族人「破除迷信」、「開墾荒地」、「推廣經濟作物」。他教導族人廣植麻竹、要求妻子研發竹筍相關菜色,戰後還成立新美農場,致力於改善鄒族人的經濟生活。他的子女在戰爭結束前也都受有良好教育,家裡有大量圖書,休閒生活是聆賞西洋古典音樂。由於具有在地領袖的聲望和能力,在二戰之後被接收的中華民國政府任命為第一任台南縣吳鳳鄉鄉長(鄒族人主要居住地,今日的嘉義縣阿里山鄉)也就是說,他一家三代人的經歷正是鄒族菁英階級現代化的縮影。但這家族和高山民族發展的一切可能性,都隨著他在一九五四年因貪污案及匪諜案被槍決時嘎然終止。

這兩位不同族裔,但都受到日人現代化教育影響的原住民菁英,在他們取得現代化知識後,不圖追求個人身家的發達,更在意的是族人生活和各方面的改善。高一生、樂信‧瓦旦這樣的原住民菁英終其一生在族人權益和外來統治者之間周旋,但在大日本帝國和中華民國這兩個皆具有太陽象徵的旗幟的政權之下,他們付出的是生命,以及身後名被污蔑的代價。

tasteofdemocracy

被白色恐怖剷除的原住民菁英

戰後,因著對新政府「光復」的期待,在殖民時期被迫同化的原住民期盼:

八年抗戰,日本投降,光復了台灣,可享受三民主義民族平等之德政…光復了台灣,被日本追放後山的我們,應復歸祖先之地祭拜祖靈,是理所當然之事。光復台灣,我們也應該光復故鄉,否則光復祖國之喜何在?(註五)

樂信‧瓦旦向當時的地方政府提出《復歸原社陳請書》,希望返回故里,但被草草打回。高一生則在鄉長任上組織集體農場,協助改善族人經濟生活,並提出原住民族自治、要求政府歸還原住民土地。但是,這些訴求聽在統治者耳裡更像是「叛亂」。

一九五二年,樂信‧瓦旦在省議員任上,遭到台灣省保安司令部以「高山族匪諜案」罪名逮捕,鄒族的高一生及其家人湯守仁(曾在山地招撫政策中,受命擔任保安司令部少校參謀)、杜孝生(醫師)也同案被捕。因為鄉長職務、以及主持集體農場,高一生再被安上帳務不清、貪污罪名。在關押兩年多後,同案六人在一九五四年四月十七日遭槍決。為平抑其族人可能的不滿聲浪,在關押期間,當局已經擬就一套「高一生等貪汙案行動辦法」,之後更印製日文傳單將其扭曲成阻礙山地生活進步、剝削鄉民的貪官。

諷刺的是,高一生遭槍決兩週之後,嘉義地檢署對其貪污案做出不起訴處分,但為恐刺激鄉民,嘉義山地治安指揮所還上呈保安司令部說:「擬函轉嘉義地檢處,將不起訴處分書勿再送達」(註六)。從此,真相石沉大海,留下高家人獨自承受「匪諜」「貪污犯」家屬罵名,千辛萬苦的忍辱偷生(註七)。以及,原住民沒有能人,都是靠國家救濟的不重要的少數族群的社會印象。

在自己土地上被歧視的人

白色恐怖之後,原住民集體權的爭取要遲到一九八○年代政治解嚴才有機會再度被提起。解嚴後,本土化的風潮陣陣捲來,許多國人才逐漸從過去黨國教育的「大中華」視角轉向注意自身腳下的這片土地。還我土地、原住民正名、自治、設立專責機構等在一次次爭取原住民族權利的社運遊行中被呼籲。

一九九○年代,原住民作為台灣最早住民的歷史身分終於被肯定、行政院成立原住民委員會。一九九四年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將「山胞」正名為「原住民」,一九九七年第四次修憲,進一步將「原住民族」入憲(註八)。二○○五年正式立法,將每年八月一日訂為「原住民族日」。

二○一七年成立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要好好清算歷史的債務,調查真相回復原住民應有的權利。經過調查,二〇〇四 —二〇一六年原住民認同稍稍從1.9%上升至2.7%,但是同時間,已經正名的原住民十六族總人口數已經不及全國總人口數之2%,而居於「山地鄉」之原住民也只約佔23%而已。原住民族是行將消逝的弱勢群族,而原野的山林則是回不去的故鄉!台灣原住民的存在足以證明台灣有獨特、有別於中華文化的歷史源頭,原住民的存在做為族群論述的一環,成為台灣國族論中的關鍵。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原住民卻常常不被看見。

二○一六年蔡英文總統代表中華民國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文告中說:「泰雅族語裡真相叫做balay,很多真相叫sbalay就是和解的意思,每個人坦誠說出真相之後,長老邀大家一起喝一杯,讓過去的真的過去,這就是sbalay。」

今日,我們還遠遠無法言說原住民歷史的所有真相,怎麼一起喝一杯達成和解呢?擁有比較多人數和權力的漢人需要更加努力吧!

小米飯(約5人份)

考量一般家庭取得方式,以小米飯取代竹筒飯

材料

1.白米2杯(這裡用台中秈稻10號,來自冠宇以莉自然米,)

2.小米1/3杯(這裡用原生種糯小米)

作法

① 小米1/3杯洗淨後泡水2小時。

② 白米2杯洗淨後加入開水2杯,再加入已完成浸泡並瀝乾的小米,以電子鍋煮熟。

③ 打開鍋蓋攪拌均勻,蓋上鍋蓋繼續悶15分鐘即完成小米飯。

竹筍炒肉絲(約5人份)

材料

1.脆筍    1包(約320g)(脆筍指麻竹筍的頭部)

2.乾香菇   數朵(約10g)

3.乾辣椒   1至2條

4.青蔥    1小把(約60g)

5.梅花豬肉絲 1盒(約230g)

6.調味料

(1)醃肉用

① 醬油2小匙、② 米酒2小匙③ 白胡椒粉1/4小匙④ 太白粉4小匙。

(2)最終調味用① 鹽巴或醬油② 白胡椒適量,③ 砂糖1/2小匙

作法

① 脆筍以水浸泡兩小時除去鹽份後瀝乾備用

② 乾香菇以冷水泡開後去蒂切絲備用

③ 乾辣椒先切一條備用

④ 青蔥洗淨後切段備用

⑤ 豬肉絲以調味料(1)抓醃入味約20分鐘

⑥  以小火熱鍋,將豬肉絲下鍋炒至半熟。(也可先放1大匙油)

⑦ 加入青蔥繼續拌炒。

⑧ 接著加入香菇絲,炒出香味後下筍絲拌炒。

⑨ 加入辣椒乾炒勻,最終調味後即可盛盤。

* 延伸閱讀:

高英傑,《拉拉庫斯回憶》

高一生,《高一生獄中家書》

國家檔案局,《湯守仁案史料彙編》

*註

註一:高一生的長子高英傑先生在《拉拉庫斯的回憶》一書中說道:早期竹筒飯使用的是台灣原生綠竹,後來才改用桂竹。因為桂竹有特別的竹膜,煮出來的飯有天然的包膜以及特殊香氣。是今日原住民風味餐常見的菜色。

註二:胡傳《台灣日記與稟啟》(1892)、片岡巖《台灣風俗誌》(1921)、總督府的《台灣總督府公文類纂》、傳教士馬偕的回憶錄也提到這些風俗和見聞。

註三:泰雅族的命名原則是父子連名制,在自己的名字後面加上父親的名字。樂信瓦旦就是指瓦旦的兒子樂信。

註四:鄒族原名為吾雍‧雅達烏猶卡那 Uyongu Yatauyungana,父親死後,被日本郡守收養改名矢多一生,戰後再更改漢名為高一生。鄒族的取名方式是在個人名後面加上是族名和出生地,鄒族原居於玉山上,原有八個古老氏族,Yatauyungana是其中之一,改用漢名之後原氏族名和漢姓各有對應。Yatauyungana就是高氏家族。其他尚有安、楊、石、湯、梁、汪、方等。

註五:樂信‧瓦旦《台北縣海山區三峽鎮大豹社原社復歸陳請書》

註六:戴寶村〈台灣原住民政治案件與山地管控(1945-1954):以湯守仁案為中心〉

註七:其長女高菊花(藝名派娜娜)原為小學教師被迫改以歌唱維生,甚且被脅迫成為政府作為外交性招待的玩物。又因為政治案件家屬身分無法灌錄唱片,其優美歌聲甚至無法傳於後世。(《派娜娜》影音專輯紀錄片)

註八:「原住民族」一詞含有元民族其體權的概念,意思是以原住民集體為關照的單位,包括認同權、自決權、文化權、財產權/土地權、以及補償權。(施正鋒《原住民族的集體權》)

 

黃惠貞|教育部國教署人權教育資源中心成員、板橋高中歷史教師

陳燕琪|歷史教師深根聯盟成員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374期

 

《人本教育札記》試圖用一種較寬廣的視野和角度來解讀「教育」。
每一期,我們都準備了特別企劃、親子教養、親師關係、教育時事評析等內容。期待為讀者帶來結合教育與家庭的人本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