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無聲》眾聲迴響,留下的究竟是勇敢或迴避?

文︱編輯部
當《無聲》眾聲迴響,留下的究竟是勇敢或迴避?

影評人藍祖蔚在評論中便讚譽道:「《無聲》選擇了無人敢碰的敏感議題,取得了批判社會病症的創作高度,希冀喚醒聽人的良知進而採取行動讓悲劇莫再重演。」

雖然並非無人敢碰,但即便已有社運分子與報導文學家們篳路藍縷地進駐,這裡對台灣影視圈仍是一片陌土。於是《無聲》就被讚譽為:「很勇敢的作品。」

這勇敢所指的是什麼呢?校園性侵的議題對影視圈是殘酷而甚至帶有一絲禁忌的。挑戰這個議題確實需要勇氣,然而《無聲》不但挑戰了,甚至在票房上也表現亮眼。但一部議題電影竟獲得各方勢力的好評,這場景就似乎顯得有點魔幻――若無人反駁,那麼《無聲》到底挑戰了些什麼?

或許亦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