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放映會上的聲音

文︱王士誠
那些放映會上的聲音

《無聲》挾著高票房,號稱為弱勢發聲。但電影本身發了什麼聲是一回事,而藉著電影,人們要發什麼聲往往又是另一回事。

且讓我們陪您聽聽幾場《無聲》放映會上的聲音,想想這「無聲之聲」究竟是為誰、為何而發。

首映會上的爆料

《無聲》首映會那天,電影播畢,楊貴媚當場就「校長」角色上身,問與會者:「我浴室也修了、監視器也裝了,還有什麼辦法嗎?」看來,她真認為校長無能為力。

然而,步出影廳,在映後記者會上,楊卻爆了料:「我看完劇本哭了一整晚,哭掉半包衛生紙。為什麼校長不願意改變?」她不願就這麼演出,甚至想請導演改劇本:「我想了一百種理由,要跟導演說,在結尾時可以翻轉一下校長的作為嗎?」

而楊貴媚說,她被柯貞年導演說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