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陣子收到一位捐款人給基金會的信:
我小學時期也參加過幾次人本教育基金會的營隊與活動,到現在已成為人母,

童年參與人本活動的經歷到現在仍是我很寶貴的人生體驗。

人本多次為社會弱勢發聲,為受到傷害的孩子爭公道幫助他們能再次面對自己的人生重新出發,

無論成功與否對受害者而言有人願意傾聽甚至相信他們,都能帶給他們力量。

期待人本基金會持續發展,將光帶到更多黑暗的角落。

 

疫情影響,全世界都面臨強大的未知,以及未知帶來的衝擊與恐懼。我們學會的是,一點一滴尋找與確認,我們可以照顧控制的範圍。譬如,一聽到無症狀感染,難免有未知的恐懼,但我們可以戴好口罩充分洗手來得到一點『已知的控制』。就像這樣。這其實也是教育的核心。孩子()代表的是不可測、還未知的潛能,教育者不全知一切,甚至未知的多太多;為什麼他會接不上、為什麼他會在那句話後生氣、為什麼他會弄混1/2+1/3、為什麼他會用氣炸鍋炸口罩()、、。於是教育工作是在未知中,設法讓自己多理解、多掌握、多實踐。

 

然而疫情的衝擊,也衝撞了我們的工作。除了活動無法如期舉行,使得運作經費減少,捐款也在減少,甚至已經連兩個月,三重青少年基地沒有收到專案捐款。畢竟面對未知,人們的行為必趨保守。但是,人本教育基金會的努力與影響力,是這未知的社會發展中,最可以被肯定的。我們不會放任小孩在暴力中受害;我們不會在疫情中就視不適任教師於不見;我們還積極推動如何不依賴打罵的教養方法;我們立刻跟留佩萱博士合作公益講座提供人心的出路;我們還持續遊說政府部門與國會支持『全面調查機構內兒童受性侵的方案』;我們每天都還在處理申訴案讓教育現場學會教育;我們還在修補法律的漏洞要讓虐待幼兒的幼教人員不再有機會為害

 

就像台灣政府、台灣社會一時一刻沒有放鬆地防疫,我們也一時一刻沒有放鬆的在疫情中努力使人活得更有尊嚴。這些,絕對可以肯定,已知,人本不會放過自己,會加倍努力教育改革。

 

然而我們需要您的協助。我們需要大家來肯定這些已知,這樣我們可以防禦更多未知的衝擊。請您加入定期定額捐款,支持人本。或邀請朋友來加入定期定額捐款。無論額度,這些支持,都是寶貴的光。如同前面捐款者來信提到,『期待人本基金會持續發展,將光帶到更多黑暗的角落』。而您的支持,將使我們擁有,更多的光。

 -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馮喬蘭

e人本之友會訊第1期 (2019年12月)
e人本之友會訊第2期 (2020年1月)
e人本之友會訊第3期 (2020年2月)
e人本之友會訊第4期 (2020年03月)
e人本之友會訊第5期 (2020年4月)
e人本之友會訊第6期 (2020年5月)

慧貞至今記得男孩飛簷走壁地逃走的背影

  在長期家暴之下存活下來的男孩,學會遁逃和躲藏。那年,他會突然窩在人本教育基金會的新竹辦公室某處,總在被察覺之前,鑽過窗櫺、越過屋頂離開,但憑那一絲在街頭浪遊苟活積滿一身刺鼻而落寞的氣味,當時擔任辦公室主任的慧貞總能猜出就是他,循著這唯一的線索,慧貞也總是以紙條留下問候。想起這孩子總是偷竊、逃逸、躲藏,然後再意想不到地出現行蹤,哪怕只是潛行角落陰影裡,只要能逃開家中的拳頭、棍棒,什麼都好吧!

  回憶那男孩的故事時,面對他的來去無蹤,慧貞反反覆覆地說:「No news is good news.寧願是這樣。」但是慧貞萬萬不想要那個身影最終無聲無息僵硬在不知道哪裡的陰溝裡。說著說著,眼淚一行一行掛了下來。只要心中掛念著,No news帶來的便是無法停息的掛念。他真的好怕那個輕快敏捷跳過一個一個屋宇奔逃的身影,最後最後是被社會新聞抓住。

  二十出頭的婚後,懷有身孕的慧貞,已經開始在人本新竹辦公室工作。曾經和同事兩、三人肩負著桃、竹、苗地區的會務。曾經帶著同事、工讀生,跪在地上施工,拼貼馬賽克磁磚,也曾經離開。但是在其他的職場,慧貞卻老有擔心虧欠之感!

  慧貞說到自己甫出世就在人本教育基金會養育的女兒。同事、活動員這個幫著抱那個陪著玩,自己的『人本小孩』被眾人疼愛著長大,但她也看過被體罰得血尿,此後十年不敢走出房門的孩子;看過生活條件惡劣、花樣年華斷了門牙卻不能補的少女;見識過保護自己小孩不被老師施暴的家庭,如何被整個鄉鎮的鄉愿排擠施壓。對比之下,慧貞就覺得自己要陪著那些沒有被愛接住的孩子。於是,曾經離開,慧貞終於還是回到這個專為別人小孩拚搏的職場。

  很願意拚,但挫折不會少。飛簷走壁的男孩會來拿走紙條,也會繼續奔逃。慧貞有時候會想,是不是其實幫不上忙?!會不會瞭解與聆聽,根本沒有用?!但是,男孩進出警局,她就陪著在警局;男孩的家庭會施暴,她就去處理家庭;男孩需要安置,她就去找可靠的場所;慧貞能夠的,就是持續為他尋找可行之路,一步一步的踏實走,雖然心中總有著「會不會沒有穩穩接住孩子」的恐懼。

  多年後,當慧貞終於又和男孩見到面,他已是考取東華大學的年輕人,混雜著擔心、訝異、喜悅的心情,不可置信地問他:「你究竟是怎麼辦到的?」。男孩說「⋯⋯就是一直有人在著啊。」「誰?」「人本,你們啊。」嗯!這工作老是讓人驚呆又吞淚啊!

「對,我們就是會一直拼搏、一直都在!」慧貞心裡默默想著。

專為別人小孩拼搏的團體,當孩子活在黑暗中時,當他微弱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