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人友會訊第6期
執行長的話-高高興興地紓困

馮喬蘭
 
我們向文化部申請紓困計畫跟數位出版補助了。經費有沒有被核可還不知道。能夠得到多少補助也還不知道,但整個過程一邊想著『已有的累積』,一邊規畫著『前進的未來』,就這樣『高興了起來』!!
 
大家一定都知道,我們有人本教育札記。但可能很少人發現,從30年前創刊到現在,沒有跳過任何一期,每一期都如期出版。教育改革的要點就是思想價值的推動、文化氛圍的改變與累積,即使基金會財務壓力再大,承載思想價值的札記不能喊停。但也不能夠只因為『已經存在』,就不顧一切外界變化,讓它『依然存在』。這回之所以會想到可以來跟文化部申請,就是因為我們正在思考札記的革新以及傳遞思想的方式的改革。
 
我們考慮讓人本教育札記增加電子版本的出版形式,但這個電子版絕對不是將紙本札記掃描放到網路上的做法,而是,將當期札記要談的內容,適合用電子方式呈現的放到網路平台上,需要用紙本論述供讀者品味的,紙本出版。也就是訂戶或捐款人每個月將有『兩本』札記,一本在手上,一本在電腦上。
 
還有,接著的出版品,也會先以電子書出版。我們規劃了20本要數位出版的書籍,有再版,有新版。分成了四大主題:森林小學理念教育、親子教養行動實踐、史英論輯、CRC與教育改革。將包括教學方法、教學故事、理念與實踐方法、父母百寶箱、校園案件實錄、、等等內容。唉唷,想起來,真的很興奮阿。基金會內部流傳一句話『每天問自己,今天為台灣做了什麼』,在整理這些計畫時,就充滿了『要為台灣做些什麼』的心情。
 
當然,推廣,也是要點。有了『產品』,同時要思考如何真正使人受惠。線上互動的平台、線下交流的場合、搭配主題的行動與課程….事情將是滿滿的,但是『心情的困』,反倒被『紓』了。能做事,有事可做,做愛做的事情,真是有福份,是吧。
 
經濟上的困,還有待紓。因為是重要的事情,所以上述的工作,無論如何都是要進行的。但如果真能得到補助,那麼,起步的艱難,就少些了。文化部的補助頂多只占我們需要的3成、4成,至於其他的,那就再來『高高興興地想辦法』囉!!

申訴案統計

從表格中可以看出,今年1-4月,我們「新進」的申訴案件共有151件。
分別由台北、新竹、台中、高雄共9位同仁負責處理。
這些案件不是校園的全貌,但卻是關注學生受教情形不能忽略的關鍵。

申訴現場
那個讓校長站著教室外觀課的老師

林郁璇
 
今年年初,我們接到台北某國中的家長申訴,班上的國文老師在開學不久,在班上稱自己可能感染武漢肺炎,引起了學生和家長的恐慌向疾管署通報。事後老師不但沒有反省,反而在課堂上痛罵學生造謠、揚言要告學生和家長加重毀謗,更逐一點名學生逼問「是不是你爸媽亂說?」。過程有學生看不下去,反駁老師「你明明就有這樣說」,結果就是被國文老師要求去學務處領行為自述書。 
 
上學期時,這老師就被家長投訴:上課時只放書商的投影片,不詳細講解課文,更從來不安排作文課。考試時也是發下書商的測驗卷,考完由學生彼此批改。上課時,學生總搞不清楚什麼時候可以自行討論,導致經常被罰站在教室後方。甚至曾有一位同學,只因為考試成績較高,就被這老師指控作弊。不但被強迫留下來重考、證明自己沒有作弊,更要求他寫自述書承認。最後這位同學已經轉學離開。
 
其實,早在十年前,這名老師就曾因為搜學生書包、體罰等問題被家長投訴過。但十年過去,老師沒有因當年的申訴而收斂,反而是在學生面前放話:「在這裡我第二資深,校長根本拿我無能為力」,更加的有恃無恐。
 
家長向基金會反映後,學校就召集班級家長開會。當天,有超過一半的學生家長與會,更有16位家長提出共同連署書。連署書中除了陳述老師的違法行為、要學校委由教育局調查,也提到,擔心老師在受家長申訴後又報復學生,調查期間內要暫停國文老師的職務。
 
學校回應是,會和教育局督學討論是否要由教育局調查處理。 但關於讓老師暫停職務,校長僅願意安排其他老師去觀看這老師的授課。
 
校長說:「我相信我的老師,在這種狀況下,還不至於這麼沒有自知之明。」
 
然而「校長的老師」在會議後的狀況是:
會後的第一天國文課,先是將到班觀課的教務主任給趕了出去。老師對主任說:「你叫督學打電話給我,跟我說你要觀課」。教務主任離開後,變成由校長到班上觀課;老師見狀,竟然是搶先將前後門關上,硬生生讓校長在走廊上站著觀課,一直到下課。接下來幾天,教務主任都無法到國文課上正常觀課,而是站在教室後門,國文老師看不到的地方偷偷地看。
 
而在快上第八節課的時候,國文老師忽然對孩子說他要請假、要去找人代課,就逕自離開教室了。直到上課後教務主任到班要觀課,才發現老師不在課堂上,最後變成臨時派教學組長陪小孩自習。
 
甚至,國文老師還將找不到考卷的學生在教室後方罰站,並對著學生拍照存證。
 
基金會將老師的行為一併向學校和教育局提出檢舉,終於,讓學校暫停了他國文科任的職務,並且由教育局專審會進行調查。

申訴現場
進了校門,失了人權?

楊掁賢
 
2018年1月,我們在台南召開「進了校門,失了人權?監察院應查辦台南市政府違法失職」記者會,將台南五件體罰申訴案送往交監察院調查。為什麼不把五件分別以個案處理?因為我們要追究的,從來都不只是個別學校或老師的責任,而是整個體制的責任,我們要指出作為主管機關的台南市政府本身就是共犯結構的一環,在學校要包庇體罰老師時,台南市政府不僅沒有監督,甚至還幫學校卸責。
 
有學生向我們申訴,導師會體罰起立蹲下,曾有人被罰150下,痛到連走樓梯都有困難,而且老師還會羞辱的要同學到講台前「表演」起立蹲下。在人本介入後,生教組長迅速過濾出申訴學生,威脅他若繼續鬧下去,就會將他轉走,緊接著,學生被老師針對、莫名訓話,之後學校找家長來簽「撤回申訴」切結書,把嚴重體罰事件扭曲成學生誤會老師。而教育局呢?學輔校安科科長居然說,處罰起立蹲下是一種體適能,還說學校質疑起立蹲下如果是體罰,那罰站也算體罰。最後,教育局核備只給體罰導師書面告誡,形同沒有懲處,導師下學期則迅速請了育嬰假避風頭。
 
最荒謬的是,在記者會裡科長大言不慚地說,根據台南市教育局的問卷調查,有99%以上的學生說過去半年內沒有被體罰,也沒有不當管教(見記者會錄影連結),這種任何人都不會相信的數據,也只有教育局會深信不疑,畢竟裝睡的人是叫不醒的。很快地,監察院在同年9月通過對台南政府教育局跟教育部的糾正案,並明確的在糾正案文裡指出:據教育部統計102年至106年各縣市校園體罰事件資料,台南市國中小體罰事件數量於縣市間比較,確實偏高……顯示零體罰政策推動迄今,該市學校體罰事件頻仍,亟待檢討改善。我們不曉得監察院這個遲來的巴掌有沒有打醒科長(現轉任督學),但至少我們讓申訴學生知道,站出來直指體制問題的他沒有錯,就算正義會遲來,但人本會陪他一起等。

人本人
台北辦公室的振源

李振源
 
大家好,我是振源。我負責的工作就是全會歷史最悠久的『傳統產業』-森林育。
 
從教育中心的行政助理做起,直到現在擔任森林育部門的主任,只要是森林育活動的相關的工作,舉凡活動員的培訓、營隊的報名及營隊時的吃、喝、拉、撒、睡……等,都是我的守備範圍,這是個很需要腎上線素的工作,所以剛進基金會工作時,我以為最多只會待三年。
 
但,今年卻是我在基金會的第17年了。
 
在基金會弄營隊,是件很快樂的事,我們可以教空間教育,也可以玩物理機關;我們也可以在戶外奔馳騎腳踏車並探討其原理,更可以在夜晚觀測星象漫談天文。因為,我認為,營隊不應該只是停在玩玩團康、跑跑大地遊戲,而是能帶給孩子心智的增長及視野的開展,所以,我覺得森林育就是在做教育改革,且樂此不疲。
 
當然,工作上也會很有壓力的時刻,比如:暑假快開始了,您的孩子報名活動了嗎?
 
還沒報名的,記得快來報名喔。   

人本與我
三重青少年基地助教 信如

蘇信如
 
臺灣的社會教育,培養了小孩就一定要乖、要聽話、成績要好,什麼都要符合大人期待的事情發生,我們才會得到鼓勵、掌聲,我們才有資格配得起「好小孩」的軀殼。但是每個小孩的獨特性有被看見嗎?
 
第一次進三重基地,剛開始在陪伴國中男孩,我就有很多內心衝突,因為我長期被社會規範影響,漸漸戴上有色眼光,所以很急著要改變小孩某些想法、想要去控制小孩的行為、想要把小孩變「乖」、變「好」,但是我忘記了應該要好好看看小孩原本長什麼樣子、他自己想要變成什麼樣子,在意識到自己太急之後,練習慢慢跟上小孩的節奏,就會發現小孩其實有自己獨特性,可以知道小孩喜歡大聲尖叫的原因,更理解小孩是非常需要「空間」的,因為從小家庭、學校生活空間都被壓抑了,所以根本沒有時間做自己。
 
 
陪伴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但是每陪伴一次都會更理解孩子的脈絡是什麼,透過理解小孩,我更能夠知道如何跟小孩相處,慢慢會跟他開玩笑,慢慢去引導小孩與他人溝通,也喜歡他大聲尖叫的自然的樣貌,生命是會影響生命的,看見小孩自在地把自己真實的樣貌呈現給我看時,我內心是替他開心的,因為當不需要討好世界或社會的時候,那才是一個小孩最真實、最可愛的樣子。最後很高興三重基地的江思還有同伴說他有成長,感謝他們給我空間還有機會學習,把自己歸零,重新理解以及陪伴一個生命。
三重青少年基地十九年了 很多人欽佩我們的堅持與付出
然而我們的運氣是 可以見識到這麼多動人的生命力道
 
那些成長中的跌跌撞撞的很艱辛卻很堅定的生命
這是我們的運氣,可以有三重青少年基地,可以見識這孩子生命的力道。
邀請大家,一起來挺小孩。

三重青少年基地工作報告
基地是靠大家的

江思妤
 
「阿祥最近進步很多!」這句話最近成為晚上開會時,帶阿祥的助教的開場白。
「他現在打桌球時不會一直亂殺球或發出怪聲音。」
「他雖然說不想學數學,但也沒有跑掉,就跟著我一起研究題目。」
「他主動說要看報紙,我們真的一起邊看報紙一邊討論,進行了一節課。」
 
助教們互相說「真的?」「好不容易啊~」「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事!」這學期的新助教阿光問:「只是沒有發出怪聲音,也算是進步?」為了回應阿光的疑問,大家紛紛講起阿祥在基地發生過的事,阿光沒有因為聽到過去和現在的對比,明白了進步的意思,反而疑惑的問:「為什麼基地不一開始時就限制他,要求他?」
 
「你猜我們限制他要求他,會怎樣?」老助教問
「這樣他在基地就不會做那些事了;他學校都不會大吼罵髒話,就是因為學校會管。」阿光說。
「他現在也幾乎不會大吼罵髒話了」
「這樣太久了,而且誰知道他什麼時候才不會大吼?你們剛剛也說,他在基地都沒有朋友,就是因為他會大吼,很白目,沒有人想理他,還有人會故意欺負他。一開始就不淮他大吼罵髒話,別人不會被影響,他也才會交到朋友。」
 
阿光如實的表達了他的看法,我們想,不必急著說服他,他在基地和孩子們相處過後,一定有機會明白,支持性的等待與陪伴,協助孩子從內在改變,比規定更有意義。
 
阿祥不是會欺負人的孩子,就是坐不住,愛發出怪聲音,他來基地的第一個學期我們讓他和助教獨享一個空間,以免干擾到其它孩子,現在阿祥可以和大家在同一個空間讀書、進行活動。基地的孩子們一開始和阿祥有衝突,談過幾次後,大家明白阿祥的困難,不會再罵他批評他,但也不跟他往來。新助教提醒了我們,應該要去了解基地的孩子們如何看待和阿祥在基地的日子。沒想到,答案很快就出現了。
 
週四晚上的籃球課,大家一起坐車到河堤的籃球場,孩子們在車子裡自在的聊天,小怡忽然跟阿祥說,「欸,你現在很少說幹吔。」阿祥大聲說:「什麼?」小怡說:「你小聲一點啦。你現在很好喲,都不會一直說幹。」「喔」
 
下車後,我問小怡,剛剛為什麼跟阿祥講那些話。「我真的覺得他現在很不一樣啊,你不覺得他進步很多嗎?」「有人說,我們應該一開始就規定阿祥不可以講髒話,你覺得呢?」「不可能啦,想講的人還不是照講,等他不想講話就不會講了。」「那你覺得他現在為什麼不想講了?」「我怎麼知道? 我自己是覺得不好玩就不會講了。」「你不覺得他之前很吵很煩嗎?如果我們規定不淮他吵,就不會吵到你們了。」「我們自己以前也很吵啊, 規定又沒有用.。你幹嘛一直講規定,不是都進辦公室談嗎?我們在基地會慢慢長大,長大了就不會吵了。基地不是靠規定的。」
 
「那是靠什麼?」
「基地是靠大家的啦。」小怡說。

工作大事記

台北辦公室

4/17 舉辦【教保員體罰竟然無法可管!?
教育部應立即修法 「解凍」幼兒保護機制】記者會
4/29 出席友團抗議專審會草案記者會
4/30 拜訪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助理商議學生權利保障法
5/10 舉辦【來!撲滅黑心校規吧!初步檢核結果發表】記者會 
 

三重青少年基地

4/10 基地哈比人(HABIT)聚會,孩子們上台跟大家分享自己一個月來嚐試發展的興趣
●基地招牌更換
●陪孩子參加特殊生考試
●基地課後活動對外宣傳,邀請需要的孩子
 

數學想想

5/16 (六)~5/17 (日) 2020 春季數學想想教室協助者培訓
5/17 (日) 桃園開幕講座,第二場「孩子拖拖拉拉怎麼辦?」
 

中部聯合辦公室

●CRC兒少議題討論會議共8位兒少代表參加。
●至嘉義市政府教育處拜訪林喜信副處長談大業國中體罰申訴案。
●蘋果日報採訪:恐怖幼兒園!女師狠扯5歲童頭髮巴頭,同事旁觀未制止。
●開辦活動員志工培訓課共有19位報名參加。
●記者會:別再當兒虐累犯保護傘,西苑國中應立即解聘兒虐累犯!(中央社、蘋果日報、自由時報、國語日報、教育人)
●中天、中視、華視、TVBS記者聯合採訪:西苑國中虐童案:太陽下罰站4小時?國中師遭控「10年前霸凌生」。
●東森新聞採訪:「青蛙跳、鎖廁所、取綽號」都是他,家長投訴西苑中學老師問題大

南部聯合辦公室

4/01 風傳媒記者專訪台南某國小資深優良教師長期性侵學生案
4/17 拜訪高樹國中建議辦理葉永鋕追思活動遭婉拒
4/17 前往「屏東縣長與鄉親有」建議辦理葉永鋕追思活動
4/22 出席嘉義特教學校教師餵學生朝天椒案國賠協議會議
4/30 出席衛福部「製作智能障礙者性侵害防治初級預防教材教法試辦計畫」專家學者焦點團體會議

活動看板

2020summercamp-final
今年暑假依舊準備了許多好玩的活動,有探討兒童空間教育的築巢營、環保科學的鐵馬營、創意力學營-勇闖機關島、研究台灣史的營隊-大台北尋寶記、觀測星象的天文營、以及每年都深受小孩喜愛的森林小學體驗營。森林育利用豐富的教案,引發孩子對知識的好奇、對自然生態的關心,透過生活會,孩子們討論各種生活上的議題,使分歧的想法互相激盪;以自由、快樂、愛智的營隊文化,讓孩子享受
假期!

捐款連結及請人友協助分享本會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