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點計畫的支點

台北社企扶輪社 文馨瑩教授專訪

◎ 特約採訪/李玥禛

雙十連假前的星期五早上,位於宜蘭蘇澳鎮上的士敏國小正舉行一場捐贈儀式,儀式主角是《數學想想》這套教材,現場除了受贈主體士敏跟東興兩校校長主任之外,還有一大群扶輪人跟人本人,甚至宜蘭縣教育處長都來了,這天灰朦朦的陰涼天氣,偶爾還落下一陣毛毛細雨,儀式現場卻是熱情洋溢,散發著教育的甜美,而將這群人聚在這裡的核心人物,是台北社企扶輪社公共形象主委︱︱文馨瑩教授。


與基金會相識多年的文教授,臉上總是掛著神采奕奕的笑容,待在她身邊完全感受不到學院派的疏離感,字字清晰又有條理的說話方式,相信不論是學生或與他交談的對象,都能感受她的尊重與體貼。雖然個頭不高,但在出席各種場合總是積極活躍的她,很難讓人忽視。而就在二○二○年四月,她加入的台北社企扶輪社成立才剛滿一年,她就申請主辦「台灣偏鄉小學師生之數學支點計畫」,並且成功通過國際扶輪總部的審核,榮獲全球獎助金(Global Grant,簡稱GG)。


提起她會主辦這個國際獎助金企劃的起心動念,被大家稱為文老師的文馨瑩教授語重心長的說:「每年台灣扶輪社友捐到國際總部的捐款,只有很少的部分回到台灣社區」。因此當她知道有這個獎助計畫,基於連結台灣教育現場和國際扶輪的初心,就將《數學想想》規劃為扶輪社友出錢出力,來支援偏鄉教育的支點。

 

人本數學想想的支點計畫早在二○○三年就開始進入偏鄉,藉由贈書、示範教學、辦營隊…讓當地學童體驗不一樣的數學課,期待能在教育現場幫上忙,十六年來走遍全台灣各縣市及離島,一共服務了百餘所偏鄉國小,送出 6748套教材。二○一九年因為宜蘭士敏國小全面導入數學想想,以及十二年國教將實施108課綱的關係,支點計畫有了大轉型,與教育現場的合作密度加深!而今又加上了文老師的一臂之力,數學想想的支點計畫有了十六年來最佳的支點,準備一舉抬升遲滯已久的數學教育現場。 


由人本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暨台大數學系退休教授史英總主筆的《數學想想》,是一套繪本式教材,以故事情境引發孩子自然思考問題,以好問題引發孩子探究數學原理,同時也是合科教學的好典範…這套教材不僅獲得中華民國行政院新聞局「最佳兒童科學讀物」的肯定,更獲得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先生、城邦集團創辦人詹宏志先生、及認知科學專家洪蘭教授的推薦。經人本教育基金會多年以《數學想想》實施教學之經驗證明,《數學想想》這套新教材的核心教學方法最能深入兒童心智、幫助孩子找回自信、不再害怕數學。

這段話是文老師放在申請獎助金提案企劃書裡的一段敘述,為了讓審查委員與扶輪人更了解她為什麼會直接選擇人本教育基金會合作,又選擇了《數學想想》這麼「珍貴」的教材來捐贈;不過,那天捐贈儀式前,當扶輪社員們先進入課堂,坐在士敏國小的教室後,觀摩著學校老師如何運用數學想想教材,在課堂上引導孩子們一步一步思考時,相信心中的珍貴感也油然而生。
 
然而,申請國際獎助計畫也不是容易的事,文老師說:「會來申請國際獎助計畫的,通常都是已經熟悉社團許久的資深扶輪人。」因為申請的過程很繁複,像她如此稚嫩的扶輪菜鳥所提出的申請案還在短時間內通過申請的,實屬罕見。除了感謝許多前輩與社友的幫忙,文老師也聊到了申請過程的困難之處與開心的地方,像是提案企劃中原本是為期三年並且跨國的捐贈計畫,由於扶輪前輩的提醒「國際獎助計畫」的框架是國際聯合捐贈,但須單一國家執行,便建議簡化地區並縮短時間,減少失敗的機率,讓文老師難免有抱憾;而受贈支點學校校長和支點教室的意向書能否及時取得,也讓文老師擔心延誤GG申請截止時間;部分承諾捐款的捐贈者突然地收回承諾,也讓文老師感到些許的失落;「不過也有意外出現的捐贈者捐了一大筆錢,一下子就掃空了我的難過,滿心都是募款達標的喜悅」說出這句話時,文老師又露出了招牌笑容。
 
憑著對台灣這塊土地的一股熱愛,希望台灣的成就、奇蹟被國際看見,文老師投身公益不遺餘力;在這次高難度的偏鄉數學支點計畫申請案中,更看到她透過策略思考解決問題的能力,文老師認為這是因為自己有一套與一般人不同的做事方法與思考習慣:「對未來的想像力很重要!」獨立思考、解決問題、培養想像力!這不就是《數學想想》想要在孩子們身上培養的能力嗎?聊到這裡文老師忍不住提高音量說:「數學想想是教育的寶貝、台灣之光,應該要被更多人好好利用!」
 
「所以,這次捐贈計畫不會是扶輪社與數想支點計畫的最後一次合作?」我們問。「在做今年的事,就要想未來的五年、十年…我打算之後在每個東南亞國家都辦一個國際獎助計畫,把數學想想互動式的華文教材當成一個亮點,推向國際市場,讓全世界都知道台灣有這麼棒的教材。同時我也會將其他扶輪社介紹給數想支點計畫,讓他們來認養其他偏鄉小學的教育支點。」文老師將早就在腦中規劃好的未來,侃侃道出。

 

這趟扶輪的捐贈之旅,像是數想支點計畫進駐教育現場的一記響鑼,也是數學想想即將走向國際的宣告。

  
註:今年度支點計畫中的五所支點學校及七間支點教室所需教材,皆由國際扶輪全球獎助計畫贊助。

秋季支點教室期末心得分享

我們常說小朋友不會解應用問題是因為不懂題意,又或知道答案但不知如何用「算式」表達,翻開數學看本從來不缺少「算式」,但我們從未好好帶著孩子來認識「算式」。「數想」研發團隊不但想到了,還抓緊了小朋友愛聽故事的胃口,從故事入手,「算式」既可以表達故事的情節,也可以是心中的疑問,有了這跳板,當我請小朋友練習佈題時,個個都是說故事的人,無形之中也認識了兩個加號的算式,甚至到期末時,小朋友還對三個和尚的故事印象深刻呢!
 
「馬雅人的數字」也讓我對小朋友的反應印象深刻。「數想」的課程總能讓孩子主動思考於無形,甚至技癢也要試試當「數字發明家」,這主動性是「數想」研發團隊給孩子最棒的禮物。當我請小朋友用代表1的圓點排列出9時,「數字發明家」你會如何設計好讓你的族人(馬雅人)容易辨識呢?此時孩子除了習慣性5個一排的畫法外,讓我驚訝的是還出現了「典型」的畫法,顯然一上第二冊「不用一個一個數」一把抓取5個圈的動作,視覺數已然烙印在他們的腦海中。當初我還憂心這方法在遇到教科書裡5個一排後會被洗掉,原來孩子們有自我切換的能力,是我多慮了。

因為配合數學課本「平面圖形」單元認識邊、角和頂點,我還上了三上第一冊「角和腳」,謝謝曉芬事先提供了三年級的備課用書,原來我已習慣在上課本前,也看看「數想」團隊如何切入主題。我很喜歡「數想」的教學脈絡,先從孩子很容易理解的「凸出來尖尖的地方就是角」出發,但是「角是尖尖的」這句話並沒有說「尖尖的一定是角」,所以,接著透過這樣的思辯再帶出兩條線夾成一個尖尖的地方叫做「角」,也用這樣的定義辯證角一定只是凸出去的嗎?凹進去的就不是角嗎?進而了解凸起的尖角和凹進去的尖角都是角。了解這樣的教學脈絡後,我的教學重點有二:一是透過找「W」有幾個角來帶出角需有兩條線夾成的定義,二是讓孩子們找圖形「星星」有幾個角?帶出凹角、凸角都是角。最後進行「我出題,你做答」的方式做總結性的評量。我先讓孩子們用橡皮筋在學具「釘板」上圍出有凹角和凸角的圖形,並且找出各有幾個凹角和凸角,出題者要先寫好答案,答題者完成後再核對彼此的答案。當圖形簡單時,確實難不倒彼此,但有個孩子圍出了有17個頂點的平面圖形,於是出現了不同的答案。孩子們發現在這區辨的過程中,自己也迷糊了,跟老師說:我以為凸角就是凸出去的尖角呀!凹角就是凹進去的尖角呀!有什麼難的!但是當數量一多時,好像只用這樣的判斷是不足夠解決問題的。於是我們討論了解決的辦法。但是孩子這番感受對老師無疑是一份珍貴的禮物,因為上低年級數學,最常遇見聰明的孩子覺得數學太簡單了,而小看了我們努力營造一個創造、討論、思辯的學習環境,所以這次經驗能不珍貴嗎?

改變孩子的學習要從改變孩子的老師開始,而一份好教材就是幫助老師改變教學的好開始。「支點計畫」要做的,不是主流的「錢」進偏鄉,也不是傳統的補救教學,而是要將最好的教材教法帶入偏鄉學校,以及徹底改變傳統教學,以至於孩子不需要再去「被補救」!

 

阿基米德說:「給我一個支點,我將撐起地球。」當教育上的城鄉差距愈來愈大的時候,我們不禁也想:怎樣給偏鄉學校一個足以撐起教育的支點?
 

而在數學的面前,幾乎所有的孩子都變成「弱勢」,又該怎樣給孩子一個有力的支點,幫助他無懼的迎向未來?

 

於是,支點計畫誕生了!希望將最好的數學教育帶給偏鄉中的孩子,以及所有跟教學奮鬥的老師們! 邀請您一起,給孩子一個學習的支點,讓數學想想教材,與熱心的老師,深入學校,讓孩子站在數學的肩膀上眺望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