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人本之友會訊第8期

執行長的話

青春,可以再來

◎馮喬蘭
 
我承認,在基金會眾多面向的工作中,我特別被青少年工作吸引。
 
怎麼能不陷入呢。青春期的孩子是那麼『莽撞』,他們的生命力不只撞擊自己,也會撞擊世界;青春期的孩子是那麼『叛逆』,如果沒個道理,很難讓他說服自己;青春期的孩子是那麼『躁動』,他正集中全力,快速成長,企圖長成他自己。
 
非常迷人的時期。因為不夠成熟,所以保持變動,而有各種創造性的可能。但這也是讓全世界父母、全球的老師,抱著頭痛的時期。同樣因為,變動。所以,大部分的成人社會是用『束縛』來應對青春。這恰好逆了大自然賦予青春期的使命。
 
台灣絕大多數的青少年被綁在升學體制裡。有人循著遊戲規則走,壓抑了他的青少年,從而未曾探索過自己,包括自己的想法、動機與需求。有人不肯循著遊戲規則走,被拋出體制,而有創傷,未能真正自由。經歷被束縛的青春,人們的形體可以繼續長大,但成熟的自我,卻無法出場。
 
有時候會想,我們應該有兩種青少年工作。一種是像青少年基地那樣,陪著這些孩子,邊闖邊長大。另一種是要讓成人內在的青少年,可以重新被呵護,有機會被釋放,而使人真正成熟與自由。也許,父母成長學苑或人本教育學院,有個該擔負的方向,是這個。
 
然而,這期會訊工作報告,還是先集中在三重青少年基地吧。
e人本之友會訊第8期

三重青少年基地報告

基地的2020

◎江思妤
 
大家都會說這是特別的一年。在基地也是。疫情考驗著人跟人的關係。
 
很早我們就接到訊息,必須全面戴口罩。本來我們是不太用『規定』來說一件在道理上該做的事情。但小孩也都聽說了『政府規定課後教育單位要全面戴口罩』。很多長期出沒基地的孩子,二話不說,點頭明白,就戴上了。但那些剛到基地沒多久的孩子,紛紛開口:「為什麼?」「很煩吔!」「誰規定的?」「不戴會怎樣?」……。聽到有人要追問為什麼,我們可就高興啦!一則高興〝孩子有不高興不會藏〞,一則高興,我們準備要談的『為什麼』可以展開啦。
 
我們一向主張,在非常時期,特別要發揮心智的力量,而不是被恐懼束縛。當國外疫情快速擴散時,我們在基地和孩子們討論:病毒是什麼、冠狀病毒的特性、新冠病毒和SARS的差別,以及我們可以怎麼辦。孩子們問:致死率不高為什麼要高度防備?因為這個提問,大家才深刻明白洗手、量體溫、戴口罩的重要性—-不能讓醫護人員過勞,不能用光隔離病房。
 
接下來,孩子們一進基地就洗手量體溫,不需提醒。全程戴口罩上課、問問題、討論或上台報告。平常笑聲話聲不斷的餐桌上也不再有人開口,而是人人間隔一公尺埋頭悶吃。不宜與外界互動的日子,我們陪孩子們在基地發展興趣:彈吉它、彈鋼琴、寫影評、種菜、影片創作、花式籃球……。為苦悶的疫情生活,創造一些樂趣與歡笑。
 
曾有助教問小孩為何願意戴口罩,孩子說:戴口罩有效,而且醫護人員很重要。而當某位孩子進門時沒有戴著口罩,基地的孩子紛紛拿出書包裡多的口罩給他,而不是指責他。在必需戴口罩或維持社交距離過生活的那四個月,孩子們沒有因為壓力、悶而更容易生氣或更需要搞破壞。除了孩子們明白這一切所為何來,還因為大家在[患難]中彼此照顧。孩子們真的很了不起。
 
七月國內旅遊禁令解除,基地的少年遊可以如期舉行(耶!!)。這次主題是「騎單車認識西台灣」。二十五位孩子一起,四天三夜的時間,從台中騎到鹿港,再從鹿港騎回三重。雖然是團體行動,但沿途每一個挑戰,孩子們都只能靠自已完成:風、雨、太陽、長上坡、長下坡……孩子說:專注的和自己在一起、自我鼓勵,才能走完全程;而且,不用戴口罩大口呼吸,實在太舒服啦!
 
九月,先前因疫情延後的「職人講座」,順利開講。由環河扶輪社為基地孩子安排邀請四位職人,跟孩子們分享他們的職業故事。而扶輪社社友們也參與晚上的陪讀。來了新同學、新助教、還有新活動,基地又充滿了笑聲、講話聲、吵架聲與打鬧聲。
 
十二月,又要開始整天戴口罩的日子。悶,應該是會的,戴口罩怎麼可能不悶?但口罩是罩不住孩子的聲音與心智的。不論新生或舊生,孩子們大膽質疑、勇於嚐試、直言不諱…推動著我們前進,讓我們無時不刻想著:接下來,應該帶孩子們研究什麼?要開什麼課?要發展什麼活動?
 
無論什麼病毒,都阻止不了孩子想要探究世界、想要掙脫桎梏、想要成就發展自己,也阻止不了,基地陪著孩子一起發揮力量,突破限制。
e人本之友會訊第8期

人本人

我在基地工作

◎李思慧
 
轉眼,我在基地工作已經超過十年了!一直到現在我還很難相信。畢竟,青少年是可以一起工作的一群人嗎?
 
但基地是一個奇妙的地方,有股魔力讓來過的孩子『著咧』。許多孩子即便長大了,遇到人生選擇的十字路時,還是會來基地待一下。
 
像那個一直在我腦海裡的孩子。當他打算休學去作叔叔給他的跑腿工作時,孩子來基地,我們看見了他的猶豫。他說「小時候我常想為什麼我們家是這樣,覺得對老天爺很生氣,很不公平…但那個暑假來基地玩,是我回想小時候,我唯一感到快樂的事情」,又說「我知道可能會去做黑的事情,但我跟大家不一樣….」。我們聽著,陪著,討論著。
 
他沒有直接說出他的決定。而我只是讓他知道,不論他做了甚麼決定,他都可以反悔,我們都在這裡。說起來,他不是來找答案,而是來找理解與接納。
 
曾經我也以為做青少年工作,就是要曉以大義,要矯正行為,要端正思想,但在基地我看到的是,青少年不過就是大一點的小孩,他們喜歡玩,喜歡交朋友,喜歡被肯定,想要被稱讚,想要知道自己的本領,想要被看到。他們需要的是傾聽和陪伴,他們需要的舞台和支持。
 
在基地的日子裡,我時常覺得不只是大人在陪伴小孩,小孩也陪伴了大人,能成為這些弱勢孩子生命中一個好的大人,與他們相遇,看著他們長大,成為他們快樂的回憶,我也才發現,自己在青少年時期沒有被照顧被滿足的缺憾也默默地被補平了。
 
看起來,基地的魔力,也著了我。
e人本之友會訊第8期

人本與我

◎張詠凰/基地助教
 
進到基地都會讓我充滿能量。
 
一打開基地的門就會聽到,『吃飽了嗎?』『嗨~你來了』,覺得自己好被期待,好受歡迎!即使開門前有啥苦惱,一進基地,都可以放下。不只我這樣,我看基地的孩子也是這樣。明明是一般人眼中難搞的青少年,在這裡,卻可以那麼自在,還能分享生活。
 
加入基地後,我一直在觀察,也成長很多。
 
之前,我對於基地竟然提供免費晚餐,感覺很不解。而且,小孩食量真的大,我都擔心基地會不會被吃倒(笑)。後來聽說了供餐的緣由,原來是因為照顧小孩的真實需求,才稍能釋懷。更後來,我見識到共餐時,大家自然地沒有距離,而且營造了一股家的溫暖氛圍,我更覺得,這個餐非供不可了!
 
我在基地會陪孩子做功課還有準備考試。在這樣個別的陪伴裡,能好好地看見、瞭解孩子,也能進一步發現孩子的學習或生活困難。然而,我也無法即時處理每一次小孩丟出的狀況,幸好,還有其他大人會一起研究討論。大家彼此間的經驗交流,還有基地工作人員專業的分享,讓我總是可以穩住自己、長出能力、解決問題。在這裏,不管大人和小孩都是被支持的。
 
我還在基地進行『玩美術』課程。小孩常會說『我不會畫!』,所以我設計有趣味性的活動讓孩子『玩』各個細節跟技巧。他們不但可以享受『我做得到』的成就感,也藉此顛覆大家對於畫畫、對於創作的刻板印象。每個學期看著孩子們的改變,是相當的美好與感動的過程。
 
基地對我來說,是大人們和孩子們一起撐出的空間,彼此互相在乎,給予支持,一起維護著我們的基地。孩子們可以用自己的節奏、步調和人互動,產生連結,逐漸長出『我很棒、我值得、我有能力面對學校,面對生活』的強大力量,甚至可以有欣賞別人的能力。我很喜歡。
e人本之友會訊第8期

三重青少年基地二十年了!

基地小孩說:沒有想到我真的可以一步一步往夢想前進。

小時候我覺得沒有人喜歡我,沒自信,當然也很不快樂。但是在基地,這個像我第二個家的地方,我有了朋友、有了訴苦對象,我開始覺得有了新的生命。

基地義工說:生命是會影響生命的

第一次進三重基地時,我內心很多衝突。很急著要改變、想要把小孩變「乖」、變「好」,但是我忘記了應該要好好看看小孩原本長什麼樣子,以及他自己想要變成什麼樣子。在意識到自己太急之後,練習慢慢跟上小孩的節奏,就會發現小孩其實有自己獨特性!

如果大家願意,我們還想要說那個跟著爸爸睡公園的孩子

那個希望基地全年全時無休這樣她才能來基地求個安穩的孩子

那個總是臭著臉認為全世界都與他為敵的孩子

那個在學校被霸凌在家裡被嫌棄,而他說只有基地知道我的好的孩子

那個在教室只能趴著睡覺來基地發現哈哈我會讀書的孩子

那個睡在工寮裡卻要把錢捐給基地買桌球網的孩子

那些成長中的跌跌撞撞的很艱辛卻很堅定的生命

這是我們的運氣,可以有三重青少年基地,可以見識這孩子生命的力道。
邀請大家,一起來挺小孩。
e人本之友會訊第8期
e人本之友會訊第8期

三重青少年基地過好年

我們在基地顧小孩

煮飯,是要讓孩子吃一頓有熱騰騰的愛的晚餐
規劃課程安排活動,是要讓孩子重新發展學習的機制
和孩子談話,陪孩子說秘密,讓他們看到自己的能力學會感受自己理解他人
最重要的,是安排環境,讓孩子學會相信自己,並知道自己可以為自己的生命努力

顧小孩,改變孩子的未來,也改變社會的未來。

三重青少年基地一年的運作經費是450萬,只要您願意捐贈一個地基單位 $3000元
就可以協助一位孩子一個月的學習成長費用,也是協助三重青少年基地的運轉,歡迎您直接捐款! 
請大家支持,支持我們能繼續維護這樣一個顧小孩的空間
e人本之友會訊第8期捐款專線:02-2367015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