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人友會訊第5期
執行長的話

前一陣子收到一位捐款人給基金會的信:

我小學時期也參加過幾次人本教育基金會的營隊與活動,到現在已成為人母,
童年參與人本活動的經歷到現在仍是我很寶貴的人生體驗。
人本多次為社會弱勢發聲,
為受到傷害的孩子爭公道幫助他們能再次面對自己的人生重新出發,
無論成功與否對受害者而言, 有人願意傾聽甚至相信他們,都能帶給他們力量。
期待人本基金會持續發展,將光帶到更多黑暗的角落。

看到回饋,心裡的感覺常是,我們應該要努力做更多更好。如果我們已經有三分的影響力,我們要衝成五分、十分。這不只是我們「愛做的」,也是支持者透過捐款,期許為台灣社會帶來的力量。

疫情影響,全世界都面臨強大的未知,以及未知帶來的衝擊與恐懼。我們學會的是,一點一滴尋找與確認,我們可以照顧控制的範圍。譬如,一聽到無症狀感染,難免有未知的恐懼,但我們可以戴好口罩充分洗手來得到一點「已知的控制」。就像這樣。這其實也是教育的核心。孩子(人)代表的是不可測、還未知的潛能,教育者不全知一切,甚至未知的多太多;為什麼他會接不上、為什麼他會在那句話後生氣、為什麼他會弄混1/2+1/3、為什麼他會用氣炸鍋炸口罩(誤)、……。於是教育工作是在未知中,設法讓自己多理解、多掌握、多實踐。

然而疫情的衝擊,也衝撞了我們的工作。除了活動無法如期舉行,使得運作經費減少,捐款也在減少,甚至已經連兩個月,三重青少年基地沒有收到專案捐款。畢竟面對未知,人們的行為必趨保守。但是,人本教育基金會的努力與影響力,是這未知的社會發展中,最可以被肯定的。我們不會放任小孩在暴力中受害;我們不會在疫情中就視不適任教師於不見;我們還積極推動如何不依賴打罵的教養方法;我們立刻跟留佩萱博士合作公益講座提供人心的出路;我們還持續遊說政府部門與國會支持「全面調查機構內兒童受性侵的方案」;我們每天都還在處理申訴案讓教育現場學會教育;我們還在修補法律的漏洞要讓虐待幼兒的幼教人員不再有機會為害……。

就像台灣政府、台灣社會一時一刻沒有放鬆地防疫,我們也一時一刻沒有放鬆的在疫情中努力使人活得更有尊嚴。這些,絕對可以肯定,已知,人本不會放過自己,會加倍努力教育改革。

然而我們需要您的協助。我們需要大家來肯定這些已知,這樣我們可以防禦更多未知的衝擊。請您加入定期定額捐款,支持人本。或邀請朋友來加入定期定額捐款。無論額度,這些支持,都是寶貴的光。如同前面捐款者來信提到,『期待人本基金會持續發展,將光帶到更多黑暗的角落』。而您的支持,將使我們擁有,更多的光。

工作報告
430 國際不打小孩日

不打罵小孩,說起來容易,做起來不簡單,面對生活壓力總是有各種理智斷線的瞬間,而那瞬間也總揭開我們各種隱蔽的過往。
 
小時候常常被打的孩子,長大後決心成為不打人的爸媽,這中間的轉折向來不只是「彌補童年傷痕」這麼簡單而已,為了豐富430國際不打小孩日的活動網站,我們邀請了許多父母班學員與周邊的朋友來寫「他們是這樣開始不打罵的」。也因此陪著回顧了一點點這些朋友的童年,或是那個轉念的瞬間。
 
如果你也好奇,那麼也許,一起來讀這其中的一篇,咀嚼那玉米湯的滋味。
兒子5歲時,接觸了人本不打不罵的觀念。
有一天,兒子吃飯時打翻玉米湯,如果依著以前的反應模式,必然就是一頓罵。
但,那天,心裡瞬間閃過一個念頭:就來試試不打不罵吧。
 
「有燙到嗎?」兒子點點頭。
我沒多說什麼就帶兒子去房間換衣服。
 
換好時,兒子小小聲地說:「謝謝媽媽」
我心中有點疑惑,但也就帶兒子回去繼續吃飯。
飯後,忍不住問兒子,「你剛剛為什麼說謝謝媽媽?」
兒子說:「謝謝媽媽沒有罵我。」
 

腦科學告訴我們:大腦會被體罰「打壞」,為此我們戒慎恐懼的成為父母,但又苦於每一個電光石火的瞬間。網頁上我們提供了正向管教三法寶,或是與孩子溝通的四個小訣竅。另外也準備了「打造愛的家我不打小孩」抽獎活動,邀請您試試在今年的4月30日國際不打小孩日,不打小孩,至少在這一天不打,也許你會發現,未來的每一天都不需要打。

工作報告
數想故事屋──善化國小

(編按:「支點計畫」是人本教育基金會在偏鄉國小推動的公益計畫,專以「數學想想」來輔助教學以及協助孩子喜歡數學,透過支點計劃我們已經在偏鄉國小成立20個課後社團「數學想想故事屋」,另有15個老師的班級使用「數學想想」教學而成為「支點教室」、5所學校進行更大規模教學合作而成為「支點學校」,本篇分享來自上學期剛成立的,台南善化國小的數學想想故事屋,下一場故事屋老師培訓將於7/18-7/19在屏東舉辦喔!)
 
作者:李培瑜(社團老師)
 
偶然的機緣,上了數想故事屋的培訓課程,基於一股熱誠與挑戰,於是就踏入了人生另一個新奇體驗旅程。
 
要面對一群一年級的孩子,我是期待與興奮的,果不期然,第一堂課就玩開了,互相認識彼此,見到孩子們真誠的笑容,心裡是欣慰的,幾週的課程下來,他們的笑容依舊在,隨著課程進入尾聲,小孩們甚至感到惋惜與惆悵,因為他們還想要繼續上數想,還想繼續上老師的課,聽到如此希望的聲音,我很感動,也不捨……
 
課程中,印象最深刻的單元是「寫算式囉」,請孩子自己編寫一個「 O + O = O 」的算式,每一個小朋友都有屬於自己的一個算式故事,有人畫「格子 + 車子 = 停車場」、「小幼苗 + 陽光、水 = 花」、「帳篷 + 強風 = 吹翻」、「下雨 + 太陽 = 彩虹」……,我在課堂的當下是驚豔的,原來孩子們的想像力無遠弗屆,只需要被激發、被看見,自己也深深上了一課,原來小孩的聯想力超乎想像。
 
12週課程以來,我發現小朋友好喜歡活潑、動態的上課模式,對於玩遊戲總是樂此不疲,也樂在其中,只是老師好傷腦呀!每個禮拜的備課,就是希望小朋友們能快樂學習和多少吸收一些觀念,看著他們的歡笑容顏,備感安慰與值得!
 
感謝人本基金會數想團隊給我這個機會,讓我挑戰自己未曾有過的經驗,與孩子們共學共長,互相學習,數想的內容的確符合108課綱的精神,數學不是死記算式的,推理的過程唯有透過思考,才是真數學!

申訴現場
那一天,我竟出口大罵了

(編按:處理校園申訴幾乎就是我們的日常工作。教育改革絕對無法脫離現場。透過申訴現場工作報告,希望能讓您初步體會:改革,需要怎樣的力道,以及,為何人本堅持必須處理個案,而不是只關注資源分配與修法立法。)
 
作者:李慧貞(新竹辦公室主任)
 
每次想起這個案件總是很怒很心疼。
 
桃園某國小一年級女老師,常拿書本敲頭或拉耳朵「提醒學生專心」,第三週某天上課五分鐘後有四個男童還在講話,她不動聲色就拿膠帶貼住男童眼皮,全班立刻安靜無聲。班上一女童回家後向爸媽哭訴「老師好可怕,我不要被貼眼睛」。從此她天天從惡夢中哭醒,媽媽無助的向學校申請轉班,也希望能讓孩子先到別班上課,然而校長以「常態編班,無法轉班」、「寄讀對其他班老師和學生不公平」回絕。媽媽轉而請議員幫忙關切,校長跟議員說:「導師是資深優良教師,是小孩太敏感加上家長過度緊張。」
 
媽媽輾轉找上人本協助後,校長終於親自打電話給媽媽說:「很重視學生受教權,會受理轉班申請,孩子可先到學年主任班級寄讀。學校絕對不護短,老師很認真可能跟女童頻率不對,不用啟動不適任教師處理機制的!」孩子寄讀一週後狀況佳,晚上不再惡夢連連。但校方竟表示:老師貼別人眼睛膠帶不足以作為轉班依據,轉班委員要入班觀察女童與原導師互動情況,以評估有無轉班必要,女孩得回原班級上課一週。得知消息後,女孩大哭拒絕上學,家長氣憤的通告學校要爆料給媒體,校方急忙請託家長會長出面邀人本到學校開協調會。
 
協調會裡,校方竟大吐苦水:老師很優秀不懂家長為何堅持要轉班?被貼眼皮的男童家長又沒抗議!貼膠帶雖不妥但絕對不是體罰!當天老師情緒穩定,只是順手拿到膠帶就貼,沒有惡意的!那個女孩不用怕阿!家長投訴讓老師很受傷……。
 
我怒回:安全學習環境是學校基本元素,這群七歲兒童開學以來一直暴露在老師暴力管教下,不論有無被處罰都是受害者。然事發至今,學校既未調查事實,也沒有人輔導關心女童與被貼眼皮男童的身心狀況,也沒有通知男童家長,更沒想找出是否有無其他學生有感到恐懼。學校作為完全漠視學生受教權,只想卸責及袒護體罰學生的違法教師,你們不是不懂不能為,而是不在乎!
 
現場,老師才首次點頭說:原來,貼膠帶會讓人害怕。(其實敲頭、拉耳朵都會啊)
 
之後,學校才召開教評會處理,而老師終於向被貼膠帶的男孩家長道歉。女孩也能轉班。至於老師,記小過 + 輔導期兩個月。目前還沒聽說他再捏人耳朵。

工作報告.三重基地
陪青少年讀書

小昕讀書積極主動,很在乎分數,小考成績不錯,段考就不太行。怎麼一回事呢?研究下來,我們發現,小昕所謂的學習,是努力背起來。就算很多看不懂,她還是會很努力背起來。小考還能背出點分數,段考,就難了。就算小考時背過,但因為沒真的弄懂,其實碰到段考,還得再背一次。背的範圍,就嚇人了。
 
小昕總是說,告訴我答案就好。但我們總是想辦法要讓她能理解。
 
有一次,她問助教一個理化的問題:
 
 用常溫下的溫度計去測量90度C的熱水,請問測出來的實際溫度會?
(A)大於90C °C (B)等於90 °C (C)小於90 °C
 
小昕覺得是,(B)等於90 °C,因為溫度計測下去就是本來的溫度,所以等於90 °C啊。但答案是,小於90 °C。
 
難得小昕主動問問題,而且這是無法背公式來應付的問題。助教認真講解:「因為常溫下的溫度計跟熱水的溫度不同。因此在常溫的溫度計放入熱水中時,常溫下的溫度計把熱水的熱量帶走。於是用溫度計測量的水溫,會比本來的水溫低。」小昕聽得一臉茫然。
 
助教知道自己說得算清楚,但這樣說明顯然沒有回應到孩子心中的疑惑。難得小昕想追問原由,於是助教邀請旁邊一起讀書的學長參與討論,二個人試著抛棄專有名詞,用實際的情境來思考那個問題。
 
「你有一個90 °C熱水的馬克杯,然後你拿一個常溫下的溫度計,放進去⋯」大家笑成一團,說:這跟講一次題目有什麼不一樣?
 
再試一次:「有一杯溫度很高的熱可可,然後你放進一個冷凍過的鐵筷!那這樣測出來熱可可的溫度,會比本來高還低?」
 
小昕皺起的眉頭,展開了一些。
 
第三個例子. 「有一杯90°C的熱水,放進一根常溫的鐵筷,這樣本來的熱水溫度會怎麼樣?」
 
全場安靜無聲。然後小昕突然看著大家大喊:「啊!我知道了,我自己想出來了!」
 
那一天下課,小昕逢人就說,你知道我今天想出來什麼嗎?你要不要聽我講一個我自己想出來的事情? 
 
現在我們陪小昕讀書時,跟他說這問題很值得想一想,小昕不再是「告訴我答案就好」,她說:我很會想,我最會想了。

數學想想.支點計畫
送數學想想到偏鄉~宜蘭士敏國小

播放影音

人本人
南部聯合辦公室的秀妃

大家好,我是南部聯合辦公室的秀妃,很高興在這裡向大家介紹我自己。
 
2018年選舉後,我離開高雄市政府,整天在家踱步想著這個社會到底怎麼了?怎會選出這樣一位夸夸其詞的高雄市長?那時,我們家兩個從森小畢業的雙胞胎剛回到美濃念國中一年級,我最常被周遭親戚朋友們問的問題是:「他們能適應嗎?」而我的回答總是:「不是他們適不適應現行教育體制的問題,而是他們知不知道如何應對這個體制?」我跟孩子的處境,其實互相照映。
 
兩個雙胞胎從小一到小四念的是美濃的小學,小五之後轉入森小就讀,每週從高雄台北往返兩年。這當中,我看著他們慢慢改變,從沒自信到有自信、從不會思考到會思考、從悶悶不樂到開心快樂、從不發言到對話如流……每個改變都人驚喜。而這背後是一群有理念、有方法的團隊傾全力陪伴、教育孩子,我折服於這群老師們的用心。接著我去參加人本南辦的募款餐會,成了人本之友。
 
彼時踱步的我心底想著,如果每個孩子都能像森小的孩子這般,被友善、用心、啟發式地對待,那當他們長大變成一個大人後,是不是就能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試問多少成人在面對重大公共議題或做決定時,保有幾分理智的判斷呢?另一方面,我對於自己長期處於政府機關的決策位置感到惶恐不安,深刻反省深怕自己會遠離真實人間。幾經思量後我訂下自己的目標:到教育現場去。
 
本來想要參加人本師培,可惜決定太慢,來不及參加當期。於是我先加入了父母成長班。進入父母班之後,很自然地跟南辦主任張萍談我的想法,想不到張萍居然邀請我加入人本團隊!去年九月,我正式成為南辦一員,辦理父母班和專為孩子國語文思考的拉吉歐課程。能在人本工作是一件非常幸運且幸福的事,在這裡會不停地鍛練自己的思想、再將思想實踐於社會。之後的故事容我不占篇幅、有機會再說。
 
從森小家長、人本之友到人本人,我深深感受教育改革的困難,也藉分享自己的歷程鼓勵朋友們以各種方式支持人本。認識人本、接觸人本後,你將會看到不一樣的世界,收穫最大的也還是自己。

430 國際不打小孩日

親愛的朋友您好:
 
謝謝您的捐款支持。我們必將善用您的每一分捐款,致力推動各項工作,為台灣謀求更好的教育與未來。這樣的「謀求」是一個長期工程,而教育與社會的進化,需要足夠的時間。
 
我們需要您的協助,讓這份改變的力量可以持續,撐住足夠的時間,換取更充分的改變。請您幫忙分享這份人友會訊給您的親友,邀請他們一起來成為「改變的推手」。
 
或許他們未曾注意,直到您的分享,他們發現自己可以關心教育;或許他們曾暗想可以多貢獻於台灣,而您的分享,打開了通道途徑。
 
請您幫忙,讓更多人認識人本,關注教育與孩子的未來,加入人本之友。讓我們一起成為革新的力量,一直為所有小孩打拼下去。
 
人本教育基金會  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