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人友會訊第7期

執行長報告
TO be or NOT to be

常常有人問我。怎麼會在同一個地方待那麼久。我總是先回答我很懶。
 
事實上我沒有想去留問題很久了,因為我比較常在想,還有甚麼沒做,還有甚麼可以玩,還有甚麼做不夠充分,還有甚麼看不順眼想要弄。也許因為這樣,我就懶得花時間考慮,是不是在同一個地方。
 
譬如,現在正在考慮,如何讓台灣真正成為一個不打小孩的國家。
是否該推『禁止一切形式對兒童的暴力』入憲,讓這個成為國家基本政策。 在這過程當中,會反對的是誰?是真心反對嗎?還是沒有信心支持。還是說,我們先修教育基本法,明訂禁止一切形式對兒童的暴力,畢竟這是基本。一個習於或默許暴力的環境,體罰、辱罵、隔離、歧視,恐怕很難提供發展人心智能力的教育。
 
還有,這麼多年來,我總是設法解釋在『他們為什麼會這樣』,以便考慮我們應該再做甚麼。這個『到底是為什麼』的思考無法止盡。
為什麼他們會認為可以餵特教生吃辣椒、喝辣椒水,號稱是一種教學?
為什麼班上有同學被辱罵、被禁止吃午飯、被丟抹布、被罰陽台睡午覺、他可以那麼篤定他自己的小孩不會受到傷害,而繼續護衛老師?
為什麼小孩被連打三天,打到走廊,沒有任何大人會出面阻止老師?
為什麼明知他性侵學生還不解聘?
為什麼要一邊公開勸誡人本不要太激進, 一方面私下拜託我們阻止狼師回校?
為什麼幼稚園小孩被用膠帶捆在椅子上,法官就說是管教需求,但如果是大人被老闆綑在辦公椅上呢?
為什麼明明是用掌小孩,還能說是學生臉頰往我手上推??
 
這些為什麼,還有那些族繁不及備載的為什麼,都是教育改革待解的一環。
 
來不及想,怎麼會在同一個地方待那麼久,因為還有另一種為什麼,比起那個,更需要想。為什麼月亮有陰晴圓缺?為什麼彩虹是近看比較小遠看比較大?為什麼桃花源記裡漁人一離開桃花源就跑去找朝廷?為什麼月亮會跟著我們走?為什麼這個孩子一輸就哭?…這些為什麼,都是實踐理想教育重要的一環。
 
原來,不是在同一個地方工作,而像是在數個地方,千百種情境裡,多元實現著。

那個案子後來怎麼了?

情節嚴重
身為特教老師,怠職放任孩子受傷不理會、要家長別帶孩子去復健,要買的他推銷的上萬元直銷品給孩子吃。
事實明確
本會開記者會要求,學校才召開教評會處理。教評會中,正興國小自行調查確認該名特教老師不適任。
仍不解聘
用允許老師長期請假包庇老師,輔導期之後正興國小自己不願留用,頻頻介聘他校,讓不適任老師流竄。

禁止通行!從高屏溪擋到秀姑巒溪
高雄市正興國小特教班陳姓老師遭投訴:上課常放影片(包括體育課)、滑手機;學生在她面前連人帶椅倒在地上也不為所動;大聲罵特教生笨蛋、白癡;拒絕如廁訓練;說IEP(個別教育計畫)沒有用,不願討論;要求腦性麻痺、無法自行走平路的學生自行下樓並從旁錄影,也不告知家長理由;叫家長不用帶小孩去醫院復建,說:「做復健沒有用,我才是你的貴人!」要吃她直銷、要價數萬的健康食品才有用!

禁止學校以鄰為壑!
為了她,我們從2019年1月起,在一年半內共開了四次記者會:要求學校啟動不適任教師處理機制、成功擋下她以市內介聘方式調去高屏溪畔的溪埔國小及杉林國小、再成功擋下她請調到花蓮秀姑巒溪畔的玉里國小!

調校和輔導期都是不適任老師的避風港

教育局說:輔導有成效,你相信嗎?

師師相護何時休?

高雄市教育局淪落為不適任教師的工作介紹所

這個老師後來怎麼了?

人本與我
三重青少年基地助教

張毓庭

起初是因為大一的課程要求而來到基地,藉著每週兩小時的陪讀時間,我看見基地的大人們不只是陪著他們完成學校功課、算算數學題,更多的是協助、刺激他們發展對於學習的想像力、人際交往觀念,以及關心社會議題的生活態度。
 
每次陪讀後,我也開始反思自己能為基地的孩子們帶來什麼。後來,試著帶他們一起學習英語歌詞,透過念歌詞來練習發音,介紹大意陪他們仔細的聽幾首歌,雖然無法透過短暫的課程看見成效,但一聽到孩子說:「覺得英語沒想像中的無聊」,也讓我感受到多元學習對孩子們帶來的影響力。
 
這個學期,基地規劃讓每個孩子在陪讀時間發展興趣,我也開始陪著孩子探索網路世界、生活體驗還有各種小知識,在這些課程後,原本只對運動有興趣的她,開始會對我說出她喜歡或是以後想學習的事情,例如:園藝、木工手作,我也在每次和她聊天、相處過程中,看見她熱情外表下,對朋友那種默默的溫柔與善良,也發現一向不喜歡尋求外人幫助的她,開始學著表達自身狀況,並與對方共同找尋合適的解決方法。
 
在三重青少年基地,我看見一個孩子對於探索世界的欲望,也看見一個孩子未來發展的多樣化及可能性,對於基地,我想說:「孩子們能夠擁有這樣溫暖自由的學習空間,真的非常幸運,這裡也重新讓我體認到,學習對成長的重要意義。」
2020年森林小學的畢業公演,沒有童話、沒有公主與小矮人,劇裡說的,是瘟疫。
 
劇的最終,要收在哪兒呢?
老師們思考良久,
選擇了:「愛」
 
當「瘟疫」蔓延,世界各地紛紛封城之際,森小的孩子們研讀各國經典文學,討論「人性」是甚麼、「惡」的本質是甚麼,而後,老師與孩子們一起,完成了這齣畢業公演。
 
這一場關於瘟疫的演出,是要照顧所有孩子們的內在的恐慌
──關於病痛、死亡、未知的威脅感,
 
人,可以再多一些理解?可以,再從容應對?
畢業演出,是森小送給畢業孩子的最後一課。
邀請您一起來讀,來看,來思考,來感受。

新竹建功國小特教班虐待學生事件

本會於108年3月11日召開記者會揭露新竹市建功國小特教班教師長期體罰虐待特教生一案,當中該班任教二十年資深陳姓教師不僅在家長面前打小孩,還要求家長要痛打小孩,甚至以強灌辣椒水教導特教生漱口。即使陳老師歷經教評會調查審議,遭記小過一支、輔導二個月,卻仍堅持自己沒錯。

 

而支持其做法的家長老師,甚至成立「還我老師,還我孩子受教權」粉絲專頁,散佈誤謬之特教言論,護航教師的不當行為。於是本會於再度以「那個把辣椒水當作教具的特教老師」為標,疾呼要求特教生身而為人之尊嚴與價值不被侵犯、國家應提供「專業的特教老師」、國家給予教教生合理且合法的受教權。

 

然而,「還我老師,還我孩子受教權」粉絲專頁卻於108年11月1日,以「人本教育基金會藉由扯謊抹黑,欺騙社會大眾,行斂財之實」為題,惡意指摘本會為「抹黑栽贓」、「扯謊」、「無恥」、「斂財」、「無恥惡劣沒下限」之團體。

 

針對建功國小特教班一案,本會所指的違法之處皆有所本,然為避免有心人士特意以激烈不實且惡意的「個人意見及主觀陳述」誤導大眾視聽,針對

(一)王助理員與曾姓教師罰學生不准吃午餐並罰站逾1.5小時

(二)陳姓教師體罰並教唆家長體罰

(三)強灌辣椒水教導特教生漱口

《430不打小孩實用組合包》為你大聲告白
每一個孩子都值得被好好對待,每一個家庭都能夠充滿希望與愛。這不是空話、也不困難,第一步就從「不打」做起。
 
打造愛的家紙膠帶組合,以童趣、樸拙的風格,搭配揭露心意的宣告語,隨手撕一段,放眼都是愛。不打小孩資料夾、口罩夾,將愛與文件,收納在方寸之間。
 
✨《430不打小孩實用組合包》原價430元,上市優惠價299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