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劃

蝶與蛹的問題——真的要堅持做自己嗎?

文︱編輯部
蝶與蛹的問題——真的要堅持做自己嗎?
《俗女》、《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劇情爆點人本告訴你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劇照 / Netflix提供

弟弟:「哥,沒有我,也沒關係嗎?不會――需要我嗎?」

哥哥:「你的主人是你,我的主人是我;你屬於你自己,我屬於我…」

這並不是兄弟倆在練嘴鼓,而是這齣滿沉重的劇的結尾。(見【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朴信宇、金允珍、鄭東允導演,STORY TV、GOLDMEDALIST製作)

弟弟自小便背負著照顧哥哥的責任,從未真正擁有過自己;到了這一刻,自小就只能仰仗著憤怒才敢說出的最深的渴求,現在由自閉症的哥哥說出了。所以,這是一個「人要做自己」,「人不要被禁錮」的故事…

可是,說到底,所謂「做自己」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如果你問那蛹

這不像表面上看起來,只是個「話題」。早在千年前,就曾有人問過:「我是誰?我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據說,這是哲學的三大難題。

這條探尋自我的道路被人類走得很長很長:從文藝復興時代對著神明豎起第一根中指開始,人們一路擊潰神權、擊潰法西斯主義、擊潰軍國主義、擊潰資本功利主義…啊抱歉還沒有。所有這些,可以說都是在追求「個性解放」、「個人價值」;可是,為什麼到了今天,還需要一齣「做自己」的劇來賺人熱淚呢?

事情好像不那麼單純――如果你問那蛹,你願意堅持做自己、始終不棄嗎?那你,那你最好不要讓那蝶聽到。

如果你問那蝶

高文英,美麗如蝶的女主角,才登場不久,就差點拿刀刺死人。她不是城堡裡等待救援的公主,她是城堡裡的那隻黑色噴火龍,會吐著愛火,燒死前來拯救她的王子。

我們會說那就是高文英自己嗎?驕傲、瘋狂、自我中心、高攻擊性,然後,非常非常的坦率!幾乎是必然的,所有這些,還有她深深的孤獨,都來自於她的小時候:她是母親口中「最好的作品」,她的長髮、她的相貌乃至於她的一切,都是母親的複製,然而,這終於還是來自母親的詛咒。

所以,高文英雖然是她自己,但也不是她自己…

蝶與蛹的問題——真的要堅持做自己嗎?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劇照 / Netflix提供
人本教育札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