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劃

在《俗女》、《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找到做自己的勇氣

文︱陳雅萍、馮喬蘭  圖︱Netflix、華視 提供

看劇時常會讓我們錯以為魯蛇當道。

長成俗女的陳嘉玲、空罐頭高文英、偽善者文綱太,不是社會價值低,就是人格價值低,還自我貶抑得厲害。但他們是主角,是觀眾的投射焦點。撐著劇情起伏的,正是他們的魯,他們的不夠OK。

現實世界似乎仍是「菁英的世界」,但觀眾可以在劇裡放心「不OK」。在那裡,每個不OK都能有安頓處或避風港;在那裡,每個因為不OK而有的錐心呼喊,都有個回音安撫你—「It’s Okay to not be Okay」。(編按:「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的韓文片名直譯,就是It’s Okay to not be Okay)

所以,安心當不OK的自己吧!這呼應著我們內在或隱或現、或大或小、或靜或鬧的需求—是不是可以勇敢地做自己,而不是 _________。

但我們總是得從劇裡穿越回來現實。在這些穿越裡,或可檢視,當自己,是怎樣的一回事。

自己的標竿

俗女劇中的婚禮戲,算是該劇破題,俗女為何是俗女。精彩的是大學同學桌的對話,每一句對人的問候,都是見血的評價。

「怎樣?不想生小孩?妳不結婚?…女生沒有工作,起碼要有家庭…」

「嘉玲有工作呀!」

「當秘書是能夠升官喔?」

他人對我們的評價,往往都被吸收成為我們的自我形像。即使不以為然、即使備覺委屈,即使有所不甘,當你想描繪自己時,腦中卻常常冒出的是別人的聲音。你看,當陳嘉玲與男友分手、辭去工作回老家,她是怎樣怒吼的:「我錯在想當一個獨立自主的新女性!」但也哀怨地說:「37、38、39…沒房、沒車、沒老公、沒小孩,一轉眼就要40了,我的人生好像一事無成,動彈不得。」

那個看似對社會逆著來的高文英,卻是順著她媽媽對她的「預言」長成那個逆著社會的模樣…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劇照 / Netflix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