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劃

《俗女》、《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劇情爆點人本告訴你

文︱林青蘭  圖︱Netflix、華視 提供

追劇?最好不要吧!耗進去十幾二十個小時,什麼事都別做了!常常,邊看邊忍不住怪自己,沒有抗拒的意志力;只能說,這現代劇真好看…

去年的台劇《俗女養成記》、今年的韓劇《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就是這樣兩部讓人忍不住陷進去的好好看的戲。看完,嘿,沒有怪自己!

好看1:對照童年與成年,人的生命歷程更立體

兩劇都交錯呈現成年後的主角和他們的童年。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男主角文鋼太十歲就父母雙亡,因為自閉症哥哥文尚泰的蝴蝶恐懼,年年搬家漂泊。女主角高文英出身高知識、高收入家庭,但媽媽消失、爸爸長住精神病院;美麗的小公主的成長,離群而孤獨。

《俗女養成記》劇照 / 華視提供

《俗女養成記》三代同堂,女主角陳嘉玲家傳的中藥房,緊密結合社區;從家裡走到學校,沒人叫不出嘉玲的名字。這有甜蜜,卻也是負擔。一回,阿公說,她是「被爸爸撿回來的」,嘉玲信以為真,傷心地離家出走。阿嬤透過社區廣播呼喚嘉玲回家,完全不避諱地把嘉玲媽如何未婚懷孕、阿嬤的心情、生產過程如何又如何,一五一十地對社區放送…

台劇是熱呼呼的大家庭,韓劇是冷寂的家不成家,看似全然不同。但不論是自己長大,還是在眾人的照護下長大,卻一樣地,有著什麼,像緊箍咒,扣在成人後的主角們頭上。

好看2:台詞很給力,話中有話

被困在過去,就只是個靈魂長不大的小孩子

這樣的經典台詞,訴說主角的內在狀態,每集都有,讓人看劇像在翻讀一本人生哲學書。

媽媽曾對文鋼太說:「我希望有人照顧哥哥,才生下你。」這讓他始終克制自己的慾望和感覺,依社會秩序生活,但哥哥卻常讓他陷入混亂。內外的不一致,顯現在臉上,朋友載洙就說:「不要笑,你笑起來,像小丑,眼神很悲傷,嘴角卻是上揚的。」充份描繪了文鋼太的心理狀態:過度壓抑,沒有自己。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劇照 / Netflix提供

女主角高文英,知名兒童文學作家,特立獨行,自鳴得意為「魔女」。和公主裝扮的小書迷合照,她在女孩耳邊低語:「妳不是我的粉絲吧?我寫的故事,都是魔女比較漂亮,誰說公主都一定善良又美麗?如果妳想變得跟我一樣漂亮的話,就跟妳媽媽說,我要成為漂亮的魔女。」

她到精神病院上文學課,開場是「童話是將現實世界的殘酷與暴力,以違背常理的方式,寫成的殘忍幻想。」結語是「童話不是承載夢想的迷幻劑,而是喚醒現實的清醒劑。」,說〈人魚公主〉是「覬覦有婚約在身的男人,必遭天譴。」說〈國王的驢耳朵〉是「要在背後說閒話,才不會悶出病來」。

而在《俗女養成記》裡,陳嘉玲為童年下註解:「做一個聰明孩子,也是要有進步的。有時候,你要找一個地方,毀屍滅跡,有時候,你要算好時機,瞞天過海,更有的時候,你要心狠一點,辜負阿爸的愛。不聽話會被人揍,聽話也不一定有好下場。」即使是聰明的孩子,也是「人在屋簷下」。

好看3:劇情的曲折、起伏,不耍噱頭;是真實

白天張狂的高文英,夜晚是另個狀態:媽媽會從夢魘裡伸出手緊緊地攫住她,重複呢喃著魔咒:「妳的與眾不同,是我打造的最佳作品。」這麼有個性、有自己樣子的高文英,其實,內外並不一致。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劇照 / Netflix提供

而鋼太被童年困住,對文英說:「那一天,多虧妳救了我,我這一生真的生不如死。」冷靜的反諷,說的是自己一直是個身不由己的人。

二十年前的「那一天」,他興奮拿到跆拳道紅帶,回家迎來的卻是媽媽的責備和痛打:「你怎麼可以丟下哥哥,讓他鼻青臉腫地回來?」、「我花那麼多錢讓你學跆拳,就是要你保護哥哥…」這讓鋼太第一次為自己怒吼:「我不是負責保護哥哥的人,我不屬於哥哥,我是自己的主人…我真的…很希望哥哥可以死掉!」死掉,差點成真。哥哥掉進碎裂的冰河裡,救,還是不救?拗不過自己,弟弟回頭救出哥哥,但哥哥頭也不回奔回家,留下垂死掙扎的弟弟。要不是文英救了他…

成年後,文英走進兄弟的世界,哥哥敏感到弟弟再也不「專屬於他」,問弟弟:「你喜歡高文英,還是喜歡我?」弟弟的回答,是違心的;對於說謊者,哥哥氣極,彷彿回到陷落冰河的那一刻,驚懼的哥哥哭喊:「街坊鄰居啊,我的弟弟想要殺死我,他把我推進河裡,每一天,他都希望我死去⋯」

往事困住弟弟,也還框限哥哥,兄弟相依之情薄如冰,再次塌陷…

文英看出了鋼太的需求,她要鋼太讀童書繪本,鋼太說:「我已經過了看童書的年齡。」文英說:「我看剛好,看得出來你需要被人疼愛⋯」

哥哥也看出了鋼太的糾結,說:「你不舒服?」鋼太說:「我沒有生病。」

哥哥:身體很老實,只要感到痛就會流眼淚,但是我們的心是大騙子,就算痛也會默不做聲。所以才會等到入睡了,暗自像狗一樣低聲哭泣。

「我會這樣嗎?」鋼太問,他離自己的真心,還很遠。

陳嘉玲不在睡夢中低泣,她咆哮痛哭:「當一個獨立的新女性錯了嗎?」、「三十九沒房沒車沒老公沒小孩,一轉眼就要四十了,我的人生好像一事無成。」受限於文化,特別是來自同為女人的阿嬤、媽媽、鄰居媽媽們的指指點點,小女孩長成女人的過程,被各種標準度量,也內化成自我檢視。

然而,做為觀眾,你並不討厭主角們的哭泣,反而覺得心有戚戚…

 好看4:劇,提示了生命的出路

哥哥尚泰是較早有自覺的,他不想上無聊的職業學校、打工、存錢、畫醫院壁畫,想買露營車、自己做主和文英簽了插畫合約。

弟弟鋼太卻撕了合約,哥哥怒打弟弟,隨著拳頭落下:「那是文尚泰的東西,我屬於我自己,我不屬於你,我是我自己的主人⋯」要和弟弟劃清界線。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劇照 / Netflix提供

文英說:「趁機脫離你人質的生活。」鋼太卻回絕文英:「我痴心妄想,做了一個夢;我照顧我哥哥一個人就夠累了、夠忙了,拜託,不要把我混亂的人生弄得更混亂。妳,只是一場烟花秀,妳徹底消失就好。」

不過,愛情這種特別的力量,讓鋼太再也按捺不下自己的真心。

這天,兄弟倆狠狠地打了一架,像小孩、像凡常的兄弟,邊打邊清算舊帳。「不要什麼都不說,像個小孩一樣耍賴,你不是大人嗎?」鋼太不要哥哥再躲進布衣櫥逃避問題。

這必要的一架,讓哥哥學習揣摩「哥哥的樣子」,可以支付餐費、給弟弟零用錢;讓弟弟不需要當哥哥的監護人,就只是個對哥哥的溫暖照顧感動的弟弟。

然後,有一天,文英決定剪去長髮,剪去來自媽媽的束縛⋯

有一天,鋼太明白了朱里的話:「自己幸福起來,旁邊的人才能幸福…」

有一天,自閉症者尚泰,也能掙脫縛綁他二十多年的死亡恐懼,是個「像樣」的哥哥,安慰慟哭的弟弟妹妹。

最後,三個曾經「失去真實臉孔」的人,是「家人」,一起開露營車去旅行、尋找自我。

最後,陳嘉玲決定在故鄉買一棟「自己的家」、重啟另一段情感,她說:「新的生活裡沒有工作、沒有婚約、沒有未來的婆婆、也沒有未來的丈夫,我聞到一種陌生的空氣,我想,那應該就是自由的氣味。」

作為觀眾的提問

兩齣好看的劇,用溫暖的人情、被理解的人性,把生命長河裡人內在幽幽轉轉的情感和思緒,做了很好的鋪陳。

看罷,免不了擤鼻涕的感動⋯卻突然地,忍不住從夢幻的劇情裡探出頭,問:若生活裡真有鋼太、尚泰、文英、嘉玲,他們真可以從此「開心做自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