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部

人本教育基金會與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在8月12日,合辦一場線上座談會,「犯錯的人,也是受傷的人——從《創傷的智慧》紀錄片談起」。是犯錯的人,也是受傷的人,並不是創見,古話「其罪當誅,其情可憫」就有類似的意思。一個進步的社會,要更看重「其情」(無論它可不可憫),《創傷的智慧》紀錄片中提到:六成以上的的受刑人遭遇六個以上的童年逆境。童年逆境與犯罪高度相關,提醒我們,犯錯的人背後的傷是社會共同的責任。因此,除了這場座談會,我們還製作了這期特企,希望更多人可以發展新的眼光,關懷照顧接納,不只會改變人,還會改變社會。

創傷,指的不是身體或生命歷程遭遇打擊,而是和自我失去連結。人什麼時候會和我自失去連結?為何會和自我失去連結?失去連結的自我要如何尋回?請見留佩萱諮商師為座談會錄製的影片文字理整〈理解創傷,成為創傷知情者〉

「是犯錯的人,也是受傷的人」座談會當天,主持人馮喬蘭以及現場與談人郝柏瑋,和大家談到創傷知情的力量以及社會、世代如何面對創傷。理解創傷,不只是為了接住受傷的人,還是為了讓我們保有抉擇的能力與自由

面對觸法少年,人們或許已不要求嚴懲,但隔離與教訓是一定不能免的——犯錯的人就是應該得到懲罰,無論他年紀多小或成長歷程多辛苦。那麼,少年法庭的法官是如何看待非行少年?請見〈犯錯的孩子,看不見的傷〉

創傷是和自我失去連結,復原並不是要遺忘或趕走這些創傷記憶,而是擴張空間來容納所有情緒。從與自己失去連結到重新建立連結,重要的是:改變認知,去除原本學起來的事物。這一切,如何在家庭生活中實踐?請見〈陪伴父母看見創傷,切斷世代複製的傷害〉

犯錯
理解創傷,成為創傷知情者

什麼是創傷知情?很多人以為創傷知情是一種治療創傷的方法,其實不是,創傷知情是一個重新看待事情的眼光。很多的症狀或行為,都是過去為了要存活、適應這個創傷,所形成的生存機制。理解創傷,辨識出這些症狀之後,我們可以用創傷知情做回應

創傷的智慧
犯錯的人,也是受傷的人——從《創傷的智慧》紀錄片談起

播映《創傷的智慧》預告片後,主持人馮喬蘭開場並點出主題:今天談犯錯的人也是受傷的人,也就是,當我們提到犯錯的人,總會開始談矯治或是復健方案措施,但是,在矯治復健之前,我們必須先有一種眼光,去探問所謂犯錯的人的生命狀態。

非行少年
犯錯的孩子 看不見的傷

在我的少年法庭法官生涯中,看待非行少年的眼光,是一點一滴地產生變化的,這很難說是合於某種目的所出現的改變,但絕對是因著理解這些逆風飛行的少年們而產生的轉變。我就這樣,帶著專業實務課程數十小時訓練的時數,滿心以為愛與關懷的熱忱,會讓自己成為一個能確實幫助非行少年矯正行為的法官。

世代創傷
陪伴父母看見創傷,切斷世代複製的傷害

《創傷的智慧》影片前段,麥特醫師去到毒癮戒斷之家和戒癮者對談,其中一人說起自己之所以「墜落」,是因為青少年時被計程車司機綁架並被強迫從事性交易六個月。麥特醫師問,警察有沒有找她?出乎意料的,女孩說,媽媽根本沒有報警。這個場景,不只讓我們看到,父母對子女的忽視會帶來多大的傷害,還有更深遠的,創傷的作用與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