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烏龜祈晴

文︱NL(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
【華麗島秘話】燒烏龜祈晴

各位讀者有聽說過「燒烏龜」嗎?——放心,這邊所指的並不是某種獵奇料理,也不是甚麼非人道的虐待動物事件,而是流傳在臺灣的一項都市傳說儀式。「燒烏龜」是這幾年在社群網站上經常看到的儀式,大多被認為是在婚攝業者以及大學生之間流傳,用以祈求天氣放晴。儀式所要燒的「烏龜」,並非是活生生的動物,而是畫在紙上的烏龜圖案。雖然在網路上有許多不同版本,但目前最廣為流傳的儀式步驟如下:

一、準備一張大小不拘的空白紙張

二、在紙上畫上一顆太陽

三、在剩餘的空白處畫上微笑、並且面向太陽的烏龜,數量越多越好

四、寫上祈求天晴的日期、時間與地點

五、找一個安全的地方,將整張紙燒成灰燼

據說只要依照步驟完成儀式,就能保佑祈求的日子是好天氣。而除了上述步驟以外,儀式過程中還有不少禁忌及附加條件,例如:儀式全程雙手與紙張都必須保持乾燥,不能碰到水,否則儀式會失敗(也有說法是會造成反效果,讓當天下大雨);或是如果怕當天太熱,也可以在太陽旁邊畫上幾朵雲,這樣當天就會涼爽一些;而在部份的大學生社群中,還有一個說法,是認為這樣儀式必須要由處男完成才算有效。

「燒烏龜」在年輕族群中大為流行,除了婚攝業者以外,近幾年也開始有人在舉辦活動、出遊前執行儀式。幾年前網路上更有人在日本岡山旅行時,以這個儀式祈求好天氣。燒烏龜儀式本身既沒有如燒香、拜拜等一般認知中,傳統的民俗元素,也時常能在新興的社群網站上看到有人貼出自己畫的烏龜圖或燒紙的影片。整個儀式似乎給人一種相當新潮,是在網路時代才出現的印象。但事實上,這個儀式很可能從二十年,甚至更久以前就已經存在。不只如此,還經過許多演變,才成為現今我們熟知的樣子。

關於燒烏龜儀式,現今最早能找到的是一九九八年九月《中央日報》一篇名為〈張學友祈晴 燒紙烏龜〉的報導。報導中的「燒烏龜」儀式,與現今略有不同,用的是以紙摺成的烏龜。而張學友說他之所以會知道這項儀式,是一九九四年第一次到臺灣開演唱會的時候,由一位跟了他多年的老歌迷所提供的方法,據說這麼做就可以嚇跑雨神。張學友當年試過果真沒有下雨,從此,燒紙烏龜成了他每次演唱會不可或缺的例行工作之一。甚至每到演唱會前,都會有歌迷主動替他準備數以百計的紙烏龜,據說威力驚人,而且總是靈驗。

如果向張學友提供方法的歌迷是臺灣人,那很可能早在二十六年前燒紙烏龜的儀式就已經流傳在臺灣社會中。巧合的是,一九九八年十月,日本歌手酒井法子到嘉義舉辦個人演唱會。根據《聯合報》的報導,當時的工作人員也摺了一千隻紙烏龜,再全部燒掉,祈禱天公作美。報導裡更提到這是因為「傳說,這些紙烏龜會咬住雲朵,不讓雨水滴下來」。

自從張學友燒紙烏龜祈晴的報導刊出以後,幾乎每有演唱會舉行,新聞報導就會提到歌手以這個儀式祈晴。有許多不論過去或現在的歌手,包括李玟、蕭亞軒、王心凌、五月天、周杰倫,和蕭敬騰,都曾經被報導執行過燒紙烏龜的儀式。只不過,一直到蕭亞軒在二○○三年舉行演唱會的行前報導,也都還是提到歌迷們「摺」了一千隻紙烏龜再燒掉。但就在二○○五年,《聯合報》一則整理了歌手們「趕雨撇步」的報導中,歌手潘瑋柏提供的方法,竟然就寫著「畫紙烏龜後把它燒掉」。雖然這已經是目前能找到,最早從摺紙烏龜變成畫烏龜的紀錄,但可惜的是,該篇報導只整理了歌手們的方法,沒有進一步的訪問,因此無從判別潘瑋柏是如何知道畫紙烏龜的。

只不過,在那之後儀式焚燒的對象似乎就逐漸轉變為手繪烏龜。輔仁大學在二○○六年刊載一則以〈童軍工程週——「燒」烏龜 祈天晴〉為標題的校內新聞,當中便提到學生們為了祈求童軍週能順利放晴,畫了一疊烏龜進行儀式。

這樣看來,儀式所燒的「烏龜」從摺紙變成手繪或許是在二○○五年前後。值得一提的是,即使是二○○五年開始變為燒手繪烏龜,儀式內容也還是與現在的稍有不同。二○一○年的金鐘獎頒獎典禮,主辦單位為了讓搭在戶外的星光大道走毯秀能順利進行,特地進行了燒紙龜的儀式。這件事也上了新聞,而當時主辦單位焚燒的,是一隻畫在紙錢上的烏龜。除了這則報導以外,許多二○○五年到二○一○年之間的燒烏龜儀式,也都是畫一隻烏龜在紙上再燒掉就好。

那麼,現在大家熟悉的版本究竟是從甚麼時候開始的呢?

目前在網路上能找到,與本文開頭介紹的步驟相同的儀式,最早源自二○一一年,發表在婚禮論壇上的一篇文章。作者提到這是好姊妹教她的方法,照著進行後,很神奇地讓拍婚紗照與訂婚宴那兩天,變成當時兩三週內唯二沒下雨的日子。對儀式深信不疑的她,決定分享在論壇上。直到現在,都還能看到那段原文被完整地複製、轉載到許多部落格和論壇。

在那之後網路上與燒烏龜祈晴有關的文章,便都遵循著白紙、太陽、面向太陽的烏龜這些規則。一直到了二○一四年,壹週刊以這個儀式刊載了一則專題報導,報導中附上的示意圖,更成為現在廣為流傳的範本,幾乎在每一篇講到這個儀式的介紹文章,都能看到那張示意圖的出現。或許是因為這個版本的儀式最初發表在婚禮相關的論壇上,燒烏龜儀式在近幾年才會被視作流傳在婚攝界的傳說。而也差不多是在這個時期,才開始出現這麼做是因為烏龜取自「烏雲歸去」的諧音,因此儀式有效的解釋。

回顧整個傳說的發展過程,燒烏龜儀式可以說是經歷了幾個時期的演變。一九九八年儀式初次被報導時,焚燒的還是摺紙烏龜,而在二○○五年前後,儀式開始改用手繪的變化,很可能是因為要摺出紙烏龜太過困難,對於沒有摺紙經驗的人而言,即使知道儀式存在,也無法輕易進行。變成手繪烏龜後,門檻降低的儀式,不僅吸引了更多人爭相模仿,也隨著二○○○年部落格、論壇文化的興盛,讓人們將執行的經驗發表在網路上,讓儀式得到更多關注。二○一一年,儀式經歷了第二次變化。儀式多出「太陽」、「時間地點」等元素,同時更加入「全程必須保持乾燥」、「紙必須完全燒成灰燼」的限制。比起單純「在紙上畫一隻烏龜再燒掉」就好,這些步驟與禁忌讓燒烏龜更像「儀式」,作為都市傳說流傳便再適合不過了。

有趣的是,「燒烏龜祈晴」這項都市傳說其實不只流傳於臺灣。中國、香港、馬來西亞都有類似、但細節略有差異的傳說。例如在馬來西亞的版本中,燒烏龜是在雨天用以祈求雨停的,儀式也只需要在白紙畫上數量不限的烏龜即可。而香港的版本則是以焚燒剪紙烏龜的方式祈求雨停。值得一提的是,有部份說法認為,臺灣的燒紙龜儀式是源自香港,但從時間脈絡上來看,這很可能是因為最初在一九九八年提及這個儀式的是香港歌星張學友,才會有此印象。

至於中國流傳的版本,更似乎是只要「畫」烏龜便能達到效果。《TVBS新聞》二○一九年一則報導中提到,歌手羅大佑在北京舉辦演唱會前,「使用當地傳統習俗『處男畫烏龜』,找來四歲小娃獻畫烏龜,這招果然奏效」。同時,在中國的社群網站《微博》,以「畫烏龜」為關鍵字搜尋,可以看到從二○一○年開始,就有這樣傳說在重慶、北京等地流傳。但這些微博的貼文並非全部都有提到「處男」這項限制,除了羅大佑的報導以外也沒有其他新聞,所以無法斷定「處男」是中國通用的限制。不過,中國的「畫烏龜」與臺灣的「燒烏龜」有著許多相似之處,再加上中國與台灣地緣、語言都相近,因此在臺灣某些版本中,需要由處男燒紙才能讓儀式成功的說法,很可能是受到中國傳說影響的結果。

從這一連串的脈絡看來,雖然在傳統的習俗上,烏龜跟雨神並沒有直接明確的關聯,但「燒烏龜祈晴」這個儀式,有可能是屬於華人圈的共同傳說。網路上能找到馬來西亞當地的文章,最早是在二○一○年,而中國微博上的相關推文也是大約在二○一○年左右開始流傳。從現階段的資料來看,最早開始有這項傳說的,很可能就是臺灣。此外,透過過去的報導我們可以知道:最先盛行起這項儀式的是演藝圈。那麼隨著知名歌手巡迴舉辦演唱會,而讓傳說被工作人員帶到其他國家,在與當地人交流的過程中留下傳說,進而發展出各地不同的版本,也並非難以想像的事情。尤其當第一個說起這項儀式的,是當年引領整個華語流行音樂圈,演唱會足跡遍布幾乎整個東南亞的張學友時,這項可能性就又更高了。這麼一想,「燒烏龜」也許是臺灣眾多的都市傳說中,數一數二「國際化」的也不一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