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鬼滅之刃》的暴力美學說起

文︱編輯部      圖︱Jeff Ackley on Unsplash
從《鬼滅之刃》的暴力美學說起

現象級作品鬼滅之刃,不僅迫使《神隱少女》交出了維持二十年的日本電影票房冠軍寶座,還引發了社會中許多教養焦慮的討論。

有人焦慮小孩看了害怕,不敢睡覺;卻也有些人焦慮,小孩看了惡鬼們遭到斬殺的畫面竟然完全不怕,甚至一看再看整部動畫…讓家長不禁擔心自己的小孩是不是內心有什麼地方壞掉了。

這兩種乍看完全相反的情況,其實背後都隱藏著同樣的擔憂。

——對暴力的擔憂。

暴力,以及暴力美學

一般而言,成人們希望小孩盡可能遠離暴力。電視電影分級制度,為的無非就是這個。在兒童保護的法令裡,也將目睹兒,目睹他人受暴之兒童,列入受暴之一種類型。顯示了社會對於兒童目睹暴力場面顧慮極深。

事實上,不用說成人要保護小孩遠離,小孩自己也會害怕暴力的。這乃人之常情,也是暴力的本質,暴力本來就是要讓人害怕的。不就有小孩看了鬼滅,怕到不敢睡嗎?然而,鬼滅不是簡單粗魯的呈現暴力,通常那些直接赤裸呈現的暴力場面,會使人感受威脅,警鈴大作,避之惟恐不及。但,還記得嗎,有小孩不但不怕看鬼被斬殺,還能一看再看這部動畫。是什麼,使警鈴,不需作響?

讓我先來說井上雄彥的《浪人劍客》。宮本武藏斬殺吉岡清十郎的場景是寂靜的,大量留白的畫面中,渾身染滿血跡的清十郎半垂著頭矗立於草叢,宛如一朵在月夜下凋零的花。讓我們再回來想《鬼滅之刃》裡,炭治郎斬落上弦之六頭顱時的場景,幾乎覆蓋多數畫面且彼此交錯的速度線,展現出一種將全身全靈灌注於此刻的激昂。取人性命,如此淒美。

作品中的暴力場景透過繪者們的巧手,時而炫目、時而悲涼、時而激昂、時而令人感到落寞。觀者被激發的情感,不再只是暴力的威脅,而是另一種快感。這種快感不是因為頭顱掉落而興奮,而是掉得那麼美,那麼動人,那麼像朵花,而迴盪不已。

此刻,會不會暴力的本質,被掩蓋,或被偷渡?此刻,會不會因為快感,而忘記威脅感?此刻,會不會對於暴力的敏感度,被鈍化,而走向無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