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婉諭:以溫和方式建立對話空間

採訪編輯︱陳稚宜

採訪王婉諭委員是我首次見到立委本人,如此近距離談話難免緊張。坐電梯上樓時,剛好遇到婉諭委員的女兒,和她一起走進委員辦公室,一瞬間有一種回家的錯覺,緊張的心情就淡化許多。

婉諭委員表示,同意且支持本會「終止一切形式對兒童暴力」的訴求,但同時也希望能做更多的討論與評估。兒少權利是她長期關注的議題,推動與落實法案的同時,她也重視如何拉近大眾在體罰議題上的差異,希望以溫和的方式來開啟對話,逐步鬆動民意。

怎麼鬆動民意?有些家長將體罰視為理所當然,有些家長支持零體罰,不論那一種家長,和孩子相處時,都有不知如何是好、希望有人提供協助的時候。委員提到,加強親職培力,建立父母支持團體,制度與配套措施完善後,家長有喘息的機會,才有餘裕提升教育知能,學習「如何當好父母」。

委員也是家長,工作那麼忙,如何與孩子相處?問這問題,是想要邀請委員說一些和孩子互動甜蜜的故事,沒想到委員一開口就提到自己曾經打小孩。

王委員從小到大鮮少被打,所以很自然的不會用打小孩的方式來管教,也因此,她很難理解為什麼要打小孩。但在「小燈泡事件」後,她的情緒時常低落,身心都疲憊的狀態下,一天,因為小孩吵鬧,一時情緒上來就打了孩子一、二下,之後意識到行為失當,在情緒不好的情況下,也失去思考地對孩子發洩。

「那次之後,我才明白家長打小孩的內在狀態」,不只是闡述零體罰,更重要的是,同理、思考與理解,家長們因為心力不足,而做不到零體罰的困境,為家長提供支持協助,才能更進一步破除暴力管教的迷思。

王婉諭的自身經驗,讓她深刻明白不打小孩的重要性與困難度,希望能以加強父母教育知能,來落實「終止一切形式對兒童暴力」,她以性平教育為例,像是行政院的性別平等會,是性別平等能有今日成果的重要因素;推動行政院成立兒童人權委員會,或許是可以努力的方向,讓保障兒童人權,成為國家的重要議題,相關的工作的推動與落實,也才可以持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