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狗尋寶,尋什麼寶?

文︱古秀妃
打狗尋寶,尋什麼寶?

有一天,我無意間拿起國中的社會課本翻了翻,想都沒想迸出來的第一句話是:「怎麼跟我三、四十年前讀的課本一樣?」課本編排以斷代方式從遠古中國講到近代,內容簡短到只剩年代與事件,唯一不同的是多了台灣史,但也只有三頁,且插畫佔據大半篇幅。

總說歷史很重要,可以鑑古知今、見微知著,但在課本之外,我們還能做些什麼?

從去年暑假開始,我們決定每一期寒暑假帶孩子慢慢地、細緻地從認識高雄在地歷史開始;接下來要煩惱的就是,固然不能像傳統的教室,但也不能像「課外教學」,只是帶孩子走馬看花,再填寫只有資料沒有思想的學習單!

所以我問孩子說:「比如說,我們可以問有左營,那麼有右營嗎?」不料,這像是給出了寶藏盒子的鑰匙:「那有沒有上營?有沒有下營?」、「有舊城,有沒有新城?」、「地圖上沒有興隆莊,它在哪裡?」

而這些問題,將牽引著我們踏上高雄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