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繪本取代教養書,成為自己的教養專家

文︱陳培瑜        圖︱Photo by Jerry Wang on Unsplash

專欄/「問事書店」腦闆的不解憂書單

從前,我有一間開在一樓的書店,走五分鐘就可以看到海。現在,一樓的空間裡沒有書了,藍色的大海也離我好遠好遠,所以只好把書先打包起來,放進腦袋裡。
帶著書店在腦袋裡的這幾年,每每遇到有學員在我的讀書會上「問事」,我常回答:「你要不要去看看某本書?」
我承認,面對別人的問事,不直接給答案,也不給方向,好像對處在高壓忙碌生活的人來說有點殘忍。但如果可以在書裡找到更接近生命處境的答案,又能順便讀到好故事,豈不是一舉數得?

第一次買教養書就上手,真的嗎?

雨下不停的這一週,家長聊天群組裡突然有人說道:「我發現最近有一些教養書的內容都提到了父母要先理解自己,我不明白比起十年前讀的教養書多在談方法和技巧,現在比較多談心理層面的問題,這樣的轉變是為什麼呢?」

群組裡的另一位媽媽立刻回覆:「因為這幾年大家更注重『思考』的價值了吧?所以當父母的好像也得往這個部份多加學習,畢竟我們那個年代,只要背答案寫考卷就好,現在的考試也要求更多的思考了。」

「那小孩思考就好了,我們都這個年紀了,教養還要思考?太累也太難了!管什麼照書養還是照豬養…」家有雙胞胎男孩的爸爸像是急著下結論般的丟出了這段文字。

我猜想開啟這段討論的媽媽一定是被各家書店暢銷書排行榜上的教養書「燒」到了,才會提出來討論。

於是我忍不住多嘴的問了幾句…。

「為什麼要買教養書?在網路上要怎麼挑教養書?」隨後引起大家的熱烈討論。

其實在網路書店選書買書,總有些運氣的成份,尤其是翻譯書居多的出版市場。

「所以我都是根據小孩的問題來找書,像是要高年級的小孩好像開始有點叛逆了,我覺得是青春期的問題,所以只要是跟青春期有關的書,我都覺得應該要讀一下。」這是花花媽媽的說法。

六年級的花花,最近的確有點不一樣了,最近她對於學校活動顯得無精打采,媽媽說她開始著迷學習偶像的穿搭,甚至希望自己可以變得又高又瘦,於是開始不喜歡鏡子裡的自己,也變得不愛吃飯了。

「我看了幾本在談青春期溝通的書,但我們還是很常吵架,可我越罵她,我就越討厭自己,花花應該也是越來越討厭我吧?」花花媽媽在群組裡傾訴著內心的焦慮。

我聽過幾位六年級的孩子談論自己目前的狀態,似乎都認為自己根本還不算真正進入青春期,他們更希望被理解成「正在長大的小孩」。因為正在長大,正準備開展人生的地圖,孩子哪都想去、什麼都想嘗試,有行動力的孩子會走得快一些。

因此,在行動開展或是思想奔放之際,跟家人也跟朋友、老師往往容易造成衝突,但這些衝突對他們來說,是不可或缺的生命養份。也唯有衝撞和反抗,才能再長出新的能力,然後才會長成一位外表成熟,心理也成熟的大人。

所以這階段的花花覺得自己想要多方嘗試,不想什麼都聽媽媽的⋯。《誰說野狼就要壞》、《我的寵物大犀牛》、《不會游泳的獅子》三本書也許更適合花花媽媽放入「購物車」。對「壞野狼」的刻板印象再思考,是故事的主軸;還有故事裡的寵物犀牛和獅子,面對難題無所適從時,除了聽取別人的建議之外,仍然嘗試用自己的理解和方法來解決難題。這些繪本都展現了故事主角極有個人味道的思考方式和藉此獲得成長機會的渴望…

*如欲瞭解更多培瑜推薦教養繪本,請點擊下方連結訂閱本期札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