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如何有素養?——從英文教學談起

文︱陳稚宜
圖片來源︱Photo AC

--本文刊登於人本教育札記386期(2021.08)

2018年行政院祭出「2030雙語國家政策」,並在英語教學上加入「沉浸式英語教學」企圖落實英語成為台灣的第二大官方語言,消彌英文能力雙峰的現象。

現在外國人來台灣用英文問路不乏得到善意且親切的回應,如果我們要培養的是問早問好聊天的英文能力,目前看起來的確頗有成效,但如果我們想要發展的是,有能力以英文談判、交涉、簽約,那就不僅僅是背英文單字、學文法規則、有正確發音、反應式回應可以做到。我們需要調動孩子的心智,學英文同時學語言比較、文學比較以及文化比較。在談如何調動孩子的心智之前,讓我們先沈浸一下。

誰需要沈浸?

各式英語教學法充斥坊間,目前最常被提到的是「沈浸式教學法」(Immersion Education)打著多聽、多講的「沈浸」就能飛速進步。沈浸式教學源自1960年代的加拿大魁北克,當地居民為了保有法語,推行了英、法語的雙語教育, (註)也成為了沈浸式雙語教學的模範。這個沈浸式教學之所以成功,還有一個因素是,魁北克在過去是法屬殖民地,居民長期使用法語,學校的雙語教育讓法語得以持續被保留下來,並在最後法語成為魁北克的官方語言。如果要仿照魁北克的經驗,台灣最需要推動的反而是台語、客語或原住民的沈浸式教學。

另一個在教學方式值得思考的面向是,在全英語教育的環境中,對英語程度佳或是主動性強的學習者來說,互動交流是強化自信心與英文學習的途徑。但是,當一個沒有英文基礎的學生,無法互動交流,啟動五感,僅是上學時佛系浸泡英語授課的環境中,英語能力不只不會進步,還有可能因為長期挫折而失去學習的動力。

用中英對比,啟動學英文的興緻

108課綱中,英語教學主要訴求在於學生的「自主行動」、「社會參與」與「互動溝通」的能力,也就是透過學科,學習到應變生活的各種技能。習得英語的過程應是有意識、有感受的,而不是多聽、多講就會提升。這個過程,得先了解到英語的語言結構(語音、語義與語用),透過中文學習,試著思考英語的用法,並類比、對照回中文,看看這兩者之間的相似與差異之處,在整個思辨與類比的過程,慢慢培養出「自主」的能力。

今年暑假,人本銜接營的英文課有一個有趣的例子,或許可以提供一些想像。為了讓這群程度不一的孩子,不要以為學英文就是要唸得很順發音很正確、知道很多單字。銜接營英文課的老師為了調動學生們的感受力,特別設計了一個小小的翻譯與討論活動。

「我好熱」的英文是什麼?這麼簡單!孩子們紛紛搶答:「I’m  hot」「I’m  hot」「I’m  hot」…,孩子們滿意自己的表現,殊不知,沒有一個人答對。沒有一個人答對?這個反差讓所有人都醒了過來,是大腦噹了一聲的那種醒。

老師說明,「I’m  hot」在英語語境中其實是「我好性感」的意思,孩子們突然覺得有點尷尬的笑出聲。那究竟「我好熱」的英文是什麼?很奇怪的,英語的「我好熱」裡面並沒有「我」,而是「It’s hot!」——外面的天氣「它」好熱。明明就是我是好熱,為什麼英文要講它是熱的?那我好餓也是這樣嗎?…

這樣的英文課,不只會讓大腦「噹」的醒了過來,還會醒很久,孩子們在比較中發現了值得研究的東西,學習的興緻就這樣啟動了。

背單字,同時調動大腦的運作能力

另一個多數人都感覺到痛苦的學習歷程—背單字,銜接營也提供了一個值得深思的學習方法。

遇到英語生詞時,藉著網路,除了查解釋,可以多做一步—搜尋圖像來輔助對詞彙的認知,並藉由中文為詞彙造句,如單字:theater劇院,接著造句:「我喜歡去theater看表演」,再翻譯成英文“I like to go to the theater to see performances.”並暸解到theater的用法是 go to theater,而句末的performance則是表演的意思。

用中文替英語生詞造句看似奇怪,並且違反常見英文學習的習慣。但是,就剛學英文的孩子來說,這個造句法,可以越過單字量不夠的困擾,並且在腦海建構英文詞言的形象與情境。「我喜歡去theater看表演」「我家附近沒有theater」「在theater裡看表演時不能吃東西」「我姐姐在theater工作」,這樣一邊造句一邊想theater在生活中的情境,並且因為造了句而需要反覆唸出theater這個字,大腦被調動的能力遠遠超過唸十遍或寫十遍。

背誦、反覆書寫,或沈浸到可以不加索的說出“Fine ,thank you.” “How are you?”不是在學英文,也不是教英文,就只是複製。但我們透過學第二外語的機會,好好檢視二種語言的差異,仔細研究發音的不同、文法文化的異同,孩子們習得的,不只是英語,還有更多因差異而產生的,值得深究的學問。

註:〈 CLIL和EMI、Immersion、Content-Based Instruction 有什麼不同?〉


文︱陳稚宜


 
《人本教育札記》作為一本社會改革組織的刊物行走江湖三十多年,永遠與時俱進的現代教育顧問,今日也將不斷的進化,為你帶來更深刻的教育新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