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出沉默的群像--為什麼我們需要兒童性侵的國家報告

antisexabuse1-1
文︱林蔚昀
 

有一個問題困惑我很久了:台灣人很有愛心和正義感,看到兒童被性騷擾被性侵,就會義憤填膺,要求司法伸張正義,將壞人處死刑或化學去勢,或是痛心問這個社會怎麼了?

但很奇怪,同樣的事一再發生,然後同樣地大家再次義憤填膺和痛心,再問一次怎麼了?然而我們的社會在性教育、兒童權利、保護兒童的機制方面依然沒有太多長進,受害者不敢為自己發聲、旁觀者沉默、加害者為所欲為還有人幫他們辯護、受害者說真話可能被譴責…不禁讓人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故事讓我們見樹,數字讓我們見林

該問的不只是:為何受害者會受害,為何加害者有機會加害,還要問:為何受害者和旁觀者沉默?為何加害者可以隱匿多年不受懲罰?為何機構會保護加害者?為何很多時候重要的紀錄剛好會不見,而監視器剛好會壞掉?

我們有許多相關的文學,虛構和非虛構都有。林奕含的《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讓我們看到成人誘姦者如何利用小女孩的信任以及對性的羞恥還有周遭大人的偽善,對女孩造成了不可磨滅的傷害。在陳潔晧的《不再沉默》中,我們看到童年的創傷經驗可能會被壓抑、遺忘,而從創傷中復原的路途是一條痛苦、孤獨、艱難的漫漫長路。

受害者的貼身故事讓我們可以共感、同理,而陳昭如《沉默的島嶼:校園性侵事件簿》則更進一步,帶領我們看到機構的沉默和不作為、體制中為了自保試圖隱瞞事件而不是為學生發聲的教育者、法律制度的缺失。體制的黑暗令人失望,但還好沒有令人絕望,因為我們在書中也可以看到勇敢為自己發聲的學生、支持他們的家長、以及勇於揭露真相的社工、調查者、教育者。

這些作品拼湊出沉默的群像,讓我們能更加看清性傷害的樣貌和影響範圍。不過,可能因為缺乏這方面的專業訓練,我在讀這些書時,最強烈的感受是無力,因為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改變什麼,也覺得雖然看到了許多故事和細節,還是看不清問題的癥結。

而當我看到澳洲兒童性侵調查報告時,這些困惑和摸不清頭緒的感覺,稍微得到了釐清,彷彿有人幫我畫了重點。這份以國家層級、費時五年調查訪談整理出的報告有大量的數據和統計,看似冰冷,但它們背後都是一個個真實個案的傷痛。故事讓我們見樹,數字讓我們見林,我們於是能用鳥瞰的方式,看到性傷害和性暴力那令人驚怖的風景。

理解受害者面臨的困境

所以,我在澳洲報告中看到什麼?我看到:受害的男性很多(受訪談的八千名倖存者中,大部分是男性,佔64.3%)。雖然我以前就知道男性也會成為性虐待的受害者,但看到這數字還是令我心驚。這突破了男性等於加害者,女性等於受害者的二元分法(雖然報告中也指出,93.8%的加害者是男性,男性加害者還是佔大多數),讓男性也可被同理。(加害者的身份?受害者的平均年齡?點擊瞭解更多

除了性別的差異,倖存者也來自不同的背景和環境。有些倖存者在監獄,許多人在離家照顧中長大,有些是原住民或托雷斯海峽島民,其他則來自不同的文化、語言背景,有的是兒童移民,有的在受虐當時失能。許多和家人、土地、文化傳統失去聯繫的原住民或托雷斯海峽島民,無法以親情和傳統做為復原和重建未來的資源。失能兒童嘗試揭發被家長或其他成人性虐待時,可能沒人相信、受人忽略甚至遭受懲罰,這會對失能兒童造成二度傷害。來自不同文化、語言背景的兒童會同時遇到被孤立、被歧視的問題,他們和家人仰賴他們的社群,這讓揭發不易。而少年感化院與監獄的機構文化,會造成無法揭發任何類型的虐待,尤其是對主管機關和警察。(受害者可能發生的問題?在哪裡受害?點擊瞭解更多

看見這些不同的弱勢處境的差異是重要的,因為雖然所有的倖存者都受到了性虐待的傷害,但每個人的傷痕都是不同的,復原的時間和需要的支持也不同。只有當我們理解了這些,才不會說出「很多人也遭受過性虐待/性侵害呀,他們也走出來了,你為什麼不能走出來?」這樣沒同理心又自以為是的話。

看見加害者的面貌、環境與社會的缺失

而看見加害者的面貌也是重要的,雖然「看見」可能很痛苦(為什麼痛苦?因為我們會發現,許多和兒童最親密、最受兒童信任的人,正是傷害、利用兒童的人),但只有正視、面對,才能有效防範。所以,加害者利用了什麼才能完成他們的暴行?報告指出,加害者利用了對兒童的親密照顧,在無人監督下一對一地接觸兒童,他們能夠影響或控制兒童生活層面,比如學業成績,他們對兒童有權威(這可能是靈性或道德權威)。加害者有優越的地位、被人信任,很多時候承擔著照顧兒童的責任,他們也有專家的專業,這讓他們能更完善地掩蓋他們虐待兒童的事實。(加害者如何誘使兒童受害?點擊瞭解更多

除了受害者、加害者的面貌,報告也分析了社會和機構為何默許暴行、制度有什麼缺陷、揭發的障礙,以及社會應該做什麼才能更佳有效地保護兒童的安全,比如透過預防打造兒童安全社群、對兒童/家長/有意進入兒童相關職業的高等教育學生進行防範教育、保護兒童與少年的線上安全、設立強制舉報人制度,提供投訴者保護、對紀錄存擋……而且全國都應該對保護兒童安全有所貢獻。(校園內有什麼不安全因素?如何避免?點擊瞭解更多

全國都應該對保護兒童安全有所貢獻——這句話讓我非常感動。沒錯,兒童的事不只是家庭的事,而是國家的事,就像高速公路、納稅系統、健保制度、口罩配送、振興經濟一樣是國家的事。兒童是國民、是公民(雖然還不能投票,但他們也參與社會、被社會影響),應該受到國家法律的保護,每個人也有義務保護兒童,不成為保護網的破口。而保護兒童,必須從了解關於兒童的知識開始,而非光喊口號。

我們需要一份屬於台灣的兒童性侵國家報告

所以,這是為什麼台灣需要一份關於兒童性侵的國家報告。外國的月亮或許很圓,但畢竟不是我們的月亮。澳洲的社會、文化和我們有所差距,我們可以參考澳洲的做法,但真正要回應在地的需求,我們需要在地的報告、在地的機構、在地的努力。

我們不要再停留在「壞人去死一死」了,我國執行死刑這麼多年,受害者好像也沒少過。性平教育執行這麼多年,政府機關貼出來的東西都還有性別歧視,政治人物也三不五時發表性別歧視的言論而不自知,或更糟的是——不在意。是時候我們停止喊話,正視問題了。我們該把沉默的拼圖拼起來,終止機構暴力、重視兒童人權/性別平權,進行教育/司法/社福體制的改革,給有勇氣站出來的受害者和揭露者支持和照顧,沒有人被丟下,而所有人都能活在一個平等、互相尊重的社會。

在劉芷妤的小說〈火車做夢〉中(收錄於《女神自助餐》),有個歐巴桑在火車上看到女孩被男人騷擾,也一直遲疑著到底要不要站出來。最後她站出來了,雖然被誤會、被罵,但她還是站出來了。希望我們每個人都像那個歐巴桑一樣有勇氣站出來,成為社會安全網的一部分,把每個孩子穩穩地接住。

* 本文為人本基金會向作者邀稿,並與《親子天下》網站同步刊登

 

林蔚昀/作家

 

【民主的滋味】放棄官菜的反對黨

上海菜可以分為「本幫」、「外幫」、以及「海派」三種類型。「本幫」指的是一般市民生活中產生的當地菜餚。「外幫」則是融合中國各省烹飪專長的各地精華。這些菜系相互學習,演變為適合在地人口味的混血新菜餚便稱為「海派」。這期民主的滋味要講的是雷震,如何以在強人體制作為一個唱反調的異議者,從中可以看到白恐受害者是不分省籍。

【問事書店】開學了!用這些書跟孩子教規則

開學了,跟幾位認識的孩子碰面聊天,有人說很想在家學習,不論是數位學習,或是在家自學,只要不去學校上學就好了。原來,不想去學校的這幾位孩子並不是討厭學習,也不是討厭學校,而是害怕一直被管…那這篇藉由培瑜推薦書單,一起來了解如何跟孩子談規訓!

政府 必須站在反歧視這一邊

關於新北市圖書館下架 <國王與國王>乙事。這不僅僅是性別平等教育的爭論,新北市政府下架書籍的作為,不只違反了性別平等,侵害言論自由、出版自由、更是強化歧視。

幸佳慧怎麼看《國王與國王》

一年多來,我在台灣一些大學或高中的校園演講場合裡,偶爾會帶上幾本同志議題的原文繪本,除了讓年輕學生看見童書創作者對於同志的主張外,也帶著學生看文本裡的文藝性與敘述技巧。 那麼,我想問,究竟是誰在害怕、躊躇甚至阻礙了我們的希望呢?

【阿土 ê 台語思想枝】台南腔行不行

面對沙文而獨霸的華語,堅持說原住民語,堅持說客語,堅持說台語。說到華語知道它本身不是據有制高點的唯一,遑論還要求你說得「標準」。單一的國語政策已經不再。中國國民黨的政治影響力在萎縮中。現在再批判「台語都在戲劇中被當成粗俗的印記」已經不夠。

【特別企劃】造假教育何時休?——從論文抄襲事件談起

教改這麼多年,有多少人認真檢討各層級的教育造假、造假教育!?
因此,本期特別企畫,我們採訪了幾位學生,請他們提供第一線的、對作弊、抄襲…等等造假的觀察。再者,高教體系的造假者,究竟為何能毫無恥感、罪感地持續其虛偽作為?當這些行為,在教育界裡不停地以各種形式被演繹,究竟會對下一代造成什麼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