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社區感染怎麼辦? ——此刻起,活化我們的社區防疫!

文︱李昀修          攝影︱郭恆妙      
 
自武漢肺炎出現的最初期開始,便能聽到各界專家不斷提出這個新型疾病未來可能會流感化、終究會擴散開的可能性。
 
而若從一九年年底算起,至今三個月的時間過去了。全球一百五十國以上出現確診案例,合計超過四十萬人確診。台灣也於三月二十日出現第一起因確診而全校停課的案例。
 
這三個月裡,台灣的政府確實相當的努力,近期增加的案例多數為境外移入。然而從早期民眾們搶購口罩,近期開始囤積衛生紙與泡麵等防災物資的狀況來看,其實大家早有心理準備——社區感染的到來終究只是遲早之分。在這樣的預期心理下,臺灣人早已習慣多做一些生活上的準備。這一方面當然有恐慌的成分在,但另一方面,其實也突顯著臺灣人們早已習於面對災難、渡過災難。在地震、水災與颱風的考驗下,每個台灣人都有著自己的渡災歷史。
 
然而,面對疫病的威脅,我們的恐慌是正常的,還是有些過度?陽明大學社會與科技研究所所長,同時也是精神科醫師的陳嘉新教授提醒道,面對疫情時有兩種不好的狀況,一個是不了解,另一個是了解但卻有著過於理想化的期待。但事實上,武漢肺炎的傳播並不一定能一直保持在現在的狀態。
 
臺灣的疫情能維持在目前的狀況多久,其實沒有誰能真正確定。這話說來似乎讓人更加焦慮不安,但陳嘉新教授也另外提醒到人的恐慌會被放大。而若單就台灣目前的數據來看,即便確診了,在台灣的醫療環境下致死率仍不足1%。懷抱過多的恐懼會讓人看不清真實的危機,真正能夠幫助我們冷靜下來面對困難的,是對這個新型疾病的如實理解。
 
然而,過往的災難大多發生在個別的地區,而疫病卻威脅著全國。假使社區感染真的到來,我們可以從哪些方面來因應呢?
 

從此刻開始備災

中華心理衛生協會的常務監事張玨教授提到,面對災害,國際與我國有一套救災、安置、復原、減災、備災的原則,而其中的救災、減災、備災又是三個更大的點,倘若畫成圖像的話,這三者可以畫作一個循環的圓。
 
從字面上看來,備災似乎是災害結束後才做的事情。但其實不然,廣泛一點的說,備災是存在於日常生活中的事情。張玨教授說道:「救災過程中我們知道誰確診了,要安置就醫,減災過程中我讓傷害減到最低,所以我們現在會做自主管理、居家檢疫或居家隔離,都是在減少更多的感染。而今天我們說備災的話,在勤洗手、戴口罩等對身體罹病的保護已經在執行,但是在心理的建設方面卻有很大的不足,產生的害怕、恐慌、不安、焦慮、擔心,甚至出現排斥他人的行為、衝突的行為,或害怕被歧視而不願找協助等現象,所以急需有心理健康的教育,提出如何自處,增加韌性等心理健康能力的建議。例如現在就能做一些心理健康的方式與練習。比如如何轉念、如何建立人際網絡、如何用無暴力話語溝通,正面的去解決問題。
 
備災過程中間讓人看到自己有很多不同的情緒,比如生氣情緒的背後都有不同的因素。這樣我們才知道說現在隨便去罵人其實是我自己害怕,無助而轉成憤怒,所以我才去罵人,所以若能了解並學到照顧自己不安的心情就是很重要、需要平日就能練習的,在緊急災難過程則可減少衝突,加強互助,大家共體時艱。」
 
病毒影響的不單單是身體,也包含著人們的行為模式。於是在社區感染尚未真正到來前的此刻,為了讓人們能夠互相支持而非互相排斥,從心理健康的角度來進行備災確實是必要的。
 
為此,中華心理衛生協會就在網路上發起了「心防疫」的活動,邀請各夥伴或團體一同參與,期盼透過線上連結與互動,增加國人抗疫抗壓增強韌性的心理健康,更盼能與勇敢的台灣人民一起渡過全球疫情、與全球抗疫夥伴一起分享台灣經驗。張玨教授說:「一個社會的好是大家形成的,我保護我自己不受外界感染,我保護我自己不去傳染給大家。假如社區感染要出現了,我們要在問題還沒出現前,或已經發生有人居家檢疫時,還是能有心理上的練習,讓大家看到我們是一起的,大家一起防疫啊!不是只有你一個人防疫。退一步來說,去診所看一下腸病毒的防疫、感冒的防疫、諾羅病毒的防疫,其實都一樣,不要認為這是第一次。過去很多災難我們都走過來了,過去怎麼走的?我們大家一起面對。」
 
不只這次的疫情,回顧過往的災難中,臺灣人不斷地從殘破中站起。這就是我們的韌性——張玨教授強調:「個人的韌性、社區的韌性、國家的韌性。一個國家的韌性好,像我們緊急措施做得好,但我們國家的韌性缺了一點點是心理健康的韌性沒有加進去。站在公共衛生的立場,我們要做的是社區健康營造。而我們其實已經做二十幾年了現在怎麼不見了呢?我們要把它的工作呈現出來啊。在公共衛生體系中,不是只有目前在檯面上召開記者會的疾管署等在做事,其實上層交辦的協助居家隔離等工作,在都會是健康服務中心,縣市是衛生所,還有民政局的區公所,社會局的老人據點、婦女中心等,雖然現在有些據點暫停活動,可社區健康營造的精神仍在,衛生所等同仁,或社區裡的鄰里長或志工等都還是在做關懷的工作啊!居家隔離或檢疫,需有人去送關懷包或防疫包,這些默默在做的工作人員同樣屬第一線人員,不是只有醫院的醫護人員!」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圖片作者/SUNG HSUAN WANG

 

 

 

 

 

 

 

 

 

重新建立人際網絡

如何將這些本來既有的安全網活化起來?張玨老師提起與經歷先前南部地震的老人家互動時,她問老人家們會打電話給誰求救:「有些老人家就會說我打電話給我兒子。可你兒子在台中,怎麼來救你?」

「找管理員!」她兩手一拍:「一定要建立一個網絡讓你可以有最快速的協助,不是說躲起來不要跟任何人來往。反而是現在要開始建立人際網絡,心理上我可以建立我與朋友的關係,可以互相連絡讓大家彼此打氣,講一些無傷大雅的笑話,可是不是去批評別人用傷人的話來講話。要學著怎麼去同理別人、將心比心。」

啟動社區健康營造的第一個步驟,就是讓人們知道自己不是孤單的。原本就有相當歷史的老社區居民本來就彼此都是鄰居,而新改成的大樓裡,管委會則可以成為居民互助的對口。雖然擁有大量外移人口的北部城市,許多人甚至連自己的鄰居都互不相識,但張玨教授仍然建議每一個人都去畫出自己的支持網路:「在你的房東之外,你要去找出你的鄰里長是誰,支持網絡要把它列出來。」

她笑著說:「要做功課,不能只是等人來救。這次疾病的擴散狀況也讓我們看到平常應該要做的保健方法,好像學校的衛生教育也沒那麼仔細教,但很好,都學會了。若我們知道社區有鄰居居家檢疫,不是去排斥他責備他,而是要謝謝他願意隔離讓社區減少感染,我們也要幫助他若要定餐送餐的協助,被隔離者也能了解照顧自己身心的方法,如何消除恐慌焦慮與不安、能面對自我、可獨處、理解情緒與照顧方法,接受會恐慌會害怕,但是找方法減少害怕(釐清資訊)、建立友朋關係(社會支持),自助助人。找讓自己愉悅的居家活動、閱讀,即使生病也能面對,適度體能活動、運動、均衡飲食等等。至少與外界有電話或網路的聯繫,完成過去想做的一些學習。」

認知的預演

而在個人的支持網絡之外,陳嘉新教授也另外給出一個行動上的建議是——可以設想最糟的情況,寫下自己會做甚麼事情。

「這在心理學上叫認知的預演,」陳嘉新教授說道,可以個人做,也可以團體做:「像醫護人員即便面對感染的風險也要去前線,這是很大的利他精神。有些人寫起來可能比較利己,但也沒關係。至少讓大家更了解現況,比較知道自己可能扮演怎樣的腳色。而這其實也讓我們回頭思考自己想要成為怎樣的人。」

危機也是轉機

疫病的危機看似近在眼前,但只要人們自己行動起來,即便只去翻找過往的歷史或者重新審視自己的生活周遭,都可以看見轉機早已埋藏在其中。早在一九八六年,世界衛生組織提出的渥太華憲章裡就開始提倡社區健康營造,期望在社區內創造一個支持性的環境。而臺灣其實也自一九九九年起,便有國健署在推動著社區健康營造計畫,全臺也有不同的老師與團隊們在持續行動著。

張玨教授說自己始終期待在這次的社區防疫過程中也要加入身心健康的促進課程,她以近來幾起在防疫期間情緒失控的例子說明:「責備別人其實於事無補。健保卡拿錯換回來就好了,她為什麼這麼生氣?就是平常情緒管理沒有學會,所以備災時先教大家情緒的管理。我們教小朋友看的繪本,有一本叫《沒關係》。你會看到她說寫錯字沒關係,重新寫過。杯子掉到地上打破了,沒關係。但不是沒關係就沒事,是沒關係,我學會怎麼收拾。接受我們會害怕會恐慌,但我們會想到一些方式來轉化。」

在幾年前的南部震災,張玨教授當時去到當地為居民們做心理健康的備災:「我們讓社區居民聚在一起,去提醒說看到他們的能力,韌性。讓民眾看到說我不是那麼的無助,而我當初怎麼走過來,是互相的幫忙。這要不斷的提供給大家,你才能夠在這一次恐慌的狀況裡看到說要趕快建立我們的人際關係。」

危機也是轉機——訪談期間張玨教授時不時的談起這句話,而也確實如此。因著這次的疫情傳播,臺灣人目前在衛生教育上都比以往更加嚴謹得多。此刻的台灣確實遭逢著挑戰,但這已不是頭一遭,臺灣曾經走過也度過。雖然如今世界各國都在且戰且走,緊盯著疫情的變化以及疫苗的研發,張玨教授呼籲接下來指揮中心應可邀請國建署一起來提出第一線的因應:「有好的支持環境,提供當事人需要提升身心健康的技能,資源與資訊,這樣當事人才能決定說現在可以怎樣保護自己,這就是『充權』,這就是我們講到社區的韌性。好的制度可以發展本身社區的能力。此外我們也不能有防疫的缺口,一定要將心理健康教育加入。」

在社區健康營造的脈絡下,臺灣確實有著既存的社區防疫根基。然而接下來我們能否再重新去學習自身的情緒管理、建立社區的人際網絡,並且從中發掘出那本來既有的,個人的韌性、社區的韌性,以及國家的韌性,重新看見自己的能力呢?

從此刻開始行動,既不嫌早,也永不嫌晚。

 

李昀修/人本教育基金會編輯

 

本文與中華心理衛生協會合作,刊於人本教育札記370期

【看見兒童性侵】如何評估機構環境兒童性侵的風險

兒童性侵害防治是一項複雜的工程。我們不但需要理解加害者的犯罪手法、物理環境的危險因素、各種情境風險、兒童的脆弱性、兒童揭露性侵的考慮等,我們更需要認知上述的風險因素並不是獨立運作,而是會產生累積的效應,甚至在不同類型的機構場域中互相增強。

【民主的滋味】民主路上的那些經典點心

對於多數臺灣年輕人來說,民主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公民選舉權更是成年後的第一件成年禮物。若提到臺灣選舉文化,現時年輕人想到的可能就是各個公眾人物的「雞排祭品文」,光是二○二○年總統大選,就有「館長」陳之漢、國民黨台南主委謝龍介為不同陣營的候選人發出請雞排的承諾,成為網路話題…

【看見兒童性侵】包庇還是疏失?〉從校園兒童性侵害思考制度性缺失

澳洲皇家調查在二〇一七年發表的機構兒童性侵調查報告,透過與受害者會面、舉辦多場公聽會及個案調查,理解受害者與家屬的經歷和觀點,發現了很多過去學校處理兒童性侵害事件時的盲點,例如環境因素、加害者與受害者的關係及互動、通報系統的失靈等。這些因素在加害者或學校教職員的觀點中,常常會被刻意遺漏或忽略。

【特別企劃】近距離觀看兒童權利

人們的慣性,對兒童施暴的加害者當然應被課以重罰,然而除暴力外,對兒童的作為都儘可商量,沒什麼絕對不行的──不然,怎麼「管教」小孩呢?
這就是為何即使兒權里程碑已立,兒權風景仍然沒有大變。以管教當神主牌,就能推倒兒權里程碑嗎?十一月二十日,是世界兒童人權日。近距離觀看兒權,看出其現況、困難,以及迷思。請您,一起來看。

【民主的滋味】監獄中的豬肝湯

若單純從物資分享來看,也許只會覺得柯旗化老師就是一個善良的好人罷了!但若同理政治犯置身於白色恐怖下,那種險惡環境與政治意識形態的鬥爭,就會發現那一碗豬肝湯,乃至於各種營養品、食物與金錢的分享,都是難能可貴的人性光輝在作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