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時間待在家,會不會是親子關係的末日啊…

——防疫期間的陪玩提議

長時間待在家,會不會是親子關係的末日啊… ——防疫期間的陪玩提議
文、圖︱魏鈞培  
 
當我們開始守著每日衛福部的直播,當病例破百,超市又出現囤貨潮,當許多國家開始關閉酒吧、餐廳與學校,當我們忍不住開始設想,如果真有那一天,自己得居家隔離、公司宣佈一律在家上班、孩子的學校停課…
 
「那會不會是親子關係的末日啊?」有朋友開玩笑的這樣說。每天在家裡,又如果孩子還是幼兒,親子大眼瞪小眼,還真不知道可以幹嘛。而且,陪玩好難喔…
 
陪玩的難,到底難在哪?我們收集了幾個常見的難題、試想了一些陪玩思考與提議,供大家,超前部署。
 

「玩?要玩什麼?我不會啊…」

——想想在成為無聊的大人之前,你是怎樣的孩子?
 
沒有一個人是剛出生就滿腦子工作,或整天只想追劇滑手機的。你還記得在變成這麼無聊的大人之前,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嗎?
 
還記得你七歲的時候,在夏日午後撿到的彈珠嗎?那顆對著陽光透出澄藍光澤的玻璃珠,陪了你多久呢?那時的你,覺得什麼有趣?喜歡玩什麼遊戲?
 
不一定要回溯到筷子槍、沙包、跳橡皮筋那麼早的年代,但總可以想起在紙上畫迷宮和寶箱的回憶。我們常擔心這些比不上孩子手機裡的手遊,但對孩子來說這些都是沒見過的寶物。
 
他們其實都愛聽爸媽小時候的事,當然不是鬼故事或總是考滿分的當年勇,而是有點遜的,有點真實的你。比如,試著告訴孩子,你小時候也整天無聊到爆炸,只好在紙上畫上堡壘和點點,讓左右堡壘在紙上大戰。孩子幾乎都會露出「啊,原來你也會這樣啊!」的表情,這就是個開始,開始讓你能陪孩子開始一起玩耍。
 
很多時候,不是我們不會玩,而是忘記怎麼玩了。喚起那個玩興,向來是最重要的事。試著把陪玩當作一個,恢復記憶找回童心的機會。
 

「花錢花時間準備的玩具或遊戲,都被小孩嫌…」

——想想好不好玩的關鍵點,是什麼呢?
當爸媽的人,可能都經驗過:剛成為爸媽時,腦波超弱,常購入網路推薦的高貴玩具,或上網查自製遊戲,前者花了大錢,後者是花了幾小時準備,孩子玩一分鐘就膩了,還不如給他一個紙箱。
 
越拼命安排,委屈感越重:我這麼認真準備遊戲,為什麼孩子不喜歡呢?
 
其實也沒有為什麼,就只是不好玩而已。好不好玩是孩子的感受,而準備材料陪小孩玩是我們的任務;要是準備時,我們自己都無法投入其中、覺得興高采烈,又怎能期待孩子覺得好玩呢?即便我們準備得開心,孩子仍可能不喜歡,但也只不過是證明孩子與我們是獨立的兩個個體,本就可能有不同的感受。
 
而說真的,當育兒年份持續增加後,我們也漸漸明白:有時候,精心準備這個那個,還不如給他一個紙箱。
 
大紙箱多好玩!孩子跟貓一樣,都熱愛躲進紙箱,在裡面外面畫畫、挖小洞演起潛水艇船員,或是郵筒裡的分信小精靈。永遠玩不膩的,就是讓孩子躲進紙箱裡,而我們假裝收到送子鳥送來的小孩,可以扎實重演當年迎接孩子的喜悅,增加親子間的甜蜜。
 
還有更多更多不精心也好玩的可能︱︱竹筷上貼著正反兩個圖案,轉快一點就出現視覺暫留的小動畫;從家裡選五個小道具,來打扮一個卡通人物,給對方猜;家內躲貓貓,即便小孩躲得再醒目,大人都要努力睜著眼假裝看不到,邊走邊說話邊找…
 
就算是家裡玩過千百遍的玩具,也有其他玩不膩的可能——樂高可以拼,當然也可以拿來辦家家酒、可以在浴缸裡撈水、可以組合玩偶編出故事。又或者,拿出帳篷,試著在客廳裡露營;拿出紙膠帶,在房裡製造跳房子的格線…
 
甚至賣場的DM都可以剪開當作買菜遊戲的道具,一張一張放進菜籃,買肉買魚買罐頭,連標價都印好了不需設想,爸媽可以輕輕鬆鬆躺著陪玩當老闆吧。
 
有些時候,身為大人的我們會把「玩」想得太龐大,要準備好多道具、要有教育意義、要「從頭到尾完整玩過」才算數…這些想法卡住我們,也卡住小孩的玩興。
 
好不好玩的關鍵,不在玩具、遊戲本身。試著放鬆一點,不那麼認真一點,也許我們都能長出「不精心陪玩」的本事。

 

 

 

 

 

 

 

 

 

 

「小孩都不照規則走,玩一玩就翻桌!」

——想想遊戲輸贏和好玩,有什麼關係?

桌遊、撲克牌、跳棋…每一種遊戲都有它的規則,而總也會有孩子不願照著規則來,玩不到一半就翻桌。此時爸媽總有擔心,萬一孩子離開家裡也這樣玩,會不會沒朋友呢?也因此,總是企圖想要孩子遵守「正確的規則」。

但我們都知道,小孩若在意規則,常是因為遊戲牽涉到輸贏,而大家都無佮意輸的感覺。而說真的,撇開輸贏,規則和好不好玩有絕對的關係嗎?

在人本的營隊裡,若遇見孩子因此爭吵,我們會先強調遊戲沒有誰輸誰贏,接著帶領小孩「亂玩」:比如先教孩子一種玩法,並開放其他玩法加入;或邀請孩子想各種可能的玩法,甚至每個人輪流發明玩法。這一切,都是要邀請孩子把目標放在「愉快地玩」,而不是「學會一種規則」。

尤其面對年幼的孩子,請各位大人放下所有的「沒有好好遵守遊戲規則,以後他萬一怎樣怎麼辦」的擔心,以好玩第一優先。好不好玩怎麼判斷?看眼前的孩子笑意有多深囉。

但有些事情,不按規則就註定失敗,比如烘焙或自製黏土。孩子若不想照著比例,我們也可先陪他亂加一次,接著再照配方做一次,增減份量,比較差異在哪裡。切記忍住「早就跟你說要照比例…」的說教姿態,試著擱置教會孩子一種方法或技術的心情,而把目標擺在讓孩子成為「願意試試看的人」。

請再三提醒自己:陪玩,總是過程比成品重要。

 

親子共處時間變長,是機會而不是末日

人本開設的父母課程,常有托育服務。有一次我們在托育時,遇到一個只對手機有興趣的孩子,為了讓他離開手機,負責托育的同事絞盡腦汁。有天,那同事忽然靈機一動跟孩子說:「我們來寫信好不好?」於是孩子畫圖,也把他想寫的話唸出來給同事寫字。後來每一次托育碰面,他們都一起寫信,給總是忙著工作的爸爸,一封又一封。他們一起找了紙箱,裝飾成信箱,在課程的最後一天,把裝滿信的信箱帶回家。

這個機會,使我們更加認識孩子與他的需求。認識孩子、以孩子為主體,是陪孩子的要點;陪孩子,不一定要玩出什麼,或說出什麼道理、增進什麼能力。陪孩子,真正需要的,是一段專心的,好好的「陪」的時間。

心理學上許多研究都提到類似的結論:人們會覺得深刻的回憶,通常都帶著重要的情感連結。平日裡大人小孩都忙,趕上學、趕洗澡吃飯和睡覺,往往沒有太多時間好好對彼此說話;更有好些時候,親子關係會被大人的各種思慮卡住,有時是一邊陪玩一邊想著還沒做完的工作,有時是一邊陪玩一邊覺得好無聊…

也許因疫情而生的、不好出門的日子,正是一個改變的機會,讓親子關係累積更多甜蜜,更少糾結,創造你和孩子之間足以成為回憶的連結。

要陪小孩玩什麼? 這裡有一些建議。

說半天,陪玩總還是得有東西可玩啊! 要玩什麼? 無中生有的開始設想總是比較困難,在這裡,我們提供幾個遊戲和活動,拋磚引玉,供您參考發想。

■ 喜歡玩數字的朋友 可以試試人本「數學想想」的遊戲:

〉 數學想想紙上遊戲 「炸彈任務」

〉 數學想想紙上遊戲 「乘法進位」

〉 數學想想撲克牌遊戲 「十全十美」

■ 喜歡手作的朋友

〉推薦您人本森林育營隊的視覺暫留手作玩具 孩子在一面畫了一張大嘴巴,另一面則是吃了一半的雞腿。筷子旋轉起來就是吃雞腿的大臉!多做幾支不同的角色,組織成一個故事也很不錯噢!

■ 在家悶得慌的朋友 除了到人少空氣暢通的戶外踏青,也可以考慮戴上口罩到平時遊人就不多、現在大概更少的美術館、人權博物館等地走走,這兩個展館恰巧都正展示著很適合孩子看看玩玩的展覽。

〉台北市立美術館兒童藝術教育中心 「會動的藝術」展覽 https://www.tfam.museum/kid

〉國家人權博物館「我是兒童,我有權利」 兒童人權公約30週年特展 https://crc30th.nhrm.com.tw/

魏鈞培/人本教育基金會教育中心專案企劃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370期

【專題】鬼滅刃與魔術師

【專題】鬼滅刃與魔術師

動畫、小孩、家長,這齣三國演義之中,暗藏著許多發人深省的問題,值得我們深思與探究。這期札記要帶讀者看<鬼滅之刃>中的暴力美學、爆紅背後的行銷手法與家長的如何回應孩子想看鬼滅的需求,我們「不反對鬼滅,但不要只看鬼滅」,所以我們想讓大家知道:「除了鬼滅,還有天橋」…但天橋究竟又跟鬼滅有什麼關係呢?這期就讓我們娓娓道來。

孩子是穿過很多漏洞才摔傷的

孩子是穿過很多漏洞才摔傷的

台中柔道教練摔孩子導致嚴重傷害的事件,並不是一個意外!接住孩子的安全網都有缺損不足,孩子是穿過了多個漏洞才被摔傷。

讓受害學生求救有門

讓受害學生求救有門

要將兒童權利推行入校園,提供讓孩子安心的學習環境,目前闕漏不足的學生申訴制度,有重新建構的必要……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史明曾說,以他的學歷找一間商社當個職員,安穩過一生是可以的,為什麼要開一間飲食店,辛苦的掌廚燒菜?而且他還是富家公子哥,從小儘管吃而沒有做過,怎麼會開起「新珍味」?但為了革命而流亡到日本的史明仍打算繼續奮鬥於台灣獨立革命的志業上,因此要有自己的店面,方便同志能自由的出入,也可以與台灣島內做聯繫的工作。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人本教育基金會在今年(2021年)初提案修憲,將「兒童不受身心暴力對待之權利」納入基本人權,但真的要修憲嗎?修憲有用嗎?人本教育札記四月刊特別企劃,帶讀者解析一份體罰問卷,以及4位立法委員對於修憲的回應,我們也關心其他國家在落實兒權是怎麼做的,以及為什麼台灣需要修憲的理由與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