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時間待在家,會不會是親子關係的末日啊…

——防疫期間的陪玩提議

文、圖︱魏鈞培  
 
當我們開始守著每日衛福部的直播,當病例破百,超市又出現囤貨潮,當許多國家開始關閉酒吧、餐廳與學校,當我們忍不住開始設想,如果真有那一天,自己得居家隔離、公司宣佈一律在家上班、孩子的學校停課…
 
「那會不會是親子關係的末日啊?」有朋友開玩笑的這樣說。每天在家裡,又如果孩子還是幼兒,親子大眼瞪小眼,還真不知道可以幹嘛。而且,陪玩好難喔…
 
陪玩的難,到底難在哪?我們收集了幾個常見的難題、試想了一些陪玩思考與提議,供大家,超前部署。
 

「玩?要玩什麼?我不會啊…」

——想想在成為無聊的大人之前,你是怎樣的孩子?
 
沒有一個人是剛出生就滿腦子工作,或整天只想追劇滑手機的。你還記得在變成這麼無聊的大人之前,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嗎?
 
還記得你七歲的時候,在夏日午後撿到的彈珠嗎?那顆對著陽光透出澄藍光澤的玻璃珠,陪了你多久呢?那時的你,覺得什麼有趣?喜歡玩什麼遊戲?
 
不一定要回溯到筷子槍、沙包、跳橡皮筋那麼早的年代,但總可以想起在紙上畫迷宮和寶箱的回憶。我們常擔心這些比不上孩子手機裡的手遊,但對孩子來說這些都是沒見過的寶物。
 
他們其實都愛聽爸媽小時候的事,當然不是鬼故事或總是考滿分的當年勇,而是有點遜的,有點真實的你。比如,試著告訴孩子,你小時候也整天無聊到爆炸,只好在紙上畫上堡壘和點點,讓左右堡壘在紙上大戰。孩子幾乎都會露出「啊,原來你也會這樣啊!」的表情,這就是個開始,開始讓你能陪孩子開始一起玩耍。
 
很多時候,不是我們不會玩,而是忘記怎麼玩了。喚起那個玩興,向來是最重要的事。試著把陪玩當作一個,恢復記憶找回童心的機會。
 

「花錢花時間準備的玩具或遊戲,都被小孩嫌…」

——想想好不好玩的關鍵點,是什麼呢?
當爸媽的人,可能都經驗過:剛成為爸媽時,腦波超弱,常購入網路推薦的高貴玩具,或上網查自製遊戲,前者花了大錢,後者是花了幾小時準備,孩子玩一分鐘就膩了,還不如給他一個紙箱。
 
越拼命安排,委屈感越重:我這麼認真準備遊戲,為什麼孩子不喜歡呢?
 
其實也沒有為什麼,就只是不好玩而已。好不好玩是孩子的感受,而準備材料陪小孩玩是我們的任務;要是準備時,我們自己都無法投入其中、覺得興高采烈,又怎能期待孩子覺得好玩呢?即便我們準備得開心,孩子仍可能不喜歡,但也只不過是證明孩子與我們是獨立的兩個個體,本就可能有不同的感受。
 
而說真的,當育兒年份持續增加後,我們也漸漸明白:有時候,精心準備這個那個,還不如給他一個紙箱。
 
大紙箱多好玩!孩子跟貓一樣,都熱愛躲進紙箱,在裡面外面畫畫、挖小洞演起潛水艇船員,或是郵筒裡的分信小精靈。永遠玩不膩的,就是讓孩子躲進紙箱裡,而我們假裝收到送子鳥送來的小孩,可以扎實重演當年迎接孩子的喜悅,增加親子間的甜蜜。
 
還有更多更多不精心也好玩的可能︱︱竹筷上貼著正反兩個圖案,轉快一點就出現視覺暫留的小動畫;從家裡選五個小道具,來打扮一個卡通人物,給對方猜;家內躲貓貓,即便小孩躲得再醒目,大人都要努力睜著眼假裝看不到,邊走邊說話邊找…
 
就算是家裡玩過千百遍的玩具,也有其他玩不膩的可能——樂高可以拼,當然也可以拿來辦家家酒、可以在浴缸裡撈水、可以組合玩偶編出故事。又或者,拿出帳篷,試著在客廳裡露營;拿出紙膠帶,在房裡製造跳房子的格線…
 
甚至賣場的DM都可以剪開當作買菜遊戲的道具,一張一張放進菜籃,買肉買魚買罐頭,連標價都印好了不需設想,爸媽可以輕輕鬆鬆躺著陪玩當老闆吧。
 
有些時候,身為大人的我們會把「玩」想得太龐大,要準備好多道具、要有教育意義、要「從頭到尾完整玩過」才算數…這些想法卡住我們,也卡住小孩的玩興。
 
好不好玩的關鍵,不在玩具、遊戲本身。試著放鬆一點,不那麼認真一點,也許我們都能長出「不精心陪玩」的本事。

 

 

 

 

 

 

 

 

 

 

「小孩都不照規則走,玩一玩就翻桌!」

——想想遊戲輸贏和好玩,有什麼關係?

桌遊、撲克牌、跳棋…每一種遊戲都有它的規則,而總也會有孩子不願照著規則來,玩不到一半就翻桌。此時爸媽總有擔心,萬一孩子離開家裡也這樣玩,會不會沒朋友呢?也因此,總是企圖想要孩子遵守「正確的規則」。

但我們都知道,小孩若在意規則,常是因為遊戲牽涉到輸贏,而大家都無佮意輸的感覺。而說真的,撇開輸贏,規則和好不好玩有絕對的關係嗎?

在人本的營隊裡,若遇見孩子因此爭吵,我們會先強調遊戲沒有誰輸誰贏,接著帶領小孩「亂玩」:比如先教孩子一種玩法,並開放其他玩法加入;或邀請孩子想各種可能的玩法,甚至每個人輪流發明玩法。這一切,都是要邀請孩子把目標放在「愉快地玩」,而不是「學會一種規則」。

尤其面對年幼的孩子,請各位大人放下所有的「沒有好好遵守遊戲規則,以後他萬一怎樣怎麼辦」的擔心,以好玩第一優先。好不好玩怎麼判斷?看眼前的孩子笑意有多深囉。

但有些事情,不按規則就註定失敗,比如烘焙或自製黏土。孩子若不想照著比例,我們也可先陪他亂加一次,接著再照配方做一次,增減份量,比較差異在哪裡。切記忍住「早就跟你說要照比例…」的說教姿態,試著擱置教會孩子一種方法或技術的心情,而把目標擺在讓孩子成為「願意試試看的人」。

請再三提醒自己:陪玩,總是過程比成品重要。

 

親子共處時間變長,是機會而不是末日

人本開設的父母課程,常有托育服務。有一次我們在托育時,遇到一個只對手機有興趣的孩子,為了讓他離開手機,負責托育的同事絞盡腦汁。有天,那同事忽然靈機一動跟孩子說:「我們來寫信好不好?」於是孩子畫圖,也把他想寫的話唸出來給同事寫字。後來每一次托育碰面,他們都一起寫信,給總是忙著工作的爸爸,一封又一封。他們一起找了紙箱,裝飾成信箱,在課程的最後一天,把裝滿信的信箱帶回家。

這個機會,使我們更加認識孩子與他的需求。認識孩子、以孩子為主體,是陪孩子的要點;陪孩子,不一定要玩出什麼,或說出什麼道理、增進什麼能力。陪孩子,真正需要的,是一段專心的,好好的「陪」的時間。

心理學上許多研究都提到類似的結論:人們會覺得深刻的回憶,通常都帶著重要的情感連結。平日裡大人小孩都忙,趕上學、趕洗澡吃飯和睡覺,往往沒有太多時間好好對彼此說話;更有好些時候,親子關係會被大人的各種思慮卡住,有時是一邊陪玩一邊想著還沒做完的工作,有時是一邊陪玩一邊覺得好無聊…

也許因疫情而生的、不好出門的日子,正是一個改變的機會,讓親子關係累積更多甜蜜,更少糾結,創造你和孩子之間足以成為回憶的連結。

要陪小孩玩什麼? 這裡有一些建議。

說半天,陪玩總還是得有東西可玩啊! 要玩什麼? 無中生有的開始設想總是比較困難,在這裡,我們提供幾個遊戲和活動,拋磚引玉,供您參考發想。

■ 喜歡玩數字的朋友 可以試試人本「數學想想」的遊戲:

〉 數學想想紙上遊戲 「炸彈任務」

〉 數學想想紙上遊戲 「乘法進位」

〉 數學想想撲克牌遊戲 「十全十美」

■ 喜歡手作的朋友

〉推薦您人本森林育營隊的視覺暫留手作玩具 孩子在一面畫了一張大嘴巴,另一面則是吃了一半的雞腿。筷子旋轉起來就是吃雞腿的大臉!多做幾支不同的角色,組織成一個故事也很不錯噢!

■ 在家悶得慌的朋友 除了到人少空氣暢通的戶外踏青,也可以考慮戴上口罩到平時遊人就不多、現在大概更少的美術館、人權博物館等地走走,這兩個展館恰巧都正展示著很適合孩子看看玩玩的展覽。

〉台北市立美術館兒童藝術教育中心 「會動的藝術」展覽 https://www.tfam.museum/kid

〉國家人權博物館「我是兒童,我有權利」 兒童人權公約30週年特展 https://crc30th.nhrm.com.tw/

魏鈞培/人本教育基金會教育中心專案企劃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370期

【看見兒童性侵】如何評估機構環境兒童性侵的風險

兒童性侵害防治是一項複雜的工程。我們不但需要理解加害者的犯罪手法、物理環境的危險因素、各種情境風險、兒童的脆弱性、兒童揭露性侵的考慮等,我們更需要認知上述的風險因素並不是獨立運作,而是會產生累積的效應,甚至在不同類型的機構場域中互相增強。

【民主的滋味】民主路上的那些經典點心

對於多數臺灣年輕人來說,民主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公民選舉權更是成年後的第一件成年禮物。若提到臺灣選舉文化,現時年輕人想到的可能就是各個公眾人物的「雞排祭品文」,光是二○二○年總統大選,就有「館長」陳之漢、國民黨台南主委謝龍介為不同陣營的候選人發出請雞排的承諾,成為網路話題…

【看見兒童性侵】包庇還是疏失?〉從校園兒童性侵害思考制度性缺失

澳洲皇家調查在二〇一七年發表的機構兒童性侵調查報告,透過與受害者會面、舉辦多場公聽會及個案調查,理解受害者與家屬的經歷和觀點,發現了很多過去學校處理兒童性侵害事件時的盲點,例如環境因素、加害者與受害者的關係及互動、通報系統的失靈等。這些因素在加害者或學校教職員的觀點中,常常會被刻意遺漏或忽略。

【特別企劃】近距離觀看兒童權利

人們的慣性,對兒童施暴的加害者當然應被課以重罰,然而除暴力外,對兒童的作為都儘可商量,沒什麼絕對不行的──不然,怎麼「管教」小孩呢?
這就是為何即使兒權里程碑已立,兒權風景仍然沒有大變。以管教當神主牌,就能推倒兒權里程碑嗎?十一月二十日,是世界兒童人權日。近距離觀看兒權,看出其現況、困難,以及迷思。請您,一起來看。

【民主的滋味】監獄中的豬肝湯

若單純從物資分享來看,也許只會覺得柯旗化老師就是一個善良的好人罷了!但若同理政治犯置身於白色恐怖下,那種險惡環境與政治意識形態的鬥爭,就會發現那一碗豬肝湯,乃至於各種營養品、食物與金錢的分享,都是難能可貴的人性光輝在作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