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實也想正向教養」問卷裡的家長心聲,與來自立委與學者的意見 | 人本教育札記

「我其實也想正向教養」問卷裡的家長心聲,與來自立委與學者的意見

作者︱ 李昀修

--本文刊登於人本教育札記397期

「如何落實兒童人權?落實到社會、家庭?這挑戰著東方文化的國家長久的父權思想。怎樣能朝向溝通說理的方式來教養孩子,這會是一個挑戰。」

挑戰、挑戰。短短的結語中,立委張廖萬堅說了兩次挑戰,記者會現場的所有人也準備面對,這橫跨法律與文化的,屬於全社會的挑戰。

落實家內零罰,問卷顯示了什麼?

在「落實家內零體罰 政府該做什麼事」國際座談記者會上,人本教育基金會公布了甫在2022年5月進行的「家長育兒教養需求問卷」調查數據。

這份問卷從管教方式、配套需求、資源連結等多方面入手,而調查結果所呈現的家長面貌,可能與你想得有些不一樣。

在配套需求上,很多人會以為家長最需要育兒津貼,但其實它是所有選項中支持度最低的,還不到50%(圖一),說明了一件事情——比起錢,家長更迫切需要一個友善的育兒社會。

圖一:在配套需求上,很多人會以為家長最需要育兒津貼,但其實它是所有選項中支持度最低的,還不到一半

育兒友善空間、托育與喘息服務都有高達七成的支持度,正說明家長無處緩解育兒時承擔的龐大壓力。而以85%的支持度拔得頭籌的親職支援系統更透露了另一層次的訊息:家長對於「好的教養方式」的需求很強烈,同時也感到資源很不足。

育兒環境不友善,以及難以獲得親職教養資源的現況下,問卷顯示有39.2%的父母會體罰,並有56.3%的父母會以其他處罰等方式管教小孩。但值得關注的是有96.5%的父母也都會以說理的方式與小孩溝通(圖二),家長都曾嘗試與小孩溝通,但溝通或許成效不彰,於是許多父母依然走回體罰的惡性循環裡。

但即便如此,仍不能忽略「大多家長有意願進行正向教養」的事實,家長其實迫切需要獲得正向教養的資源與環境。

圖二:問卷顯示有39.2%的父母會體罰,並有56.3%的父母會以其他處罰等方式管教小孩

要建立更良好的親職系統與托育系統

立委范雲認為,三成九的家長會體罰,但也有九成六的家長會溝通,那麼重點便是:如何讓家長有有效的方式替代體罰?

她表示自己能夠明白體罰父母的心情,因為體罰往往立竿見影,但她從學生身上也看到了體罰的後果:害怕犯錯、不敢說自己犯錯,學習成效也因此低落。

因此,無論是為了父母的教養或孩子的未來,建置親職系統都至關重要。此外,她也關注到目前三到六歲公共化托育比例太低,福利措施不足會讓家庭的負擔過大,必須建立良好的托育系統。

家庭教育中心要更符合家長需求

立委王婉瑜也抱持類似的看法:「問卷中非常多家長是試圖來跟孩子溝通,但的確也看到家長的困境是:想好好溝通,但在很多限制與情況下還是會體罰。」

王婉瑜談及現有的資源:「家長很擔心沒有體罰不知道該怎麼教孩子,那家庭教育中心是要提供適當親職教育,但它現在是個沉默的角色,且資源和人力都需要補足。我有看到家庭教育中心試圖舉辦講座或課程,但大多是單向式的,且家長必須托育給他人後才能來進修。」

這段話點出了兩個重點,首先,家庭教育中心給予的服務是否符合家長需求。其次,家庭教育中心太不為人所知。

從問卷的數據來看,超過六成的家長沒聽過家庭教育中心,餘下三成聽過卻不知道其作用,僅有3.6%的家長知道家庭教育中心的用途(圖三)。資源存在,卻難以送達家長手上。

「教育部有必要釐清家庭教育中心的地位和服務。」王婉瑜提醒道。

圖三:問卷的數據來看,超過六成的家長沒聽過家庭教育中心

破除舊包袱,得有新支持

在亞洲,日韓台等國家受東方父權文化影響,對於子女都有「不打不成器」的傳統包袱,然而在嘗試拋卻這包袱的過程中如果無人引路,徬徨的家長們可能又會走回體罰的老路。問卷結果便顯示了即便是體罰的家長,也都嘗試與孩子溝通過。

但體罰的危害遠比想像中更大,日韓兩國由於發生數起嚴重的兒虐致死案件,相繼於近兩年立法禁止家內體罰,正面挑戰有害於兒童的父權文化,台灣是否能夠記取日韓的經驗而預先防範呢?

張廖萬堅談到韓國的修法經驗:「韓國體罰問題其實二十年前跟台灣都差不多,而且他們拿掉民法懲戒權時支持跟反對率是各佔一半。可見要修這法,政府是有相當大的決心。」

從本次問卷來看,台灣贊成立法禁止家內體罰的比率僅有24.1%,顯然不高。倘若加上「有配套措施」的前提,則贊成立法禁止家內體罰的比率將提升到77.7%(圖四),已是非常可觀的支持度。再次說明了配套措施的重要性。

圖四:加上「有配套措施」的前提,則贊成立法禁止家內體罰的比率將提升到77.7%

全社會的挑戰

法律修訂的同時,也需要配套措施雙頭並進。從本次問卷來看,家長並不是廢止家內體罰的阻力,而是助力。只要能夠給予妥適的協助,就會有更多願意放下棍棒的家長。

眾人若能一同前行,我們便有機會打造更能支持家長、守護孩子的友善社會。「落實家內零體罰 政府該做什麼事? 國際座談記者會發言整理」)

記者會後,編輯部去信衛福部次長辦公室,得到了衛福部對於此議題的書面回覆,以下為回覆內容的摘錄:

自110年起,社會福利服務中心已與家庭教育中心建立初步連結與合作機制,於服務脆弱家庭過程中轉介與連結家庭教育資源。但要落實禁止體罰,需要提高所有人的認知,2019年的家庭教育法修法重點即為學校、家庭教育中心與社區間的資源串聯。

衛福部持續協助地方政府布建親子館(托育資源中心),合作推動公設場所對兒少的優惠措施,而整體社會兒少友善氛圍的提升除了硬體的增進,也需跨部會一起倡議環境之營造。(人本教育札記訪談回應資料/衛福部回應

作者︱李昀修

如何給孩子更好的教育?為人父母/教師的您,是否正在追尋答案?進步的源頭,來自不斷的思索與釐清。《人本教育札記》多次榮獲金鼎獎、金蝶獎的肯定!國內第一本為家長及關心教育者所編寫的專業教育月刊,提供您看教育的不同角度。每個月都陪您,一步一步向前,充實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