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違規有多嚴重?從監察院教育正常化調查結果與學生代表們陳述的校園日常看起 | 人本教育札記

視不正常為日常的教育現場

文︱朱慧雯
圖︱編輯部

--本文刊登於人本教育札記391期

為落實教育平等,教育部力推教學正常化四十多年,並在2013年通過《國民中小學教學正常化實施要點》,明確訂定編班、課程規劃、教學活動、評量的相關法規,希望各級學校教育能擺脫以升學為唯一導向的思維,回歸著重學生的發展權、休息權、隱私權,培養多元學習、獨立思考的能力。時至今日,我們距離真正的教育平等還有多遠?

到2022年還在的升學主義

2021年一份監察院的調查報告,揭露出校園仍以升學主義領導教學,違法借課、強迫上第八節、早自習被用來考試…。違規有多嚴重?參考106至108學年地方政府針對四項指標到各國中的視導結果,國中不完全合格率為58.78%,私校不合格率高達73.53%,比公立更嚴重。若參考台積電晶圓代工訂單不良率得低於5%才算合格的話,這數字堪稱離奇。

這樣的數據代表著怎樣的校園現實?此篇綜合整理調查結果與學生代表們陳述的校園日常,帶讀者一同瞭解「有法卻沒人管」導致處處違法的校園日常。

擺脫不了的「能力分班」

常態編班推動了三十多年,很多家長以為不用再擔心孩子被分到哪一班,事實卻是,有些學校用我們不熟悉的「科學班」、「藝能班」包裝我們習慣的好班,或以不公開亂數抽籤的方式讓高分群編列同一班,或將每班的高分群拉出另外上「加強班」。用成績劃分資源,是為了學生好還是學校的榜單好看?

根據監察院調查報告,104至107學年有6所學校因違反常態編班遭減扣補助款。儘管有做出懲處,仍有學校連續5年違反編班正常化,比如:嘉義縣東石國中;也有校長直接坦承有能力分班。

訪視也訪視了,罰也罰了,學校還是一犯再犯。若不是主管機關沒有提出更進一步實質改善違法學校的做法,學校何以如此目無法規,侵害學生權益。

製圖/編輯部

還給我不同意選項!

教育部早已明文規定課後輔導(第八節課)不能上新進度、不強制參加、不用來考試,但台北市有一間國中高達9成學生留校至九點半,是自願還是被迫?

根據監察院調查報告,台北市天母國中連續兩年參加課後輔導比例都超過97%,學校以複習為由安排第九節考試,若學生拒絕課後輔導就以小考成績威脅、給壓力。天母國中的學生遭遇的「被強迫」並非特例,事實上是校園裡要求學生「自願留下」的慣用起手式。

你的藝能課也都被借走了嗎?

校園裡特有的「借課文化」,先不論哪個科目最容易被借走,讓人最不悅的就是這種「借」還不會「還」;更直接連借都不必的情況是:讓國文老師上音樂課、數學老師上童軍課,然後實際上都在考試。看到這是不是勾起你「蛤!體育課又要考試」的回憶。

根據監察院調查報告,有三分之一的國中未完全「依課綱及課表之規定排授課」,其中以新北市、嘉義縣、嘉義市借課情形最為嚴重,而監察院的問卷則顯示四分之一學生有被借課的經驗。

童軍課被借課、音樂課每周被借走、藝能課程結束就被拿來考試…學生被校方恣意剝奪休閒和運動時間、被減少多元學習的機會,應該要負責任的主管機關卻將不合格的原因歸給家長和老師「有關此類(借課)現象,實為家長及老師受傳統升學主義掛帥的觀念影響…」簡而言之,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

此外,私立學校不按表操課的比例更高:台北市83.67%、新北市100.00%、臺中市80.00%、臺南市43.18%、高雄市37.50%、新竹市75.00%、苗栗縣77.78%、彰化縣100.00%、嘉義縣100.00%、嘉義市100.00%、屏東縣100.00%、宜蘭縣100.00%。

另有新竹縣、臺東縣公立學校與私立學校的未完全合格率都是100%,這二個縣市的學生無論在哪個學校,都會被拿走體育課、藝能課…無路可去,無處可逃。

面對各縣市100%的不合格率,教育部國教署對此回應「…現行有將私立學校納入抽訪範圍,以為宣示作用。」多數地方政府主管機關們則回應「我們不建議借課」,教育主管單位以最消極的態度面對校園的違規與違法,這不就是變相的助長「違法借課」?

從早到晚考不停

教育部早已規定「早自習不得強制抄寫作業或實施考試。」但據監察院問卷調查結果,近五成學生(47.73%)有「早自習、午休或打掃時間曾用來上課或考試」之經驗。

早自習也考,晚自習也考,藝能課也考,打掃時間也考,學生的在校時間都讓渡給了考試,上課時間就拿來檢討考卷,考不停的模式下誰還能保有學習胃口?升學主義領導教育,用分數定義學生,這樣落伍的教學環境是我們要的嗎?

製圖/編輯部

面對主管機關的姑息,我們還要忍多久?

根據監察院施測結果發現,教學正常化訪視時,提前一個小時通知與提前一個月通知,學校不合格的比率居然有29倍的差距,這要說主管機關放水,還是學校有準備就是不一樣。

除了放水外,檢舉制度也因主管機關的不作為形同虛設。105年至109年民眾檢舉教

 除了放水,檢舉制度也因主管機關的不作為形同虛設。105年至109年民眾檢舉教學正常化案件數量並沒有因為檢舉而逐年減少,五年內共計406件檢舉,卻僅有11件議處失職人員,亦有多所相同學校一再被檢舉卻不曾改善。

製圖/編輯部

學生要的不是「我們會定期追蹤」,也不是將責任推卸給老師、家長。面對一再違法的學校,主管機關應負起監督與改善之責,而不是「查無不法」、「已輔導校方改善」打官腔說空話。

資料來源︱監察院2021年「教育部實施國民中學教學正常化措施現況調查」

來稿學生代表︱梁朝勛、許靜玟、林思愷、高同學、林筠儒、張豐溢

如何給孩子更好的教育?為人父母/教師的您,是否正在追尋答案?進步的源頭,來自不斷的思索與釐清。《人本教育札記》多次榮獲金鼎獎、金蝶獎的肯定!國內第一本為家長及關心教育者所編寫的專業教育月刊,提供您看教育的不同角度。每個月都陪您,一步一步向前,充實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