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要讓小孩上運動類課程嗎?

文︱編輯部           

 七歲男孩參加台中柔道委員會開辦的免費課程,卻住進加護病房。有人立刻停止孩子的運動課程,也有人開始每一堂都「陪上」,有人說那是特例大部份的人不會遇到,還有人說找有教練執照的就沒問題。各種說法各有道理,但沒有人可以保證,下次不會再發生類似的事,我們內心明白,就算是對的教練對的場地,也保證不了什麼。

什麼都無法保證,那是不是乾脆不要讓孩子學運動?當然不是。運動對孩子的身心發展有非常重要的影響,運動可以刺激腦內啡讓人心情愉快,孩子們天生喜愛動,需要動,有一個好的運動讓孩子們可以投入,這是一輩子受用的能力。

運動值得學,而且要學,因此,如何判斷運動課程是否適合孩子,是我們可以思考發展的,以下提出幾個「很重要」,提供給爸爸媽媽參考。

喊痛很重要

課前要先預習、熟悉內容,上課時會比較容易進入狀況,這個老掉牙的方法,套用在幫孩子選擇運動課程上,其實也適用。但需要預習熟悉的,不是那個運動或才藝課程的內容,而是孩子的性格、需求以及學習的目的。

理想上,我們想要選擇專為兒童打造的、合適兒童的教學方法。但不只理想不容達到,「兒童」專業課程也無法保證一定沒問題,更何況有誰能判定這個課程是否針對兒童?因此,需要一個人站出來。這個人不是別人,就是孩子的爸爸媽媽。

爸爸媽媽陪著孩子上課,不僅是為了擦汗遞茶水,幫孩子加油,或記錄孩子可愛的模樣。有的教練一板一眼喜歡喊口令,有的教練溫和親切愛開玩笑,教練的個性不代表他會或不會傷害孩子,但當孩子喊累、喊痛時,教練處理的方式,代表著他有沒有能力看到孩子的需要——不論是不是選手,當孩子表達不舒服時,都要花時間去了解狀況,而不是立即認定孩子偷懶。

運動傷害是現在大家常常提到的事,健身教練一再強調,如果你覺得不是訓練的部位酸痛就表示你的動作出錯了。在運動學習的過程中,對自己的身體有感覺,遇到超過身體負荷時能發現並表達,是學運動的第一要務——有感覺且有能力自我保護。

不重視孩子的主觀感受,不在乎孩子是否有運動傷害的教練,不管有沒有執照,都不是我們可以託付的人。

「說不」很重要!

過去,運動是體育班的事。但我們現在知道,運動員不只四肢發達,頭腦也一點都不簡單。 

王建民是運動科學的受益者,他說:「透過科技輔助訓練,會得到更多知識,球員更清楚了解要如何掌握每個地方,要怎麼去投球,才會對球的品質、球速有幫助,了解投球動作有什麼問題,有什麼需要改進的地方。」(註)早期土法煉鋼及威權體制教育,既不尊重個別體能差異,也沒有針對個別專長提供加強的訓練,相同且一致的訓練模式使選手、學員受傷,更嚴重的可能因此失去職業生涯。

高壓、處罰、重覆練習,是過時的方式,我們不應縱容,更不需要容忍。爸爸媽媽直接、明確要求教練停止無意義的體能訓練或處罰,非常的重要。不只當下保護孩子不受傷,也讓孩子未來面對威權時,有勇氣拒絕。

ENJOY樂在其中最重要

談了孩子的性格、需求、也談了教練教學風格,那還有什麼沒談到?當然是最重要的主角,孩子。 

一般來說,孩子們對新的事物,一定充滿了好奇與期待。有些孩子或許害羞內向,但上過幾次課,也會漸漸因熟悉安心而開心起來。不管有沒有陪在孩子身邊,課程結束後,問孩子今天開心嗎?好玩嗎?非常重要。

   開心好玩之後,當然不是要接有沒有聽話?」「趕快去練習。」而是要花一點時間,聽孩子說今天上課的內容,如果孩子興高采烈的說著同學教練或課程中各式各樣有趣好玩的事,那表示他上得很開心;如果孩子說今天新學到什麼厲害的姿勢、技巧,自己有什麼突破,那表示他身體的能力一直在進步;如果孩子雖然沒特別說什麼,就是笑呵呵的開心,那表示他在這個課裡很放鬆,而且壓力得到釋放。

但如果孩子不願意談上課內容,常常喊累,或者上完運動課就容易生氣。這,不需要別人說什麼,爸爸媽媽一定也知道,有一個什麼。或許孩子遇到能力進階的瓶頸、或許他有了競爭心不服輸,當然,也很有可能是和同學或教練有了不愉快。

主動關心孩子,和孩子一起開心,鼓勵他把委屈或困境說出來,爸爸媽媽讓自己多聽,而不要忙著以過來人身份告誡或勸諫。孩子只要願恴說,沒有什麼是不能處理不能面對的。

因為,最重要的是,我們眼前的孩子,無論孩子運動能力高強或差強人意,最寶貴的是,孩子和我們在一起。孩子可以學運動,需要學運動,因為每個人都應該有機會享受運用的身體、施展身體的開心,只要能達到這一點,孩子就是健康的運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