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告訴我,為什麼?

文︱江思妤            圖︱Photo by Sam Moqadam on Unsplash

七歲男孩被過肩摔27次的新聞出來時,老實說,我不敢去看那個影片,很多人應該跟我一樣,光是新聞文字在腦海裡轉換成畫面,就想把大腦關機。因為無法目睹他人受苦。

無法目睹他人受苦,是人之常情。新聞一出來,除了指責教練,大家也很想知道,是誰一邊看著事情發生一邊錄下來。是位置剛好的監視器?還是看不過去的同學家長?沒想到,影片是男孩的舅舅錄下的。舅舅說,他覺得這個課程不適合孩子,想錄影給媽媽看(註1)。

都錄影了,為什麼不直接阻止?

舅舅錄影時應該沒有想到,這段影片會成為指控教練傷害孩子的唯一證據。

舅舅跟記者說,那一天教練說一開始摔都會哭鬧,訓練中途孩子多次作嘔;似乎他一開始就覺得不對勁,所以特別記住這些訊息。

 網路鄉民們說——「干預如果沒事被嗆妨礙教學」、「誰事先會知道柔道教練是這種人,都嘛相信專業」(註2)。所以,是這些人們常說的話矇蔽了舅舅?

影片清楚拍下孩子的哭喊以及爬不起來的樣子,難道是為了要收集明確的「證據」,所以忽略孩子的求救?

舅舅拿起手機錄影,看著螢幕裡男孩一再被過肩摔,終究沒有進一步的動作。

誰能告訴我,為什麼?

小孩都在加護病房了,為什麼還要說:那個摔很正常? 

新聞剛出來時,教練說孩子「自己用頭撞牆壁、鏡子」(註3);台中市柔道委員會理事長李成顯跟記者說:「他是很資深的教練啦,五、六年都沒有薪水耶,我有看那個影片啊,摔就很正常的摔啊,我們以前學也是這樣學過來的啊。」(註4)

我們不知道孩子是否有用頭撞牆。如果小孩有用頭撞牆且教練知情,那他更不應該在那個時候讓孩子練習過肩摔,不是嗎?如果當天孩子沒有用頭撞牆或根本沒有這件事,那教練無中生有的指控,是否剛好證明他真的有做不對什麼?

然而,在柔道委會李理事長心中,維護教練似乎比釐清真象、關心受傷的學員還要重要。李理事長看了影片,也知道孩子在加護病房,他還是覺得應該要先幫教練講點話:「摔就很正常的摔啊」,小孩都在加護病房了,為什麼那個摔很正常?誰能告訴我,為什麼?

看到小孩爬不起來,為什麼不停止練習? 

熟悉柔道的人說,柔道就是要學摔,但柔道總會在新聞出現後特別在臉書上發文「從影片看到的摔法,絕對不是我們教導幼兒柔道的方式。」二方說法為何矛盾我們無法知道。但從舅舅拍下的影片中,可以聽到孩子痛苦的喊聲,看到孩子被摔到爬不起來的身軀,雖然看不到教練的表情,但也沒看到教練走去孩子身邊關心孩子的狀況。並且,在其它孩子練習波比跳時,受傷的孩子還在持續被過肩摔。

如果學被摔很重要,那麼重要的應該不是被摔很多次,而是每一次被摔都有能力保護自己;如果學摔人很重要,那麼重要的應該不是摔很多次,而是不要把人摔傷。

孩子會害怕、會不舒服,有可能會受傷,不是偷懶的表現,是真實的感受。孩子已經喊痛、爬不起來,為什麼在大家換動作練習時,要小孩繼續被摔?為什麼小孩已經爬不起來,還要把小孩拉起來繼續摔?誰能告訴我,為什麼?

有看著孩子,為什麼看不到孩子的呼救?

教練有預告今天會摔(註5),不代表小孩喊痛時不能要求暫停;教練說摔的時候都會喊痛,不代表小孩爬不起來時不能要求休息一下;教練說下次上課前不要吃東西,不代表小孩吐的時候不能說今天到此為止。事發之後,這些話說得輕巧,套句網路的話,「如果小孩沒事,家屬在現場制止,這些人又會酸媽寶、恐龍」。

用「恐龍家長」四個字上網搜尋,立即出現「恐龍家長的7個特徵」、「10種恐龍家長的行徑」,不論是特徵或行徑,裡面的項目都有:太擔心小孩,過度投訴,不能處罰家長們彼此告誡甚或彼此監督,不要成為恐龍家長,不要給教練,老師帶來麻煩。老師們不見得是受益者,但孩子明顯是這個標籤的受害者。

柔道事件剛發生時,道館LINE群組裡許多家長發訊安慰鼓勵教練(註6),就算知道孩子是從道館直接坐救護車去到醫院,家長們仍然積極地回覆「謝謝教練」。為什麼,成年且理應具有專業的教練,卻成了家長們最需要守護的對象?為什麼這位孩子在醫院急救,那些家長一直不停跟教練說謝謝?誰能告訴我,為什麼?

孩子都倒下了,為什麼你們只是想著自己?

孩子在教練面前倒下,教練說,他之前用頭撞牆;在舅舅面前倒下,舅舅說我錄影是想要給媽媽看;在其它家長面前倒下,家長們說謝謝教練。只有在醫院接下孩子的醫生說,這孩子「跟被車撞到一樣」。

那一天,許多人看著孩子練習、聽到孩子的哭聲、喊叫聲,卻沒有一個人「看到」、「聽到」孩子求救。為什麼?誰能告訴我?到底是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