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緬邊境無國籍孩童幾乎消失的學年

圖、文︱賴樹盛(Glocal Action 全球在地行動公益協會秘書長)
【國際島民】泰緬邊境無國籍孩童幾乎消失的學年

專欄/國際島民

踏足國際,深入當地。時代流轉到二十一世紀,台灣的國際地位仍然模糊未明,而他國的故事,似乎總在遙遠的他方。 然而,一直有一群人們持續地從台灣出發,帶著自己的力量奉獻於遠方。而他們遇到了怎樣的故事,這些故事又如何讓他們重新理解他人與自己,乃至於我們足下的土地? 行過、走過,當故事越過海洋捎來音訊,就願他方遠方,皆非彼方。

—札記專欄【他方遠方都不是彼方】

【國際島民】泰緬邊境無國籍孩童幾乎消失的學年
瀑布小學翁溫校長 (Glocal Action 全球在地行動公益協會秘書長 賴樹盛提供)

如果流落異鄉的人們失去了工作機會,可能連日常三餐都成了問題,孩子們的溫飽又該如何是好呢?如果學校一整年都無法開學,每天都沒辦法到學校裡上課,孩子們的學習該怎麼辦呢?

這正是泰緬邊境這一年來的真實景象。

泰國境內有著超過一百五十萬緬甸移工及其家人,從事著較危險、辛勞又困難的勞動工作,領取微薄日薪勉強維持一家大小溫飽,去年(2020)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許多家庭更立即陷入了生存困境。

邊境地區的緬甸移工兒童學校(簡稱:移工學校),為上萬名流離孩童提供珍貴的教育機會,當地政府為了防止群聚效應發生,數十間移工學校只能關閉,至今仍無法開學,幾乎成為學生們一個消失的學年。

透明的孩子,艱辛面對生活的挑戰

緬甸歷經了半世紀以上的動盪紛擾,軍政府鎖國封閉及專制統治,造成了基礎建設不足、經濟發展停滯,甚而加劇了境內武裝衝突不歇,然而最大的受苦者,仍是為數眾多的貧困百姓。

位於泰國與緬甸接壤的邊境地帶,存在著數萬名「無國籍兒童」〈Stateless Children〉或「移工子女孩童」(Children of Migrant Worker), 他們隨著原本居住在緬甸的父母,為了生存涉險跨越國界來到泰國,或是後來出生在泰國土地上,從此過著沒有身份、缺乏照顧的顛沛生活。

因此他們又被稱為透明的孩子,並不被世人所看見。

一群從事教育、媒體、社福工作的台灣志工,親身走入泰緬邊境移工學校,看見了這群流離孩童克難求學的身影,二○一五年共同成立了「全球在地行動公益協會」(簡稱:Glocal Action),致力攜手當地夥伴,推動邊境兒童教育服務。

而我自身從第一次踏上邊境擔任國際志工,到成為一位人道援助工作者,轉眼間已過了十八年歲月時光,泰緬邊境彷彿已成了我人生中的第二個家鄉。

擔心疫情病毒,更擔憂孩子的下一餐

全球疫情大爆發後,當地政府實施了邊境封關、限制營業時間等因應措施,雖然有效控制了疫情發生,卻也造成了許多商家歇業、工廠停工、觀光業萎縮,嚴重衝擊了國內產業經濟發展,專家預估二○二○年泰國經濟將委縮7.8 %。

外界或許很難想像,疫情更無情打擊了社會底層裡的緬甸移工家庭。

移工家庭多數散居鄉間荒野或貧民區,住在竹片搭建起的簡陋寮屋裡,沒有電力及自來水供應,仍然用著木材烹煮食物,生活相當的艱辛與不易,突然間失去了農場和工廠的謀生機會,立即陷入了三餐不濟的困境。

Glocal Action長期協助當地教育發展,早已與當地人們建立了深厚情感,我們請當地夥伴協助訪視學童家庭,視訊裡家長們面帶愁容,語氣平緩而無奈的說:「雖然我們擔心病毒,但是每天更擔憂孩子們的下一餐。」

對於生活在台灣的人們來說,疫情雖然帶來不便利之處,仍享有穩定的日常狀態,當這些訊息不斷從當地傳回來時,讓我們更加感到非常的揪心與不捨。

發起急難救助行動,即時回應需求

為了回應當地迫切的生存需求,我們持續連繫了當地夥伴,訪視調查失業家長及家庭人口數,決定發起了「急難救助行動方案」,一方面募集台灣捐助經費後,同時著手採購當地食糧必需品。

原本預計發放五個移工聚落,但我們驚覺許多家庭幾乎陷入斷炊,救助行動最終進行了兩個梯次,擴及至八個村落,總計為四百五十個貧困家庭的五千位民眾,提供了一萬兩千公斤包含大米、烹飪油、魚乾、食鹽等的救急糧食。

為了推展救助行動,Glocal Action將所資助學校建立起了網路群組,不僅更即時聯繫當地訊息,且能夠有效的彼此溝通,讓整個方案執行更為順利,將服務傳遞到需要的人們。

「團結在一起,讓我們能夠更堅強。(Stay together, make us stronger)」,疫情發生後,讓我也更加體會到這句話的深刻意涵,每位夥伴都在當下一起努力不懈,許多溫暖的動人畫面,不斷的在邊境發生著。

有校長主動前往其他學校幫忙,協助如何更順暢的進行發放;還有位校長發揮創意,將呼拉圈放置地面作為社交距離,立刻被各校仿效運用;老師們自發帶著糧食物質到聚落,給予無法前來領取的家庭和老人家,並親切安撫村民們的焦慮心情。

當學童母親們來到學校,將一袋袋沉甸米糧放在頭頂,臉上露出了欣慰紓解神情說:「終於不用煩惱孩子沒飯吃了。」這是夥伴們最開心的時刻。

與社區協力合作,防疫不缺席

由於疫情發生初期,邊境民眾並不容易買到口罩,我們也擔心弱勢家庭面臨感染風險,因此資助了當地婦女團體「Chimmuwa工作坊」,由婦女們親手縫紉超過一千個棉布口罩,提供給成人及孩童使用,及增加家庭的收入來源。

我們透過以工代賑的方式,邀請受助家長們協助整理校園、修繕校舍,學生們也主動來幫忙拔草和刷油漆呢!各個學校也著手DIY增加洗手台設施,讓孩子們能夠保持手部清潔。

邊境教師們亦扮演了關鍵角色,讓防疫更有效觸及移工聚落,老師們帶著緬甸文防疫海報,傳遞防疫知識給社區民眾,並教導孩子們保持社交距離、正確洗手方式、及測量體溫等。

當地醫護團隊「梅道診所」竭盡所能推動防疫,我們也主動資助小額經費,幫助該團隊服務工作,透過社區共同參與的服務型式,不僅增進社群民眾的連結,更可以促使社區自助的尊嚴。

感謝台灣朋友們的慷慨解囊,及當地社群的合作互助,讓我也更加確信人與人之間,能夠跨越地理與心中的界線,為彼此伸出援手。

【國際島民】泰緬邊境無國籍孩童幾乎消失的學年

邊境學校暫時關閉,服務腳步不停歇

雖然幫助了邊境家庭暫時度過難關,家長們也逐漸能夠找到了臨時工作。然而在我們與當地聯繫時,蘭花小學的凱喬校長憂心忡忡說:「由於學校關閉了,家長們只能帶著孩子到田裡工作、甚至無力照顧,日子一旦久了之後,學生們便很難再回到教室裡了…。」

為了不讓邊境孩童的學習中斷,Glocal Action聯合了在地的其他服務資源,並持續資助移工學校推動了「居家教學服務行動」,由老師們帶著帶著書本、教材和文具,每天辛勤往返於學生們居住聚落進行授課。

沒有了黑板、課桌椅,「教室」依然是無所不在。

老師和學生們村裡空地上,鋪著塑膠墊席地而坐開始上課:有些師生們則在住家屋簷下,老師用著小黑板教學,孩子們圍坐一圈用心學習;還有些師生利用破舊的廢棄倉庫,認真教導孩子們讀書識字,並安排畫畫和舒展身體等活動。

「做為老師的我們也有很大的收穫,每天前往學生家裡教學,能夠更瞭解每位孩子的家庭生活,我們和家長的關係也更緊密了。」任教於綠水小學的帖帖老師,談起了居家教學的意外收穫。

瀑布學校的五年級學生麥欣妮,則道出了孩子們心聲:「謝謝老師每周都有來家裡,教導我們課程及如何預防疫情,雖然我有認真學習,但是時間還是不太夠。希望疫情過後,我們可以再回到教室上課,很想念同學們一起讀書的時光。」

當地近期也傳回了好消息,教育當局已同意繼續舉辦年度的聯合檢定考試,順利通過的學生仍可獲得學力認證,校長們和我們總算放下心中的大石。

成為支持邊境孩童成長的力量

泰緬邊境仍有無數的無國籍孩童渴望上學,流離社群為了下一代的未來,自力創辦了克難的社區學校,雖然長期缺乏政府照顧及外界資源,依然堅持為孩子們提供珍貴的教育機會,更給予了一份重要的保護。

Glocal Action匯聚了台灣社會的善心,透過支持社區辦學、培育教師、及連結服務網絡,至今已資助了十所邊境學校,幫助一千兩百位孩子們能夠安心就學,免於失學、被人口販運、或淪為童工,致力於促當地社群自立自助發展,有力量、有尊嚴開創更好的未來。

帕依達學校的娜姆校長表達感謝說:「這一年真的很艱難,非常謝謝 Glocal Action 和台灣民眾伸出了援手。學校經費短缺、孩童家境貧困,幾乎面臨減班、停止招生,幸好有了你們的幫助,學生們都感到非常開心。」

我已結識十多年的翁溫校長,曾談起最初創辦瀑布學校的緣由,他說:「看到聚落裡孩子們沒辦法上學,讓我感到很難過;教育像是一棟房子的根基,如果缺少了良好的根基,房子就很難搭建起來。」

從校長獨自一個人教導三十個孩子開始,到如今學校每年幫助超過三百位孩童就學,更有不少畢業學生通過學力檢定後繼續升學,還有已經回到緬甸仰光就讀大學的學生,希望自己將來能夠回到瀑布學校裡服務。

這些年來海外服務的助人道路,總是顯得漫長而艱辛難行,但我始終深刻感受到邊境人們堅韌的生命,以及面對生活困境的無情打擊下,人們依然願意彼此扶助的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