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又怕又愛聽鬼故事,怎麼辦?

文︱陳生慶   

許多大人常常會嚇小孩:浪費食物會被雷公劈、晚上不睡覺會被虎姑婆咬小指頭、到水邊去玩會有水鬼…。通常要小孩聽話,最容易的方式就是讓他害怕。這也是自古以來所有極權統治者慣用的手法,利用巫術、禁忌、神話,他就可以當王。久而久之,聽者也習慣讓出了自己的主權。針對這一點,我的建議是,大人永遠都應該提供小孩真相,為什麼到水邊玩不能落單,是因為真實存在的危險,而不是唬弄他。

林媽媽(以下簡稱「媽媽」):我兒子今年升上小學四年級了,膽子卻好像愈來越小,怕痛、怕黑、尤其怕鬼,常常不敢一個人去上廁所,也不敢自己一個人待在家。請問,該怎麼辦?

陳生慶(以下簡稱「陳」):面對孩子的害怕,第一步,請先破除「膽小鬼,羞羞臉」這句深植在我們文化中的迷思。怕痛、怕黑,都是屬於「自然的恐懼」。面對危險和未知時,膽小是件好事。人會害怕,是一種自我保衛機制,這是人的能力裡非常重要的一環。如果小孩凡事都不顧慮風險,反倒讓人比較害怕;另外一種害怕是「不必要的恐懼」,怕鬼,就是一種被創造出來的、「人工添加」的莫名恐懼。

不論是哪一種,都請先試著接納孩子的害怕,而不要否定他的感覺。譬如,用「我猜你很害怕,沒問題,我陪你!」取代「這個有什麼好怕的、你怎麼那麼膽小、你看別人都沒事…」。一旦我們有情緒,會讓孩子除了原本的恐懼之外,還要承擔另一層害怕--怕被嘲諷、被責備、被否定,這樣反而就更難勇敢起來。

媽媽:哎呀,我好像從來沒有想過,可以從這個角度來看待他的害怕。但是,只要接納害怕的感覺,就能解決他會害怕的事實嗎?

陳:害怕是非理性的,在那個當下,孩子就是個需要被協助、被陪伴的人,當他的感覺被接納之後,安全感才有可能慢慢建立起來,情緒先被充分照顧了,才會有理性的空間可以探討,真實的問題是什麼。

媽媽:但我不明白的是,為什麼我兒子明明就怕得要死,又很愛聽鬼故事呢?在這種情況下,還應該繼續讓他聽那些故事嗎?

陳:這有很多種可能性。小孩愛聽可能是一種起哄的結果,有一、兩個人愛聽,漸漸地其他人也不敢說自己不愛聽了。其實,愛不愛聽也很錯綜複雜,剛開始有一點點愛聽跟恐懼,可是單純的恐懼不足以讓他逃開群體的力量,大家包裝成很好玩、很刺激的樣子,在這種狀況下,孩子想要展現自己的獨立性是有困難的。

也可能小孩會想,能克服這種恐懼才是厲害的人,愈恐怖的就愈愛聽,因為會怕所以想要去克服它。

還有一種可能,是人對未知和禁忌的好奇。其實,小孩聽故事都是好玩,任何故事都是,只是鬼故事有一種魔力,沒有人看過鬼長什麼樣子,那是一個完全未知的世界,同時,它帶有一種禁忌,可以聽/講一個禁忌是一件刺激的事,也就是說,講禁忌帶有快感。所以雖然會怕,但正因為怕,所以愛聽,完全不怕的人,反倒就沒有那麼愛了。

我們的立場,是反對講任何鬼故事給孩子聽的。之所以反對,有兩層原因:

第一,是「運用恐懼在控制人」。像是,許多大人常常會嚇小孩:浪費食物會被雷公劈、晚上不睡覺會被虎姑婆咬小指頭、到水邊去玩會有水鬼…。通常要小孩聽話,最容易的方式就是讓他害怕。這也是自古以來所有極權統治者慣用的手法,利用巫術、禁忌、神話,他就可以當王。久而久之,聽者也習慣讓出了自己的主權。針對這一點,我的建議是,大人永遠都應該提供小孩真相,為什麼到水邊玩不能落單,是因為真實存在的危險,而不是唬弄他。

第二,「人的害怕會被誇張」這件事,跟聽鬼故事有關。不是聽的當下的恐懼,是引發的對於所有未知的恐懼。鬼故事的可怕是超越故事的,人的想像力無窮的發揮,會把恐懼感延伸到生活中的各個層面去,衍生出更深一層的恐懼,而且如影隨形,包括怕黑、怕孤單、怕死掉、怕威權。鬼故事不只是讓小孩怕鬼、怕上廁所而已,而是對於所有他想像中能影響他的,他都會害怕,作為一個人的價值與尊嚴都可能被破壞。

我們反對講鬼故事,是對於人的恐懼感非常深入的一個看法,要妥善地維護我們的恐懼,讓它做為保護我們的正面的力量;而不應該濫用先天上「會害怕」的這個好的能力,甚至去享受這個恐懼。因為是寶貴的東西,所以不要濫用。一個本來應該是天不怕地不怕、頂天立地的發展中的孩子,就因為講鬼故事給他聽,把他這樣一個好機會給破壞掉了。這是我們反對講鬼故事,最根本的原因。

我相信,很多小孩膽子並沒有那麼大,他只是膽子太小,以至於不得不膽大。當彼此對「害怕」建立起正面的眼光之後,再來陪孩子一起想,他真正擔心的是什麼?我覺得做一個膽小鬼,遠比做一個受虐者,還要健康。祝福你們!

 

陳生慶/人本教育基金會親職講師

 

【南海菩薩的法槌】上學只能碰運氣?

孩子入學時,家長對於分到哪個老師教常常忐忑不安,總是到處打聽。對於編班結果分到所謂的好老師時,會覺得是上輩子燒了好香。難道,上學只能碰運氣?如果運氣不好,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問事書店】用繪本取代教養書,成為自己的教養專家

「為什麼要買教養書?在網路上要怎麼挑教養書?」隨後引起大家的熱烈討論。其實在網路書店選書買書,總有些運氣的成份,尤其是翻譯書居多的出版市場。「所以我都是根據小孩的問題來找書,像是要高年級的小孩好像開始有點叛逆了,我覺得是青春期的問題,所以只要是跟青春期有關的書,我都覺得應該要讀一下。」這是花花媽媽的說法…

【特別企劃】考題背後的玄機-烤小孩的方法

考題的玄機?對啊,考題總得精心設計,才能測出小孩會不會。

「烤」小孩?啊對,據說小孩總是處在水深火熱之中!

感謝《親子天下》舉辦「哭笑不得考卷大賞」網路活動,募得數百份小孩的「創意答案」,讓我們得以一窺烤與被烤的堂奧。於是,本期札記的特別企畫,特別安排了六篇文字。

【民主的滋味】文青飯桌上的台灣夢

日治時期,台北大稻埕有四大著名的酒家,分別為「江山樓」、「東薈芳」、「春風得意樓」、「蓬萊閣」,經常有政要、商賈、文人、名流往來匯聚,往往也是台灣社會運動家的聚集地,其中蔣渭水經營的春風得意樓,就成為社會運動家們的免費食堂與活動地點。這一場場嚴肅的政治活動,其實和輕鬆的餐桌脫不了干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