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胖稅,該課嗎?──請先看看我的生長曲線

fatcurve
文︱老爹
肥胖稅,該課嗎?--請先看看我的生長曲線
 

課肥胖稅?為了健康?

那如果瘦下來,國家要不要退我稅?像我,兩個月內從96公斤瘦到71,要退多少?

我看到你頭頂上的巨大問號了──「兩個月減25公斤?」說不定還想嗆我一句:「沒圖沒真相!」

照片,我是沒有啦。誰能隨手掏出二十多年前的舊照?何況是超級不願想起的過去?圖,我還是有的。上面那張曲線圖,紅色是我的體重生長曲線,藍色是我的心情起伏曲線。你可以輕易看出幾個重點:

  1. 我的體重在上大學前持續上升、心情持續低迷。
  2. 我的體重在上大學後短短幾個月內急速下降,心情急速飛揚。

我的心情與肉量息息相關。稅務大刀戳胖子的肥肉,就是在戳我心窩!

我瞭解,這個稅其實課的是高熱量食品,而不是胖子本人;我的反應,可能敏感了點。但當人們長年來以身材來評價一個人,這人要如何不對「胖」敏感?

話說從頭。

身為曾經的資深胖子,我出生時卻非巨嬰,反而因為出了點意外,幾乎要沒命。阿媽對我這個從死神手裡抱回來的金孫,自然是絕不拍打,用力餵食──

「配飯!」阿媽塞來大塊滷肉,油花濺上我的小臉。

「食四秀仔!」阿媽遞來洋芋片,身後還有一整箱。(四秀仔,台語,零食)

「落屎袂使食油臊,可憐哪!」阿媽把水煮蛋就著白粥,餵給拉肚子住院打點滴的我。(油臊,台語,含油的葷食)

愛就是把孫子餵食成球。即使旁人都叫我大箍呆,阿媽還是不斷用食物對我示愛。

但四十公斤的小一生,沒辦法得到同學青睞。

「老師,他好臭!」噴汗走到二樓教室的我,只能傻笑。

「老師,他害我們接力最後一名!」跑道上頭昏眼花的我,也只能傻笑。

「老師,他走路腳開開醜死了!」跨下摩擦紅腫的我,還是只能傻笑。

「胖沒有關係!」老師說:「同學們,不要叫他大箍呆。他成績很好,跟詹姆士龐德一樣聰明。我們叫他詹姆士胖哥!」

一開始,只有同班同學叫我胖哥;然後隔壁班跟著叫、別的年級跟著叫、其他老師跟著叫…我從班級型胖子,晉級全校型胖子。那之後,老師們即使要讚美我,起手式也多半是:「他雖然胖,不過…」

臭。慢。醜。這就是我小時候的自我評價。

那是別人的評價?沒話語權的小孩,自我評價只能是別人的評價。

所以你說,我聽到要課這種稅,感覺怎樣?

我太敏感?嗯,來,聽聽我中學的事──

我國中時,《灌籃高手》正紅,全台灣學生都在打籃球。投球準,你就是三井;切入快,你就是流川。我國一體重70、身高170,動不動蓋人火鍋、硬吃籃下,滿心認為自己是赤木,然而同學們叫我──

「安西老爹!搶球場啦!」

「安西是教練,不上場!」我抗議。

「老爹也是神射手好嗎!」本班櫻木狂捏我的三層肉:「你跟他那~麼像,禁區又隨便投隨便中,就是老爹嘛!」

當老爹也還不錯啦,即使胖到80,也沒人討厭我。

可是上了高中,我這個老爹當不下去了。一方面,三井他們跟我進了不同的學校;另一方面,我不胖了,相對來說。新訓時,校長強調健康是考大學的本錢,他邊說邊瞥向幾個比我更有資格當老爹的人。

有更胖的人頂著,高中三年,沒人笑我身材;但,也沒人要找我去球場。

不意外地,我的生長曲線持續向上,直達96。

高中時,他們笑每個胖子都等於在笑我,那就別提了。國中時,我是老爹,一個正面角色,但大家喜歡他,也是建立在「胖」和「體育強者」的「反差萌」上、建立在貶低胖子的基礎上。

中學六年,沒人笑我胖。但事實上,人們看我的眼光都與胖有關、與我敏感與否無關。而多年後,國家還要捏起我早就不存在的肥肉說「胖不好喔!」是你,你怎麼想?

我瘦下來,可說是意外──進大學時,我們班只有兩個男生,據說是三十年一次的意外。所以我們註定要加入系上的籃球隊排球隊桌球隊棒球隊競技啦啦隊,隊隊精實,天天操練。

兩個月後我回老家,媽媽皺眉連問:「錢都拿去吃飯了?那怎麼會瘦卑巴?你知道K他命會害人變瘦嗎?」被媽媽懷疑吸毒的這項成就,我人生絕無法達成第二次。

瘦下來後,我一直在控制體重,成效還可以。我的生長曲線整體雖是向上(請見曲線圖),但以漸近中年的大叔來說,我離「胖」應該還算有距離。

如今當體重上揚,我腦子裡出現的不是「胖」字。你猜,是什麼字?

沒錯。臭、慢、醜。或者,好笑、邊緣。

太敏感嗎?或許吧。

但就像王定宇面對記者問起肥胖稅,第一反應是「幹嘛問我!?」胖子們面對肥胖稅,也都該問一句:「幹嘛問我!?幹嘛叫我多繳錢!?」我們胖,終究是胖自己的;而國家無論用什麼名義課稅,終究還是會課到我們身上。那麼,無論我們是否太敏感,在課稅前,人們是不是都該敏感一下我們的敏感?

 

肥胖稅,該課嗎?--請先看看我的生長曲線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373期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史明曾說,以他的學歷找一間商社當個職員,安穩過一生是可以的,為什麼要開一間飲食店,辛苦的掌廚燒菜?而且他還是富家公子哥,從小儘管吃而沒有做過,怎麼會開起「新珍味」?但為了革命而流亡到日本的史明仍打算繼續奮鬥於台灣獨立革命的志業上,因此要有自己的店面,方便同志能自由的出入,也可以與台灣島內做聯繫的工作。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人本教育基金會在今年(2021年)初提案修憲,將「兒童不受身心暴力對待之權利」納入基本人權,但真的要修憲嗎?修憲有用嗎?人本教育札記四月刊特別企劃,帶讀者解析一份體罰問卷,以及4位立法委員對於修憲的回應,我們也關心其他國家在落實兒權是怎麼做的,以及為什麼台灣需要修憲的理由與觀點。

人本教育暨森林小學師資培訓

人本教育暨森林小學師資培訓

這個課程是為想要實踐理念教育的人所設計,實踐不分體制內外,無論是否稱之實驗,關鍵在於對人類知識文明的熱情、對人類共同未來的追求、對公義事理的關愛與關注、對於『對象』的理解與疼惜,並要能講究『思想』與『方法』。在人類追求自由與解放的道路上,教育應該是助力而非阻力,理念教育工作者,正是要努力實踐這件事,邀請你來參與人本教育師資培育課程。

2021campteacher-3

活動員志工培訓-2021春季

你是年滿 18 歲,喜歡孩子的大學生嗎?
邀請你來,用好的方法一起準備「與孩子相處」這件事。
這個課程不是一種職業訓練,而是教育實踐的一環。
讓你有能力換個角度想,發展出解決事情的能力!
透過真正理解孩子,來重新思考與孩子間的相處模式;
透過思想的啟蒙來揚棄威權手段,同時建構大人的責任與界線。

人本教育札記三月刊──《小孩的好去處——開箱人本營隊》

人本教育札記三月刊──《小孩的好去處——開箱人本營隊》

這期營隊報導有最適合家有幼兒的大稻埕親子走跳、到略有挑戰性的機關梯、浪漫與人文交會的溼地探險、在日常中窺見不凡的打狗尋寶,以及連語言都給你玩起來的拉吉歐,我們拾綴營隊生活的一角呈現給你,願父母與孩子的假期都過得溫暖而充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