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胖稅,該課嗎?──請先看看我的生長曲線

fatcurve
文︱老爹
 

課肥胖稅?為了健康?

那如果瘦下來,國家要不要退我稅?像我,兩個月內從96公斤瘦到71,要退多少?

我看到你頭頂上的巨大問號了──「兩個月減25公斤?」說不定還想嗆我一句:「沒圖沒真相!」

照片,我是沒有啦。誰能隨手掏出二十多年前的舊照?何況是超級不願想起的過去?圖,我還是有的。上面那張曲線圖,紅色是我的體重生長曲線,藍色是我的心情起伏曲線。你可以輕易看出幾個重點:

  1. 我的體重在上大學前持續上升、心情持續低迷。
  2. 我的體重在上大學後短短幾個月內急速下降,心情急速飛揚。

我的心情與肉量息息相關。稅務大刀戳胖子的肥肉,就是在戳我心窩!

我瞭解,這個稅其實課的是高熱量食品,而不是胖子本人;我的反應,可能敏感了點。但當人們長年來以身材來評價一個人,這人要如何不對「胖」敏感?

話說從頭。

身為曾經的資深胖子,我出生時卻非巨嬰,反而因為出了點意外,幾乎要沒命。阿媽對我這個從死神手裡抱回來的金孫,自然是絕不拍打,用力餵食──

「配飯!」阿媽塞來大塊滷肉,油花濺上我的小臉。

「食四秀仔!」阿媽遞來洋芋片,身後還有一整箱。(四秀仔,台語,零食)

「落屎袂使食油臊,可憐哪!」阿媽把水煮蛋就著白粥,餵給拉肚子住院打點滴的我。(油臊,台語,含油的葷食)

愛就是把孫子餵食成球。即使旁人都叫我大箍呆,阿媽還是不斷用食物對我示愛。

但四十公斤的小一生,沒辦法得到同學青睞。

「老師,他好臭!」噴汗走到二樓教室的我,只能傻笑。

「老師,他害我們接力最後一名!」跑道上頭昏眼花的我,也只能傻笑。

「老師,他走路腳開開醜死了!」跨下摩擦紅腫的我,還是只能傻笑。

「胖沒有關係!」老師說:「同學們,不要叫他大箍呆。他成績很好,跟詹姆士龐德一樣聰明。我們叫他詹姆士胖哥!」

一開始,只有同班同學叫我胖哥;然後隔壁班跟著叫、別的年級跟著叫、其他老師跟著叫…我從班級型胖子,晉級全校型胖子。那之後,老師們即使要讚美我,起手式也多半是:「他雖然胖,不過…」

臭。慢。醜。這就是我小時候的自我評價。

那是別人的評價?沒話語權的小孩,自我評價只能是別人的評價。

所以你說,我聽到要課這種稅,感覺怎樣?

我太敏感?嗯,來,聽聽我中學的事──

我國中時,《灌籃高手》正紅,全台灣學生都在打籃球。投球準,你就是三井;切入快,你就是流川。我國一體重70、身高170,動不動蓋人火鍋、硬吃籃下,滿心認為自己是赤木,然而同學們叫我──

「安西老爹!搶球場啦!」

「安西是教練,不上場!」我抗議。

「老爹也是神射手好嗎!」本班櫻木狂捏我的三層肉:「你跟他那~麼像,禁區又隨便投隨便中,就是老爹嘛!」

當老爹也還不錯啦,即使胖到80,也沒人討厭我。

可是上了高中,我這個老爹當不下去了。一方面,三井他們跟我進了不同的學校;另一方面,我不胖了,相對來說。新訓時,校長強調健康是考大學的本錢,他邊說邊瞥向幾個比我更有資格當老爹的人。

有更胖的人頂著,高中三年,沒人笑我身材;但,也沒人要找我去球場。

不意外地,我的生長曲線持續向上,直達96。

高中時,他們笑每個胖子都等於在笑我,那就別提了。國中時,我是老爹,一個正面角色,但大家喜歡他,也是建立在「胖」和「體育強者」的「反差萌」上、建立在貶低胖子的基礎上。

中學六年,沒人笑我胖。但事實上,人們看我的眼光都與胖有關、與我敏感與否無關。而多年後,國家還要捏起我早就不存在的肥肉說「胖不好喔!」是你,你怎麼想?

我瘦下來,可說是意外──進大學時,我們班只有兩個男生,據說是三十年一次的意外。所以我們註定要加入系上的籃球隊排球隊桌球隊棒球隊競技啦啦隊,隊隊精實,天天操練。

兩個月後我回老家,媽媽皺眉連問:「錢都拿去吃飯了?那怎麼會瘦卑巴?你知道K他命會害人變瘦嗎?」被媽媽懷疑吸毒的這項成就,我人生絕無法達成第二次。

瘦下來後,我一直在控制體重,成效還可以。我的生長曲線整體雖是向上(請見曲線圖),但以漸近中年的大叔來說,我離「胖」應該還算有距離。

如今當體重上揚,我腦子裡出現的不是「胖」字。你猜,是什麼字?

沒錯。臭、慢、醜。或者,好笑、邊緣。

太敏感嗎?或許吧。

但就像王定宇面對記者問起肥胖稅,第一反應是「幹嘛問我!?」胖子們面對肥胖稅,也都該問一句:「幹嘛問我!?幹嘛叫我多繳錢!?」我們胖,終究是胖自己的;而國家無論用什麼名義課稅,終究還是會課到我們身上。那麼,無論我們是否太敏感,在課稅前,人們是不是都該敏感一下我們的敏感?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373期

【人本論壇】教孩三事

史英老師youtube新節目,談論教小孩合作。那不是分享、不是合作學習,更不是分工。那,是什麼呢?

母湯真m̄-thang

母湯 vs. 毋通,怎麼用比較好?該認真計較嗎?你怎麼想?

原來如此!校園鬼故事的民俗學

「花子」應該是個日本名字,為什麼會擔心「花子」在臺灣出現呢?其實流傳在台灣校園裡的鬼故事起源來自於日本,而之後也慢慢演變出具有台灣特色的校園鬼故事。至於兩者之間出現的脈絡與契機是什麼呢?讓我們一起揭開華麗島秘話的面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