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題如流水。

在這個時代,每天每天,新的議題冒出來,舊的議題有了變化,似乎什麼事情都很重要。

人們樂此不疲的在網路蒐集資訊,增加自己在談話上的資本,然而大多時刻,這一切亦如流水,總在捧起後便由掌心中溜走。

自此之後,我們還剩下什麼?

當每一個議題都僅只是「一個議題」而已的時候,我們手掌間殘留的只有掌心中一點點僅存的水分,而很快的,那也將隨之蒸發、逸散於大氣之中。

自此之後,我們不留下什麼。

但如果,真的想留下什麼的話…

那是我們之所以討論通姦除罪化與肥胖稅的原因: 它們遙遙的彼此呼應著,引導著人們所思索的,居然直指一個重要的民主課題。

這個課題,直接關聯著人我的分際,個體與集體的矛盾,涉及現代人生活的基礎, 或許就以這一個問句作為開始——國家可不可以進入你家?

人本主義如果要關心人,這就是人最應該關心的。

「國家」與「你家」雖然都有一個「家」字,然而這兩個名詞似乎有所不同; 而這個差異,或者可以做為我們解讀通姦除罪化與肥胖稅的切入點。

到此揭露的似乎太多了嗎?但關於那一切的思索與爭論,我們都將它放在了本期的特企裡,最後的答案,就交給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