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姦除罪with肥胖稅,由外表看似小孩實際上也是小孩的名偵探帶你突破盲點!

92198_m
文︱李昀修
 

那是他人生頭一次相信「天啟」的存在。

那只是晚間新聞中的小小一個片段,一群人在司法院前舉著「反對通姦除罪化」的牌子,在此起彼落的抗議聲中,一陣特別淒厲的聲音從人群中傳出:「我這樣怎麼教小孩!」

小紅看著眼前閃動的畫面,然而一個嶄新的世界卻在他的心中開始成形…

「不覺得大人很奇怪嗎?」

隔天一早,天龍國小六年級的教室一角,小紅將朋友小青、小橙拉過來後對著他們問。

「還好吧?」小橙聳聳肩。小紅卻用力搖了搖頭:「不對,你們知道昨天有一群大人跑去司法院抗議通姦除罪化嗎?」

「然後呢?」小青問。

「然後大人們就在那邊大喊自己不知道怎麼教小孩!」小紅的眼神熾熱而堅定:「這一切都被我看到啦!原來大人根本不會教小孩,卻又愛裝做什麼都懂的樣子支使我們做這做那的。我們小孩子忍受著這種酷刑的日子已經太久啦!從今天起,我們要成立小孩子聯盟,對抗這個充斥著不會教小孩的大人的世界!」

小橙眼中閃動光芒:「真的耶,大人三不五時就在喊自己不知道怎麼教小孩,又怎麼能夠來管我們呢?先對自己負責吧!」

「沒錯,就由我們小孩子聯盟來拯救水深火熱的其他孩子吧!今天就是我們解放小孩子三劍客誕生的日子!」小紅激昂地拿出自己的小雨傘,像是宣示一樣的高高舉向空中:「我為人人!」

小橙也拿出自己的小雨傘:「人人為我!」

兩人熱淚盈眶:「Come on!小青!」

小青無言地望著兩人:「呃…可是如果是通姦除罪化的話,我有跟我爸聊過這件事情欸。而且我覺得我爸說得蠻有道理的,他這樣應該算會教小孩吧?」

 

通姦除罪化與肥胖稅的相似與相異

小紅震驚的看向小青:「不可以被大人的花言巧語哄騙!」

小青輕鬆的揮了揮手:「還好啦,但你知道,通姦除罪化的問題,跟肥胖稅的問題有點像嗎?」

小橙不知不覺中放下了手中的傘:「欸~怎麼說啊?」

「就,其實是權力可以對個人干涉到什麼程度的問題啊。」

「欸~怎麼說啊?」小紅也放下了手中的傘。

「就,你們覺得權力可以干涉自己到什麼程度?」

小紅想都不想就回答:「不要干涉吧,被管來管去的感覺很煩欸!」

「啊,可是有時候我去吃到飽會吃到快吐出來,後來我爸爸就會提醒我說不要硬吃下去,這種的我就覺得還可以。」小橙回憶道。

「看吧,」小青說道:「所以權力的介入不一定不好啊,至少對小橙來說可以幫助自己不要吃到吐出來。」

小紅舉手:「喔喔,那只要方向是好的話,我也覺得可以介入喔!」

小橙也猛點頭:「沒錯!」

小青:「哼哼…你覺得可以嗎?但我的想法是…不一定!」

「蛤!?」小紅震驚:「可是像通姦是破壞別人家庭,介入也沒關係吧。我覺得肥胖稅才有點管太多了。」

小青不知從何處掏出了一頂獵鹿帽戴上,他將帽沿按低到遮住眼睛的程度,話語聲彷彿從神秘的地底飄了出來:「不要急,華生,思考一下,你一定也可以突破盲點的…沒錯,你仔細想想,肥胖稅的理由是為了什麼?」

「呃…逼人減肥?」小紅說。

「我好像有在新聞上看過是因為肥胖帶來的病會造成健保負擔所以要抽稅給健保。」小橙說。

「你突破盲點了!華生!」正沉迷於扮演福爾摩斯的小青以銳利的氣勢將手指向小橙:「因為健保,才有理由說要徵收肥胖稅啊。因為肥胖確實可能會為健保增加一些原本沒有的負擔~雖然我爸有提到說,從其他國家的案例來看真的徵收肥胖稅其實不一定能解決問題,但至少讓我知道對肥胖稅的討論重點應該放在公共利益上!不一定不能介入喔!」

「是這樣嗎!?我還以為肥胖稅只是為了要刁難愛吃甜食跟手搖杯的人。」小紅震驚。

「Elementary, my dear Watson. (這是初步的推測,我親愛的華生)」

小紅無奈的看著小青:「為什麼我們是華生啊,我比較喜歡怪盜亞森羅蘋…算了,那通姦呢?可以介入嗎?」

小青莫測高深的嘆了口氣:「華生啊,這個問題的答案,是NO。」

「為什麼!」小紅發出哀號聲。

「等等華生,你確實沒有注意到一個盲點。」小橙用左手推了推眼鏡:「這次就由人稱「怪盜紳士」的亞森羅蘋我來替你解明事件吧!提示的關鍵字是『公共利益』。」

「沒錯啊,通姦除罪化不是說會傷害傳統社會的家庭價值嗎…?」

「哼哼小紅,不對,華生啊,快突破這種思維,看透怪盜的真意吧。」小青,不,福爾摩斯睿智的話語在華生耳邊繚繞著,此刻華生小紅的內心深處有一盞靈光正幽幽的點亮…!

「公共!是公共嗎!?比起健保,家庭價值對每個人來說都可能不一樣,同時也看不太出來對公共利益有什麼侵害,所以不用國家的刑法來干涉而用民法就好了,關鍵是這個對吧!」

「你突破盲點啦!華生!」福爾摩斯小青與亞森羅蘋小橙快樂的圍繞著華生小紅跳起舞來。

 

公權力的另一個潛在危險--關於歧視

「然後我還有個大發現!」突破了盲點的華生小紅心情激昂的宣佈:「在公共利益的角度之後,對通姦除罪化還可以延伸出另一個層面的思考!」

「是什麼!?快說!」、「說得好就封你為莫里亞蒂教授!」

小紅正色道:「是歧視。除了不用刑法來對付通姦,除了因為跟公共利益無關之外,還會有歧視的問題喔。」

「怎麼說?」福爾摩斯小青終於第一次露出疑惑的表情。

「哼哼哼,你們有沒有陪阿公阿嬤看過八點檔呢?」小紅露出詭秘的笑容。

「有啊。」

「那你們有看過出軌的丈夫被告通姦嗎?」

小青與小橙面面相覷。

「靠,沒有欸!」「對吼!」

華生小紅,不,現在是莫里亞蒂.小紅露出了本日第一次、睿智的笑容:「這就是盲點啊,通姦罪不只常常不懲罰出軌的男人,還常常被用來威脅那些被欺騙而誤當小三的女生,只要國家的刑法出動,這些人就會變成犯罪者了。」

「哼哼,我也看穿了,如果用刑法來對付這些人,除了跟公共利益沒關係之外,也是以國家的身分把他們變成犯罪者,讓大家去歧視他們。可是真正犯錯的人反而可能逃過一劫。真是高招啊高招,是連我這怪盜都自嘆不如的易容術啊。」亞森羅蘋小橙頻頻點頭。

福爾摩斯小青扶著下巴,瞭然一切似的伸出手指:「於是真正的公平與正義就被埋葬了,人們得到了虛偽的正義,就會忽略掉真正的犯人已經逃之夭夭的事實…這就是你的目的對吧,莫里亞蒂小紅。」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通姦除罪化是合理的啊。」小紅揮了揮手。

「啊,抱歉,當福爾摩斯入戲太深了。」

「但這麼說來,肥胖稅會不會歧視到愛吃甜食的人呢?」小橙靈光一閃的想到。

小紅額頭冒汗:「呃…但不會用刑法處罰的話好像…不算歧視?」

小青接口說:「話說,香菸也有被抽健康福利捐耶,而且我家阿伯常說自己現在抽個菸都要被歧視。」

「這樣算不算歧視啊?真難想呢…」小橙陷入苦惱中。

「算啦,反正肥胖稅能不能解決健保的問題也還是一個未知數,麻煩的問題就留給大人解決吧。」小青灑脫的說。

「那我們原本在討論的是什麼?」小橙此刻猛然驚覺。

「『大人有沒有資格教小孩』?」小青說。

「那到底有沒有資格呢?」小橙疑惑的看向小紅。

「呃…」已經忘記自己本來想法的小紅從額頭上開始冒出冷汗:「…會教的就有資格…吧?」

小青與小橙齊聲大喊:「廢話!」

♥ 跟小孩談議題時能怎麼辦呢?給家長的小建議 ♥

想跟小孩子談議題時總會覺得苦惱,要怎麼講才好呢?會不會讓他們聽不懂呢?會不會太複雜,又會不會太簡化呢?

當我們有這種時候困擾的時候,可以從以下一些方向入手。

首先,可以嘗試從生活中取材。從生活中有印象的事件來舉例,比起抽象而未知的名詞來說會更好溝通一些。

其次,不要再多添加未知的名詞,容易增加討論的複雜。但也不要因為想要簡化討論的過程,反而逃離了議題核心的主軸。

最後,對小孩有信心一點,小孩其實能夠談,也能夠想更深一點的事情。而如果有大人的幫助,他們會想得更遠更順利。

 

李昀修/《人本教育札記》執行編輯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373期

【人本論壇】教孩三事

史英老師youtube新節目,談論教小孩合作。那不是分享、不是合作學習,更不是分工。那,是什麼呢?

母湯真m̄-thang

母湯 vs. 毋通,怎麼用比較好?該認真計較嗎?你怎麼想?

原來如此!校園鬼故事的民俗學

「花子」應該是個日本名字,為什麼會擔心「花子」在臺灣出現呢?其實流傳在台灣校園裡的鬼故事起源來自於日本,而之後也慢慢演變出具有台灣特色的校園鬼故事。至於兩者之間出現的脈絡與契機是什麼呢?讓我們一起揭開華麗島秘話的面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