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進入你家?--肥胖稅vs.通姦罪

is98wayi
文︱編輯部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圖片作者︱is98wayi
 

最近的台灣很奇怪:胖子胖自己的,卻要他多繳稅?小三破壞別人家庭了,卻變成沒事!

或者,還有一件更奇怪的事,就是這篇文章把兩件不相干的事拉扯在一起!?--這樣,大家想要看下去了嗎?

 

不是胖稅,是糖稅

先來看「肥胖稅」。憑常識判斷,這就有一點不太可能;即使真的有人提案,大概也過不了。台灣畢竟已經是民主成熟國家,歧視胖子的事即使不能全免,但課胖稅?應該還不至於。

您的常識其實滿準。其實,「肥胖稅」是對 ”fat tax”一詞的翻譯,意指對糖或脂肪類食品課一種特別稅,並不是名目張膽侵犯人民的「肥胖」權。

不過,fat一字,除了搞笑效果(胖稅確實還滿好笑的)之外,其實也點出了一個事實:不管怎樣,最終都還是會課到胖子身上;那麼,國家巧立名目,讓公權力侵入私領域,這就值得我們再想一想--國家堂皇地進入你家,或你家的廚房,真的可以嗎?

 

不是食品稅,是公益稅

問題是,科學證實,這也許並不只是你家的事:太多高熱量食物,真的有礙健康;而健康,因為事涉健保,就會成為一個公共議題。個人雖然有權選擇自己的身材,但個人也可以選擇生病,讓大家承擔你的醫療嗎?

看起來,對高熱量食物課稅,和課個人的肥胖稅(以體重為累進標準?)還是有一點差別。客觀來看,前者並未使人完全失去選擇:人們還是能選吃那些食物,只是成本較高一點。

或者,這是在「個人身體自主權」和「公共醫療負擔」的兩難之間,走了一條權宜的路。當然,在課稅的細節上,例如哪些食材,用在哪些食品上,都還要有更周詳的考慮。

類似的情況,還有煙酒稅;它的正當性,就是建立在抽煙和肺癌的科學證據上。就此而言,公權力雖然確實介入了私領域,但介入得有分寸,有公共利益的考量,好像也不是完全不可以。

(當然,這裡面的資本主義邏輯還是可以再爭議的:窮人的生活條件,使他更容易依賴高熱量食物,就好像更需要煙酒澆愁一樣;但我們也可以從反煙運動的成功得到啟示:不應該只依賴課稅這個單一手段。不過,以國家之力推動健康教育,仍然有國家進入你家--你的頭腦--的嫌疑。)

 

通姦罪是「家庭價值」罪?

說到這裡,大家可以發現,我們把肥胖稅與通姦罪關聯起來,是有理由的:正是在「公權力介入私領域」的衡量上,二者有著本質上的一致性。一個人若贊成通姦罪,就表示他打算讓國家進入你家,這時候,他就得證明處罰小三有什麼公益性,如我們前面對肥胖稅所做的思考。

有的人說,伴侶之間的忠誠、親子之間的關愛、家人之間的相互扶持…這些「家庭價值」,顯然有助於社會的運作,能促進大眾的幸福,難道不算公益?

正是在這兒,我們遇到了警戒線:所謂公益,必須是具體、實在、而「物質的」; 不能把精神的,抽象的,或任何美好的價值都納入。因為,價值的選擇,是基本人權;傾國家之力來維護某一特定價值,其實非常危險。

我們知道,所有的宗教都是教人為善的,有益世道人心更是不在話下;那麼,設個「不信罪」,或課個「不信稅」(這還有選擇信哪個教的自由),是否可以?孝順父母,敬老尊賢,更是吾國的優良傳統,那麼,設個「不孝罪」,或課個「不敬稅」,豈不非常符合公益?再說下去,我們只怕就要進入歐威爾的小說了

進一步來看,姑不論認同家庭價值與否,通姦罪在實務上,常讓人感到非常疑惑。元配只告小三、而不告配偶,說起來,這還真的是在維護「自己的」家庭;但是,二人共犯為何只罰一人?所以,很難說它維護的是普遍的家庭價值,還是如大法官說的是在維護某個器官的使用權;不然,為什麼不禁止「單獨對配偶撤告」,或直接改為「非告訴乃論」?

 

國家成為「私人打手」

另一方面,拿通姦罪當武器,用來維護個人權益的,並不限於元配;出人意外的,還有性侵加害者。

性侵,往往不是透過暴力脅迫,而是權力不對等的結果。老師對學生,上司對下屬,其間,總是充滿了巧妙的騙術,和有形無形的壓力;然而,到了關鍵時刻,元配可以跳出來以通姦罪威脅受害者不可追究,這樣,就成功地保護了他的家庭,他家的支柱,以及,成效卓著地,保護了從他家溜出去的加害者;而且,他家的家庭價值,也就充份地被維護了。

這並不意外,而是有著歷史的教訓的。一九六○年代,我國有所謂「票據法」:開了支票而未能兌現,竟然要負刑責。為了有效抑制票據犯罪,數年之間,把刑期從一年,調高到三年;然而,票據犯不減反增,到了一九八○年間,票據犯達到十八萬人(還有什麼罪的犯率有這麼高?),是當初立法時的八倍!

當公權力不由分說地介入私領域,國家就變成超級「討債公司」;人民因為充分「信賴」這個公司(姑不論法院是哪黨開的),就把支票當鈔票用,省去該有的徵信工作,不考慮開票者的償付能力,以致於很多人用妻子兒女的名字開票,最後讓妻女去坐牢。

通姦罪與此類似,當元配帶著警察去「取證」時,國家就淪為「婚姻徵信社」,而人民的公僕,就在光天化日之下,淪為「捉姦大隊」── 說來令人心痛,就一個文明國家而言,這真是成何體統!

 

國家進入你家,是一個很好的思考題

於是,我們得到了一個惱人的矛盾:胖子要繳錢,因為公權力「有時」得介入私人領域;小三不能抓,因為公權力「原則」上不該介入私領域。

所以,要點就在於:「有時」與「原則」的界線在哪裡?

我們必須警覺,國家,和國家賴以存在的公權力,是個危險的東西。當國家順理成章地進入你家,能否保護你家還不一定,但可能透過你家,或以保護你家之名,遂行迫害弱者之實,卻是屢見不鮮的事實。

但另一方面,一味對公權力抱著敵意,刻意阻礙國家的功能,似乎也違背我們設立國家的初衷。

本文試著透過糖稅和通姦罪為例,整理一條思路,那就是:

應該要明辨「公益」與「價值」之間的分際,公權力不應該維護特定價值,而公益考量應該是絕對的必要條件。

最後,關於所謂「特定價值」,似乎還應該補充說明:「特定」二字,是相對於「普遍」價值而言的;後者,例如民主,自由,人權等等,是一個社會或國家建立的基礎,通常已經明文載入憲法,公權力當然必須全力維護。

國家到底可以進入你家到什麼程度?設好那條界線,是我們大家的共同責任,與無可逃避的課題。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373期

教師的恣意、學童的災難,不適任教師退出校園!

陳師甫接任國小二年級班導師,短時間內就被家長聯合投訴學校及教育局,包含未經家長同意帶學生理髮、未依課表授課、霸凌、體罰學生、設立特別座、堅持不開親師座談會,而且,陳老師還把學生當作童工,表現好就發放「薪水」;表現不好的就是「奴隸」……

【專題】 非常律師 非常議題

前陣子引發熱議的韓劇《非常律師禹英禑》,講述一名患有高功能自閉症的律師進入知名商務律所後,遇上土地徵收、良心犯罪、對自閉症的歧視與智能障礙者性自主等等案件,進而自我突破的故事;自閉症者成為律師的可能與不可能已有許多討論,因此,我們想談談戲裡的非常議題。

2022人本聚賢會

今年聚賢會,除了邀請您繼續支持、贊助我們的工作之外,還想請託您幫忙一個『特別任務』……

【專題】 青少年自殺自傷,怎麼了?

「我們班有一個人常常割手,怎麼辦?」你有遇到過自殺或自傷的人,或是你也有這樣的經驗嗎?我們花這麼多力氣討論青少年自殺自傷,不只是因為公視邀約、去年監察院提出的報告,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們一直努力處理校園內不合理的現象,我們也研究教學講求「教的方法」,就是要讓孩子得到好的教育,但首先,孩子必須活著。

從名師到狼師,誰在縱容權勢操控?

當同學的感覺被剝奪,黃師的所有離譜侵害,都成為「黃師為了我好」,都成為提升學生成績的辛苦勞動,黃師的一切作為,就不會被質疑—即使,是對於身體的侵犯……

這是犯罪不是愛!名師操縱資優生成禁臠

黃老師以加強數學為由,單獨留學生課輔,要求學生靠近自己,再伸手擁抱,要學生靠在他胸口上,接著說:「在輔導你的過程,我已愛上你了」、「我可以吻你嗎?」學生擔心拒絕後會被遷怒或冷落,不敢有任何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