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連環大追問〉我們在人本三重青少年基地談武漢肺炎

採訪整理︱王士誠   圖片提供︱人本三重青少年基地
 

「為什麼武漢肺炎看起來很像流感?」

「為什麼大家都在說中國隱瞞疫情?會不會其實全世界都在隱瞞?」

「為什麼中國要隱瞞疫情?致死率不是只有2%嗎?不嚴重啊!」

「為什麼致死率很低,還要隔離?」

「為什麼…」

一連串為什麼,那天從人本三重青少年基地冒了出來,起頭是基地的館長江思問了小孩:「對於武漢肺炎,你們有什麼問題嗎?」

江思沒想到,他們的問題會這麼多,而且--「其實有些問題,別說會不會了,我根本就沒想過,像那個致死率低為什麼要隔離…你不覺得他們很會問嗎?」江思反問我。我同意。比起網路上一找就一大堆答案的問題,基地小孩問出來的,有一些我甚至懷疑有沒有標準答案…

細菌和病毒,誰比較小?

「那妳怎麼回答?」我問江思。只要能好好回答,這顯然會是很好的防疫課。

江思沒有直接回答小孩,而是先問他們:「武漢肺炎是細菌引起的,還是病毒?」有人說細菌、有人說病毒,但不是誰大聲就聽誰的;江思請孩子們上網查資料,講解給沒法上網的人聽,不久後,大家都瞭解那是病毒作祟。

「那麼,是細菌比較小,還是病毒?」江思又問。

「細菌!」一堆年紀比較小的人說。高中以上的學長姐們則多半笑而不語。

這麼一來,江思就明白滿多小孩其實對病毒、細菌沒概念。江思請他們再上維基查一下細菌和病毒各自的特性、會引發什麼常見疾病。很快地,他們弄懂了細菌和病毒的大小,也查到有些病毒會導致流感。於是有人恍然大悟:「都是病毒引起的,難怪武漢肺炎和流感會那麼像。」

查一查、談一談、想一想,孩子們就自己回答了自己的第一個問題。然後,查到的資料越來越多:

有人查到,病毒不能離開宿主,否則很容易死亡。

有人查到流感的治療方式:現在有克流感,可以直接殺死流感病毒,可是在克流感發明之前,只能用「支持性療法」。就是用藥物、營養等等支持患者的身體,等免疫系統殺死病毒。目前沒有藥物可以殺武漢肺炎病毒,所以也只能用支持性療法。

有人查到SARS和武漢肺炎的比較資料,目前的研究顯示,武漢肺炎的致死率比SARS低很多。

有人查到…

武漢肺炎致死率很低,為什麼一定要隔離?

但光有資料,沒辦法形成討論與思考。江思於是把他們的問題丟回給他們:「為什麼武漢肺炎的致死率那麼低,比SARS低很多,還要隔離成這個樣子?」

孩子們七嘴八舌發表意見,偶爾還針鋒相對一下:

「還是有可能死,不能就讓人死掉啊!」

「可是致死率只有2%,就是有一百個人感染,只有二個會死掉,如果我們全校的人都感染,有二十個人會死掉,好像還好,不用太害怕吧?」

「致死率低,意思就是病毒可以活下來,傳給更多人,怎麼能不隔離?」

「不隔離,也不會死啊…」

「不隔離,生病的人要是變多,就得用很多藥、要很多醫生來做『支持性療法』…」

「講著講著,我們突然發現我們好像抓到了事情的要點。」江思有點得意:「我們當然不知道要隔離的正確答案,我自己甚至沒想過這問題。可是這樣討論之後,我們覺得找到一個很合理的答案。」

致死率不高,個人當然不用太緊張。可是國家要緊張。因為意思就是這病毒可以不斷找到新的宿主、存活下去,也就是傳染給更多人;那既然只能用支持性療法,要用多少資源來支持患者呢?這將耗盡醫療資源,到時就連沒得肺炎的人,也都沒有資源可治了,那當然是極大的災難,而國家必須阻止它發生,因此必須隔離患者。

會不會全世界都在隱瞞疫情?

「所以我們弄清楚了,控管醫療物資、控制疫情,是國家該做的。」江思說。

國家該做的?這似乎與那個問題有關--會不會,其實全世界都跟中國一樣在隱瞞疫情?不然要是造成恐慌,不就控制不住資源、疫情了?江思對此倒是有很具體的想法,她分享給孩子們:「我們自己發生丟臉或違法的事時,會想要隱瞞,但國家有人民生了病應該不算丟臉或違法吧?」

接著,她問孩子們:「中國和大部分有疫情的國家,最大的差別在哪裡?」沒等太久,就有人說是差在民主。「沒錯。民主國家的首長、政府必須得到人民的信任,被人民監督,如果公眾不瞭解疫情,不知道政府做了什麼,而疫情卻失控,人民就會罷免這個政府,或再也不投票給它。中國不是民主國家,人民無法監督政府,這是很大的差別。」江思說。當然,中國是不是真的隱瞞疫情?其他國家是不是真的據實以報?這當中的虛虛實實,我們不可能真的知道。也因此,我們要謹慎密切的追蹤疫情的發展,並且強化我們自己對疾病與人體的認識與理解。

直面瘟疫的力量

但無論如何,藉著共同討論,基地的孩子們掌握了一些客觀的知識、形成了一些觀點,也可望帶來一些具體的行動。「這是整個討論的要點,未來我們也會再跟孩子們討論。」江思說:「不只講洗手、戴口罩,而是藉這個機會,談孩子們心中的疑惑或擔心,感染者沒有症狀怎麼辦?病毒殺不死怎麼辦?在疫情期間自己可以做什麼?可以為焦慮的老人家們做什麼?如此,孩子們體會到自己可以做一點什麼、想一點什麼,進一步,用行動取代度焦慮。」

帶孩子直面瘟疫,才能養成面對的力量。

 

王士誠/《人本教育札記》主編

 

【看見兒童性侵】如何評估機構環境兒童性侵的風險

兒童性侵害防治是一項複雜的工程。我們不但需要理解加害者的犯罪手法、物理環境的危險因素、各種情境風險、兒童的脆弱性、兒童揭露性侵的考慮等,我們更需要認知上述的風險因素並不是獨立運作,而是會產生累積的效應,甚至在不同類型的機構場域中互相增強。

【民主的滋味】民主路上的那些經典點心

對於多數臺灣年輕人來說,民主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公民選舉權更是成年後的第一件成年禮物。若提到臺灣選舉文化,現時年輕人想到的可能就是各個公眾人物的「雞排祭品文」,光是二○二○年總統大選,就有「館長」陳之漢、國民黨台南主委謝龍介為不同陣營的候選人發出請雞排的承諾,成為網路話題…

【看見兒童性侵】包庇還是疏失?〉從校園兒童性侵害思考制度性缺失

澳洲皇家調查在二〇一七年發表的機構兒童性侵調查報告,透過與受害者會面、舉辦多場公聽會及個案調查,理解受害者與家屬的經歷和觀點,發現了很多過去學校處理兒童性侵害事件時的盲點,例如環境因素、加害者與受害者的關係及互動、通報系統的失靈等。這些因素在加害者或學校教職員的觀點中,常常會被刻意遺漏或忽略。

【特別企劃】近距離觀看兒童權利

人們的慣性,對兒童施暴的加害者當然應被課以重罰,然而除暴力外,對兒童的作為都儘可商量,沒什麼絕對不行的──不然,怎麼「管教」小孩呢?
這就是為何即使兒權里程碑已立,兒權風景仍然沒有大變。以管教當神主牌,就能推倒兒權里程碑嗎?十一月二十日,是世界兒童人權日。近距離觀看兒權,看出其現況、困難,以及迷思。請您,一起來看。

【民主的滋味】監獄中的豬肝湯

若單純從物資分享來看,也許只會覺得柯旗化老師就是一個善良的好人罷了!但若同理政治犯置身於白色恐怖下,那種險惡環境與政治意識形態的鬥爭,就會發現那一碗豬肝湯,乃至於各種營養品、食物與金錢的分享,都是難能可貴的人性光輝在作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