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疫情,大仁哥還帶著你思考…

陳建仁
採訪整理︱李庭芝   攝影︱蔣佩君
除了疫情之外,大仁哥還帶著你思考…
 

在這次與副總統的訪談中,除了與台灣直接相關的防疫問題外,還有許多精彩的談話,可以看到這位人稱「大仁哥」的公衛學者,對「病毒」有著另一番思考。我們在此整理出來與各位讀者分享。

人類與大自然的關係

這次武漢肺炎(註)的疫情,我們除了可以思考該如何防疫、學習病毒傳播的方式之外,其實也是個很好的機會,重新審視我們人類的生活方式。

「從生物學的角度來理解不同生物的互動時,我們可以說,人類跟病毒之間會持續著永不止息的戰爭。病毒感染宿主,找尋自己的出路,本意並不是要害人的!」大仁哥說,「冠狀病毒本來就存活在蝙蝠的體內,兩者相安無事,活得好好的!但是人類偏偏要去吃蝙蝠、還拿到野生動物市場去販賣,蝙蝠體內的病毒就傳播開來!SARS病毒是由蝙蝠傳給市場的果子狸,人從果子狸傳染到SARS。現在有學者懷疑COVID-19的病原,由蝙蝠傳到穿山甲,人再因食用穿山甲而得病。」

許多病毒原本存在於野生動物身上,例如愛滋病原本是在猿猴身上的病毒。當人類不斷擴展自己的生活空間,開拓荒地、破壞原始森林,讓人類和野生猿猴接觸的機會大增,愛滋病病毒就透過接觸(像是抓傷、咬傷等等)傳染進入人類世界。

「這類人畜共通傳染病被稱為『新興傳染病』,就是本來在這動物宿主體內的病毒,對該物種來說,也許是沒有致病性,或是致病性很低,可是人類接觸該病毒以後,可能人體免疫力無法很快清除病毒,或是為了清除病毒反而引起了免疫風暴,反而致死。」

像SARS風暴距今已經十七年,在那次短暫出現後就沒有再出現,其中一個可能原因,就是現在已經沒有可以讓SARS病毒再進入人類族群的環境。例如大家都不再吃果子狸,即使果子狸體內有病毒,也不會感染人類。病毒也可能還存在蝙蝠或其他野生動物身上,如果人類不去食用或接觸帶原動物,病毒進入人群的機會就不會太大。

人類與大自然的野生動物之間,應該彼此尊重、保持距離,這是值得我們透過這次疫情來深思的。

把鑽石公主號開到赤道行不行呢?

在訪談當下(二月十四日),「鑽石公主號」的隔離仍在進行,也已經有數百人確診。整個事件似乎成為一個僵局,大家都不知道事情最後會怎麼發展。這時在網路上,看到有人半開玩笑地說:「也許可以把鑽石公主號開到赤道去,把病毒熱死就沒有問題了。」這個解決方案符合許多人相信的假設,就是「病毒會在夏天消失」。

關於病毒會不會在夏天消失,大仁哥說:「流感在夏天會大幅減少是滿確定的,通常流感到了春末就會減少,到了夏天幾乎沒有了,冬天才會重新再來,我們對這個病毒的特性瞭解較多。但是COVID-19病毒在環境存活的狀況,到現在都沒有研究,也尚未觀察到。」COVID-19是去年十二月才開始流行的疾病,還沒有夏天的數據可以推論病毒的傳染力和活動性。根據不確定的猜測來制定行動方案,風險很大。

不過,假設赤道的氣溫真的可以熱死病毒,那麼把「鑽石公主號」開到赤道可不可行呢?「現在鑽石公主號上面,最大的問題就是不曉得誰已經感染到病毒。」

大仁哥首先說明,當一個人帶有病毒但還沒有發生症狀,叫做「潛伏期的帶原」,目前的統計大約是平均五天,最長是十四天。因為沒有發生症狀,所以大家只能猜到底是誰有帶原。而等到痊癒之後,病毒並不會馬上消失,叫做「恢復期帶原」。

「為什麼每一位確診病例,已經都沒有症狀,還是在醫院等著出院?因為我們必須確保他們都沒有病毒去傳染他人!即使第一次檢驗是病毒陰性,還是沒有把握體內真的沒有病毒;第二次檢驗陰性,更有信心可能是沒有病毒;但是還是直到第三次陰性,才讓他出院回家。」如果最長潛伏期是十四天,恢復期帶原的期間,最長也有可能是四個星期。

「如果一個病人已經復原無症狀了,那一艘船還要在赤道待上兩星期以上嗎?」此話一出,不需要再詳細解釋都可以想像,這難度太高了,不論是船隻物質的補給、或是乘客心理的壓力,都很難承受。然而,如果不做到這麼謹慎小心的話,病毒又有可能會擴散出去。

除此之外,這還牽涉到另一個問題,「應該隔離多久其實很難推算,如果在郵輪停泊期間,乘客不斷的陸續發病,那麼隔離期間是要以輪船抵達港口開始算起十四天,還是以最後一個人發病的日期算起十四天?」大仁哥說,「應該是要以最後一個患者的發病日算起。那這樣大家應該會瘋掉,因為二月十三日還有初次檢驗出來的新感染者,,這樣就要等到二月二十七日才能放行,而不是從二月五日開始停泊起算的二月十九日。」

「有人說,為什麼不讓三千個人都下船,給他們安排住在可以隔離生活的地方。要安頓好三千個人是很困難的!」大仁哥說。

防疫科學,科學防疫

其實「鑽石公主號開到赤道」這個問題,是有點半開玩笑的,沒想到大仁哥竟然還是可以很快就對狀況做出詳細的分析。從這個過程可以窺見,防疫需要考慮非常多層面的事情,每一個環節都需要對病毒的特性和病人的症狀,作仔細的觀察和理解,才能夠正確決定我們現在應該做什麼、或不做什麼。

雖然「把船開到赤道讓病毒熱死」的這個點子,有點天馬行空,但也不失為一個可以嘗試的思考練習。在我們想像種種可能到來的假設性狀況(社區傳染、學校群聚傳染、在路上被傳播者感染等等)時,我們都可以從頭思考:從病毒的特性、人群的互動、環境的狀況來看,這樣可能嗎?我有需要這樣做或那樣做嗎?在這樣思考辯證的過程中,可以增進我們對病毒、宿主和傳染過程的認識與了解,相對的,也降低我們對未知威脅的恐慌。

* 註:身為公衛學者的陳副總統,受訪時以正式名稱COVID-19來稱呼武漢肺炎。本刊為求體例一致、便於稱呼,在不引副總統的話時,仍使用「武漢肺炎」一詞。
 

除了疫情之外,大仁哥還帶著你思考…

李庭芝/《人本教育札記》執行編輯

除了疫情之外,大仁哥還帶著你思考…
 

分享文章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史明曾說,以他的學歷找一間商社當個職員,安穩過一生是可以的,為什麼要開一間飲食店,辛苦的掌廚燒菜?而且他還是富家公子哥,從小儘管吃而沒有做過,怎麼會開起「新珍味」?但為了革命而流亡到日本的史明仍打算繼續奮鬥於台灣獨立革命的志業上,因此要有自己的店面,方便同志能自由的出入,也可以與台灣島內做聯繫的工作。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人本教育基金會在今年(2021年)初提案修憲,將「兒童不受身心暴力對待之權利」納入基本人權,但真的要修憲嗎?修憲有用嗎?人本教育札記四月刊特別企劃,帶讀者解析一份體罰問卷,以及4位立法委員對於修憲的回應,我們也關心其他國家在落實兒權是怎麼做的,以及為什麼台灣需要修憲的理由與觀點。

人本教育暨森林小學師資培訓

人本教育暨森林小學師資培訓

這個課程是為想要實踐理念教育的人所設計,實踐不分體制內外,無論是否稱之實驗,關鍵在於對人類知識文明的熱情、對人類共同未來的追求、對公義事理的關愛與關注、對於『對象』的理解與疼惜,並要能講究『思想』與『方法』。在人類追求自由與解放的道路上,教育應該是助力而非阻力,理念教育工作者,正是要努力實踐這件事,邀請你來參與人本教育師資培育課程。

2021campteacher-3

活動員志工培訓-2021春季

你是年滿 18 歲,喜歡孩子的大學生嗎?
邀請你來,用好的方法一起準備「與孩子相處」這件事。
這個課程不是一種職業訓練,而是教育實踐的一環。
讓你有能力換個角度想,發展出解決事情的能力!
透過真正理解孩子,來重新思考與孩子間的相處模式;
透過思想的啟蒙來揚棄威權手段,同時建構大人的責任與界線。

人本教育札記三月刊──《小孩的好去處——開箱人本營隊》

人本教育札記三月刊──《小孩的好去處——開箱人本營隊》

這期營隊報導有最適合家有幼兒的大稻埕親子走跳、到略有挑戰性的機關梯、浪漫與人文交會的溼地探險、在日常中窺見不凡的打狗尋寶,以及連語言都給你玩起來的拉吉歐,我們拾綴營隊生活的一角呈現給你,願父母與孩子的假期都過得溫暖而充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