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在義大利戴口罩被「看」了〉人本愛智營隊這樣陪他們想…

文︱吳麗芬   攝影︱編輯部
 

對於這次出行,我們並不是沒有猶豫,在武漢肺炎疫情已開始流佈的當下。然而,當時義大利還沒有病例、台灣也沒發佈對義大利的旅遊警訊;因而,我們還是決定前往。

 

在羅馬戴上口罩,我就被看了…

打從一開始,「防疫」的心思就刻在我們的行動裡。出發前的「行前課」,我們就已告訴孩子,轉機的泰國有病例,因此在曼谷機場時一定要戴口罩。快出發時,武漢封城,我們就趕緊聯絡孩子,請他們搭飛機時全程除了吃飯都要戴口罩。領隊江思妤說明了當時的防疫考量後,接著說:「到了羅馬後,離開密閉空間,我們就沒有要求戴了;有孩子還是戴著,那是因為天氣冷,而且他們會過敏。」

愛智抵達羅馬那天是一月二十九日,義大利的疫情還沒開始,但這些戴口罩的孩子就被當地人「看」了。老師們說:「就是引起一些人側目,孩子告訴了老師。但孩子們沒有太大的情緒或想反擊,只是說,被看了,心裡不太舒服。」老師們請孩子看看路上戴口罩的狀況,然後告訴小組裡的孩子:外國人的習慣與我們不同,他們不像我們會戴口罩保護自己,而是認為只有生重病的人才要戴口罩。

然而到了第三天,那「看」顯然就不只是因為習慣不同了。

一月三十日晚上十一點半義大利當地新聞報導,有一對中國夫妻確診,是義大利首例,我們看到新聞後,一方面趕緊搜尋相關細節經過,同時討論如何照顧家長以及孩子們的心情以及孩子們的健康。收集各方新聞之後,明白那對中國夫妻是從米蘭入境、一路往南;二十九日,也就是愛智到羅馬那天,他們就在羅馬被隔離了。「依著防疫注意事項,我們不可能接觸到他們。」江思說:「當晚我們就先發了簡訊,向家長說明這個情況,好讓家長安心。」(以下就是我們發的簡訊)

上一堂「被看」的課

發簡訊是要照顧家長。而回過頭來,老師們當然還要照顧孩子。

「三十一日一早,我們跟全體學生說明那對夫妻確診的消息以及行蹤。接著,請孩子們務必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在羅馬全程戴口罩、多喝水、勤洗手,多吃水果或綜合維他命,有任何不舒服要找老師幫忙。最重要的是,要保持好心情。因為這是免疫力的競賽。」

在疫情爆發時保持好心情,哪那麼容易?愛智的老師們當然明白。因此,那天老師們跟孩子多談了兩件事,希望幫他們安穩身心。

首先是庭琲老師上陣。庭琲身為媽媽,很清楚家長碰到這種事會有什麼反應──擔心小孩,偏偏小孩在外、顧不到,那就傳LINE、傳簡訊、打電話…庭琲告訴孩子,這幾天要是接到家長的各種「囉嗦」,再正常也不過,「你會想,我已經說過沒事了,爸媽幹嘛還要一直說?」庭琲請孩子們練習理解爸媽的心情:這是爸媽關心他們的表現,而不是不信任。

再來,就要談已經發生的事了──被看。韋絜老師直白地告訴孩子:在回國前,我們一定會被外國人看。那樣的觀看有各種可能的原因:害怕、擔心、質疑、敵視…,雖然有原因,但不表示他們就是對的,我們不用因為別人的錯而付自己的代價,不用因為他無禮地盯著我們看,就自己心情差。「這很不容易,但這個觀點就供大家參考。」韋絜話鋒一轉:「而且說真的,我們整團十幾個人通通戴著口罩,那畫面本來就很奇怪,不是嗎?」

有些孩子笑了。即使如此,我們仍然不知道這些談話能幫到他們多少。

 

不被影響vs.放棄感覺

那天談完話後,預定行程照常展開,也相當順利。「晚上要回旅館時,我們整團人分成兩群,上了同一輛電車。這時發生了一件事。」當時的畫面,江思還記得:有一位當地先生剛好坐在兩群師生之間,他本來在講電話,這時馬上把臉用圍巾摀起來、頭別到反方向面對車窗,講電話的聲音變大了、有點激動。「我們聽不懂他在講什麼,不過整輛車只有他這樣,我們還有孩子跟其他乘客對到眼,相視而笑。」江思說:「下了車,走回旅館的路上,有位女孩說她本來對被看的事不太舒服,可是看了那位先生的樣子,覺得整件事其實很好笑。」

幾天後,愛智的團員們離開羅馬,大家對口罩的事就比較不緊張,並沒有每個人都戴口罩。「但在拿坡里的海灘上,還是有人隨手就拍了我們團裡的孩子。」江思的語氣有點無奈:「孩子覺得不舒服,因為孩子看到對方拿出手機,以為對方要拍大海,特地讓位置給他,沒想到他是要拍戴口罩的自己,還一拍就走,根本來不及請大人幫忙要求對方刪照片。沒被拍的孩子一起『同仇敵慨』,大家七嘴八舌講著講著,有人說,現在手機很普及,想拍別人都很容易;還有人說我們在台灣也會拍別人⋯」孩子努力著不要被這件事拖累心情,但悶虧就是吃下了,又吐不出來。我們說,被拍的事或許難免,但如果未來看到照片在網上流傳,可以主張自己有肖像權,請對方撤照。孩子們發現還有一個事後追究的辦法,才稍稍放寬了心。

不被對方的負面行為影響,不代表要棄守自己的權利、忽視自己的感覺。

 

防疫,要防到心裡

「最後一天的小組報告,孩子們說了萬神殿、聖彼得大教堂、維蘇威火山、羅馬的飲水系統⋯⋯還有,口罩。」

一位孩子談到在各地戴口罩的感覺。他說,在維蘇威火山戴口罩最愉快。

在拿坡里被拍照的孩子談了很多第一次到羅馬的感受。最後補上拍照的事,他說,仍然覺得很不舒服,但他完全理解對方為什麼要拍。所以我的這個感覺,還要慢慢消化。

還有一位孩子說自己常常被路人看,甚至好幾次有人見了他就別過頭、摀住口鼻。「我不喜歡。可是我明白他們為什麼這樣。」他說:「那些人也就跟我們一樣,只是想保護自己而已。」

顯然,「看」與「被看」的思考,在這些孩子心中留下了印記。

這就是羅馬愛智的防疫課──不只防身體的疫,也防心裡的疫。

【附錄】對於「被看」,孩子們的行動

「被看」這件事,本來就讓人不舒服。而這趟行程中,有些外國人不但看,還當面摀住口鼻,像是特地要摀給我們看;更有外國青少年不只摀,還用嘻笑的眼神看我們。
孩子們自然很怒。其實老師們也是。但我們明白:光有憤怒,我們會被帶著走,失去自己。因此我們不只一起討論怎麼看待「被看」,也討論怎麼行動,不使自己失去以健康心智過正常生活的能力。
孩子們猜,那些行為是因為誤認我們是中國人,會怕。於是我們認為,可以在口罩上寫清楚,我們來自台灣,台灣不是中國。
有孩子問:「為什麼他們無法理解我們戴口罩是要保護自己、不是生病呢?」防疫做法不同,可能造成誤解。於是我們認為,如果有力氣,可以跟外國人談防疫知識與做法,讓他知道:他的知識可能錯了,而且他不應該歧視亞洲臉孔。
要是沒心力或不打算這麼做,至少我們要知道他是錯的,因此我們不用選擇與他們同樣層次的做法來反擊(比如,故意咳嗽嚇他們)。
重點是,我們的行動是為了做回我們自己,不要被誤解、歧視、錯誤妨礙了自己的生活。孩子當下發展出的行動,我們已記錄如上;而他們有了這樣的體會後,未來碰到類似的情況,會有什麼行動呢?我們不知道。但我們相信他們可以發揮心智的力量,正向面對。
 

王士誠/《人本教育札記》主編

 

【看見兒童性侵】保護兒童性侵吹哨人〉法律可以提供什麼保障?

一個完整及健全的兒童保護制度,需要為兒童性侵吹哨人提供完整的保護,才能鼓勵與支持社會上每一個人站出來保護兒童。吹哨人保護條款要周全,才能有保護之效。當中必須涵蓋:吹哨人的類型、舉報的類型、舉報的途徑(內部申訴、外部申訴)、保護的範疇(身份保密、免承擔民事、刑事及行政責任、免受報復及騷擾)、救濟管道。

2020人本聚賢會

我們追求並實踐『愛智生活』『人本社會』的理想,使人成為他自己,使人追求公義與事理,使人獲得自由與解放。

【民主的滋味】放棄官菜的反對黨

上海菜可以分為「本幫」、「外幫」、以及「海派」三種類型。「本幫」指的是一般市民生活中產生的當地菜餚。「外幫」則是融合中國各省烹飪專長的各地精華。這些菜系相互學習,演變為適合在地人口味的混血新菜餚便稱為「海派」。這期民主的滋味要講的是雷震,如何以在強人體制作為一個唱反調的異議者,從中可以看到白恐受害者是不分省籍。

【問事書店】開學了!用這些書跟孩子教規則

開學了,跟幾位認識的孩子碰面聊天,有人說很想在家學習,不論是數位學習,或是在家自學,只要不去學校上學就好了。原來,不想去學校的這幾位孩子並不是討厭學習,也不是討厭學校,而是害怕一直被管…那這篇藉由培瑜推薦書單,一起來了解如何跟孩子談規訓!

政府 必須站在反歧視這一邊

關於新北市圖書館下架 <國王與國王>乙事。這不僅僅是性別平等教育的爭論,新北市政府下架書籍的作為,不只違反了性別平等,侵害言論自由、出版自由、更是強化歧視。

幸佳慧怎麼看《國王與國王》

一年多來,我在台灣一些大學或高中的校園演講場合裡,偶爾會帶上幾本同志議題的原文繪本,除了讓年輕學生看見童書創作者對於同志的主張外,也帶著學生看文本裡的文藝性與敘述技巧。 那麼,我想問,究竟是誰在害怕、躊躇甚至阻礙了我們的希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