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消毒、洗手以外…〉人本森林育營隊這麼做,渡過三次疫情

在消毒、洗手以外…〉人本森林育營隊這麼做,渡過三次疫情
採訪整理︱李庭芝   攝影︱曾宥渝
在消毒、洗手以外…〉人本森林育營隊這麼做,渡過三次疫情
 

武漢肺炎疫情剛開始被廣泛報導的時候,森林育的寒假營隊也正準備開始起跑。面對新聞上不斷增加的病例數字,營隊又是整群孩子聚集在一起,家長難免擔心緊張。森林育的主任振源就說,過年前後那段時間,每天都有家長打電話來想要退梯,尤其只要有新的確診病例出現,就可以預期隔天一定會有電話。

不過面對疫情,振源倒是老神在在,他說:「其實從我來森林育工作之後,遇到類似的傳染病狀況,已經是第三次了。」另外兩次是許多台灣人仍記憶猶新的腸病毒和二○○三年的SARS。

過去的經驗

「在SARS的時候,其實算是我們最嚴峻的時候,因為那時候是在五月多到達高峰,我們營隊七月多開始。那時候市面上所有的營隊幾乎都不辦,因為他們覺得SARS疫情會影響營隊活動。但基金會還是決定要舉辦。」振源回憶,當時大家在辦和不辦之間討論、辯論了許久。因為如果單看疫情,好像沒有那麼嚴峻,儘管在和平醫院有群聚感染,其他地方的病例實際上並不多;可是這又是近代第一起讓人比較恐慌的傳染病,大家可以理解家長對孩子的焦慮和擔心。

但是,做決定不應該僅僅憑情緒,而是必須回到兩個點:科學上如何看待疾病的傳播與預防、森林育舉辦的初衷。

科學上來說,「小孩怎樣比較不會生病?就是必須要多洗手。」振源說,「如果身上的抵抗力比較弱,就必須透過運動或補充維他命等等,讓身體強壯。如果都待著不動,在家裡面悶著,那不是對抗疾病的好方法,只會讓自己越來越焦慮跟恐慌。」

除此之外,森林育其實不是帶小孩玩團康,而是有重要的教育意義。很多小孩很期待來到這裡,並不只是要玩,還因為有很多可以學習的事情。森林育有教育的責任,也能在過程中帶給孩子正確的健康觀念與心智的成長。

因此,當時基金會決定不停辦。

振源回想討論的經過,覺得當時的結論滿有道理的,「我們那時候就覺得,對,我們不能因為社會上的恐慌,或是說明明我們知道這不是正確的觀念,可是又跟著大家一起走。那我們就來傳達一個正確的觀念,所以當時我們就決定繼續辦,而不是停辦。」

當時的森林育並不是兩手空空對抗疫情,而是擬定詳細計畫以及公開說明,讓家長知道森林育做了怎麼樣的準備和努力。而這些,都成為這次武漢肺炎疫情發生時,森林育能迅速做出反應的重要參考經驗。

做好萬全準備

今年寒假森林育因為剛好碰上過年,所以在給小孩的課程上無法有太多準備。第二梯開始才增加了衛生教案,跟孩子談「洗手醫生」的故事,並教導孩子正確的洗手方式。振源也提到,接下來的梯隊還希望加入「傷寒瑪莉」的故事,讓孩子可以思考隔離會不會有效、對被隔離者的心理又會造成什麼影響等議題。

然而在營隊的防護措施上,並沒有因為時間很趕就變得馬虎,振源說:「除了洗手之外,比如進到捷運、公車裡面,我們必須戴上口罩,這是保護自己也保護其他人。在教室內上課的話,我們都請孩子戴口罩來。然後萬一如果有人有咳嗽或發燒,那我們會請家長們還是接回去,不管是流感還是什麼狀況。因為現在大家都很恐慌的狀況之下,我們會請家長帶去給醫生判斷。」

「我們在每天上課之前、下課之後,所有的教室地板、桌面其實都會用酒精以及漂白水消毒,然後離開之前會讓室內是通風的狀態。我們這次是有打算小孩進來之後,家長一律都在門口外面接孩子,因為家長的部分我們比較保護不到。」

「那場地在山上、要過夜的,像築巢梯,是所有的課桌椅、教室每日消毒,除此之外呢,所有的小孩每天早上起床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去量體溫,每個人都確認自己體溫狀態是OK的,再進到教室準備上課、吃早餐或進行接下來的活動。」

照顧家長的擔心與焦慮

其實森林育的防疫準備工作,並不只有在營隊期間,而是從營隊開始前就已經在進行。「像今年過年之前,在上班最後一天,其實我就已經發了一封寫給家長的信,也已把我們整個對於這次武漢病毒的防護計畫公佈在網站上,速度非常快。第一個家長打電話進來詢問的時候,我們其實已經在聯絡這件事情了。這樣做一個是安家長的心,另一個就是表示家長真的會有擔心跟焦慮,不知道我們會怎麼做,那我們就趕快把資訊放到網路上。其實我覺得這樣滿好的,公佈之後家長也比較不擔心。」 

「我覺得這是一個比較照顧家長的心態,而不是採取恐慌的方式。」振源說,「我覺得越謹慎越好,而且越有防護計畫就越好,而不是,我直接就取消了梯隊。取消就是消極以對啊!就是我面對這件事情,覺得我無能為力就算了這樣。」

如果我們抱持堅定的態度,就是決心要好好面對眼前的困難,而且透過這次的疫情去教會小孩正確的防疫觀念,也讓自己有機會重新檢視自己是不是還有哪裡可以做得更多,那麼我們就不是消極地等待疾病感染,而是做好準備面對挑戰。

這是我們希望教給孩子的理想,也是我們希望帶給台灣社會的理想!

 

在消毒、洗手以外…〉人本森林育營隊這麼做,渡過三次疫情

李庭芝/《人本教育札記》執行編輯

在消毒、洗手以外…〉人本森林育營隊這麼做,渡過三次疫情
 
【專題】鬼滅刃與魔術師

【專題】鬼滅刃與魔術師

動畫、小孩、家長,這齣三國演義之中,暗藏著許多發人深省的問題,值得我們深思與探究。這期札記要帶讀者看<鬼滅之刃>中的暴力美學、爆紅背後的行銷手法與家長的如何回應孩子想看鬼滅的需求,我們「不反對鬼滅,但不要只看鬼滅」,所以我們想讓大家知道:「除了鬼滅,還有天橋」…但天橋究竟又跟鬼滅有什麼關係呢?這期就讓我們娓娓道來。

孩子是穿過很多漏洞才摔傷的

孩子是穿過很多漏洞才摔傷的

台中柔道教練摔孩子導致嚴重傷害的事件,並不是一個意外!接住孩子的安全網都有缺損不足,孩子是穿過了多個漏洞才被摔傷。

讓受害學生求救有門

讓受害學生求救有門

要將兒童權利推行入校園,提供讓孩子安心的學習環境,目前闕漏不足的學生申訴制度,有重新建構的必要……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史明曾說,以他的學歷找一間商社當個職員,安穩過一生是可以的,為什麼要開一間飲食店,辛苦的掌廚燒菜?而且他還是富家公子哥,從小儘管吃而沒有做過,怎麼會開起「新珍味」?但為了革命而流亡到日本的史明仍打算繼續奮鬥於台灣獨立革命的志業上,因此要有自己的店面,方便同志能自由的出入,也可以與台灣島內做聯繫的工作。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人本教育基金會在今年(2021年)初提案修憲,將「兒童不受身心暴力對待之權利」納入基本人權,但真的要修憲嗎?修憲有用嗎?人本教育札記四月刊特別企劃,帶讀者解析一份體罰問卷,以及4位立法委員對於修憲的回應,我們也關心其他國家在落實兒權是怎麼做的,以及為什麼台灣需要修憲的理由與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