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力如何引發暴力?--在疫情中思考

這些日子還發生過什麼事?--疫情之外的疫情
文︱王士誠   頁面首圖︱Chung Shao Tung(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內文插圖︱陳郁婷
壓力如何引發暴力?在疫情中思索

 

 
「只是叫你戴口罩,幹什麼你!?」餐廳門口,服務人員對著阿凱大吼。
眾人盯著阿凱看,害怕、不解…阿凱眼見服務人員摀著手臂、滲血,這才意識到,自己抓著一把塑膠蛋糕刀,刀尖上沾的卻不是奶油,而是鮮血。
「怎麼會…不是我…不是我!」阿凱拔腿狂奔。
躲進暗巷,阿凱耳邊傳來警笛聲,昏沉的腦袋浮起記憶片段--業績被疫情拖成紅字、工作突然被辭退,想吃好料卻被擋在門外…

阿凱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但我們不能不知道--畢竟在疫情壓力鍋下,這不會是單一現象。

史蒂芬.波格斯(Stephen Porges),美國精神病學家,一九九四年提出了「多元迷走神經理論」(Polyvagal Theory):人下意識地時時在感受環境安危,這種能力被稱為「神經覺」(Neuroception),會左右自主神經系統而對環境產生三種不同層次的反應--社會連結(Social Engagement)、攻擊或逃離(Fight or Flight)、凍結及關閉(Freeze, Shut-down)。(註一)

調整大小神經系統梯子(繪圖/陳郁婷)

當神經覺感受到安全時,人就能處於社會連結狀態,與他人互動;而當神經覺感受到對生存有威脅的壓力,則壓力荷爾蒙的分泌會增加,使心跳加速、腎上腺素增多…以便反擊或逃離;對威脅的感受若更激烈,人會以驚呆、昏迷,甚至裝死等「凍結」方式來應對,有如許多低等生物。

阿凱顯然是處於「攻擊或逃離」的狀態,他的神經覺感到了危及生存的壓力。

「說失業危及生存也就罷了,戴口罩哪會!?」您會反問。而波格斯會回答:阿凱的神經覺出錯了,將毫無危險的事物誤判為威脅。這樣的思維,可以使我們更瞭解暴力的源頭。好比,說不定阿凱除了口罩、失業的事,還碰到--

警察走了,阿凱動身回家。如果那間沒人等他的頂加小套房還能稱為家的話。
在玄關,阿凱就瞥見桌上有紙條,嫩嫩的粉紅,小慧慣用的。「剛剛走得太急,沒把鑰匙還你…」小慧留言,也留下鑰匙。
打小來去於親戚間,阿凱是在遇見小慧後才有了家。
今天是兩人交往週年,他買了蛋糕回家,小慧卻要走;他失手砸了蛋糕,小慧縮了一下,顫聲:「我就怕哪天,你對我也失手。」
小慧轉身,每聲腳踏在阿凱聽來都是家的碎裂聲。

波格斯認為神經覺出錯的原因,主要有二:

  1. 長期的環境壓力。若人接連遭遇難以預期的壓力,其神經覺就可能把眼前的不順心都判斷成生存危機,不分輕重。
  2. 過去的負面經驗,尤其是童年經驗。比如,若人從小處在暴力、情緒虐待…等創傷環境,他的神經覺往往會把不危險的事都認定為重大威脅。

成為親戚間的人球、失戀、失業…這些危機都不是阿凱能預期的;之後,阿凱的神經覺把口罩事件誤判為生存威脅,以波格斯的觀點來看,可以理解。

「但無論如何,他選擇了暴力啊!?都怪給神經系統對嗎?」您會反駁。

確實,人的行動相當複雜,未必只能用神經系統來解釋。就像阿凱的經歷也可能比前面說的更複雜──

小阿凱拉拉衣襟,空氣從袖口竄入。「穿短袖這麼涼?」他不太習慣。以前爸媽只給他穿長衣褲:「你不乖才被打,黑青讓人看到很丟臉!」
乖與不乖,他不太會分。不好好煮飯打掃,媽媽會揍他,是因為不乖吧?但做完事,在牆角發呆忍著餓,爸爸會拿酒瓶砸他…靜靜坐著也是不乖嗎?不過,爸媽應該是不太乖,否則警察幹嘛連拉帶踹、拖走他們?
小阿凱於是被帶到阿姨家。阿姨不太跟他說話,但吃飯時會在他房門口留飯菜,還把表哥的制服給他。「阿姨覺得我很乖吧?」小阿凱這麼想。所以幾個月後,當阿姨把小阿凱載到舅舅家,他滿腦只想著:「一定是我哪裡不乖…」

美國犯罪學家蘇哲蘭(Edwin Sutherland)告訴我們:如果一個人的生長環境使他難以分辨行為違法與否,甚至使他學到「違法行為才是正常的」--就像阿凱小時的處境--那麼他未來就很可能犯罪。這就是犯罪學中的「差別接觸論」,是最能預測犯罪的理論。(註二)

無獨有偶,心理學大師班度拉(Albert Bandura)以實驗證明了:常見到他人使用暴力的兒童,會經觀察而學習,比其他兒童容易產生暴力行為。在此基礎上,班度拉發展出心理學上極重要的「社會學習論」。

阿凱成長的過程裡,沒人教他是非,又反覆看到爸媽施暴,那麼當他長大,壓力來襲,他會有類似的反應也就不令人意外了。

不意外又如何呢?難道無辜者就只能接納「阿凱們」?難道所有的理論與學說,就是要幫他們開脫?

不。萬般設想,其實都是為了解決他們的問題。以阿凱為例,若我們建立一個不打小孩的國家,他便無從學習暴力;若我們打造一個引導孩子細思是非的教育文化,他便可望遠離對錯不分的漩渦。畢竟,疫情造成的壓力其實可能只是暴力的引爆點罷了;而在疫情壓力鍋中的許多施暴者,某個程度上都是阿凱的翻版。

當然,這些都需要長期的行動。難道沒有一般人日常能做的事嗎?

有的。美國精神科醫師布魯斯‧佩里(Bruce Perry)發展了三個步驟,試著幫助受到重大壓力的人:

  1. 調節(Regulate)

可以用平靜、和緩的步調接近、安撫他,使他感到安全。這是為了調節他的神經系統,不再只感到威脅。

  1. 同理(Relate)

隨後,展現對他的同理,讓他感受到有人會陪他面對各種困難,則他的神經系統便可能回到「社會連結」的狀態,開始能思考、與人互動。

  1. 說理(Reason)

接著,才有辦法與他討論眼前的困難該如何因應、下次發生類似的事可以如何處理。

佩里的工作與研究主要以兒童為對象,但就其理路而言,確實提供了人們一種看待施暴者的眼光--施暴者不是妖魔,而是可以被理解、被調節、被協助的人。

沒有人不害怕施暴者,但害怕只會帶來更深的害怕,而終於使我們只想以暴制暴或避談暴力--這也可說是一種「攻擊或逃離」反應,不只出現在個人神經系統上,也出現在人們的集體心理上、社會文化上,其結果是:人們基本上不討論暴力,也就難以因應暴力,於是更害怕暴力,陷入無窮循環…

疫情與壓力蔓延,一般人無從阻擋。然而,若認知到這樣的壓力往往只是暴力的最終導火線,則我們可以試著協助每個人,在野火延燒他的生活之前加以阻擋。回頭凝視暗處的「阿凱們」,暴力循環才可望被斬斷。

  • 註一:本文礙於篇幅,難以詳細說明波格斯教授的學說細節。若您有興趣,可點擊參閱他的網站
  • 註二:一九八五年,美國的Akers 與 Cochran教授以超過三千名中學生為目標群體,比較緊張理論、社會控制論、差別接觸論三大犯罪學理論的犯罪預測效果,以差別接觸論最佳。
 

壓力如何引發暴力?在疫情中思索王士誠/《人本教育札記》主編

壓力如何引發暴力?在疫情中思索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372期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史明曾說,以他的學歷找一間商社當個職員,安穩過一生是可以的,為什麼要開一間飲食店,辛苦的掌廚燒菜?而且他還是富家公子哥,從小儘管吃而沒有做過,怎麼會開起「新珍味」?但為了革命而流亡到日本的史明仍打算繼續奮鬥於台灣獨立革命的志業上,因此要有自己的店面,方便同志能自由的出入,也可以與台灣島內做聯繫的工作。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人本教育基金會在今年(2021年)初提案修憲,將「兒童不受身心暴力對待之權利」納入基本人權,但真的要修憲嗎?修憲有用嗎?人本教育札記四月刊特別企劃,帶讀者解析一份體罰問卷,以及4位立法委員對於修憲的回應,我們也關心其他國家在落實兒權是怎麼做的,以及為什麼台灣需要修憲的理由與觀點。

人本教育暨森林小學師資培訓

人本教育暨森林小學師資培訓

這個課程是為想要實踐理念教育的人所設計,實踐不分體制內外,無論是否稱之實驗,關鍵在於對人類知識文明的熱情、對人類共同未來的追求、對公義事理的關愛與關注、對於『對象』的理解與疼惜,並要能講究『思想』與『方法』。在人類追求自由與解放的道路上,教育應該是助力而非阻力,理念教育工作者,正是要努力實踐這件事,邀請你來參與人本教育師資培育課程。

2021campteacher-3

活動員志工培訓-2021春季

你是年滿 18 歲,喜歡孩子的大學生嗎?
邀請你來,用好的方法一起準備「與孩子相處」這件事。
這個課程不是一種職業訓練,而是教育實踐的一環。
讓你有能力換個角度想,發展出解決事情的能力!
透過真正理解孩子,來重新思考與孩子間的相處模式;
透過思想的啟蒙來揚棄威權手段,同時建構大人的責任與界線。

人本教育札記三月刊──《小孩的好去處——開箱人本營隊》

人本教育札記三月刊──《小孩的好去處——開箱人本營隊》

這期營隊報導有最適合家有幼兒的大稻埕親子走跳、到略有挑戰性的機關梯、浪漫與人文交會的溼地探險、在日常中窺見不凡的打狗尋寶,以及連語言都給你玩起來的拉吉歐,我們拾綴營隊生活的一角呈現給你,願父母與孩子的假期都過得溫暖而充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