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埆厝內的那盆滷黃豆

【民主的滋味】土埆厝內的那盆滷黃豆
文︱李惠茹、邱涵仕、楊素芳   圖片︱蔡秀金、邱婉慧   設計︱郭恆妙
【民主的滋味】土埆厝內的那盆滷黃豆
 

過去幾個月,全世界籠罩在武漢肺炎疫情擴散的陰影下,已有超過一六○個國家關閉各級校園停課因應,據估全球約近九成的學生無法持續正常上學,線上授課與學習成為主流的替代方式。每天按時上下學,與同學玩耍嬉鬧,一同在校園裡生活…,這些日常作息竟成了學童心中的渴望!疫情雖然阻隔了孩童們的上學之路,但慶幸的是網路科技的進步與普及,讓受教育持續成為可能。

本期專欄想講一個與讀書求學有關的故事,七十年多前有一群師生因戰亂而離鄉流亡,懷著「我們要上學讀書」的想望與堅持,卻遭遇生命威脅被迫從軍而失學的處境。

 

「跟著學校走,我們要讀書」

時序拉回二戰結束後的國共內戰局勢,一九四七年兩黨續於山東地區爭戰,各級中小學校陸續宣布停課,當時稍有資產的家庭多認為孩子留在鄉里不安全,而選擇讓年輕孩子「跟著學校走」;於是,一群山東流亡學生帶著父母「好好讀書」的囑咐,踏上了流亡的求學之路(註一)

臨時學校設置在江南各地,計有十五所聯中,十二所分校,兩所學院,以及附讀院生兩所,大約安置了二萬餘名的山東流亡學生,然而一九四九年四月,共軍大舉渡江,這群學生又再度出亡逃往廣州,等待下一處安身立命之所(註二)。

「廣州的五月已經炙熱,這八千多名小青年的心更熱。當時山東省主席兼國防部次長秦德純和教育部長程天放,向東南行政長官陳誠申請,獲得批准,把這八千多名山東青少年送往澎湖,年滿十六歲男生照軍隊編組,上午實施軍事教育,下午繼續讀書。當時大家聽了非常高興,不少同學熱淚湧泉…。誰想到這卻是一個史無前例的政治騙局呢?」(張放《天譴》,1998)

原本以為一切的顛沛流離已經結束,山東流亡學生們終於可以在澎湖安定求學,豈知幾日後,軍方違背承諾,將「青年教育總隊」改為一般軍隊,罔顧學生意願,亦將未足齡的學生強行編兵。軍方此舉引發學生不滿抗議,濟南四聯中學生代表李樹民、唐克忠上前理論,卻遭士兵刺刀所傷,當場血流如並遭到逮捕。在現場士兵的震懾威嚇下,學生放棄抵抗,軍方遂將年齡身高達到一定標準者編入軍隊,此為「七一三事件」(註三)。

「他們從廣州去到澎湖漁翁島,才抵達沒幾天,學生馬上被編了軍,由司令官李振清接管。書本一律沒收,每人發給一支槍,一套軍服,只要不服從者一律就地槍斃。為了鎮壓學生反抗情緒,軍隊開始思想整肅,許多老師和學生被指控為匪諜,就此失蹤。」(郝譽翔《逆旅》,2010)

七一三事件後,校長們對於學生遭強行編兵一事,向澎湖防衛司令部提出嚴正抗議,協調未果;煙臺聯中的張敏之校長,不忍年幼學生被迫當兵,積極鼓勵未滿十六歲的學生回歸學校讀書,卻遭軍方認定妨礙建軍,而將之羅織為匪諜,與鄒鑑校長及劉永祥、譚茂基、明同樂、張世能、王光耀等五名學生,同案七人因「潛伏軍中、破壞建軍工作,而陰謀叛亂」判處死刑,亦有百餘師生移送內湖新生感化隊(註四)。「山東流亡學校煙台聯合中學匪諜」冤案,因牽涉人數眾多,被作家王鼎鈞稱為「外省人版的二二八」(註五)。

這起因爭取受教育而遭羅織入罪的案件,從現在來看相當匪夷所思,為了要讀書而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為何這群流亡學生的讀書夢走得如此艱辛?他們有放棄嗎?

六年後(一九五五年三月),報上刊載一則讓流亡學生憤怒的新聞,大意是有立委質詢國防部,徵兵法既然已經實施,山東流亡學生已當了六年兵,應當讓他們退伍復學云云,然而,國防部次長回覆他們都當基層幹部,以軍為家,不准退役復學。被迫編兵的學生眼看退伍遙遙無期,苦悶難喻,於是發生學生集體離營,在台中火車站蔣總統銅像前跪坐的請願事件(註六)。直到一九五九年,這批被強迫當兵的流亡學生,在歷經十年後終於得以集體退役復學,不負當年故鄉父母的殷殷囑託。

 

紅帽子滿天飛,離開台灣才有前途

白色恐怖長期籠罩台灣,一般社會大眾普遍認為白色恐怖是特定社群的歷史經驗,而了解外省族群的白恐經驗有助於我們認識到,那是一整個世代的集體記憶與共同經驗,也是受難者家庭的個別故事。

張敏之等人遭逮捕後,妻子王培五四處奔走,集結山東有頭有臉的人物連署營救,期待覆審改判,無奈軍法局為恐夜長夢多,反而迅速地於裁定不覆審的次日(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十一日)執行槍決(註七)。槍下冤魂,天人永隔,張敏之身後留下妻小七人,此時王培五四十歲,年紀最大的長女十四歲,最小的么兒三歲。當親人不幸成為政治受難者,留下來的人如何面對困境?能否走出生命中的陰影?或受到什麼影響呢?

在失去丈夫父親的同時,「匪妻匪眷」成了他們的身分標記,人人避而遠之。王培五在臺舉目無親,沒有工作,也沒有棲身歇腳之處,為了讓孩子舒坦自在的活下去,祈求上帝讓她找到鄉間的教職工作,從澎湖、高雄、彰化輾轉來到了第一間任教學校萬丹初中。七人終於有了自己的家:一間土牆茅草房子。曾是富家千金的她,此時此刻也決定要親自煮飯給孩子們吃,由此迎接新生活的各種磨難與挑戰(註八)。

在學校宿舍旁的空地養雞鴨,幾個月就能加菜,在物資匱乏的時代,不管是吃雞或吃鴨,都是「全吃」,絲毫不浪費;而沒有雞鴨吃的時候,王培五就用黃豆取代肉類,為孩子補充蛋白質。根據小女兒張鑫的回憶,黃豆是這麼吃的:「在黃豆裡放一點花椒、醬油,就像滷肉似的這樣紅燒。滷黃豆滋味很好,鹹鹹粉粉的口感,很下飯。」(註九)

黃豆營養價值高,除了富含蛋白質及營養素之外,又因價格低廉容易取得,在民間被稱為「菜園裡的肉」;對於買不起昂貴肉品的人而言,更是不可或缺的奶肉替代品,因此亦有「窮人的肉類」之稱(註十)。對生活拮据的張家而言,黃豆是經濟實惠的蛋白質來源。

經濟上的困頓,還不是令王培五最憂心的,況且北京師範大學畢業的學歷,尋覓教職並不難,薪資雖然微薄,但日子總有辦法過下去。然而,「員警與外界的歧視騷擾,這些永無休止的糾纏,讓王培五體認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她的小孩在台灣生活是沒前途的,因此長子張彬還在讀大學時,我已在規畫子女的前程,立志要把六個子女都送出國。」(註十一)從一九四九年全家一起坐船到澎湖直到一九六九年移居美國,張家在臺灣這廿年,是政治最為風聲鶴唳的歲月。讀書考大學,對其他人來講,為的是單純的「前途」兩字;但是在張家,考大學出國,還包含了「生存」這個更卑微的需求(註十二)。

從流亡澎湖、先生遭害、落地生根,一直到平反冤屈,在每個階段的磨難中,王培五總能做出最正確的決定,就像當初離開山東前往北京念大學一樣,教育讓她有宏觀的視野與決斷,不但足以養家活口也在生死交關之際帶領孩子走向嶄新人生。

【民主的滋味】土埆厝內的那盆滷黃豆
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作者︱Joyce7917

校長家的滷黃豆

◎文︱黃文儀(教育部國教署人權教育資源中心成員、板橋高中國文教師)

校長,沒有回家
他答應學生的父母
戰爭勝利,就帶他們回家

校長,沒有回家
烽火漫天 只能往南又往南
流亡,聽說南方有座島嶼
可以安身讀書

校長,沒有回家
學生的校服被迫換上軍服
校長的抗議被海濤吞噬
學生的呼救被海風淹沒
刺刀刺穿營養不良的大腿
子彈打入熱血澎湃的胸膛
菊島的悲歌
是青春早逝的夢魘

校長,沒有回家
船隻將他載往噤語的冤牢
莫須有的判書
改變一個家庭的命運
校長,馬場町的亡魂
妻兒,島境之南的匪眷
熬著悲憤熬著思念
熬著用花椒和醬油香滷的
黃豆,鹹鹹粉粉很下飯
想著校長回家

校長,回不了家
他的山東子弟學生
也回不了家

【民主的滋味】土埆厝內的那盆滷黃豆

香滷黃豆

◎圖、文、烹︱蔡秀金(澎湖人權讀書會成員、國立澎湖高級海事水產職業學校烘焙科教師)

材料:

黃豆半斤、  辣椒1條

調味料:

1片月桂葉

1小匙花椒

2粒八角

半枝桂皮

鹽 2小匙、

醬油 3大匙

糖1小匙

適當水量

作法:

① 先將黃豆洗淨泡一夜(冰冷藏)。

② 起油鍋,爆香一半辣椒段、月桂葉、花椒、八角、 桂皮,然後加入黃豆、醬油、少許糖炒勻,加入淹過黃豆的水量煮開。

③ 水滾後改小,小火慢滷直至入味煮約30分鐘。

④ 加另一半辣椒段拌勻蓋鍋蓋燜10分鐘,呈盤。

補充說明:

黃豆別稱綠色牛奶、植物肉,是優質蛋白質,富含維生素B群及礦物質鈣、磷、鐵,能降低膽固醇,是男女老少大人小孩、葷素、冷熱食皆宜的好食物。


註一:二戰期間,國民政府為使各地學生繼續學業,通令各校遷移至安全地點,並設立專門機構辦理戰區學生的登記與分發事宜,或將幾個中學、大學編在一起,稱為聯中或聯大,各級學校學生因此得以安全抵達後方繼續求學,始有「流亡學校」與「流亡學生」之稱。《山東流亡學生與澎湖七一三事件》70周年特展手冊(2019,國家人權博物館),頁3-4。

註二:依據教育部頒布「穗中字第5411號訓令」與「山東煙臺聯中、濟南第1、2、3、4、5、昌濰臨中等8校員生安置辦法」兩項法規,國防部將師生分兩批船運澎湖,並以半讀半訓方式予以安置。1949年6月25日和7月7日,山東流亡師生先後搭乘「濟和輪」、「登陸艦115號」抵達澎湖,前者駐紮於漁翁島之內垵國小,後者則安置於馬公國民學校及澎防部營舍。黃翔瑜(2009)。山東流亡師生冤獄案的發生及處理經過(1949–1955)。台灣文獻季刊,60卷2期,頁274-279。

註三:《山東流亡學生與澎湖七一三事件》70周年特展手冊(2019),頁19-21。

註四:《山東流亡學生與澎湖七一三事件》70周年特展手冊(2019),頁23。

註五:「山東流亡學校煙台聯合中學匪諜冤案,那是對我的當頭棒喝,也是對所有的外省人一個下馬威。當年中共席捲大陸,人心浮動,蔣介石總統自稱『我無死所』,國民政府能在台灣立定腳跟,靠兩件大案殺開一條血路, 一件『二二八』事件懾伏了本省人,另一件煙台聯合中學冤案懾伏了外省人,就這個意義來說,兩案可以相提並論。煙台聯中冤案尤其使山東人痛苦,歷經五○年代、六○年代進入七○年代,山東人一律『失語』,和本省人之於『二二八』相同。」(王鼎鈞,匪諜是怎樣做成的,2006,自由時報)

註六:許文堂,《澎湖煙台聯中冤獄案口述歷史》,中央研究院近史所,2012。

註七:《十字架上的校長》,頁115-116。

註八:《一甲子未亡人》,頁157-158。

註九:《一甲子未亡人》,頁252。

註十:陳世爵,《黃豆與健康》,中華民國營養學會雜誌,1994,頁335—345。

註十一:《十字架上的校長》,頁192。

註十二:《一甲子未亡人》,頁305。

 

【民主的滋味】土埆厝內的那盆滷黃豆邱涵仕/教育部國教署人權教育資源中心研究教師、國立家齊高中教師

李惠茹/教育部國教署人權教育資源中心研究教師、台南市立大灣高中教師

楊素芳/教育部國教署人權教育資源中心執行秘書、國立台南女中教師 

【民主的滋味】土埆厝內的那盆滷黃豆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373期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史明曾說,以他的學歷找一間商社當個職員,安穩過一生是可以的,為什麼要開一間飲食店,辛苦的掌廚燒菜?而且他還是富家公子哥,從小儘管吃而沒有做過,怎麼會開起「新珍味」?但為了革命而流亡到日本的史明仍打算繼續奮鬥於台灣獨立革命的志業上,因此要有自己的店面,方便同志能自由的出入,也可以與台灣島內做聯繫的工作。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人本教育基金會在今年(2021年)初提案修憲,將「兒童不受身心暴力對待之權利」納入基本人權,但真的要修憲嗎?修憲有用嗎?人本教育札記四月刊特別企劃,帶讀者解析一份體罰問卷,以及4位立法委員對於修憲的回應,我們也關心其他國家在落實兒權是怎麼做的,以及為什麼台灣需要修憲的理由與觀點。

人本教育暨森林小學師資培訓

人本教育暨森林小學師資培訓

這個課程是為想要實踐理念教育的人所設計,實踐不分體制內外,無論是否稱之實驗,關鍵在於對人類知識文明的熱情、對人類共同未來的追求、對公義事理的關愛與關注、對於『對象』的理解與疼惜,並要能講究『思想』與『方法』。在人類追求自由與解放的道路上,教育應該是助力而非阻力,理念教育工作者,正是要努力實踐這件事,邀請你來參與人本教育師資培育課程。

2021campteacher-3

活動員志工培訓-2021春季

你是年滿 18 歲,喜歡孩子的大學生嗎?
邀請你來,用好的方法一起準備「與孩子相處」這件事。
這個課程不是一種職業訓練,而是教育實踐的一環。
讓你有能力換個角度想,發展出解決事情的能力!
透過真正理解孩子,來重新思考與孩子間的相處模式;
透過思想的啟蒙來揚棄威權手段,同時建構大人的責任與界線。

人本教育札記三月刊──《小孩的好去處——開箱人本營隊》

人本教育札記三月刊──《小孩的好去處——開箱人本營隊》

這期營隊報導有最適合家有幼兒的大稻埕親子走跳、到略有挑戰性的機關梯、浪漫與人文交會的溼地探險、在日常中窺見不凡的打狗尋寶,以及連語言都給你玩起來的拉吉歐,我們拾綴營隊生活的一角呈現給你,願父母與孩子的假期都過得溫暖而充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