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一樣爛啦,選誰都沒差!」

「投票投得怎樣,日子不都得過?」

「公共事務?不就覺青吵吵而已!」

你我身邊總不缺這類言論。這是因為黨國刻意洗腦?敵國致力滲透?把民主看得太理所當然?或許都是。

但身為教育刊物,《人本教育札記》要說:學校教育裡所謂「民主課程」,其實很可能根本就教出了上述迷思。

比如,選幹部以讓學生練習選舉,但幹部能向「選民」負責嗎?

比如,學校會讓學生投票決定事務,但學生能說了算嗎?

比如,學生會等組織看似已普及,但學生能影響學校方針嗎?

若不能,學生會學到什麼?

比如……

我們採訪了公民教育學者、投身民主運作的議員、各階段教師,請他們分析種種「比如」,並提供「怎麼教民主」的經驗。

如果您也同意民主是台灣生活的重要成分,那麼請一起來想想學校──這個孩子長時間生活的場域──給了孩子怎樣的民主示範!

〉學校幹部制度教了什麼「民主」?

「選幹部」大概是校園裡面,最具有共同記憶代表性的民主教育實踐了。但有時候幹部制度運行起來,卻讓人感覺有些奇怪。

比如說,因為幹部是大家一起投票選出來的,所以當他們管人罵人的時候,好像就有了某種民主的正當性,是由人民賦予了自己這個管人罵人的權力;而不是幹部的其他人如果被管、被罵了,好像也不能有怨言,因為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票負責。

好像哪裡怪怪的……

〉校園裡投票制度教孩子的事

如果學校想很民主地解決一群學生的問題,最直覺聯想到的方式,大概就是投票了。如果有爭議,就來舉手,看哪邊人比較多,然後謹記「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這樣就可以說是有經過民主程序地決定了一件事情。

真的是這樣嗎?民主政治,就是比誰票多而已嗎?

 

〉現行學生自治制度竟使人對公共事務冷感?

有一句話說:「政治就是眾人之事。」但這件事在學校裡面,卻呈現一種很奇妙的狀態,越是與自己切身相關的事情,所能擁有的決定權就越少,例如穿在身上的衣服禁止選擇、午餐想吃什麼也禁止選擇。因此「為什麼要參與公共事務」這個問題,在學校裡似乎變成了「能不能參與公共事務」的問題。

 

〉兩位老師的經驗

青蘭提醒:「教育單位還是有權力不對等的關係。我們不能天真的以為大人表達意見的管道和權利,跟小孩的一樣,或假裝小孩不會因為權力不對等這件事情,而把自己的意見收回去,不能假裝這樣的事不存在。」教師的責任,就是在過程裡帶孩子理解差異,不同立場的人可能各自有怎樣的想法,可能基於怎樣的原因,因而產生怎樣的信念與堅持。

 

〉訪南一中公民老師郭復齊

郭老師的回覆十分直白:「多數人對民主沒有掌握,直覺地會認為給你機會表達、投票,就是民主了。」
「像模範生、自治市長,其實很沒有意義。」郭老師進一步說明:「事實上選出來以後沒有他們可以決定的事,選了要幹什麼呢?或是像小學生開班會,如果根本沒有教他們開會是什麼、怎麼開,大部分小學也沒讓學生有決定自己事務的權限,開班會就很詭異。」

 

  • 最新文章

雜誌社裡的那顆牛奶糖

1989年鄭南榕自焚殉道時,他的女兒鄭竹梅9歲。竹梅記憶中的爸爸,可以從一顆牛奶糖說起…

兒童性誘騙:偽裝成善意的惡行

每個孩子都期待自己受朋友歡迎,得到師長的喜愛。然而,兒童性侵加害者卻利用孩子這份純真的期待,以「關愛」之名,引導兒童進入性侵的圈套。

430國際不打小孩日

邀請你試試看不要打小孩,至少在這一天不要打,
也許你會發現,將來的每一天,你都不需要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