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一樣爛啦,選誰都沒差!」

「投票投得怎樣,日子不都得過?」

「公共事務?不就覺青吵吵而已!」

你我身邊總不缺這類言論。這是因為黨國刻意洗腦?敵國致力滲透?把民主看得太理所當然?或許都是。

但身為教育刊物,《人本教育札記》要說:學校教育裡所謂「民主課程」,其實很可能根本就教出了上述迷思。

比如,選幹部以讓學生練習選舉,但幹部能向「選民」負責嗎?

比如,學校會讓學生投票決定事務,但學生能說了算嗎?

比如,學生會等組織看似已普及,但學生能影響學校方針嗎?

若不能,學生會學到什麼?

比如……

我們採訪了公民教育學者、投身民主運作的議員、各階段教師,請他們分析種種「比如」,並提供「怎麼教民主」的經驗。

如果您也同意民主是台灣生活的重要成分,那麼請一起來想想學校──這個孩子長時間生活的場域──給了孩子怎樣的民主示範!

民主政治就是來亂的?

〉學校幹部制度教了什麼「民主」?

「選幹部」大概是校園裡面,最具有共同記憶代表性的民主教育實踐了。但有時候幹部制度運行起來,卻讓人感覺有些奇怪。

比如說,因為幹部是大家一起投票選出來的,所以當他們管人罵人的時候,好像就有了某種民主的正當性,是由人民賦予了自己這個管人罵人的權力;而不是幹部的其他人如果被管、被罵了,好像也不能有怨言,因為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票負責。

好像哪裡怪怪的……

〉校園裡投票制度教孩子的事

如果學校想很民主地解決一群學生的問題,最直覺聯想到的方式,大概就是投票了。如果有爭議,就來舉手,看哪邊人比較多,然後謹記「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這樣就可以說是有經過民主程序地決定了一件事情。

真的是這樣嗎?民主政治,就是比誰票多而已嗎?

 

民主政治就是來亂的?
民主政治就是來亂的?

〉現行學生自治制度竟使人對公共事務冷感?

有一句話說:「政治就是眾人之事。」但這件事在學校裡面,卻呈現一種很奇妙的狀態,越是與自己切身相關的事情,所能擁有的決定權就越少,例如穿在身上的衣服禁止選擇、午餐想吃什麼也禁止選擇。因此「為什麼要參與公共事務」這個問題,在學校裡似乎變成了「能不能參與公共事務」的問題。

 

〉兩位老師的經驗

青蘭提醒:「教育單位還是有權力不對等的關係。我們不能天真的以為大人表達意見的管道和權利,跟小孩的一樣,或假裝小孩不會因為權力不對等這件事情,而把自己的意見收回去,不能假裝這樣的事不存在。」教師的責任,就是在過程裡帶孩子理解差異,不同立場的人可能各自有怎樣的想法,可能基於怎樣的原因,因而產生怎樣的信念與堅持。

 

民主政治就是來亂的?

〉訪南一中公民老師郭復齊

郭老師的回覆十分直白:「多數人對民主沒有掌握,直覺地會認為給你機會表達、投票,就是民主了。」
「像模範生、自治市長,其實很沒有意義。」郭老師進一步說明:「事實上選出來以後沒有他們可以決定的事,選了要幹什麼呢?或是像小學生開班會,如果根本沒有教他們開會是什麼、怎麼開,大部分小學也沒讓學生有決定自己事務的權限,開班會就很詭異。」

 

【專題】鬼滅刃與魔術師

【專題】鬼滅刃與魔術師

動畫、小孩、家長,這齣三國演義之中,暗藏著許多發人深省的問題,值得我們深思與探究。這期札記要帶讀者看<鬼滅之刃>中的暴力美學、爆紅背後的行銷手法與家長的如何回應孩子想看鬼滅的需求,我們「不反對鬼滅,但不要只看鬼滅」,所以我們想讓大家知道:「除了鬼滅,還有天橋」…但天橋究竟又跟鬼滅有什麼關係呢?這期就讓我們娓娓道來。

孩子是穿過很多漏洞才摔傷的

孩子是穿過很多漏洞才摔傷的

台中柔道教練摔孩子導致嚴重傷害的事件,並不是一個意外!接住孩子的安全網都有缺損不足,孩子是穿過了多個漏洞才被摔傷。

讓受害學生求救有門

讓受害學生求救有門

要將兒童權利推行入校園,提供讓孩子安心的學習環境,目前闕漏不足的學生申訴制度,有重新建構的必要……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民主的滋味】一手煮麵一手建國〉史明歐吉桑的革命人生

史明曾說,以他的學歷找一間商社當個職員,安穩過一生是可以的,為什麼要開一間飲食店,辛苦的掌廚燒菜?而且他還是富家公子哥,從小儘管吃而沒有做過,怎麼會開起「新珍味」?但為了革命而流亡到日本的史明仍打算繼續奮鬥於台灣獨立革命的志業上,因此要有自己的店面,方便同志能自由的出入,也可以與台灣島內做聯繫的工作。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專題】斷開鎖鏈,終止暴力複製

人本教育基金會在今年(2021年)初提案修憲,將「兒童不受身心暴力對待之權利」納入基本人權,但真的要修憲嗎?修憲有用嗎?人本教育札記四月刊特別企劃,帶讀者解析一份體罰問卷,以及4位立法委員對於修憲的回應,我們也關心其他國家在落實兒權是怎麼做的,以及為什麼台灣需要修憲的理由與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