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公共事務?那有什麼用!>現行學生自治制度竟使人對公共事務冷感?

校園民主迷思3
文︱李庭芝
 

在校園裡面談公共參與好像有點傻氣,畢竟好像有參與跟沒參與都沒什麼差。

記得在高中的時候,有次學校發下來一張問卷,讓各班學生填寫學校有什麼需要改進的地方,我在寫滿了各種意見的回條上寫下:「希望學校能真的看這張問卷,然後真的去執行。」不過交回去的結果可以想見,就像小石頭被丟進大海,什麼結果也沒有,而且你還會覺得自己嘗試丟石頭的行為滿白癡的。

久了之後就會覺得不參與好像比較聰明,尤其是跟那些沒有放棄的傻子比起來,自己的準確預測真是厲害多了。現在想想滿可怕的,如果像我這樣的人不只一個,也不只出現在學校,而是在社會各處都有…

不過為什麼學校裡的公共事務參與會給人這種感覺?被大家暱稱為「阿苗」的苗博雅,是現任的台北市議員,過去也曾經擔任過北一女中的班聯會主席。聽到我問起能不能比較這兩個「自治組織」的時候,相當困惑地說:「我感覺很像…這可以說,已經不是蘋果比梨子了,可以說蘋果比包子吧!」

 

在制度內沒有空間的學生自治組織

一個是所謂的「學生自治組織」,一個是現在正在運作中地方政府議會,在原先的預想當中,這裡兩者應該會有某種相似之處吧,就算是很小很小的相似處。畢竟我們似乎是該在學校逐步掌握民主制度的運作方式,以便因應未來加入公民社會後,可以知道該如何行使我們在民主國家所享有的種種權利。

然而以學生會或班聯會這類組織來講,雖然美其名是自治組織,但實際上並沒有被賦予太多實質的權限,「你去看,尤其是高中以下的學校,這些學生自治組織在學校最高的權力機構,也就是校務會議裡面,有什麼角色?」苗博雅問。

「班聯會,跟大家收取會費,然後幫學生辦活動,然後因為通常代表都是大家選舉出來的──但這只是通常,各校有很多不一樣的情況──所以這個過程賦予了這個被選舉的學生自治組織代表有某一種正當性,好像它講的話可以代表學生們對特定議題的意見,可以在學校裡面溝通,或者是,在學校允許的狀況之下,參與一部分的會議等等。」

「所以它其實沒有真的具備監督制衡校方行政的功能。」這也是很多學生自治組織的學權部門做得很掙扎的原因,因為制度並不真的賦予它這個權限。在大學裡會有更多一點的空間,但是在高中以下,學生會能有的監督制衡工具,可能就只有所謂的發聲權,「比如說,北一女中、建中的學生會長,說了一個什麼,可能會媒體去報導,校方行政覺得說,啊,這樣不太好看。可是它並沒有所謂制度上的空間、制度上的權限存在,所以我覺得,這兩者其實是非常不一樣的東西。」

 

甚至不當作權利主體來看待

然而學生自治組織應該要有監督制衡學校的功能嗎?苗博雅認為,這並不是眼下最迫切的問題,最迫切的問題,是每一個個別的學生,在校園裡面,是不是可以被當成一個權利的主體來看待。

「過去對於學生這個族群來講,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是,他有權利,可是他沒有救濟的管道,除非發生真的很嚴重的事,比如老師把人打殘了,好,那他可以去告傷害或重傷害。可是如果是基於所謂的管教,或是服裝儀容規定,當你違反了而被記一個警告,這種東西原則上,過去是沒有任何救濟或申訴的管道存在的。」

「所以,在我們談校園當中的各個權力是否可以監督制衡之前,其實我們先來談最基本的,權利的保障,還比較重要。」苗博雅說,「因為今天你可以想像一件事情,我們都會說人有權利,那如果今天我們的權利受到侵害時,沒有辦法去法院打官司、沒有任何的救濟管道,然後我們在談,中央是不是要有行政立法司法三個部門互相監督制衡,那人民的權利受到侵害的時候,還是沒有什麼救濟方式嘛!」

這樣說來,去談學校是如何「教」學生民主自治的觀念,似乎還太早了。在這之前,也許更應該談的是,學校有沒有辦法學習到,將學生視作權利的主體看待,不任意侵害,並且讓自己成為有法治約束自身的單位,提供學生救濟、申訴的管道。

也許這種對自身權利、對公共事務的疏離與冷漠,就是在學校不斷的身教示範當中,扎下了深長的根。

 

錯誤的民主教育,教出對公共事務冷感的孩子

師大公領系的林佳範教授則是認為:「台灣現在的一個情況就是,因為升學主義,所以很多老師會認為這些事情,學生都不用管。但另外一個原因當然就是因為方便啊,反正你都歸我管,我講話你就聽我的就好了。可是從民主法治教育角度,這真的是很不好,學生變得自私自利,對公共事務一點關心都沒有。」

他話鋒一轉,從校園的民主教育談到了大學學生會長的選舉,「我們在大學端就看到,大學學生自治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學生不要自治啊,連個會長都選不出來,因為投票率很低。」林教授補充,當然學生會的問題除了投票率之外也有很多複雜的地方,例如學校有沒有真的把權力下放,讓學生會是一個可以代表學生意見、參與學校事務的重要機關,而不是只當成一般學生社團來看待。

學生會社團化讓他變得不受學生重視,不受重視就變得無法參與學校事務,這樣的狀況又讓學生會更不受重視、更像是普通的學生社團,不斷惡性循環。「最根本問題,就是我剛才講的,升學主義之下,學校老師從小就跟你講,反正這些事情跟你沒有關係。」

「國中小就沒有好好的培養出自治的能力,然後進到了大學,他當然也覺得,這跟我沒關係啊。」

如果連已經成年的大學生,對大學事務也缺乏意願參與,其實也可以想像,進入社會後應該也不會對政治、公共事務有多少參與的意願,可能覺得有投個票、選個看起來順眼的人就好了。

 

什麼是公共事務?為什麼要參與?

有一句話說:「政治就是眾人之事。」但這件事在學校裡面,卻呈現一種很奇妙的狀態,越是與自己切身相關的事情,所能擁有的決定權就越少,例如穿在身上的衣服禁止選擇、午餐想吃什麼也禁止選擇。因此「為什麼要參與公共事務」這個問題,在學校裡似乎變成了「能不能參與公共事務」的問題。

我們希望給孩子提供怎麼樣的民主教育學習環境?是對自身事務擁有發言權和決定權的權利主體,抑或是只能任憑他人發言與決定的客體?當我們希望孩子可以逐步掌握自己的未來的同時,也許可以試著讓他們真的可以,確確實實掌握住自己的現在。

 

李庭芝/《人本教育札記》執行編輯

 

分享文章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367期

  •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