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誰都沒差!?>學校幹部制度教了什麼「民主」?

校園裡的民主迷思1
文︱李庭芝
 

不知道大家小時候有沒有選過自治市長?蹬著嬌小的身高,揹著候選人背帶,煞有其事地發表政見、拉票拜票,請同學們投給某個號碼。走完整個過程,心裡也許會覺得「大人的選舉大概也就是這樣吧?」,就是有一些熱熱鬧鬧的活動,然後要記得去蓋印章(很重要!)。至於蓋完印章後是哪個人當選自治市長,好像不是很重要的事情。

或者也有可能選過幹部?這大概是校園裡面,最具有共同記憶代表性的民主教育實踐了──凶巴巴的風紀股長、常常在做海報的學藝股長、在外掃區監督大家的衛生股長。多半是在班會課的時候,讓大家提名然後舉手表決,看這次換誰當。

翻開三年級的國小社會課本,裡面給班級自治下了一個定義:「就是班上同學自己管理班級的事務。」在教師手冊裡面也說:「班級自治,是民主法治教育中重要的一環。」其中班級幹部的選舉,就在課本的班級自治章節佔了許多篇幅。

但有時候幹部制度運行起來,卻讓人感覺有些奇怪。比如說,因為幹部是大家一起投票選出來的,所以當他們管人罵人的時候,好像就有了某種民主的正當性,是由人民賦予了自己這個管人罵人的權力;而不是幹部的其他人如果被管、被罵了,好像也不能有怨言,因為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票負責。

這樣說起來,民主好像就是投票選人來管我們,投完票之後不管他們要管什麼、怎麼管,我們都不能有意見?好像哪裡怪怪的…

 

投票選班級幹部,就是民主嗎?

對於選幹部這件事,師大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的林佳範教授說,所謂的班級自治,是學生共同參與,一起制定共同生活所需要的規則,然後一起來執行。而維護規則運作可能會有一些分工,所以我們會需要班級幹部的協助。但這應該要是一整套的完整執行,而不是像現在常見的,只運作了一半。

「比如說像剛才講,班規制定應該是同學一起參與,那誰來執行?可能找班級幹部來執行,那班級幹部可能需要有民主的正當性,所以由投票產生。就這個角度來講,選班級幹部是有民主法治的。可是,台灣的很多做半套的班級自治,就是選出來,是在執行老師的意志。」

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因為是民主,所以我們必須服從我們選出來的人,以及那些人所制定的規則。例如有些老師在排解幹部和同學之間的糾紛時,會用「這是你們自己選的幹部啊」來中止討論,好像關於選舉,我們能有的主動權就只有自己的一票,選出不那麼討厭的人,之後就只能服從他的每個決定了。

但是林教授這裡所說的,雖然的確也包含有服從的成分,但卻是服從「規則」而不是服從投票選出來的幹部。而比起服從幹部(以目前的狀況,往往也等同於服從老師)之類的事情還要來得更重要的是,在選幹部之前,必須先制定規則,而在制定規則的時候,必須大家一起參與和討論。

「執行是執行誰的意見跟意志?如果執行的是大家制定出來的規則,那就是大家的意見跟意志嘛!可是如果是執行老師的意見跟意志──校園往往是執行老師的意見跟意志──就比較喪失了民主法治的意涵。」

也就是說,我們並不是投票決定誰說話比較大聲所以大家都要聽他的,這種某種程度上有點自願為奴的狀態;而是在投票之先,我們已經討論出班級當中大家都大致同意、符合眾人公共利益的規則,幹部只是協助規則的運行。

 

服從幹部,就是法治嗎?

在校園裡的民主教育當中,「法治」這個概念,常常會跟「民主」併在一起談。不過情境多半是:因為我們是重視法治的學校/班級,所以當你被抓到違反校規/班規的時候,就只能乖乖接受處罰。有時甚至會給人某種錯覺,好像處罰越重,就代表越有法治精神。

而像風紀股長這種有權力記名字的幹部,就很容易捲入爭端。名字記太少,老師覺得你沒有認真做事,「徇私枉法」;名字記太多,同學又不高興,覺得自己明明沒講話,為什麼要被記。但這個問題還是可以回到林教授上面談到的:「服從,是大家都要服從規則嘛!」

這個「大家」當然也應該包括幹部,林教授說:「理論上應該是要服從,因為才會有秩序,可是也要避免權力濫用,那就會有一個所謂『司法審查』的機制。」比如說同學覺得自己被罰錯了,可以循正式管道提起救濟,讓客觀中立的第三者來審查,檢視這個權力行使是不是在規則允許的範圍之內、合理還是不合理。這才是正式的法治運作,所有人都需要服從法規,而不會因為是幹部而有例外。

 

比起形式,更重要的是內涵

當然,在實際上的班級經營,有沒有需要做到這麼複雜細緻、幾乎完整模仿現代公民社會的運作,是可以商榷的,實務上我們也必須考量各個年齡層的學生,能夠掌握和理解的事情會各有不同的範疇。更重要的是,無論再怎麼模仿成人世界的投票形式、會議形式,讓學生記憶背誦那些步驟,都沒有比讓他們學習如何與身邊的同儕互相協調團體裡的事務來的重要。

在梳理「投票選幹部就是民主自治」這個大家習以為常、甚至被寫進課本的觀念後,可以看出它的荒謬之處──雖然空有投票選舉的外貌,卻沒有共同討論、共同形成眾人的意見與意志的內涵。

在這樣的情況下,學生學到的民主觀念也就不難想像:政治參與就只有投票選人,投完就沒我的事了;選誰好像都沒差,反正都是幫老師(大人物)做事,像這樣子模模糊糊的想法。
 

李庭芝/《人本教育札記》執行編輯

 

分享文章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367期

  •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