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師生關係的「專業界線」,才能預防兒童性誘騙

文︱徐思寧、陳潔晧
 

英國一名兒童性侵加害者,多年來任職多所兒童教育及社會服務機構,期間性侵了多名孩子。唯獨他在一所兒童之家的工作期間,沒有發現他性侵任何小孩的紀錄,也沒有任何指控他性侵兒童的機構紀錄。這位兒童性侵加害者甚至表示在這機構裡,學習到以兒童為中心的照顧與互動方法。他反省自己為什麼在這機構工作時行為有所轉變:

「我覺得這機構有很好的職員,很好的值班安排,機構內常常都有很多職員在現場…我回頭想,根本無法想像當時可以提出帶孩子單獨外出的想法。這不是那機構的常規。這不存在那環境裡。從兒童保護的角度去看的話,這絕對是一個很好的環境,他們強調界線(boundaries)及專業(professionalism)…」(註一)

這所兒童照顧機構的運作文化、全體員工對待孩子的態度、職員與孩子間的專業界線,使一位兒童性侵加害慣犯,難以找機會下手,機構的氛圍甚至改變了他對照顧兒童的想法。這位兒童性侵加害者提到的「界線」,正是降低兒童遇到性侵危機的重要保護策略。

 

師生的專業界線

在學校、社福機構、兒童之家等場域工作的兒童工作者,每天會花很多時間跟孩子相處。教師跟學生的關係與互動,必須時時刻刻保持專業,因為教師對學生帶來很多不同層面重要而且長遠的影響。

對學生而言,教師是信任的對象。教師會教導學生、鼓勵學生並發展自我。教師更會照顧學生、關心學生、使學生感到安心。同時,教師與學生的關係是不平等的。教師擁有權威、握有影響學生的權力,意即教師與學生間永遠有不對等的權力關係。

教師必須意識到教師與學生的關係是不平等的。當教師錯誤運用與學生之間權力不對等的關係,損害到學生的安全與福祉時,教師便逾越了師生關係的「專業界線」(professional boundaries)。(註二)

 

師生關係專業界線的類型

教師與學生關係之間的專業界線,牽涉很多範疇。研究者Graham等人在二○一八年針對師生關係專業界線進行了文獻回顧,整理出師生關係的專業界線的類型大致可分為五類:

1. 情緒界線(Emotional Boundaries)

教師需具備情緒自我調節的能力,跟學生互動時要保持適當的情緒水平(level of emotion),以適當的情緒表達,並適當的回應其他人的情緒。

逾越師生情緒界線的例子:

    • 在沒有合理原因下,給予個別學生特別待遇。
    • 以幽微的控制手段,引導學生與教師發展情感依賴(emotional dependency)的關係,並培養這段關係往性關係發展。
    • 在非正式的工作安排下,扮演學生的「朋友」、「個人導師」、「家長」。
    • 排除或阻礙個別學生得到跟其他同學平等的學習機會。
    • 貶低或侮辱學生。
    • 以惡劣(harsh)或不適當的語調及語言跟學生說話。
    • 在個別學生或其他學生面前評論學生。
    • 說意圖讓學生難過的評論。

2. 關係界線(Relationship Boundaries)

教師與學生的關係必須維持在專業關係,教師必須意識到教師不是學生的「朋友」。教師雖然可以跟學生表達友善,但這並不是學生跟同儕之間的「朋友」關係。

逾越師生關係界線的例子:

    • 與學生建立親密關係,例如與學生發展戀愛關係及性關係。
    • 向學生調情。
    • 以書信、口語或其他形式,向學生表達戀人之間的情意。
    • 在沒有合理原因或沒有得到學校/家長的同意下,約學生單獨在校外見面。
    • 帶學生單獨去郊遊、喝咖啡、看電影或共同進行其他社交活動。
    • 在沒有教育或其他合理原因下,開車接送學生。
    • 邀請學生及學生的家人到教師家。

3. 權力界線(Power Boundaries)

教師是擁有權力及權威的角色,教師必須注意不可濫用職權。

逾越師生權力界線的例子:

    • 秘密地給予個別學生特別禮物、金錢或用餐。
    • 隱瞞學生的成績,製造與學生相處的機會或單獨見面時間。
    • 利用教師的權力,例如以暗示影響學生成績或傷害學生的方式,威脅學生遵從教師的要求。
    • 利用教師的權力,不合適的獎勵或處罰學生。
    • 利用學生取得個人利益,例如從學生身上取得物質、金錢、服務、有用資訊或其他人際關係。

4. 溝通界線 (Communication Boundaries)

教師與學生的溝通,應聚焦在兒童的教育需求。有關溝通界線的逾越,通常牽涉教師過多的自我揭露,跟學生訴說教師個人生活困難或情感問題。

逾越師生溝通界線的例子:

    • 跟學生談論高度關於教師個人生活或關於性的議題,而這些是課綱以外的內容,跟學生的福祉也無關。
    • 在沒有合理的脈絡下,運用社交媒體、電郵、短訊或書信,與學生談論個人事務、親密關係或有關性的議題。例如教師跟學生說自己與太太的性生活不如意。
    • 詢問學生個人或有關性的問題。例如問學生有沒有伴侶或有沒有性經驗。
    • 即使有學生提出停止,教師依然拒絕停止談論有關個人或有關性的議題。
    • 向學生表達對性的興趣,或邀請學生參與性活動。
    • 向個別學生洩露其它教師或學生的隱私。
    • 評論學生的外表、身體特質、性傾向、性別認同或種族。

5. 身體界線(Physical Boundaries)

教師應該與學生保持有限度的身體接觸。教師應該依據教學的脈絡與學生的需求,去判斷與學生的身體接觸是否適當及必要。

逾越師生身體界線的例子:

    • 在沒有合理或授權的脈絡下,觸碰學生。合理的原因包括:為學生提供急救;移動學生離開危險,而身體接觸是唯一的方法;安慰難過的學生。
    • 對學生進行未授權、不需要或不合適的觸碰學生的身體(包括以任何身體部位或以其他物品例如鉛筆進行觸碰)。
    • 與學生有不必要的親密接觸,如親密的擁抱學生、以親密及長時間的方式與學生親吻。
    • 與學生摔角、搔癢、按摩或把學生背起來(piggyback rides)。
    • 容許學生靠近,或容許學生對教師有不適當的身體接觸。
    • 當學生換衣服或淋浴時,身在現場、拍攝或錄影。
    • 對學生進行體罰、粗暴的對待、過度的限制或壓制。
photoAC7

擬訂師生關係專業界線指引的重要性

澳洲各行政區近年積極擬訂教師專業界線指引,協助教師認識師生專業界線(註三)。這些指引內容主要涵蓋師生專業界線的基本概念、違反界線的例子、性誘騙行為(grooming)、隱私、覺察是否逾越專業界線的方法及不同情境的行為指引等主題。清晰的教師專業界線指引是減少兒童遇到性侵危機、預防及辨認性誘騙的重要保護策略。

師生關係界線指引從不同層面,使學校成為一個安全的學習環境:

1. 提高校內教職員及學生辨認兒童性誘騙的能力

教師與學生關係的專業指引,能增加校內教師辨認兒童性誘騙或其他不適當行為的認知和能力。學生及家長也需要對什麼是師生之間不適當的行為有基本概念,才可以及早跟其他成人討論或揭露,增加舉報可疑行為的自信,進而增加兒童性侵事件能被及早發現的機會。

我們不能把辨認及揭露兒童性誘騙及性侵事件的責任,只交託在學校內一兩位職員身上,這應該是學校內所有教職員的職責。師生關係的專業指引有助校內全體職員都敏感警覺兒童性誘騙行為是否在發生,並積極回應學生提出有關師生關係的疑問,這才能提高性誘騙被及早辨認並得到適當處理的可能。

2. 增加兒童性侵及早發現的可能

兒童性侵加害者利用他們在學校的身份與地位,製造與學生接觸的機會,進而建立並維繫獨特的關係,使兒童性侵有機會發生。加害者會透過心理控制手段或暴力威脅,使學生難以向其他人揭露被性侵的經歷。學校教職員在校內跟學生的互動,是兒童性誘騙歷程中最有機會被第三者察覺到潛在危機的時機。

學校若能擬訂教師及學生關係的專業界線指引,對全校所有的教師、學生及家長宣導和落實,使之成為學校內所有成員共同相信和守護的價值,將有助對潛在的兒童性侵加害者帶來阻嚇作用。校內所有人可以在一般情境下,自然且合理的觀察所有成人與兒少之間的互動,增加兒童性侵加害者性誘騙行為被暴露的可能,減少潛在加害者在學校場域內有機可乘的機會。若指引中註明學校發現教師違反相關行為指引時的處理方法,例如報警、停職、解聘等,阻嚇作用將更為顯著。

3. 提供教師與學生之間溝通的基礎

成人針對兒童的性誘騙行為是難以偵測和預防的,因為:

    • 加害者會隱蔽他們的行為;
    • 兒童或青少年可能會無法或延宕求助;
    • 許多兒童性侵的跡象及性誘騙的行為是不能輕易下判斷;
    • 性誘騙的行為會同時矇騙受害者身邊的照顧者及同儕,使性誘騙的行為不易被察覺。(註四)

若機構內成人與兒童之間的行為可以預計,並且這些行為可以清晰溝通及理解的話,校內所有教職員及學生,會比較可以判斷他們所經歷或目睹的行為或動機是否危害學生的福祉,進而鼓勵並支持他們提出疑問或申訴。

兒童能挑戰權威是兒童性侵預防教育成功與否的重要指標,教師與學生關係的專業指引,有助學生向成人或同儕溝通什麼是教師及學生之間不適當或適當的互動、溝通什麼是學校容許或不容許的教師行為。這些溝通進一步協助學生理解不同層面的人我關係、個人空間與親密互動等重要議題。

4. 有助建立保護兒童的學校文化

當一群人一起工作,文化便會形成。當新入職員工進入學校工作時,這所學校的政策與程序,會規範及形塑這位成員的行為。他會漸漸適應並融入這學校的工作文化,以及對待孩子的文化。每所學校的文化,可以成為保護兒童快樂學習最有力的支持,也有可能成為「包容」教師錯誤行為的幕後黑手。例如當一所學校否認教師要求學生脫褲子是傷害兒童的行為,並認為教師的要求是無害的、教師的行為是情有可原、可以接受的話,這種「否認錯誤」及「給予合理解釋」的處理方法,正是學校正常化腐敗行為的常用手段(註五)。

學校的政策與程序,會影響學校的文化。當學校能擬訂教師與學生關係的清晰而具體的專業界線指引,針對什麼是教師及學生之間適當及不適當的行為,提供清晰指引,並要求校內的教職員遵守,這會改變一所學校內教師跟學生互動的文化。

自我覺察是否逾越專業界線的方法

儘管擬訂師生專業界線的指引,可以提高預防性誘騙的警覺、提供相應的措施及方向,然而指引無法涵蓋所有教師與學生互動的可能情境。故不少師生關係的指引中,會列出協助教師判斷行為風險因素的方法。

西澳州(Western Australia)(2019)及塔斯馬尼亞州(Tasmania)(2018)的師生關係指引中,建議教師在不確定自己的行為是否逾越專業界線時,可以思考以下幾個問題:

    • 我是否正在做對的事情?
    • 別人會怎麼評價我的行為?
    • 我的行為會如何影響他人?
    • 我是否該與他人討論?
    • 我是否對待某一位學生的態度、語氣、行為舉止與別不同?
    • 我是否把我的情緒需求放在學生的需求及福祉之前?
    • 我是否跟某一位學生在社交媒體頻密地聯繫?在社交媒體上的溝通方法是否與學生在課堂溝通時一樣態度?
    • 我是否跟某位學生在社交媒體主要在說關於個人的事情?
    • 如果有另一位成人在現場,我會否調整自己對待某一位學生的行為?
    • 我的行為會否為這位學生帶來不好的後果?
    • 我的行為會否影響我教學專業的評價?
    • 我能跟學校的調查委員會解釋我的行為嗎?

教師專業界線成功的條件

教師與兒童關係的專業界線指引,是其中一項能影響學校文化的學校政策。專業界線指引的擬訂需要回應學校特定的教學脈絡、學生的年齡和發展需求,指引才能有效落實。師生的專業界線指引也需要配合全校的培訓,學校的教職員才能理解如何落實這些政策及程序;培訓及相關政策在學校的落實,也應該要受到持續監督、改進與評估。


註一:Erooga, M., Allnock, D. & Telford, P. (2012). Towards safer organizations II: Using the perspectives of convicted sex offenders to inform organizational safeguarding of children. London, NSPCC. p.72.

註二:Australasian Teacher Regulatory Authorities. (2015). Managing Professional Boundaries: Guidelines for Teachers. Melbourne: Australasian Teacher Regulatory Authorities.

註三:昆士蘭(Queensland)(2017)、南澳洲(South Australia)(2017)、西澳州(Western Australia)(2019)、北領地(Northern Territory)(2015)及塔斯馬尼亞州(Tasmania)(2018)近年均出版了師生關係專業指引。

註四:Munro, E., & Fish, A. (2015). Hear No Evil, See No Evil: Understanding Failure To Identify and Report Child Sexual Abuse in Institutional Contexts. Sydney: 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ual Abuse. p.5.

註五:Ashforth, B. & Anand, V. (2003). The normalization of corruption in organizations. Research in Organizational Behavior, 25, 1–52.

參考文獻

.Government of South Australia. (2017). Protective Practices for Staff in their Interactions with Children and Young People. Adelaide: Department for Education and Child Development, Catholic Education South Australia, and the Association of Independent Schools of South Australia.

.Graham, A., Bahr, N., Truscott, J. & Powell, M. (2018). Teachers’ Professional Boundary Transgressions: A Literature Summary. Lismore: Centre for Children and Young People, Southern Cross University.

.Northern Territory Teacher Registration Board. (2015). Managing Professional Boundaries. Darwin: Teacher Registration Board Northern Territory.

.Palmer, D. (2016). The role of Organisational Culture in Child Sexual Abuse in Institutional Contexts. Sydney: 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ual Abuse.
.Queensland College of Teachers. (2017). Professional Boundaries: A Guideline for Queensland Teachers. Brisbane: Queensland College of Teachers.

.Teacher Registration Board for Tasmania. (2018). Professional Boundaries: Guidelines for Tasmanian Teachers. Teacher Registration Board for Tasmania.

.Teacher Registration Board for Western Australia. (2019). Teacher-Student Professional Boundaries: A Resource for WA Teachers. Osborne Park: Government of Western Australia.

.Wurtele, S. K. (2012). Preventing the sexual exploitation of minors in youth-serving organizations. Children and Youth Services Review, 34, 2442–2453.

 

徐思寧、陳潔晧/《蝴蝶朵朵》繪者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367期

e人本之友會訊第6期

我們向文化部申請紓困計畫跟數位出版補助了。經費有沒有被核可還不知道。能夠得到多少補助也還不知道,但整個過程一邊想著『已有的累積』,一邊規畫著『前進的未來』,就這樣『高興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