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給她手機?

文︱林潔敏
圖︱編輯部

--本文刊登於人本教育札記387期

大女兒升上五年級後,我們開始面對「要不要給她手機」這件事。

一開始,她希望有一隻屬於自己的手機是因為想聽歌——長途旅行時,媽媽的歌單有一大半她覺得很老派;有時需要戴著耳機一邊聽歌一邊寫單調無聊的國語作業。那時爸爸剛好要換手機,我們問她:「如果只是要聽音樂,爸爸的舊手機功能都很好,可以先用爸爸的嗎?」「可以啊~反正我也只會拿來聽歌!」她說。於是她得到一隻沒有門號的二手手機。

過了一個月,有一天她跟我們說:「我想要手機有門號,我想要可以打電話!這樣我想跟同學聯絡聊天時,就可以互相聯絡了!」那時,我有我的擔憂跟疑慮,並沒有答應她。我說:「我們家裡有家用電話,如果你們真想聯絡可以用電話,又或者很歡迎他們在他們爸媽允許下來我們家玩~」。

她想要一個門號,是想要可以跟好朋友隨時聯絡,而媽媽想的是:「會不會有人把妳的號碼隨便給了陌生人?」「有了門號,隨之而來的臉書,line帳號是不是就開始無限暢用了呢?」「妳知道網路上可能會發生一些不是那麼友善甚至惡意的事情嗎?」…老實說,我那時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只能先拖一下。

聽了我的建議後,女兒邀她的好朋友到家裡玩。我以為YES~太好了,能再矇混一段時間,但孩子的需求一旦探出頭來,是不會管你有沒有萬全準備的。

隨著戶外教學次數變多,孩子又再度要求要門號。「有時出去跟老師或同組同學走散了,需要靠手機聯絡,我沒有門號聯絡不太方便。」這次,我們沒有理由再拒絕她了。但是希望她暫時先不要用line跟臉書。我引用新聞題材跟她討論:有些心懷不軌的成人,誘騙未成年的孩子拍攝裸照上傳到網路上;又或者孩子們之間爭吵時彼此截圖,因而誤會更大等等。

現在回想,那時天真的妄想,做好萬全的準備與討論後,再讓孩子去嘗試參與網路世界。但妄想的背後或許隱藏著沒信心:一個是對孩子沒信心,不相信她有能力能夠判斷好壞;另一個是對自己沒信心,不相信自己在孩子受傷後能好好承接住她。

後來意外地得知她開始使用社交軟體了。之前她有答應我先不用,但我想她會這樣做一定有她的理由,於是就找她聊一聊。

「媽媽聽說妳開始用line了,我以為我們之前討論過後,這件事會先緩一陣子,所以我有點錯愕,但我想妳會這樣做一定有妳的理由,妳願意說說看嗎?」我說。

「我們去畢業旅行時,班上的同學幾乎每個人都有line,也都用line在聊天,班上也有班上的群組,整個六年級也又一個群組,所以在那兩天我就開始用了。」她說。

「原來是這樣啊~看來用line來聊天聯絡,在妳們這個年紀已經是一件很普遍的事了,看來是媽媽有點大驚小怪了吼。」我說。

「其實,我也是畢業旅行那天才知道,班上的同學都有line帳號耶~」她笑著說。

最後,我問她「是不是媽媽之前給了妳一些限制,還有表現的很擔憂讓妳不想跟我說這件事?」「嗯,有一點,大人好像有時候都會擔很多心!或許妳可以相信我多一點,畢竟這種事妳跟我聊過很多,而且媽媽妳知道嗎,有時現實世界的惡意並不會比網路中的少喔;有些時候就是在學校中發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所以放學後需要跟比較要好的同學靠腰一下。」她說。

「那我可以加妳當好友嗎?」那天聊開之後,我問女兒。她馬上拿出手機,我們互加了好友。之後她三不五時就會跟我分享,同學在群組裏講了什麼好笑的話、老師處理同學們在群組裏吵架衝突的事情、她觀察到,在學校內向寡言的同學在群組裏很搞笑…。有陣子她很想協調班上同學們的糾紛「我就一個一個去了解他們對彼此的不滿跟誤會,但這在學校不好直接問,回家用line,比較好說。」她說這番話表情好真切。雖然後來結果不盡如人意,但看她想讓班上氣氛和樂的用心,我感到好驕傲!

佛洛姆在愛的藝術裡面提及「…人們通常相信在任何狀況下都要避免痛苦與哀傷,他們相信愛就是沒有任何衝突,但這兩者都是錯誤的觀念…兩個人之間真正的衝突——不是為了掩蔽或投射,而是體驗問題的深刻的內在真相——絕不是毀壞性的。這種衝突導致澄清,它們會產生出情感的淨化,從這個淨化中,兩個人浮昇出來,帶著比原先更多的知識與力量。」

跟女兒一起面對與討論如何使用3C與社群軟體這個議題,我們有時前進,有時倒退,但過程中,我看到了自己的軟弱與擔心;女兒面對自己的需求與媽媽的擔憂,也有過掙扎與抉擇。所幸,帶著好奇與理解,在這過程中我們展開了一場又一場的對話,明白了彼此的想法,看見更不一樣的我與她。


文︱林潔敏
 
 
《人本教育札記》作為一本社會改革組織的刊物行走江湖三十多年,永遠與時俱進的現代教育顧問,今日也將不斷的進化,為你帶來更深刻的教育新視野。